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7章 陈京发火!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陈京发火!

杨柳做梦都想不到,他和岑林的这番言论,竟然会隔墙有耳。

市委陈书记今天竟然也到小食堂吃饭了,他无巧不巧,就坐在隔壁房间。

市委小食堂的小包房,中间就隔一层木板,而且上面还是漏风的,杨柳这番言论,声音又说那么大,陈书记就在隔壁吃饭,还不听得清清楚楚?

杨柳当时还洋洋得意,越说越激动,就在他激动的时候,包房的门被推开了。

他看到岑林的第一个动作是起身,他还以为岑林是听不下去了,含愤要离开,他说得更带劲了,他冲岑林压压手道:

“岑秘书长,我还没说完呢!我还有畅所欲言的,那就是咱们政研室,能不能不让我们编报纸了?内部的资料,领导的指示什么的,到我们这里就要加工,然后让我们个个都当修饰员。

您说咱们领导都是高水平领导,他们的指示讲话什么的,那已经是高水平的了。咱们政研室这几号人,能有领导水平高?

所以我觉得让我们干这些事,一来是小马拉大车,我们压力很大。另外,我们把精力都花到这些事情上去了,我们的本职政研工作,还能干出成绩吗?”

他边说话,边观察岑林的表情,他看到岑林的脸『色』渐渐的变了,越来越白,越来越难看。

他心中暗爽,心想这个岑林,『毛』头没长齐呢,也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一到市委不知天高地厚,上来就搞什么新政,新举措。

这不是在否定肖秘书长以前的工作吗?

这样的人,不给他一点教训,不给他一点硬的,他是不会知难而退的。

他咂巴咂巴嘴,正要再说话,岑林却先开口了,他眼睛看着门口的方向,道:“书记……您也在这里吃饭?”

杨柳当时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如遭电击。

他直愣愣的转身。便看到赫然是陈书记笑眯眯的站在了门口。

他当时差点晕了过去,偌大的汉子,想挪动一步,脚下都发软。

他支吾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书记……”

陈京冲他摆摆手道:“杨柳。说得很好嘛!这个畅所欲言。说出了你心里话,我看岑林秘书长搞的这个知无不言,畅所欲言的举措。挺有成效的!政研政研就是睁眼闭眼,精辟!”

杨柳笑得比哭还难看,可是事情都这样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硬扛着。

哪怕是背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他也不能瞬间就崩溃,要不然肖秘书的面子往哪里搁?另外他杨柳堂堂政研室主任的颜面在哪里?

于是他极度艰难的组织语言,道:“书记,我刚才的言辞有些过激了,我……我……”

陈京摆手道:“吃饭吧,吃饭吧!吃饭了我和岑秘书长一起到你那边去看看,看看你们的工作状态,了解一下你们的困『惑』和疑虑。争取让你政研室有更大的施展才华的空间好不好?”

杨柳忙坐下,但是屁股一沾着椅子,立刻又站起来。

都这个时候了,让他吃饭,他还能吃得进去?

他便道:“书记,我吃饱了!”

岑林道:“我也差不多了!”

陈京大手一挥,道:“那就走吧!”

肖涵急匆匆的到政研室门口,政研室副主任王启芳立刻凑到他身边给他汇报情况。

王启芳的话还只说到一半,肖涵脸『色』就变了,他使劲的握了握拳头,恼怒的跺跺脚,道:“这个杨柳,真想千刀万剐了他!”

他慢慢的平定自己的情绪,整了整仪容,才跨步进入政研室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陈京面带微笑,他身后站着岑林,而政研室的一帮笔杆子也都站着,很随意,都在倾听着陈京讲话。

陈京道:“刚才你们柳主任在小食堂一番高论,可以说让人振聋发聩,当时我是听愣了,也被镇住了!但是他还是说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咱们政研室的工作,可能没有发挥到应有的作用。

平常你们也就写写稿子,整理整理资料,关于党委政策这些方面,你们意见建议都不多。

这主要的责任不在你们,而在我们领导没有重视政研工作……”

肖涵进门的脚步很轻,第一个看见他的是杨柳。

杨柳一看见肖涵,脸『色』霎时就白了,肖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陈京便察觉了,他回头,肖涵的神『色』已然回复了正常,他忙加快脚步。

陈京冲肖涵努努嘴,道:“肖秘书长来了,这个工作我会交给他来协调。”

