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8章 徐自清该如何应对?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徐自清该如何应对?

官场之中,高层的博弈有时候就像打太极拳。

表面上绝对都是和风细雨,伤人的地方都在暗处。

徐自清揉了揉太阳穴,仰躺在沙发上,脚下新请的保姆很体贴的帮他捏着脚。

水的温度刚好,有点烫,却恰到好处。

徐自清刚刚给军区的那位领导通电话了,这个电话很难打,但是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把这个事情解释清楚了。

当然,他免不了要很违心的对荆江船厂的现状进行一些吹捧。

说什么荆江船厂自打上次收购失利以后,从省到市到厂,全体干部反省,决定痛定思痛,进行深入改革。现在改革取得了明显的成绩,而且和香港船厂方面的合作,也马上进入实质性的阶段。

在这样的时候,虽然黄海船厂收购荆江船厂体现的是国家意志,但是作为荆江来说,他们必须要考虑本地利益,和这段时间的大投入。

当然,徐自清不会把话说死,他只是隐晦的传达一个意思。

那就是荆江船厂和黄海船厂的合作,现在主动权已然悄然发生变化了。

当然,合作还是大有可能的,关键是黄海方面得拿出“诚意”,而且要有足够的“诚意”。

而让他松一口气的是,对方的首长竟然对此表示充分理解。

黄海船厂不属于大军区管,但是这位首长还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他表示会去把相应的情况跟黄海方面通报。争取能够努力促成这笔交易能够成功。

最后他还向徐自清强调,关于对荆江船厂的收购,对黄海船厂来说非常重要。

因为接下来他们要承接的军方订单,必须要内陆隐蔽性和安全性高的地方生产制造。

虽然这个事情和部队关系不大,但是军区首长还是希望楚江方面能够发挥积极作用,努力的将这段姻缘促成。

结束通话。

徐自清忽然觉得很荒谬,因为这事看来陈京竟然坐地起价竟然还是对的。

更荒谬的是,徐自清硬是不知不觉帮了陈京一把,算是帮他抬了船厂的身价。

军区重要首长都知道了荆江船厂的情况,他们给黄海施压。黄海方面能够承受得住?

徐自清刚才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却是为他们做嫁衣裳,这种感觉可想而知。

而就在这时候,他老婆从卧室出来把正在响的电话递给他。

他皱眉道:“谁的电话啊?”

家里的黄脸婆这几天心情也不好,为了女儿出国的事情烦恼。一听徐自清这么说。她双眼一翻:“你自己不会看啊?我知道是谁?”

一句话噎得徐自清心里猛然一堵。差点高血压发作。

他接过电话按下接听键,就没有好声音,道:“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副省长柳军政的声音:“省长。打扰您休息了吧?”

徐自清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道:“是军政啊,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啊?”

柳军政沉吟了一下,道:“是这样省长,关于船厂的那个项目的联系,我觉得我可能不是太合适,我觉得还是……”

徐自清皱皱眉头,道:“你打电话就是这事儿吗?这个事儿再商量!”

柳军政碰了一个钉子,道:“那行,省长,不打扰您休息了,刚才陈京书记过来了,我去送送他!”

徐自清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白天伍大鸣说陈京会去登门谢罪,他还以为是开玩笑,看来这是还真是那样。

伍大鸣这个人,最为做戏,而且每一出戏,戏份都很足。

现在好了,陈京这一登门谢罪,柳军政心里还慌了神,想着尥蹶子不干了。

柳军政的那点心思瞒不过徐自清,现在这个事儿既牵扯到荆江陈京,又牵扯到自己,还隐隐和伍大鸣有关系。

这三方面,他哪一方面都不想得罪,所以索性就要尥蹶子不干。

徐自清哼了哼,心中有些失望,现在省里的几套班子中的人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个个都精明着,个个心里都有小算盘呢!

这样一个局面,如何归拢,还真是让徐自清苦恼,最近这段时间,头发都快掉光了!

“恩?”

徐自清忽然皱皱眉头,往脚下一看,这丫头怎么没动静了?

