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5章 陈京之怒!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陈京之怒!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荆江朗州项目搁浅的消息,在楚城大张旗鼓的宣传下,在全省被迅速传开。

楚城正式提出了所谓的大玉山项目,楚城市『政府』对外公开宣传,玉山将被全线开发,用于建设度假村、旅游、会所和高档地产。

楚城电视台、楚城日报等多家媒体对项目进行大张旗鼓的报道,而这样的报道无疑是告诉整个楚江人,楚城的项目成功审批,无疑宣告荆江的郎州项目已经没有了价值。

随即,楚城省『政府』出台了关于玉山项目首批六千亩土地的招商计划。

在招商计划中,侯氏兄弟企业集团,欧朗集团等赫然榜上有名,整个楚江震动。

而在荆江这边,明显士气受挫,而随着外面的传言越来越多,荆江的社会各界对楚江的摘桃子行为,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尤其是市委和市『政府』领导,这一次可以说是同仇敌忾。

在市委常委会上,连一向最低调的统战部部长王九哲都勃然作『色』,在会上慷慨发现,表示一定要对楚江实施反制措施,他甚至极端的提出对望天门码头实施管制,严禁停靠外市万吨以上货船。

王九哲的这个提议,无疑是要掐住楚城货运的脖子,要给楚城颜『色』看。

当然,这样的提议陈京是不会支持的,与会的多数常委也不会支持。

在大家各抒己见,发言完毕。陈京道:“各位,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这个项目没有做成,或者说这个项目出现了一些问题,我想最难过的是徐兵市长。毕竟为了这个项目,徐市长做了很多努力!

怎么说呢?项目的挫折只是暂时的,荆江和楚城之间的关系,目前我们荆江必须要靠着楚江才能搞高端地产,这是我们失败的本质原因。

古语云,知耻而后勇,我们知道了和人家的差距。知道了和省城的差距。这也激励我们更加努力的去搞咱们内部的建设。当我们把荆江建设好了,我们将来这个项目依旧可以重启。

再说了,就是一个项目而已,不成功也就罢了!舍得舍得。有舍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现在不也有好消息吗?咱们的内燃机厂和豫北二汽重卡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我们明天就会把协议落实,并召开新闻发布会。

我们双方一起成立新的公司。公司命名为荆江市内燃机厂股份有限公司。

新合并以后的公司,资产规模达百亿,公司流动资金接近三十亿。而且二汽重卡的研究院将会和内燃机厂研究院合并,并一同进驻荆江参与研发。

我们荆江内燃机有限公司,有望成为国内内燃机技术的龙头企业,这不就是喜讯吗?”

陈京这么一说,会场的气氛缓和很多。

而与会的常委也纷纷向负责整个项目运作的柳新林表示祝贺。

柳新林热情很高,随即向常委会汇报了整个谈判工作的情况,然后汇报明天合作协议签订仪式和会后发布会,极其宣传工作的部署情况。

陈京指示道:“宣传工作一定要搞好,一定要通过这件事提振整个荆江社会的信心!”

……

荆江市委。

陈京办公室,郑远坤端着茶杯,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的喝茶。

一旁的柳新林连连皱眉,他好几次给郑远坤使眼『色』,可这家伙硬装作没看见,依旧我行我素。

这也太不成体统了,这可是书记办公室,郑远坤平时狂傲也就罢了,在领导办公室这么吊儿郎当的,像什么样子?

陈京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面带笑容和郑远坤聊得很愉快。

郑远坤跟陈京汇报,目前船厂和香港的联系不是很顺畅,主要是卡在合作方式问题上,港方希望能够成立合资公司,共同经营管理,而这一点,目前荆江船厂不具备条件。

郑远坤最后道:“书记,我觉得我们最好的前途还是被黄海船厂收购。这样最有保障,我们将来的发展前景也最好。这个问题现在我觉得可以争取了,我们债务这么多,只要他们肯承担,我绝对不亏!

毕竟几万工人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能够拿他们的未来开玩笑。”

陈京道:“怎么了?你怎么觉得可以争取呢?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郑远坤嘿嘿一笑,凑近陈京道:“不瞒你说,陈书记,我和黄海船厂的秋主任接触过了。她表示,只要我们配合,他们可以考虑全资收购……”

“啥?”陈京一愣,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他把茶杯往桌上一放,道:“郑远坤,你为什么不汇报?还有,谁让你私下里和黄海船厂接触了?你这不是『乱』弹琴吗?”

