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3章 女人的私语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女人的私语

单相思可能是一种病,男人可以犯,女人也可以犯!

高霞从餐厅回家,显得无精打采,送走陈京,哥哥高明华轻轻的拍了拍的肩膀,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阿霞,心态要现实一些,有些东西是你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不要总是停留的虚幻的世界中!”

高明华说这句话,高霞便很清楚,自己的心态瞒不过哥哥,他是在好心的提醒自己。

可是……

……

浴缸里的花瓣殷红如锦,水温刚刚好。

高霞全身**的躺在浴缸中,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身子。

胸部依然丰满,坚挺而且弹力十足,腹部依然紧结,没有一丝赘肉。

浑身的皮肤还是那般白皙紧致,脸娇艳如花,眼角部位,并没有出现鱼尾纹。

高霞从来都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绝对的信心,她年轻的时候就觉得凭自己的魅力,天下间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挡得住。

时光荏苒,孩子都十岁了,属于她的那份自信,依旧存在吗?

她觉得自己着了魔,被魔鬼缠身了。

她常常做春梦,春梦中的男主角就只有一个人——陈京。

她梦到自己和陈京疯狂的做|爱,梦到陈京在自己的身上玩弄着各种羞于启齿的花哨性游戏,那样的场景就像真实的一样,如此的让人沉醉,让她不可自拔!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对一个男人痴迷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成了花痴。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浴缸里面热气缭绕。她脑海中的那一幕幕幻想的场景又再一次出现。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燥热,压抑的数年的欲望,变得如此难以遏制,心尖尖上都似乎有蚂蚁在爬,难受得很。

她不由自主的开始呻吟,手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良久,她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猛然睁眼,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眼前却什么都没有,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并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疯了,一定是疯了!”高霞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使劲的甩脑袋。

良久,她缓缓的起身。对着浴室的镜子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浴巾中擦干,眼睛死死的盯着镜子中的人,道:“他就是个魔鬼!魔鬼,魔鬼!”

她披上浴袍,拉开卫生间的门,外面客厅灯火通明。

她心猛然一惊。连忙四下张望。

“格格,霞姐说谁是魔鬼?是不是又想男人了?”一个俏生生的声音响起,从浴室的另一侧,苗丹芳款款的走了出来。

高霞瞪了她一眼,道:“你这个鬼丫头。要吓死我啊!还说我想男人,你自己不一样?我最近可听说你和那个马公子打得火热哦!”

苗丹芳皱皱眉头。道:“你都听谁说的?胡说八道嘛!”

高霞嘿嘿一笑,道:“那还要听谁说吗?全岭南人都快知道了,马公子为博美人一笑,包下了整个酒店,布下了梦幻般的夜景灯示爱,这事儿谁不知道?”

苗丹芳冷冷一笑,一屁股做到沙发上摇摇头,道:“没那个心思,最近都忙着赶制节目呢!对了,高姐,你这么想男人,你怎么不去找一个?条件又不是不好,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没那么饥渴!”

高霞双目圆瞪,道:“你说谁饥渴?你再说一遍?”

苗丹芳吃吃的笑,眼睛盯着高霞,嘴唇却抿得紧紧的。

高霞也没有跟她较真,坐在她的旁边,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良久,她道:“丹芳,你比我年轻,也比我漂亮。我送你一句忠告,女人什么都可以挥霍,但是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羽毛。要不然,将来你永远也找不到自己心仪的男人。

现在想想,我觉得自己太混蛋了,真的是太混蛋了……”

高霞仰躺在沙发上,眼睛望着天花板,眼眶中隐隐泛起了泪痕。

苗丹芳一愣,扭头看向她,道:“霞姐,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不会着魔了吧?不就是男人吗?天底下哪里没有?”

高霞用力揉了揉眼睛,竖起身来盯着苗丹芳,良久,道:“今天我看到陈京书记了……”

苗丹芳愣了愣,用手指着高霞,道:“你……你……**了?”

高霞脸倏然一红,道:“你这女人,能不能不这么粗鲁?什么叫**,你才**呢!”

苗丹芳抿嘴一笑,道:“你没**,一个人在浴室哼什么?是不是又在想春梦了?”

