官策

第1224章 谁在偷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谁在偷|窥?

谁在鬼鬼祟祟,偷偷摸摸?

在灌木丛背后,沈梦兰脸色煞白,今天丢人丢到家里,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凑这么近干什么?好奇心害死人,这一下如何收场?

沈梦兰在酒会上就很好奇,为什么突然会有个美女军官杀进来直冲向陈京。

遇到这种事,她不能不往歪处想。

这年头男人有权又长得帅,还年轻。女人年轻漂亮,这两人之间产生交集,十有**就是桃色事件。

一想到桃色事件,沈梦兰就想陈京这鬼人,这种烂人,怎么就有这么多条件这么好,背景一个比一个吓人的美女飞蛾扑火,往他身上扑?

上一次她发现了陈京和欧朗集团董事长欧念菁之间关系密切。

现在她终于又发现了一个女军官,陈京这家伙究竟还有多少感情债?

内心浓浓的八卦之火升腾,她想扑都扑不灭。

她几乎是下意识,在酒会散场之后就故意慢一步,她悄悄的溜进停车场,坐在自己的车中偷看。

从陈京和姜晓燕告别,然后陈京和女军官谈话,然后坐上女军官的车。

当陈京钻进那又高又大的东风勇士车里面,车半点没动静,一点也没有要走的迹象。

当时沈梦兰还真歪想了,那车多大?安全性能多好?孤男寡女在里面,能干多少事?

沈梦兰当时心情可以说是极其复杂。

她恨不得就冲过去抓个现行,可是终究她还没那么大的胆量。

不过很快。她知道自己似乎想岔了。

因为对方车里有了激烈的争吵声,然后陈京下车,冷笑着离开。

接着就是车里面的女军官发狂,然后砸车,最后崩溃哭泣。

这是个什么场面?很显然,这是一个女人心碎的场面,又有一个失意的美女诞生了,陈京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一个女上校军官。

等到陈京的车远去,沈梦兰就情不自禁的下车,然后借着灌木丛的掩护。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想看个究竟。

没想到。这一下就露陷了,竟然被人察觉到了。

做了极其复杂的思想斗争,终于,沈梦兰还是怯怯的从灌木丛中出来了。

她一看见对方横眉冷目的样子。脸色更尴尬。忙道:“我……我路过。路过,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秋若寒本来脸色很冷。但是一看沈梦兰的样子,她神色缓和了,她刚才还以为是个男人呢!

她冷冷一笑道:“你别以为能骗我,我在后视镜里面都看到了,你来了很长时间了吧?”

秋若寒这是诓人,沈梦兰却哪里知道?

一时她脸一红,道:“我……我就是好奇,怎么躲在车里面哭。那种男人有什么好哭的,那就是个王八蛋!”

“啥?”秋若寒嘴巴张得老大,整个人都差点晕过去。

她知道对方想岔, 想岔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她长长吐一口气,道:“你想岔了,都想哪儿去了?不过有句话很不错,我很认同,刚才那人的确就是个王八蛋!”

沈梦兰连连点头,脸上露出我懂的表情,道:“对,对,我想岔了,我错了!”

秋若寒看她的表情,简直无语,她沉吟了一下,道:“喂,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楚城人,你在楚城住哪儿?”

沈梦兰愣了愣,道:“我……我住西区,我……香港人!”

秋若寒摆摆手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沈梦兰一呆,道:“上车?”

“怎么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爽快,你说了送你回去!你不愿意?”秋若寒道。

沈梦兰连连点头,哭笑不得的道:“好,好,我上车!”

费了不小的力气,沈梦兰才攀上副驾驶座,待她做好,扭头看秋若寒。

却看秋若寒脸色发白,正按着自己的腹部。

她脸色大变,道:“你……你怎么了?你……”

秋若寒扭头看向她,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瞎八卦,我这是饿得肚子疼。今天我还只早上喝一杯牛奶呢,一天没吃饭!”

“一天没吃饭?”秋若寒惊道,脸色变得古怪。

她心想这女人还真是要面子,还说自己想岔了。

都一天不吃饭了,开始绝食了,还装什么我无所谓?

……

两个女人一台戏,很快竟然聊得越来越熟络。

沈梦兰作为地主,请秋若寒到豪尚豪西餐厅用餐,一会儿功夫,两人俨然成了姐妹了。

秋若寒的确是饿了,吃了两道牛排,肚子里才稍微舒服一些。

一顿饭吃饭,她拿热毛巾擦了擦嘴,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梦兰道:“你叫沈梦兰,万海集团董事长,你到楚江是收购蓝飞拖拉机厂开始建立万海重工的,我说得对不对?”

沈梦兰一愣,道:“你……你认识我?”

