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6章 徐自清的尴尬!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徐自清的尴尬!

春意浓浓。

楚城风和日丽。

楚江省政府常务会议,汪鸣风手上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有些百无聊赖。

徐自清这个人,在汪鸣风看来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搞形势主义,对取得的成绩在会上说了一遍有一遍,重复再重复,大家耳朵不起茧子,他是不会放松这种重复轰炸的。

而对工作上遇到的问题,遇到的难点、疑点,他是能回避就回避,能不说就不说。

这样的发言,常常又长又臭,却完全言之无物,就只听到一些吹捧和标榜的话,其余的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听起来极其乏味。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徐自清是省长,省政府的工作由他主持,汪鸣风心中总算有再多的不满,他也只能藏在心里,更何况,这段时间,他不顺心的事儿太多,一言难尽!

和陈京闹别扭,他现在仔细想想,觉得可能自己是真有些急迫了!

陈京和自己,都是当年沙书记下面的老人,汪鸣风对陈京的评价还是有情有义的,不像伍大鸣,伍大鸣就是个翻脸不认人的家伙。

汪鸣风现在处境有些尴尬,和伍大鸣他一直都搞不好关系。

而徐自清这个人,表面上和气,实际上心机极深。

他一直就防着汪鸣风,省政府的大小事务,他看上去充分放权给大家,其实暗地里他让秘书长毛军建盯得死死的。

本来汪鸣风是想借荆江船厂出售的那件事,出个风头,然后打破现在政府内部徐自清一家独大的局面。

可是,这个事儿没成,反倒让徐自清抓住把柄,在几次会议上含沙射影提到这事,对汪鸣风敲打打压的意思可以说是相当明显。

本来,这也没什么遗憾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件事能不能成,努力争取是一方面,另外内外部条件,时机等等也是重要方面,谁能保证什么事情都能马到成功?

但是让汪鸣风没料到的事儿,这件事竟然根本没结束。

黄海船厂对临武船厂收购不成功,反过头来杀了一个回马枪。竟然又提出收购荆江船厂。

而这一次,省里负责的领导被徐自清一手掌控了,汪鸣风心里别提多憋屈。

如果他和陈京还是保持以前良好的关系,这件事徐自清想插手都没办法。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徐自清一句话就可以把汪鸣风打发了,因为上次不成功,很有可能就是省里和市里协调出了问题,最终才导致失败的。

人的一张嘴,找失败的理由还不简单吗?

所以汪鸣风还是只能选择忍,而徐自清把这个项目交给了副省长柳军政,柳军政现在也明显是徐自清用力牵制汪鸣风的关键人物!

汪鸣风写写画画,脑子里想着这些种种,内心有些萧瑟落寞。

孤立无援。孤掌难鸣,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汪鸣风刚当选常务副省长的那一番热情,现在被迎头的冷水,给泼得他心拔凉拔凉的了。

忽然,汪鸣风手一抖。

手臂似乎被人碰了一下。

他扭头,看见一旁的段旭副省长冲他使眼色。

他迅速抬头。却看见徐自清不知什么时候脸色变得铁青,而会场的气氛也一下降到了冰点。

他左右环顾,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柳军政的身上,因为柳军政显得极度尴尬,满脸通红。

汪鸣风眼睛一眯,心里一下活分了起来。

只听柳军政道:“省长,这件事我已经和荆江方面沟通了,陈京表示。荆江船厂暂时没有出售计划。荆江船厂正在按照市委的规划进行全面深化的改革,而且他们已经和香港船厂方面进行了深度的沟通,有望合作。

而且下一周香港船厂的考察团会到荆江实地考察……”

徐自清黑着脸道:“陈京他有什么权利这么做?黄海船厂和荆江船厂的合作,这是国家意志,这是军队的要求。他陈京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连国家意志都可以不管不顾吗?”

柳军政讪讪的道:“这一点我已经和他交流得很明确了。但是他说,国家意志也不能牺牲荆江。荆江船厂是荆江的标志,价值上百亿,国家意志不是国家打劫。国家意志也不能逼他陈京贱卖国有资产。

几百亿的资产双手奉送,这就能体现大局观?这就不是山头主义了?

他说他这么做无法向荆江人民交代……”

柳军政说到这里,道:“陈京这个人,实在是太顽固,能说会道。他这么说,好像是我在干扰荆江发展,要贱卖国有资产!”

