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8章 没有男人的爱!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没有男人的爱!

荆江的天气很好,盛春时节已经过了,市委院子里的桃花开始凋零,漫天的花瓣飞舞着。

花香混合着春泥的气息扑面而来,沁人心脾,让人心旷神怡。

肖涵走在市委院子里面,满脸春光,神采奕奕。

昨天他被陈书记狠狠的批了一顿,回去心里一直背着包袱。

晚上他便约公安局汤局长喝酒,和汤奕阳的关系,肖涵刻意的经营了很久。

整个荆江都知道汤奕阳是陈京最信任的人,肖涵想跟紧陈京,能不跟汤奕阳把关系搞好?

经营了这么久,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紧密了,汤奕阳是个直『性』子,也是个严肃的人,开始跟他打交道有些困难。

但是接触久了,肖涵对汤奕阳评价很高,汤奕阳虽然无法和陈京比,但是这个人也是工作积极『性』很高,原则『性』很强的领导,这可能也是书记信任他的原因。

肖涵点了一桌菜,两个对饮,酒过三巡,肖涵就把自己被陈书记狠批的事情跟汤奕阳说了,表现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没想到汤奕阳一听肖涵这话,毫不在意,道:“我说秘书长,你是多心了!被书记批那算什么事儿?你说我们这帮子人,哪个不被他狠批?书记这个人啊,就是这个『性』格。

他是一般不批评人,不批一般的人,你说他一天多忙啊,一天遇到的不顺心的事儿有多少?

如果每一件事他都发火,都批评人。那他还不变成炸『药』桶?”

汤奕阳说完,举起酒杯道:“来,咱们再走一个?这么一点小事不值得说,也不值得放在心上。我告诉你,以前书记在德高的时候,有那么几个干部,一天不被书记批评,心里都还不自在呢!

你就说吧,如果我犯了什么错误,捅了什么篓子。书记都懒得批评我了。我估计荆江我也待不下去了。趁早走人吧!

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肖涵举起酒杯和汤奕阳走了一个,心中还没回过神来。

良久,他仔细揣摩汤奕阳这话,貌似还真是这个道理!

书记人到荆江以后。一直就是好脾气。肖涵的记忆中。也就是他冲汤奕阳,有时候还在办公室跳脚大骂汤奕阳办事不力。

其他的人就是捅了再大的篓子,出了再厉害的幺蛾子。陈书记也顶多是脸『色』有些不好看,但从来就不骂人。

这么一想,一股难言的兴奋一下就充斥到了肖涵的内心。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昨天书记狠狠的批评他,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自己在书记心中的地位不知不觉,已经悄然变化了。

晚上回家,肖涵躺在**翻来覆去睡不着,就一直琢磨汤奕阳的话,他越琢磨越觉得是那么回事。

因为今天陈书记除了批评自己一顿,骂自己一顿外,其他不没什么事儿吗?

以前每次肖涵捅了篓子,陈京总是温和跟他说话,可是回来肖涵心里就空落落的,心里发慌得很。

今天不就没这个感觉吗?

他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他也是老秘书长了,跟过的领导有一大茬,从未有一个领导让他如此激动过。

不得不说,陈京在肖涵的心中,地位是目前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陈书记是干实事的,干大事的人,天生就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别说荆江的难题了,就是整个楚江的难题,陈京都无所惧。

楚江省的几个主要领导除了伍书记以外,徐自清、吕军年、汪鸣风,哪个不是厉害的人物,可以陈京面对他们,气势丝毫不弱,放眼整个楚江省,有几个干部能够做到这一点。

另外,楚城市委书记雷鸣风,也是个厉害人物,嚣张跋扈,在众多市、自治区一把手唯我独尊。

可是他和荆江的几次角逐,陈京又让他占到了多少的便宜?