再一看,敢情是眼睛盯着电视看呢。

他心中有些不快,眼睛往电视方向瞟了一眼。

“我省荆江市内燃机厂和豫北市二汽重卡集团达成战略协议,签字仪式在荆江举行,荆江市委书记陈京,市长徐兵出席仪式,并在仪式以后共同召开了对媒体的新闻发布会……”

“荆江内燃机厂和二汽重卡合作以后,原内燃机厂改名为荆江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规模将超百亿元,双方在研发、制造和人力资源等方面深度合作,有望打造国内内燃机产业技术核心龙头企业……”

楚江卫视新闻正在播报荆江内燃机厂和二汽重卡深度合作的新闻。

徐自清看得一愣,这个项目他知道啊,半个月以前荆江已经把项目的情况向省委和省政府分别做汇报了。

徐自清当时看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心里就很震动,也很复杂。

这个项目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不止对荆江有重要意义,对整个楚江都意义重大。

但是这个项目这么快就成了?签字仪式都举行了?

徐自清眼睛盯着电视机屏幕,心中忽然升腾起一股怒气。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自己还不知道。今天如果不是看电视,还蒙在鼓里,省政府这帮秘书长都是吃干饭的?

他自然不知道,今天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他大动肝火,秘书长毛军建本来是要跟他汇报的,但是那种情形下,他怎么敢汇报?

徐自清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画面,画面正在传送签字仪式现场。

坐在最核心位置赫然是省委常委,副书记吕军年。

吕军年还发表了讲话。看他**洋溢的样子。似乎对能出这样的风头,他那一身肥肉都轻了几两。

“小金,你瞅什么?你能看懂这新闻?”徐自清盯着小保姆道。

小丫头抬头,露齿一笑道:“荆江内燃机厂我弟弟大学毕业就分配在这单位。他跟我说这单位特有前途。今天专门给我打电话让我看电视新闻呢!”

她眨眨眼睛。道:“省……省长,荆江内燃机厂是不是很厉害?”

徐自清心中的一股火气,被小丫头的淳朴给彻底打败了。他沉重的点点头,道:“是的,将来会是全国同类企业中最优秀的,你的弟弟能在那里面工作,将来会很有前途!”

小丫头头脑简单,一听省长这么说,喜滋滋的。

而她这一分神,才意识到手上的动作停止了,她脸一红道:“省长,对不起,我刚才分神了,我……我……”

“行了,差不多了!你也辛苦,早点收拾去休息吧!”徐自清摆摆手道。

吕军年出现在这个场合,多少让徐自清有些意外。

而意外之余,他更多的是警觉。

因为通过这件事他看出陈京这个人,是个极其用心的人,无论是掌控局面,还是掌控班子,这个人手段都非常多。

吕军年和徐兵是一根藤上的。

陈京对徐兵先前采用的策略一直都是打压,现在悄然变成了又拉又打,而吕军年出现这个场合,这实际上就是陈京采用拉的手段。

他一手拿大棒,一手拿糖果。

打人一棒,然后给人一颗糖,这种手段很老套,但是却非常的实用。

这一次吕军年露脸,徐兵自然也跟着露脸,陈京和徐兵之间的关系,对外界在释放缓和的信号,他和吕军年的关系呢?

徐自清想到这些,眼睛再看电视画面。

接下来的新闻就是吕书记调研荆江,到荆江内燃机厂参观,然后又去三和参观万海集团新厂房,接下来又到望天门码头。

最后,吕书记深入到下岗职工家庭了解下岗工人的工作和生活情况……

这些千篇一律的新闻,徐自清却看得神情越来越严肃。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他和陈京之间如此僵持和对立,实际上是在推动陈京在某些战略方面在悄然的调整。

政治上没有永远的对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陈京可以和吕军年搞得很僵,他也可以和吕军年缓和关系,甚至在某些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

陈京不可怕,他一个市委书记只有那么大的能量,再怎么样也难以威胁到徐自清。

但是伍大鸣呢?

有陈京这一员悍将在前面帮他打天下,帮他缓和关系,他和吕军年之间会不会有自己目前还没察觉到的微妙变化?

徐自清缓缓的闭上的眼睛,今天从早到晚,他脑子就一刻都没歇息过。

一天的事儿都不顺心,都让他烦恼。

现在真就是满头烦恼丝,剪不断理还乱。

他把这些所有的烦恼往回追溯,最后竟然只追溯到一个关键人。

这个关键人赫然就是陈京!

他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怎么就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多烦恼?

他迅速想到了一个人——雷鸣风!

【第二更送上,兄弟们!白天一天只有一张月票!白天没人看书吗?心中有些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