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2章 东窗事发!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东窗事发!

侯氏兄弟集团总部,望江大厦。

从早上起来,这里就云集了来自省内外各地的记者。

三楚晨报在头版刊登了楚江市玉山土地出让违反招标规定,和侯氏兄弟企业集团存在暗想操作的报道,在省内外掀起了巨大的反响。

而这一反应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侯氏企业集团一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与此同时,参与玉山项目竞争的欧朗集团,楚城建筑等多家企业,也被广泛关注。

可惜这几家企业都闭门谢客,拒绝接受采访。

楚城市政府对三楚晨报的消息开始表现极其强硬,回应称楚城晨报完全是罔顾事实的报道。

但是随后楚城晨报回应,目前玉山紧靠玉山温泉别墅的那八百亩土地已经被侯氏企业集团购买,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证实这一消息。

楚城晨报回应以后,楚城政府方面陷入了沉默,而这种沉默,自然会被媒体认为是默认。

很快,楚城社会各界对这件事也表现出了很激烈的情绪,楚城市政协召开座谈会,有部分政协老同志对政府的违规做法表示了质疑,并表示应立刻查清问题所在,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

此时在望月大厦侯氏企业侯冠中的办公室。

侯冠中整个人像热窝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三楚晨报的这边报道,让他措手不及,他实在不明白这帮记者怎么这么厉害,简直是无孔不入。

他刚刚和楚城方面达成交易协议。签署合同,现在立马就有如此准确的报道出来,他们是怎么拿到消息的?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让他很被动,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楚江政府会顶不住压力,会将合同作废,然后重新招标竞拍。

那样的话,资金相对单薄的侯氏根本就占不到任何的优势,极有可能拿不到这块地。

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侯冠中首先想到的是竞争对手在作祟。他想到了欧朗。也想到了楚城建筑,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的如此突然,他怎么能想到想得清楚?

就这样,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已经转了一个上午了。

“咣当!”一声门被推开。

侯林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侯冠中一愣。快步上前几步。脱口道:“侯林,怎么样?款打过去没有?”

侯林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道:“时间太紧急。凑足八亿没有可能。目前我已经把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都调动起来了,另外,建设银行李行长很慷慨,答应先给我们两个亿救急。

我一共打过去了四亿,这已经是极限了!”

“好,好!四亿足够了!我们先把这八百亩土地稳住了,其他的能拿到就拿,拿不到咱们把这一块地开发好,也能赚大钱!”

侯冠中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这件事办妥了,我一颗心就放下了!”

侯林凑到他身边道:“哥,这行不行,这不是给楚城带来麻烦吗?”。

侯冠中盯着侯林道:“你幼稚!咱们又合同,而且合同已经付款了,这意味着合同完全生效了。至于楚城的事情,有雷鸣风负责,他的烦恼他自己解决,跟我们什么关系?

我们是掏真金白银买地,我就不信他们敢不顾投资人的利益,敢提出废除合同。

即使废除合同,我们打官司也能赢,到时候也能捞到好处。”

侯冠中顿了顿,道:“侯林,你立刻安排人去查一查,三楚晨报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么快,差点就让我们的合同打水漂了!”

侯冠中渐渐的恢复的平静,好整以暇的拿了一块水果塞在嘴中,开始闭目养神。

合同签了,而且付款了,这个事儿就是板上钉钉了。

他也不怕楚江市政府会赖账,因为这是既定的事实,他们怎么赖?他们敢赖?

至于媒体的报道,那都只是暂时的,他们也就三分钟的热度。

如果楚城的雷鸣风这么一点问题都解决不了,他也当不上这个市委书记。

忽然,他眉头一皱,看向侯林道:“侯林,你说事儿会不会是荆江的陈京干的?这么快得到消息,一般人没那个能量啊,也就只有他才可能啊!”

侯林摇摇头道:“不会吧,这事对他有什么好处?这个项目他都不惦记了,难道单纯是为了搞破坏,花这么大的代价?”

侯冠中点点头,对侯林的这个说法比较认同。

陈京的确是没有动机干这个事儿。

侯林思忖了一会儿,道:“哥,我觉得这次咱们是不是过了点,尤其是对朗州的那件事。我们没必要帮雷鸣风摇旗呐喊,他和陈京有矛盾,我们跟着掺和什么?”