秋若寒嘿嘿一笑,道:“你说呢?我不仅认识你,而且我还主持过对蓝飞拖拉机厂改制的调查。你别忘记蓝飞拖拉机厂以前可是军队下属企业,而你万海集团曾经还是我重点调查的对象!”

沈梦兰木然点头,道:“您是……”

秋若寒道:“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还是老实告诉我,你刚才是干什么吧?为什么要鬼鬼祟祟,靠近我的车,你喜欢看女人哭吗?”

沈梦兰连连摆手道:“不,不!绝对没有。我就只是好奇,真的只是好奇。因为我看到您拦住了荆江陈书记,我就想……”

“你就想什么?你很关注荆江陈书记?”秋若寒咄咄逼人的道。

沈梦兰慌忙摇头道:“没有,没有……”

她脑子里高速运转。忽然她灵光一闪,道:“我只是对陈书记不满,他……他……长期打压我们万海集团,毫无理由的干扰我们工作,我……我想对……对付他!”

“是吗?你对付他,你话都说不利索了,还对付他?”秋若寒道。

她虽然对沈梦兰这话嗤之以鼻,不过神色却缓和了很多。

不管沈梦兰这人说的是不是真话,但是是这一刻她秋若寒喜欢听这话,因为可以让她找到同仇敌忾的感觉。

“沈总。你刚才有句话说得很好。陈京这个人实在是可恶!我毫不怀疑你说的是真的,因为这个人极度狡诈,极度阴险,而且极度不负责任……”

“啊……”沈梦兰张大嘴。眼睛很同情的盯着秋若寒。

秋若寒脸不由得一红。恼火的道:“我说沈总。你又想到哪里去了?我跟陈京是因为工作原因,是因为他人品原因发火生气。你当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男女问题?

笑话!我实话跟你讲,我早嫁人了!我老公不是陈京能比的……”

沈梦兰连连点头。连称误会。

但是她的表情岂能相信?她心想,这女人有老公了,竟然也和陈京搞到了一起。

陈京这家伙还真是表内不一,看上去这家伙一天道貌岸然的,不仅暗地里包养富婆情人,而且还去还跟人家有夫之妇搞到一起,真应了一句话,当官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女人就是奇怪,脑子里想岔了,不管怎么解释,那都不会让她意识到自己本质上的错误。

越多的解释,只会让她相信你是欲盖弥彰。

秋若寒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能摇头苦笑,她还能怎么说?

现在要她说,那就只有对陈京这个人的痛恨,无比的痛恨。而让她头疼的还有,她现在必须面对荆江船厂的事情。

黄海船厂要谋求上市,要谋求更好的,更隐蔽的造船基地,就必须要收购荆江船厂,这是上面的死任务。可是这个任务如何完成?

不夸张的说,完成这个任务,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屈辱,她现在想想就觉得头疼。

“走吧,谢谢你丰盛的晚餐!”秋若寒站起身来,沈梦兰微微一笑,正要说话,两人同时定住了!

因为隔壁卡座竟然有人说话:“哥,陈京这个人我们根本惹不起,这个人我了解,真的了解。撇开伍大鸣那边不谈,陈京本身就是个十分难缠、厉害人的。

而且这个人睚眦必报,做事不择手段,而且笼络人心,拉帮结派方面极其擅长。

难道你没看见,荆江的徐兵这个人,也算是个厉害角色,可是现在还不是被他弄得服服帖帖的吗?”

说话的那人顿了顿,接着又道:“哥,你有一句话说得好,咱们是来求财的,咱和陈京井水不犯河水,犯得着去让雷鸣风当枪使,去和陈京过不去吗?”

秋若寒和沈梦兰两人对望一眼,秋若寒问:“谁?”

接着就听另一人道:“侯林,你说的这些话都是屁话,你觉得今天的事儿以后,他陈京还会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吗?到了这一步,咱们再不放手一搏,就得坐以待毙。

雷鸣风已经说了,把玉山最好的那一块地让给我们来做。

我跟你说,那是一千亩地,如果我们做得好,几年之内,咱俩兄弟身价要翻两翻!我说过咱们是为求财而来。

现在有这么好的生意等着我们,我们不接受吗?

我们先把地拿下再说,雷鸣风想让咱们出风头,我们就自己就是傻瓜吗?

再说了,陈京也不是三头六臂,我就不信他没有破绽。你看到今天那个女军官没有,杀气腾腾的,我觉得说不定就是陈京玩女人玩岔了,陈京就和这女人有一腿!这不就是破绽吗?”

秋若寒脸色倏变,站起身来就欲往外冲,沈梦兰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堵住她,压低声音道:“走,咱们先去外面,我们谈谈……”

【新一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