郑远坤一愣,道:“陈书记,这是好事!为什么我私下里不能接触,我这不是也在为荆江船厂的未来考虑吗?我们能被黄海船厂收购,这对我们来说是重大利好,这一笔收购,给荆江带来的投资就无可估量!”

陈京冷冷一哼,瞪了郑远坤一眼,道:“我说郑远坤啊,你是什么脑子啊。咱们荆江船厂价值多少?我们拥有内地最大的船舶港,拥有内地最大规模的厂房,我们这么多年的积累,整个船厂价值上百亿。

区区几个亿的债务他们帮我们解决了,我们就白白拱手相送整家船厂,你还喜滋滋的!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你这是为了船厂职工谋未来吗?我看你这是想贱卖资产!”

郑远坤被陈京的忽然发火,弄得一愣,他也是个直脾气,扯着脖子道:“陈京,你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荆江船厂是什么经营状况?我们现在是在承担一个巨大的包袱,这么大个包袱足可以拖死整个荆江财政。

这个时候我们有能力出售,这是天大的好事,你还老一套的思想,还想捂着干什么?等着发霉发烂吗?”

柳新林脸『色』一变,道:“郑远坤,你怎么说话?你这是跟书记汇报的态度吗?你告诉你,你嚣张狂傲我早就知道,但是你跟其他人狂傲那么没关系……”

“柳市长,你别教训我,我郑远坤就这个脾气。对谁都一样,我对陈京又怎么的了?他不是人吗?他还能是天王老子?”郑远坤勃然道。

陈京压压手,柳新林一句话硬生生的憋在嘴中。

陈京冷冷一笑,看着郑远坤道:“郑远坤,我说你没出息,你不服气。那我现在实话跟你讲,黄海船厂收购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放弃。但是他们再想白白的拿走一家船厂,仅仅就承担几个亿的债务,那门都没有!

当初我们谈合作的时候,我们求爹爹拜『奶』『奶』,希望他们能收购我们,我们可以顺利的甩包袱。

可是那个时候他们挑三拣四,现在事情过了这么久了,我们自谋发展,进行改革,刚刚有了一点机会,他们又屁颠屁颠的凑过来说要收购。他当我荆江真就是穷得揭不开锅了,等着他们给救济吗?

我明说了吧!这一次他们不拿十个亿以上的现金,别想把船厂拿下,你郑远坤可以不要脸,可以厚脸皮,我陈京还做不到那一点,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陈京语气一变,道:“老郑,我跟你讲,黄海船厂这帮犊子,都是被国家宠坏了的。他们仗着是国家重点企业,个个傲气得很。你对他们好吧,拿出诚意吧,他们反倒觉得你软弱可欺。

既然这样,咱们就高姿态,我已经让柳市长回复他们了,咱们船厂暂时没有出售计划。

他们想让我们改变态度,那行啊,得拿出诚意来。现在这个世道,谁都靠不住,尤其是这帮犊子,个个贱骨头,你跟他们讲政策,他们跟你们耍流氓。

你跟他们耍流氓,他们跟你讲政策,一开口就是什么国家意志,就是什么国防需要,就是大局观!

我扯他蛋的国家意志,我陈京的意志就是老子荆江这几百万要有饭吃,荆江船厂这几万人要有好的出路!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是扯淡!”

陈京发火了,郑远坤却软了,他直愣愣的盯着陈京,嘴唇连连掀动,硬是没说出一个句话来。

过了好久,他道:“谁……谁说我不要脸了?脸皮厚了!我……我是不了解情况嘛!我……我……我支持你,你这么一说还真气人!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加把劲。

我明天就给港方发传真,表示可以谈联合投资的事情,让他们的代表团过来谈,然后我们动用媒体大规模报道!”

郑远坤说到这里有些激动,道:“现在我们两手准备,左右开弓。一条路是被收购,但是我们要坐地起价。另外一条路是自力更生,我们通过自己的改制和改革,走出一条新路。

妈的,这次我也豁出去了,这件事干成了,我老郑这些年荒废的日子就全捡回来了!”

陈京淡淡一笑,道:“就按你说的办,这件事你跟柳市长两人部署,你在他的领导下工作。老郑我跟你说,你给我少一点牢『骚』和脾气,如果我知道你再有私下行动的情况,我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