肖涵凑近,正要说话,陈京抬手止住了他,又对众人道:

“我刚才说到了领导对政研工作不够重视,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体谅。别的领导我先不说,就说说我自己。我到荆江是去年的事儿,当时荆江的情况大家都了解。

百废俱兴,『乱』摊子一个,我一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都忙不过来,所以我也只能抓重点,抓关键,不可能面面俱到。

不过现在,荆江的局面在悄然的发生变化,我也可以更加全面的管理工作了,其中政研工作我们近期就会想办法抓起来……”

陈京洋洋洒洒说了一大段话,最后他抬手看看表道:

“好了,已经打扰你们不少时间了,离下午上班还有不足半小时,就不继续耽误大家时间了!”

陈京和大家挥手告别。

肖涵本来是要紧跟过来来的,但是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收住了脚步。

一直到陈京的声音消失在楼梯道的拐角处,他才转过身来,脸『色』已然变得极其难看,他盯着杨柳,道:

“杨柳,你搞什么名堂?你牢『骚』这么多,还待在政研室干什么?”

杨柳红着脸不做声,肖涵声音猛然拔高,道:“我看你杨柳首先就要整风,你这是抵触领导安排的工作,在领导面前摆资历,倚老卖老!岑秘书长要求的我看就很好。

让大家对各自的工作的问题提看法,畅所欲言,知无不言。这是为了提升咱们市委机关的战斗力,凝聚力,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为领导服务,为党和人民服务!”

他指了指岑林道:“岑秘书长是喝过洋墨水的,是我们党内优秀的理论工作者,而且有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这样的领导到咱们荆江市委工作,这是我们荆江市委机关一次整体提升管理水平和业务水平的机会。

你倒好,开口就是牢『骚』,发牢『骚』还发到单位食堂去了,还捅到书记那里去了,我说你有几个脑袋,几分本事?

就你现在的这种工作态度,你还指望领导政研室搞改革,还想着充分发挥政研室的作用?

……”

肖涵毫不留情,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大骂,最后他指着杨柳道:“你立刻停止工作,这几天你给我深刻检查,回头我们市委机关召开一次整风会议,在会上你给我公开检查。

如果检查不深刻,你永远停职,真是不成体统!”

肖涵一通大骂,一旁的岑林颇为尴尬,却又『插』不上话。

良久,肖涵似乎气消了一些,凑到岑林身边道:“岑秘书长,以前我们一直缺一位主管机关日程工作的副秘书长,这一块工作都是我在抓。我们机关的有些人啊,长期高高在上,骄纵惯了。

你现在到了这个位置上,你就别给留什么情面。该批评的严厉批评,批评还不管用的就处分,还不管用就让他滚蛋!

陈京书记说过,市委机关容不得沙子,我们也绝不能容忍害群之马在机关混,那是丢咱们荆江市的脸!”

岑林道:“秘书长,对杨柳主任的处分是不是重了点,毕竟他也是畅所欲言,虽然……”

肖涵摆摆手道:“岑秘书长,你就别跟他说情了。他是真的畅所欲言,还是要给你这个新领导下马威,明眼人都知道。对这样的行为我们不能纵容,我看还处理轻了一些。

老岑啊,你刚来,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儿,你多担待!

我相信你的能力,假以时日,一定能够融入咱们整个机关。有一点我要明确告诉你,那就是我是绝对支持你工作的,所以工作上你可以大胆一些,步子迈大一些,书记对你的期望很高呢!”

肖涵离开政研室,心中一刻也不敢放松,屁颠屁颠的就直奔陈京办公室。

陈京正在沙发上小憩,肖涵进门,他睁开眼睛,肖涵便道:“书记……”

陈京脸『色』一变,劈头就问道:“政研室的杨柳是怎么回事?我说你这个秘书长是怎么当的?手下几个人都管不了了吗?你说你老肖最近是不是忙糊涂了?你看看这事影响多恶劣?

岑林同志刚上任,还没开展工作呢,下面的就起哄造反。这还是市委机关吗?”

肖涵脸都吓白了,在他的记忆中,陈京从未对他如此直接的发过火。

他的印象中,陈京从来就是不发火的,每次对自己的敲打很隐晦,但是极其致命,今天这是……

书记一怒,雷霆万钧,肖涵觉得自己心脏都在打颤,他从未想过陈京书记的怒气会如此『逼』人,几乎是让他难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