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0章 意外的大转机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意外的大转机

今天何寿军请陈京过来观摩演习是假,喝酒是真。

在军区小食堂,何寿军已经安排好了一大桌子好菜,军分区因为地处偏远,而且有特殊性,所以接待工作一般都比较低调。

而军分区的小食堂的包房,在陈京看来却丝毫不逊于星级酒店的包房。

军分区的厨子更是了不得,湘菜、鲁菜、川菜、粤菜的厨子都有,而这一桌子也兼顾了这四种口味。

今天的领导中,侯司令员是最大的领导,可是他偏偏硬要推陈京坐主位。

陈京哪里肯,一番推辞,最后还是侯司令坐正位,陈京和何寿军分列两侧坐。

说实在的,陈京今天很高兴,因为何寿军越是郑重其事,越说明荆江船厂的事情有戏。

毕竟黄海船厂作为一家军工企业,受部队的影响是最大的,为了收购荆江船厂,他们已经通过几个途径联系荆江方面了。

陈京拒绝了他们两次,这一次惊动了部队出面,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们心情很迫切。

陈京能够感觉得到,火候应该差不多了,酝酿了这么久,桃子到了成熟的时节。

不出陈京所料,酒过三巡,何寿军借着酒劲对陈京道:“陈京老弟,我叫你一声老弟不为过。是这样,今天我们省军区侯司令员也在,你是个聪明人,我们的意图想必你能明白。

对!就是为荆江船厂的事情,这个事情我们中原军区尽了最大努力去争取,这对荆江也好,还是对咱们部队也好,都是天大的一件好事。

现在可以说是万重困难都扫除了,只要荆江原因松口,这个事儿就能成!”

他打了一个酒嗝道:“所以,老弟,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

陈京放下筷子,道:“侯司令,何司令。你们二位我很敬重,跟你们我也不来官场上那一套虚的东西。我说实话吧,对黄海船厂的收购,我们并不抵触。但是我这口气难咽下。

他们是狗眼看人低啊,当初我们求爹爹拜奶奶,希望他们能够接手荆江船厂,我亲自出马请他们的谈判代表吃饭,只差跟他们下跪磕头求他们。

可他们怎么说?说什么荆江船厂是个烂摊子,是个大包袱,我们及时倒贴钱,他们也不见得会要!”

陈京冷哼一声,道:“得,就他们这句话把我给激怒了,我还真不相信没有张屠夫,我荆江就得吃带毛的猪。这件事情以后,我们花了大精力搞改革,我们从上到下全面整肃,卧薪尝胆!

现在终于搞出一点眉目来了,你说他们这个时候又杀回来了,说要跟我谈收购事宜!

他们这是干什么?当我荆江人民都是乞丐吗?他们可以玩弄我们于鼓掌之间?”

侯建司令员一直在微笑,听陈京这么说,他道:“陈书记,我充分理解你,也充分理解荆江人民的感情。既然你没有把话说死,那这样,我们可以让黄海再来谈,具体条件在谈判桌上去说嘛!

我相信黄海方面也不是不懂你们的感情,我认为只要加强沟通,一切都好谈!”

陈京淡淡一笑,道:“侯司令员,您开口了,这个条件我接受了。不过我话说在前面,今天香港船厂的代表已经到荆江来了,接下来一个礼拜,他们会全面考察船厂。

黄海如果有诚意,速度要加快,这对我们还说是个生意,虽然我个人也非常希望为部队带来帮助,但是站在我的立场上,荆江几百人口的生产生活,我要放在第一位!”

侯建点点头,道:“好,我马上把这个意思向相关方面汇报,我坚信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何寿军在一旁拍手叫好,端起酒杯冲陈京道:“陈老弟你是个爽快人,今天我和侯司令员是做好了困难的准备的,没想到你这么慷慨。这样,我敬你一杯!”

陈京也端起酒杯,两人碰杯,同时一饮而尽。

何寿军豪爽一笑,放下酒杯,眯眼看着陈京,良久,他突然凑到陈京耳边道:“陈老弟,今天你给面子,我老何有件事也跟你漏个风!”

“什么事情?”陈京看向何寿军道。

何寿军神秘一笑,道:“你去卫生间吗?”

陈京愣了一下,站起身来向侯建告罪道:“司令员,我这肚子胀得厉害,喝多了,我得去醒醒酒!”