汪鸣风在一旁听的一愣,差点笑出声来,连忙捂着嘴巴扭头到一边。

刚才他还有些失落的心情,瞬间变得很愉悦。

和陈京打交道,那不是一般的人能干的,柳军政以为自己是领导,陈京就一定得按你的计划走?还真有些幼稚。

陈京很固执,这还用你柳军政说吗?

这样也好,至少证明不止我汪鸣风一个人没能力,柳军政出马也不怎么样嘛!

柳军政这么说,徐自清紧抿嘴唇,一言不发了。

因为柳军政说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陈京请出了一顶贱卖国有资产的大帽子。

荆江船厂是个烂摊子,但再烂的摊子也是陈京的摊子,船厂是荆江的企业,陈京有能力解决船厂的问题。

如果省里一定要坚持干预荆江,最后贱卖国资这顶帽子谁来戴?

柳军政戴还是他徐自清来戴?

一念及此,徐自清心中的火气难以发泄,他万万没料到,这件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荆江的形势如此不好,能够把荆江船厂这个包袱扔掉,完全可以让荆江班子轻装上阵,这是天大的好事。

在他想来,陈京不可能拒绝,除非是他脑子坏掉了。

可是事实就是陈京真的就拒绝了。而且还拒绝得理直气壮,这一下把徐自清的全盘想法全打乱了。

铁青着脸,徐自清道:“我倒要看看,荆江怎么通过自己的能力来救活船厂,如果他们搞不好,把事情搞砸了,他们就是荆江的罪人!”

他眼睛扫向会议众人,道:“你们都说说嘛!畅所欲言。发表一下各自的意见!”

今天省政府常委会议,参会的人不少,发改委的领导,商务厅的领导。都是一把手。

陈京虽然是下面市里的书记,但是这一屋子大佬,几乎都认识他。

毕竟陈京的名气太响了,他是伍大鸣书记亲自挖过来的书记,是被省委寄予厚望的书记。

而且陈京到荆江以后,一番大刀阔斧的行动,也的确是让楚江人看到了他的能力和气魄。

现在陈京的气场,一般省里的厅长局长,那可比不了。别的不敢说,就单单陈京敢顶住柳军政的压力这一条,在座的就没有几个人有这个胆量。

官大一级压死人,分管副省长在省里不算多么了不起,可是到了下面,也是一方主管领导。

共和国讲究的就是上下级观念,和上级领导观念不一样。直接顶牛的可不多,也就只有陈京有这个胆子。

在这个时候,徐自清让大家发言,一帮厅长主任谁敢说什么?

不说话没错误,一说话说不定两边不讨好,两边得罪人,这样的发言谁愿意?

“咳,咳!”一直沉默的段旭副省长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我提议让汪省长说说,毕竟船厂的这个项目,他以前负责过。他各方面情况都了解,我觉得应该听听他的意见!”

汪鸣风一惊,扭头看向段旭。

这个省政府班子最年轻的副省长,今天这是搞的哪一出?

怎么忽然提到自己了?

段旭一说话。徐自清脸色缓和了一些,他看向汪鸣风道:“鸣风,你说说吧!”

汪鸣风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荆江船厂的事情,真的很复杂。复杂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内部复杂,一个几万人的厂,里面有多少不同的观念?要统一思想就很困难。

另外,荆江船厂在荆江人的心中有特殊的地位,当年荆江经济活跃的时候,船厂是荆江的骄傲。

不夸张的说,这家船厂寄托了差不多一代人的感情,这么一家船厂,要怎么处理,如何处理,这本身就值得仔细斟酌。

既然陈京态度这么坚决,理由这么充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是有办法解决荆江船厂的问题。这么一来,我们能够强制要求他们硬要卖船厂吗?

毕竟,我们和荆江应该是同一条心的,现在主动权在荆江一方面,我们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我觉得啊,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成功的交易,也没有不卖的船厂,所以我认为还是要看黄海船厂的诚意如何了!”

汪鸣风笑笑,道:“陈京是个精明的人,这不用我说,在座的都知道。他以前一穷二白的时候,都能够顶住压力坚决不贱卖船厂。现在他手上有了筹码,你还指望他不坐地起价?

他想把船厂卖个好价钱,我们能怎么干预他?”

汪鸣风一席话说的很简单明了,但是问题却是一针见血,把荆江的想法分析得十分透彻……

【第三更奉送,已经被爆了菊花,后面的又追上来要继续爆,今天一天只有十二票,这个数字实在寒碜!

还有感谢幸福蚊子老兄万赏支持,兄弟已经成为了宗师级粉丝了!南华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