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2章 情难自禁!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情难自禁!

陈京到莞城受到王海周的热烈欢迎。

王海周和汪战两位一把手一起在下榻酒店接见了陈京。

出乎陈京预料,现场竟然有媒体,双方正儿八经的握手让媒体摆拍,很官方的寒暄一通然后才把媒体“请”出去。

王海周陈京早就认识,但是以前接触并不多,而通过和蒋恒云聊天,陈京也知道王海周以前是胡俊中提拔起来的干部。

想来,这可能也是蒋恒云能够走上秘书长位子的一个关键人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体制的地方就有派系,胡俊中当年在岭南留下了一帮人,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淀,其中终于有人开始崭露头角了,而王海周显然是其中的代表。

在会客厅,王海周先从茶谈起,然后就扯到了当年陈京在莞城的工作。

陈京走后,在莞城留下的人也不少,至少高明华和陈立中两人算是和陈京关系极近的人。

高明华现在已经是经贸局的老局长了,手上的权柄很重。陈立中则更了不起,马上可能要被确定会公安局长人选。

最近岭南在狠抓公检法,省委特别强调下面公检法单位一把手的个人业务能力。

陈立中这些年长期在公安一线工作,无论是刑侦工作还是其他工作,他都轻车熟路。

在莞城担任副局长期间,组织了多次治安专项行动,破了很多大案要案。公安部规定的a级案件。陈立中就领导破了三起,在岭南公检法这条战线,他俨然已经是明星人物了。

陈京留下来的人有本事,能力强,影响力大,这可能也是陈京能够受到如此高礼遇的原因。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陈京当年如果在莞城没干出成绩,没有比较高的地位,王海周和汪战能这般殷勤?

相比王海周的寒暄。陈京和他的交流明显要务实很多。

陈京这次来主要的目的。一来是让荆江的干部切身感受一些发达地区的经济特点,学习他们在招商引资,发展经济方面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另外要学习领会发达地区政府职能和内地政府职能之间的差别,发达地区国企管理和国企激励机制的一些具有先进性的东西也要学习。

另外一方面。陈京考虑想把招商引资的前沿工作放到莞城来。

莞城现在在搞产业化升级。劳动力成本在持续拉高。很多劳动密集型的企业生产成本日益的增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工厂和投资向内地转移,这是目前很多企业的大趋势。

陈京希望将莞城当成招商的前沿阵地。就是吸引一批有实力的企业能够投资内地,以此来缓解荆江面临的失业问题。

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陈京没有跟王海周打哑谜,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王海周当即就好笑,道:“陈书记啊,我见过挖墙脚的,可没见过像你这般直来直去要挖墙脚的,你这可不地道啊!”

陈京道:“王书记,你这是寒碜我。现在莞城经济在转型升级,这势必会刺激一些劳动密集形的工厂内迁。客观的说,这些工厂不是你们的菜了,我现在就想吃点残羹冷炙而已,还说什么挖墙脚?

再说了,我敢挖你王书记的墙脚?我倒是想,但是我有这个实力吗?”

王海周哈哈大笑,道:“陈书记你就谦虚吧!当初你在莞城的时候,条件还不是很艰苦?可是后来怎么样?在你的领导下,莞城不搞得很好吗?荆江也是一样,荆江的落后和困难都只是暂时的,我相信荆江在你的领导下,假以时日,定然会大放异彩!”

陈京道:“那就借你吉言了,如果有你拉兄弟一把,我离这个目标就更近一些,你说呢?”

王海周大手一挥,道:“那不算是个事儿,我现在就可以承诺你没问题。天要下雨,娘要改嫁,既然我留不住他们,他们去哪里不一样,能去荆江更好!那样我也算是间接的支持你陈书记的工作了!”

陈京大喜过望,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看来我现在就可以认为我这次是不虚此行了!至少回去不会被说三道四喽!”

……

莞城凯旋会所。

杯中的红酒殷红如血,陈京默默的品了一口酒,微微的点了点头,道:“明华,立中,你们俩是越混越有情调了,请我吃西餐?今天我这是乡巴佬进城,见识大了!”

陈立中道:“书记,您这是打我俩的脸吧!自您离开了莞城,我和明华如果自己不争气,谁给我们擦屁股?所以没办法,我们只能靠自己努力了,还好,没让您太失望!”