陈京到卫生间上了一个厕所,出来到洗手盆的位置,何寿军也堪堪过来了。

他眯眼瞅着陈京,道:“说句实在话,这个事儿我是没准备告诉你的。毕竟这牵涉到地方的团结问题,但是今天你这么爽快,给我这么大一面子,我如果不说,对不起兄弟!”

他凑到陈京耳边,压低声音道:“你知道玉山吗?玉山的所有权一直都在部队手上,当初部队把玉山别墅转地方,但是其他地方的手续一直没办。你和楚城的那点事我知道。

但是楚城玉山要把整个项目运作起来,必须要通过部队,没有大军区首长点头,这个事儿绝对做不成!”

陈京一呆,双目猛睁,道:“你说什么?”

何寿军轻轻的拍拍陈京的肩膀,道:“我能骗你吗?现在侯司令就正在为楚江办这事。当然,他并不知道我会知道此事,所以……”

他后面的话没说,只是轻轻的拍拍陈京的肩膀道:“兄弟言尽于此,你好好把握吧!”

何寿军说完,一头钻进了卫生间,而陈京则呆立当场,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脑子里瞬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本来朗州的项目已经没希望了,现在看来,还真不尽然,何寿军的这个信息不是天大的变数吗?

陈京使劲的在墙上砸了一拳,心思瞬间变得活分了起来。

雷鸣风啊,雷鸣风!

你既然对荆江出幺蛾子,这一次也别怪我陈京不义了。

陈京对着镜子整了整仪容,转身回到酒桌上,脸色丝毫没变,但是心中却是再也无法平静了。

一顿酒喝了两个多小时,可谓宾主尽欢。

酒席散去,陈京提出要和侯司令员单独汇报工作,侯建自然表示同意。

两人就在军分区的会客室开始谈话。

陈京在酒桌上就已经把种种说辞给酝酿好了,现在他一切准备妥当。

他进会客室,就拿出了一张荆江船厂的全图,上面每个单位标注非常清晰。

他指着图对侯建道:“侯司令员,这是荆江船厂的全图,作为一家民用船厂,属于船厂的所有资产都在这张图上!”

他顿了顿,道:“所谓未雨绸缪,将来如果我们能和黄海船厂成功合作,我必须要考虑,全新的船厂的规划问题,人员安排问题,以及需要的全新的土地配置,等方方面面的问题!”

侯建盯着图仔细的看,认真点头道:“恩,你考虑得有道理。都说你陈京看得远,果然名不虚传,在这个时候就开始考虑那么远的事情,这很好!”

陈京谦虚的一笑,道:“司令员过奖了。对我来说,我必须要考虑,因为黄海船厂是要把荆江作为内陆的基地。可以想象,将来船厂的规模要扩大,人员要扩张数倍。

还有大批的船舶专家,高级管理人员等等要进驻荆江。

当然,我觉得荆江军分区乃至省军区的人员配置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侯建盯着陈京,道:“陈书记,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你直接说!”

陈京哈哈一笑,道:“司令员,看来什么都瞒不过您。是这样,我有一个重要的条件,那就是玉山作为部队所有的产业,暂时不宜转到地方!你理由有三:

第一,荆江船厂会给楚江省军区带来巨大的变化,荆江船厂的入驻,将会使楚江成为中原的军事的重要据点。将来的发展不可预计,玉山这个地方有很价值。将来重新修军事设施,雷达设施,或者是专家别墅,研究院,这都有可能!

第二,荆江船厂一旦被黄海船厂收购,因为涉及到物资的保密,我们荆江望天门码头可能不适合在用于民用了,我们要建新的码头。望天门码头和玉山的距离很近,如果这个转给了地方,将来整个码头划为军事管理区,这么大的范围,中间却嵌入了民用设施,这是一大弊端!”

侯建微微一笑,道:“第三呢?”

陈京理直气壮的道:“这第三嘛!如果玉山现在被楚城地方化,他们开发玉山以后,我荆江的朗州就没有了开发价值。我作为荆江的领导,必须要在考虑这样的竞争,能够制衡对手的策略,我又有筹码,当然要使用!”

侯建哈哈大笑,指着陈京道:“你这个陈京,你够狠,够厉害!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在跟军区谈条件?甚至是威胁?”

陈京连连摇头道:“不,不,绝对不是威胁。你们可以拒绝,不影响我们和黄海方面的谈判。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我遭受的损失,在谈判桌上我会想尽千方百计补回来的!”

侯建指着陈京道:“你奸诈,太奸诈了!”

他冷冷一笑,道:“玉山问题不算个事儿,我不点头,大军区首长绝对不会点头。这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儿……”

【第一更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