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4章 沉重的视察!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沉重的视察!

全胜纺织厂。

新建的厂房已经全部竣工,全场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秩序。

陈京到纺织厂车间的时候,一线的工人正在忘我的工作,并没有因为书记的到来,他们就一窝蜂的涌过来。

厂长邹明顺有些自豪的指着漂洗车间,道:“书记,这些设备都是全新的,国际上都是一流的。目前来说,共和国是纺织大国,咱们从唐朝开始,布匹染坊的技术,就享誉世界。

现在虽然时代发展了,但是国内的纺织产业依旧有很强的优势,这一切都得益于“共和国制造”。

我们国家的制造业全世界出名,很多国际高端品牌的服装,鞋子,沙发,都是在国内制造的,所以纺织行业,我们有先天的优势!”

陈京轻轻的点头,饶有兴致的听邹明顺给他讲解纺织技术的一些要点,而且还偶尔过去和车间正在劳作的工人攀谈,了解他们的工作情况,健康状况,和家庭生活情况。

纺织业是污染行业,而且对人身体伤害极大,一般的纺织工人都有职业病,国家有明令的要求,纺织业的职工有提前退休的规定。

陈京在现场给邹明顺提要求,要求他一定要注意工人体检,重视合理的饮食搭配,工种搭配,要努力保障工人的正当合法权益。

陈京告诉他们,企业的经营,关键是人的经营。

经营劳动力,而不是压榨劳动力。

企业能否经营好。关键是企业是否有核心竞争力。

企业的重点应该要在创新上下功夫,要在管理上下功夫,这才是正确的经营企业的思路。

陈京指着身边的单家强道:“今天我把单书记带来了,主要是来调研企业领导弹『性』工资和业绩工资的机制。我们要打破企业的行政管理的老办法,首先要从待遇上面来调动企业领导的积极『性』。

以前咱们的国企吃亏吃在哪里?我看关键就是吃亏在吃大锅饭上。

企业的高层管理和中低层管理人员,都是按照行政级别,财政发工资。

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这样的管理机制。怎么能够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陈京大手一挥。道:“所以,我们要坚决打破这种传统的不合理的制度,我觉得首先要从薪酬方面打破,改革国企薪资结构。你老邹能力强。带领全胜能够取得好的成绩。企业能够有较大的盈利。

你个人待遇就要和业绩挂钩。有功要赏,有过要罚。

其他的高级领导和中层干部也是一样,现在全省还没有哪个地方实施这样的办法。我们荆江要第一个吃螃蟹!”

陈京话说完,周围人齐齐鼓掌。

尤其是全胜公司的随行人员,鼓掌尤其激烈。

弹『性』工资制度,改革国企工资制度,这个提议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了。

可是一直以来,这个制度只吹风不下雨,从来没有真正实施过。

今天陈京作为市委书记,在如此公开的场合提出了这个设想,这不由得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接下来,陈京又视察了全胜其他的车间,眼看快到中午时分了,邹明顺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陈京,道:“书记,就留下来吃午饭吧!我们都是工作餐,已经安排好了,就在职工食堂!”

陈京扭头冲单家强一笑,道:“主人如此盛情,单书记,你的意思呢?”

单家强道:“名顺看来很用心,我刚才看外面,厂区的铁闸门都给关死了。看来书记您不留下吃顿饭,他是不会放行了!”

陈京哈哈一笑,道:“那好,我们去食堂吃饭,排队吃饭!”

中午时候,食堂人很多,陈京要求和职工一起吃饭,邹明顺岂敢违背?

于是所有人都端着不锈钢的盘子,饭菜一个盘子装着,陈京打完饭菜,径直一头扎进的工人堆里面。

那里就一个座位,其余的人一看这样,个个傻了眼。

邹明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正要凑过去将那边吃饭的一帮职工给请走。

单家强一把拉住他,道:“老邹,你干什么?书记做了表率,咱们就分散吃饭,有什么不可以?”