陈京淡淡笑笑,道:“看你们说的,我能帮你们擦什么屁股,现在你们好,工作有成绩,这就是大好事。今天我和王书记见面了,他对你们评价很高。

说句实在话,他夸你们,我脸上都觉得有光!”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对了,卫华是怎么回事?”

一提到卫华,两人都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儿,高明华道:“卫华调省能源局担任副局长,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不是清香书记帮他求情,可能还要降职使用。在这件事情上面,立中还是讲了风格的!”

陈立中哼了哼,道:“如果不是看到书记的面子上,卫华这么干,纪委下来调查,我早就把该捅的都捅出去了。他当他是谁?竟然干扰我公安局办案,我陈立中别的没有,原则性什么时候都是不会放弃的!”

陈京端起酒杯细细品了一口酒,一句话都没说。

在粤州的时候,陈京就知道卫华平调到能源局担任副局长,能源局五个副局长,他排名最后,基本算是被挂起来了。

陈京之前到荆江的时候就跟卫华联系过,对方反应很淡。

后来到了莞城陈京才获悉,陈立中和卫华之间发生了一次比较激烈的冲突。

冲突的结果陈立中大获全胜,而卫华则被查出一大堆问题,省纪委本来是要处理他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处理没有下来。

但是莞城他是待不下去了,调到省城基本进入养老程序了。

陈京想想,觉得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卫华才显得这么冷淡。

对卫华的事情,陈京只能表示遗憾,所谓道不同不相谋,不是一类人,就走不到一块儿。

哪怕是强行捏在一起,那也肯定长久不了,最终注定会分道扬镳,有些事儿强求不了的。

“咚,咚!”

陈京愣了愣,高明华起身去开门,陈京看向门口,进门的赫然是高霞。

高霞今天穿着很清爽,下身一袭简约牛仔裤,上身陪着一件百褶紧身衬衫,将其丰满的身形凸显得异常的火爆。

而衬衫外面套一件小西装,性感中体现干练。

头发稍微的烫了一下,前面的留海分在由侧,露出大半个白皙的额头,一边眼睛稍微遮住了一点,一摆头,整个面容惊鸿一现,风华和气质瞬间就扑面而来。

陈京和陈立中几乎同时起身,高霞眼睛一直盯着陈京,红唇轻启道:“陈书记,到了莞城都不打声招呼,您可不够朋友啊!”

陈京微微一笑,道:“我不打招呼,明华和立中能请我吃饭?”

高霞抿了抿嘴唇,道:“只有我是不请自来,几年不见陈书记,您官威是越来越盛了!我家小金子经常念叨陈叔叔呢,小孩子记忆最是好,不像我们成年人,对了,陈书记您这么年轻,不会就是‘老来多健忘’吧?”

陈京愣了一下,极其尴尬,而他看高明华和陈立中,两人脸色都很正常。

陈京心中不由得摇头,这两人没听懂高霞的话。

老来多健忘,下一句是“唯不忘相思”。

这个高霞,几年不见,说话谈吐更是大胆了,果然就是天生尤物。

分宾主坐下,高霞就只要了一杯咖啡。

她的一双眼睛,一直就在陈京身上逡巡,她也不看固定的一处,飘忽不定,但陈京却总能感觉得到。

饶是陈京见过不少风流阵仗,但是面对这番热情,他也只能是尴尬万分。

当然,他城府极深,哪怕是尴尬,也不会流露在脸上,在几人看来,他依旧是沉稳镇定,并没有什么异常。

而对高霞来说,她和卫华早就散了,这几年也没一个男人她能看上眼的。

她的会所生意越来越好,业务已经遍及了整个岭三角。

生意好了,钱越来越多,地位越来越多,却难掩其内心的空虚和寂寞。

她眼界高了,那些追求她的男人一个也看不上,在粤州她忽然获悉陈京率考察团到了岭南,她心神不宁,晚上甚至还做了一个十分香艳的春梦!

她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刚刚涉足情海的少女,懂得现实的残酷。

她也很清楚,像陈京这样的男人,是永远看不上自己这种女人的。

可是她心中就是按捺不住,鬼使神差就到了莞城。

然后又鬼神神差的不请自来,她看到陈京的第一眼,就全身发麻,几年未见了,陈京风采更甚往昔,举手投足之间,都让她心动,情难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