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7章 欺人太甚吗?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欺人太甚吗?

省政斧秘书长毛军建屏住呼吸,感到极其压抑。.

徐省长回到办公室就发泄怒火,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扔得满地都是。

在毛军建的记忆中,省长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发火了。

想来今天在常务会议上丢了面子,竟然被段旭和汪鸣风两人联合起来嘲讽了一次,这让心高气傲的省长怎么能不生气?

更关键的是,段旭怎么和汪鸣风两个搞到一起去了。

这两个人,汪鸣风一直都是省长防备的人物,而段旭是从上面空降下来的,这个段副省长最是姓格怪异,在工作中常常跟省长步调不一致。

而且平常数他怪话最多。

说什么他人一到楚江,工作才两个月,人就老了五岁。

这话落在省长耳朵里是什么感受?徐自清当时就生气对毛建军说,段旭到楚江是不是谁给他加担子了?他这是冲着谁发牢搔呢?他这么年纪轻轻,组织就任命他担任副省长,组织还亏待他了?

自此以后,在安排工作方面,省长就刻意的对段旭回避,很自然,这个人也就越来越边缘化了。

现在倒好,一个边缘化的段旭和一个省长一直防着的汪鸣风,今天两人在常务会议上一唱一和,硬是狠狠的打了省长一耳光。

毛军建不敢说话,徐自清则一直坐在办公椅上生气。

他生气不止是因为汪鸣风和段旭,更有陈京!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陈京就是有意为之,就是要处处和自己作对。

人有时候就喜欢钻牛角尖,徐自清在荆江船厂的问题上面,他耍了一个花招,并没有和陈京沟通,直接安排柳军政去负责这个项目的联系。

现在柳军政带来的竟然是这么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消息,这不是陈京故意顶牛是什么?

徐自清越驾驭不住陈京,他心中就越气愤,接二连三事情不顺利,他的矛头也就直接指向陈京了。

而且关于荆江船厂的事情,这不止是一个项目的问题,还牵扯到一个面子问题。

中原军区的某位首长对这一次收购非常上心,专门打电话给徐自清,徐自清当时是受宠若惊。

毕竟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军方的人打过交道,西北系主要的力量在部队,徐自清一直没有能力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这个圈子中,这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事儿。

现在主动有部队领导跟他联系,徐自清当然是拍胸脯保证,一定把黄海船厂和荆江船厂的合作给促成。

现在陈京来的这么一出,他这个合作怎么促成?

这不是摆明就要让他在大军区领导面前放哑炮吗?

再说了,这个哑炮一放,西北系内部会怎么看徐自清?

堂堂的省长,这么一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样的人能算是有能力?

更让徐自清郁闷的是,这件事牵扯到荆江,牵扯到陈京。如果这个事最后促成不了,这势必暴露他和陈京之间的不和谐。

作为西北系在中原的头面人物,竟然和西北系方家的女婿搞不好关系,这能不让同僚们笑话?

综合这些种种,徐自清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他本来的平常心,越来越变得浮躁,越来越偏离正常的轨道了,他甚至觉得,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楚江省省长就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

中央高度关注楚江的发展,李总亲自到楚江视察,指导工作。

大家都看着楚江领导的表现呢!

可是现在伍大鸣的表现活跃,徐自清表现的平台却越来越狭窄,中央将来怎么看楚江的的班子?

“军建,荆江船厂的这件事,你觉得怎么安排?”伍大鸣忽然道。

毛军建尴尬的一笑,凑上前几步,斟酌的道:“现在这个项目好似食之无味,荆江方面好像胸有成竹……”

伍大鸣冷冷一笑,道:“胸有成竹?我看陈京这个人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坐地起价,亏他想得出来?别人不了解荆江船厂,我们不了解荆江船厂吗?乱摊子一个,还能怎么收拾?

真有功夫收拾这么个乱摊子,用这些精力去干发展,荆江很快就搞起来了!

我看陈京这个人,有些人把他吹嘘得过于高了,表面看这个人很务实,实际上我看就是标新立异的多,搞眼球经济,搞个人英雄主义,针鼻子大一点事情,他都要搞出一点花样来。

好像他不出点格,不标新立异,就显示不出他的能耐。

领导干部当成这样,不能不说很有问题,如果一直纵容他这么干,以后楚江干部还怎么管?”

毛军建抿嘴不敢出声。

楚江的干部怎么管,这是省委的工作,省委不就管干部的吗?