邹明顺苦着脸,点头,手上端着食物,却又哪里吃得下去。

陈京上一次视察厂区新建进度的时候,邹明顺安排接待大张旗鼓,全厂彩旗飘飘。

标语横幅都有几十条。

那一次陈京动了肝火,狠狠的训了他一顿。

今天他就吸取了教训,他安排接待本着低调再低调的原则。

工厂生产一切照旧,门口横幅都没有挂一条。

本来他以为今天这事应该可以顺利过关了,没想到陈京却临时来了这么一手。

这些厂里的职工,多数都是女工,这些人普遍文化层次不高,都是普通的工人阶级,估计他们都不认识陈书记,因为陈京坐过去,周围的人甚至都没怎么躁动。

他暗骂自己还是疏忽了。

再怎么低调,也得外松内紧嘛!书记视察的消息怎么都不传达下去?

陈京坐下来吃饭,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女人咧嘴冲他一笑,陈京道:“生活还不错,还有水果?”

女人愣了愣,似乎没听太懂,而就在这时,陈京忽然听到后面有小孩子叫:“有苹果哦,有苹果,妈妈我要吃苹果!”

说话的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脸上花得像小猫似的,衣服上的污渍将本是蓝『色』的外套,染成了黑『色』。

头发蓬松蓬松,结在了一起。

而被叫做妈妈的女人,微微一笑,拿过不锈钢盘子里的苹果递给她:“小花,给,你也得吃点饭!”

小女孩高兴的接过苹果,瞅了瞅周围的人,嘀咕道:“这么小?”

女人脸一红,甚为尴尬。

她身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拿起自己盘子里的果子对小孩道:“小花,阿姨给你换好不好?”

小女孩高兴的道:“真的吗?”

中年『妇』女点点头道:“真的!”

小女孩道:“可是阿姨也好久没吃苹果了,你换大的给我,你自己就不够吃了!”

中年『妇』女一笑,道:“小花可真讨人喜,阿姨就喜欢吃小苹果呢!”

小女孩似乎很犹豫,但是终究抵不过大苹果的诱『惑』,凑过来给中年『妇』女把苹果换了过来。

她妈妈冲小孩道:“还不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小女孩甜甜的道。

陈京皱皱眉头,扭头看向旁边,他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他道:“小姑娘,你们多久吃一次苹果?”

小姑娘有些羞涩,红着脸道:“有领导到咱们厂参观的时候才有,平常也没肉的!”

小姑娘边说话,边大口大口的吃饭,那模样吃得津津有味。

陈京抿嘴不再说话,埋头吃饭。

把最后的一口饭扒完,他抬头,邹明顺极其尴尬的站在他的面前。

还没等陈京说话,他便道:“书记,我……我们现在厂里的确困难很多,我们……我们的资金周转尤其困难,所以,所以……”

陈京不紧不慢的掏出一张餐巾纸擦嘴,环顾四周,周围的人全走了。

邹明顺气场大,他一来,还有哪个工人敢在这里吃饭?

“刚才那小女孩是怎么回事?”陈京道。

邹明顺愣了愣,道:“是这样,我们有个女工,家里十分困难。老公去年出车祸死了,家里两个老人生活都难以自理。而一个四岁多的女儿实在没地方去,所以白天就跟着过来上班。

所以……”

陈京点点头,一语不发。

邹明顺憋得心里难受,道:“书记,您批评我吧!是我弄虚作假了,我……我又犯错误了,不该搞粉饰太平这一套!”

陈京摆摆手,道:“你跟刘市长联系一下吧,让他给你找找路子,再想办法从银行借点钱。现在我们都很困难,你困难,市里也困难。但是再困难,我还是希望工人们能够吃得饱一些。

工人们不容易,刚才这些女工,她们还有一份工作,至少一月还能有点收入。

咱们荆江还有多少下岗的职工?他们又是什么生活水平?”

“书记……”

邹明顺眼巴巴的盯着陈京,情绪忽然变得激动,他支支吾吾半天才道:“我……我保证把纺织厂给经营好。一定不让您失望!”

陈京摆摆手,道:“不是让我失望,而是你们有几千工人。他们是你肩上的担子,纺织厂如果经营不好,我们几千个家庭就会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你要明白这个责任!”

经历了一个小『插』曲,陈京从纺织厂出来,情绪变得很低落。

作为一市书记,陈京平常高来高去,是很难体会到作为荆江普通一员他们的生活状态的。

现在全国的经济都上去了,中央更是提出了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都说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生活状态改善了。

可是真实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陈京觉得自己这个楚江最有前途的市委书记的头衔很可笑。

因为现在荆江人民的生活明显还处在全国水平线以下,这个一个市的市委书记,竟然是全省最有前途的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