肖涵从前接近陈京,是为了自己的帽子,是为了自己的地位稳固。

但是随着他和陈京接触增多,在陈京身边的时间越久,他渐渐受陈京的影响就越大,不知不觉,在内心深处,他对陈京隐隐变得有些崇拜了。

尤其是他越来越感觉得到陈京心中是有远大抱负,和雄心壮志的。

他有时候想,能够跟着书记,干一番大事业,那也是他这一辈子的荣幸和荣耀。

而他唯一有心结的就是,陈书记的意图他揣摩不透,他也觉得陈书记不怎么信任了。

而现在,他经过了汤奕阳这么一开导,被陈京臭骂了一顿,他反倒豁然开朗了。

先前的种种疑虑尽去,内心久违的**,如熊熊烈火一般,将他的胸膛烧得滚烫滚烫。

他半夜不入睡,家里的黄脸婆禁不住就来了脾气,嘀嘀咕咕恨不得一脚把他蹬下床去。

如是以往,肖涵肯定会大动肝火,家里免不了要引发一场地震。

不过昨天,他心情很好,不仅没发火,反倒是觉得家里黄脸婆前所未有的顺眼。

他从背着抱后媳『妇』儿,一番安慰,**罢工很久的活儿,也奇迹般的恢复了活力。

他也不扫兴,挺枪跃马就上,好一番折腾,只折腾得黄脸婆哭爹叫娘,他才一泄如注。

而久旱逢甘霖的媳『妇』儿,也一反以往恶劣暴躁的脾气,竟然像小姑娘一样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两人相拥而眠到天明。

……

沈梦兰蹬着高跟鞋,长发高高的挽起,款款的走进办公室。

一进门她就看到秘书maggie甜甜的笑容,她愣了愣,道:“我说maggie,你吃糖了,笑这么甜?”

maggie冲她眨眨眼睛,道:“董事长,您几天又收到花了,九百九十九多玫瑰哦!”

maggie冲着办公桌上一指,沈梦兰才发现已满桌子全部被玫瑰花遮住了,玫瑰似火,娇艳欲滴,这样放眼望过去,是那么的美丽绚烂。

沈梦兰淡淡一笑,慢慢走到办公桌边上,上面贴着纸条:“梦兰,愿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带来你每天好梦。”下面落款:“侯”。

沈梦兰扯下纸条,饶有兴致的看着,然后伸手采下一片花瓣放在手中,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maggie笑眯眯的凑过来道:“怎么了?沈总,被感动了?”

沈梦兰将手中的花瓣慢慢的撮碎,随手炮落,道:“maggie,你不知道我上班就要工作吗?你这么一桌子玫瑰放着,你还让步让我办公?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谨记你的工作职责,我相信你在香港这么多年,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秘书。”

maggie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她愣了愣,忙点头道:“对不起,沈董,我马上收拾!”

九百九十九多玫瑰终于收掉了,maggie累得额头上都沁出了汗珠。

她小心翼翼的端了一杯咖啡放在沈梦兰的身前,慢慢的退出去。

轻轻的把门关上,她长吐了一口气,瘪瘪嘴道:“真是个没情趣的女人,这女人是不是就对男人不感兴趣啊?”

她使劲的跺了跺脚:“好心被当驴肝肺,我咒你一辈子没男人爱!”

她说完,快步走向了楼梯口,消失不见。

过了很久,沈梦兰缓缓的推开门,眼睛盯着maggie消失的方向,脸『色』很是难看。

她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面,心思便有些凌『乱』,很是无精打采。

maggie不是她的人,这是她早知道的事儿。

但是这个女人怎么说这种话?还咒自己这一辈子没男人?

一想到一辈子,沈梦兰心里不由得一黯,她从小到大,又拥有过多少爱?

在她的记忆中,哪怕是一次都没有。

所以她天生敏感,天生对人充满了敌意,天生不信任任何人。

从她上大学开始,追她的男士从来都没少过,各种求爱方式,她也见识过太多太多,侯林的这种老套的招数,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但是无一例外,她从来就没有接受过。

以前周围也有很多流言蜚语,说她心理变态,对男人没有兴趣,可能是个蕾丝边。

那个时候,她遇到这些非议,都是冷冷一笑,从来不介意。

可是今天,这一刻,当一个小小秘书竟然都说出了这样的话,她忽然变得很不开心了!

她自己是什么『性』取向,她很清楚。但是对男人,自己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一想到这个问题,她脑子里面就很『乱』,然后情绪就会变得很不稳定。

她心中隐隐有个影子,这个影子从模糊到清晰,没到这个人出现在她脑子里的时候,她有害怕,下意识的就要否决掉。

“陈京!”她喃喃的吐出两个字,用力的嗅了嗅自己的手掌,花已凋零,余香任在。

“男人啊,男人!烦死人!”她使劲的甩甩手,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她无精打采的拿起手机,一看来电,上面赫然是:“秋若寒上校”。

她微微失神,迅速拿起电话放在耳边。

“什么?你要来楚江了?没问题,没问题,我是地主,我一定尽地主之谊!”沈梦兰大声道,她脑子里浮现出秋若寒英姿飒爽的模样,嘴角微微一翘,神『色』充满了玩味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