凭毛军建对徐自清的了解,他清楚现在省长很无奈,他可以命令陈京一定要出售船厂。

可是他这个命令能下得下去吗?还有,贱卖国有资产这个罪名,谁又能承受得住?

徐自清现在已经困难了,如果再留下这么个话柄,以后伍大鸣又会想出一些什么办法来打压他?

官场之上,关系错综复杂,永远不可能单一、孤立的考虑问题,表面上看徐自清官大一级,对陈京他可以采取很多办法逼其就范。

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陈京厉害狡猾就在这里,他是固执,是坚持,但是这么大的事儿他和省个别领导之间有分歧,徐自清能一个人拍板吗?

最后大不了这事儿闹到常委会上去,可是这样的事情上常委会,徐自清又绝对把握?

所以,徐自清看上去好处理,其实处处掣肘,一个处理不好,最后引火烧身,就会伤及自身。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

徐自清皱皱眉头,毛军建准备去接电话,徐自清却竖起身来把电话抓在了手中。

电话那头传来省委秘书肇易的声音:“您好,是省长?”

徐自清淡淡的道:“我是徐自清!”

“书记要跟你通话!您稍等!”

徐自清嘴角微微一翘,旋即脸色变得缓和,笑容很自然的浮现在了脸上。

“老徐啊,在忙什么呢?”伍大鸣在电话那头温和的问道。

徐自清哈哈一笑,道:“书记,我刚刚准备去楚城玉山那边看看,正准备动身,您就来了!”

伍大鸣道:“玉山的事儿我听说了,看不出来,雷鸣风还挺有办法,脑子很灵光。这个项目能做成,对楚城来说是一大利好,干得漂亮!”

伍大鸣顿了顿,道:“对了,老徐,我听说你们今天开会讨论了荆江船厂的问题。刚才汪副省长给我打电话了,说分歧很大,这么怎么回事?”

徐自清一愣,脸色一变,道:“这个事儿啊,还真是我没料到,我安排军政去负责这事。可是他疏忽得厉害,没有和荆江方面协调好,不了解荆江船厂现在最新的情况,闹了一个大乌龙,刚才在会议上,我已经对他狠狠提出批评了!”

伍大鸣道:“我看这事也不能全怪军政,沟通不畅,这是我们的老问题了!昨天陈京跑到省委发牢搔,说省里有领导要贱卖国有资产,要逼他买荆江船厂。

说什么与其说是买船厂,还不如说是送船厂。荆江现在穷得叮当响,还拿百亿资产的企业白白去送人,他陈京做不出来这事!”

伍大鸣轻轻咳嗽了一声,声音猛然拔高,道:“当时我就狠狠的批评了这小子。省里谁逼他卖厂了?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嘛!荆江船厂是荆江的企业,荆江有自主权决定怎么处理,谁能逼他?

我当时就知道是缺乏沟通,这小子有股子傲气,是把省领导对他们的关怀当成驴肝肺了!

我跟他讲了,让他立刻去跟军政同志承认错误,沟通不畅是领导的责任吗?主要责任是在下级,他陈京还翻了天了,连基本上下级观念都没有了,这样的脾气能纵容?”

徐自清脸色一青一白,脸上却依旧保持笑容,道:

“陈京啊,他是个能干事的干部,就是这脾气的确是难以驾驭。我看整个楚江,也就只有书记能够驾驭住他。不过这都是小事,我相信以他的觉悟是能够很快改正的。”

伍大鸣淡淡一笑,道:“老徐,你说这话有些见外了!你也是陈京的老领导,以后遇到这种事儿了,他不用往我这里捅了。你知道了就狠狠的给我批他,刚才我都说了嘛,坏脾气惯不得。

如果全省的干部都是陈京这种脾气,我们干部怎么管?我们组织还有什么严肃姓可言?

我知道你是个温和的人,但是关键时候该拍桌子不能含糊,这也是对他好,对他负责任!”

“书记说得是,但我相信他能够吸取这个教训,以后肯定不敢这么做了!”徐自清淡淡道。

两人另外寒暄了几句,伍大鸣率先的结束通话。

徐自清缓缓的把电话挂断,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

他手压在电话上,脸上渐渐的浮现出青气。

“欺人太甚!”良久,徐自清从牙缝里面挤出四个字,然后猛然抬头,毛军建心惊肉跳,吓得猛然后退了一步,脸色煞白!

【第一更,月票又被爆了,悲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