“怎么了?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点出息啊?你就这么怕陈京吗?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现在不再是以前那个一天只知道胡天胡地的纨绔公子哥儿了,你现在是侯氏集团的老总。

你身价过亿,已经成功的跻身进了上流社会,你作为投资人,是重点保护对象。

陈京能把你怎么地?他敢把你怎么地?”侯冠中冷声道。

他大手一挥道:“侯林啊,这个世界上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咱们从雷鸣风那里拿到了好处,就得给人家回报。看目前的架势,雷鸣风是吃定了荆江。这样更好,咱们兄弟在中间发财,这不很好吗?

陈京没有三头六臂,他吃不了你,你放心,这个事儿没事的!”

侯林深吸一口气,道:“但愿如此吧,我这心里就是空落落的,没底气!”

侯冠中皱皱眉头,瞪了侯林一眼,旋即他转移话题道:“对了,老弟,你最近追万海的沈梦兰很紧,有没有眉目了?”

侯林一愣,摊摊手道:“能有什么眉目,这个女人比鬼还精,不容易上手啊!”

侯冠中淡淡一笑,道:“这种女人才有价值,万海集团的实力很强,咱们还比不上他。你放心只要咱们把这个项目做完,侯氏集团必定会享誉全省,到时候咱们身价倍增,你的底气就足了。

女人嘛,都是一个调调,男人有本事,自然女人喜欢,这是根源!”

他嘿嘿一笑,道:“当然,你现在也不能放松,保持对她的高压态势,严禁她周围出现其他的人。这个事儿你如果能搞定,我觉得你可以考虑结婚。这这把年纪了,也该个结婚的女人了!”

他边说边眯眼看着侯林,笑道:“哎哟,看样子是脸红了。动真情了?花花公子动真情,不啻于浪子回头啊,了不起!”

“好了,哥,你别取笑我了。楼下还有大帮记者呢!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侯林冷静的道。

侯冠中伸了一个懒腰,冲着外面的秘书道:“将我的手机关机,不管谁来电话都说我不在,这个时候谁的电话也不接!等楚城的那帮人去忙活吧,咱们休息……”

……

东唐高尔夫会所。

雷鸣风戴着遮阳帽,穿着休闲服,挥杆打出一记漂亮的高球。

周围的人纷纷鼓掌,他将手放在额头上,眼睛盯着球的落点,脸上露出愉快的微笑。

忽然,掌声戛然而止。

雷鸣风脸色一变,在百米开外,那小白点竟然“扑通”一声掉进了水中,消失不见了。

雷鸣风脸不由得发红,故作坦荡的自嘲道:“好久没打了,手生了。今天就是陪你们金融界的几个老总玩玩儿,平常我哪里有时间喽!”

周围的人立刻转变话头,开始说书记日理万机,十分辛苦,今天打球能放松就好一类的恭维话。

而很快,雷鸣风便恢复了先前的神采,顾盼之间,领导风范十足。

而就在这时,市委秘书长敬国庆一身笔挺西装急速跑过来,凑到雷鸣风耳边低语数句。

雷鸣风皱皱眉头,对身边的几人道:“几位老总,你们先玩一会儿,我跟老敬谈点事情,马山就过来!”

两人走到草坪边上,雷鸣风脸色变得很难看,道:“我说老敬,芝麻大一点事儿,需要这么急急忙忙吗?不就是一篇新闻,几个记者起哄吗?你让姜市长处理不就完了吗?”。

敬国庆讪讪的道:“书记,是晓燕市长让我告诉您的。她说这件事很麻烦,省委领导已经来电话问了。如果我们……”

雷鸣风沉吟了一下,良久,他把手甩了甩,道:“那就跟侯氏联系,先废除合同。跟他们认真解释,这个事儿媒体曝光了,得重新招标。以后会有好处给他们,让他们别发牢骚!”

敬国庆道:“问题就在这里,书记。刚刚上午,侯氏已经把买地的钱打政府账上了。第一期合同的四个亿,他们全打过来了!”

雷鸣风脸色一变,道:“什么啊?钱打过来了?谁让他们这么干的?这不是在坑政府吗?”。

雷鸣风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哼了一声继续道:“这侯氏兄弟啊,真是接了他们老子侯杰的真代了,就喜欢搞这种单方面行动,从来就不跟对方协商。只顾自己,不顾别人,这不是扯淡吗?”。

“回去,回去,我的一点兴致全被扫了!”雷鸣风冷声道,迈步就走,敬国庆愣了半天,才屁颠屁颠的跟上……

【第三更完成,还是要满地打滚求月票。今天南华在外面,码字条件极其恶劣,能够码这么多字,已经竭尽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