高霞猛然起身,一把攥在苗丹芳的衣服,把她掀翻在沙发上,人扑过去压住她道:“你再乱说,你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将手伸进苗丹芳敏感部位,搔得苗丹芳哈哈大笑:“别……别……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

高霞松开手,苗丹芳红着脸,站起身来整整衣服,道:“霞姐,不带你这样的,一说实话你就翻脸,这还是敢爱敢恨的你吗?”

高霞脸色变了变,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苗丹芳道:“霞姐,其实我觉得你过了啊。你对陈京欲望多余情感,你看你天天都梦些什么?都梦怎么跟他做|爱,我真服了你,你这是典型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想男人了!”

高霞红着脸脸道:“丹芳,你少跟我说教,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知道。倒是你,怎么忽然跑莞城来了?你不**,你跑莞城?”

苗丹芳愣了愣,脸一红,道:“霞姐,你说什么呢?你能来莞城,我就不能来莞城吗?”

高霞冷冷一笑,道:“得。得,咱姐妹俩。就是两个欲女。我是迷恋陈京,我看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你还跟我装!

你看看你那德行,分明就是一欲女,在陈京面前偏偏装出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哎哟,那样子我见犹怜,都差可以直接去演林黛玉了。你这就是勾引男人的异常举动。你还瞒得住我?”

高霞叹一口气道:“不过丹芳,这无所谓。你条件比我好,你不像我当年破罐子破摔过。陈京也不是柳下惠,你多动动脑筋,想办法把这个男人拿下来。

哪怕是当情妇,那也比你那个粉丝马公子强。

现在社会,你不指望男人对你从一而终。一辈子就只你一个女人。

陈京就算有再多女人那又怎么样?只要你觉得跟他在一起感觉好,那不就什么都得了?”

苗丹芳直愣愣的看着高霞,道:“霞姐,你忽悠我吧!我如果真有能力成为陈京的情人,那你不嫉妒得要死?”

高霞淡淡的道:“我不嫉妒,羡慕是肯定的。陈京既然注定是别人的女人。你跟他好,还免得便宜其他的狐狸精。”

苗丹芳打了一个冷颤,道:“哎呀,我一想到如果真是那种情况,我的男人天天成为别的女人性幻想的对象。还天天做梦都和他做|爱,我心中就起鸡皮疙瘩。没安全感得很!”

高霞哼了哼,道:“你少跟我装,八字还没一撇呢!你真当自己是人家的小情人了?再说了,咱们是好姐妹,你硬是觉得不爽,你干脆拉入入伙我也愿意。

咱俩同心协力,把这个男人死死拴住,除了他老婆外,让其他的女人都无法近身,这不更好吗?”

苗丹芳猛然站起身来,道:“哎呀,我受不了了,你越说越放|荡了,你还说我是欲|女,你才是典型的欲|女,我抵挡不住啊!”

高霞瘪瘪嘴,道:“我就想嘛!我就这样走火入魔了!今天白天我和他一起吃饭,简直就浑身发抖,我都觉得自己是患病了!”

苗丹芳摇摇头道:“我看你是不可救药了,现在我相信,这个世界可能真有女强奸犯。像你这样走火入魔,可能迟早要迈出那一步,你说你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却成了强奸犯,这天底下不知有多少男人要找豆腐撞死去得了!

命犯桃花,陈京书记绝对是命犯桃花了!”

高霞眉头一皱,道:“你说什么?命犯桃花?真的假的,那陈书记在楚江省,可能早就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了!你苗丹芳也跟我一样,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单相思!”

两个女人吵吵闹闹,叽叽喳喳,言辞可谓是肆无忌惮。

有时候说到特露骨的那段,一方生气,忍不住出手,两人迅速扭打到了一块儿。

两个女人一台戏,两个熟透了的女人,在一起更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能说,肆无忌惮……

良久,两人终于是闹得累了。

高霞枕着苗丹芳的两条腿闭着眼睛,似乎要沉沉的睡去。

苗丹芳轻轻的将高霞的头放在沙发上,自己站起身来。

她找到自己的小挎包,从中间拿出一个女士烟来,点一根抽上。

细细的眼圈从殷红的嘴唇中吐出来,她慢慢的踱步到窗口,眼睛看着夜晚美丽的夜景,心情难以宁静!

女人在背后说男人,就如同男人在一起说女人一样,可以口无遮拦,肆无忌惮,甚至不堪入耳。

但是真正静下心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那种淡淡的忧伤和无奈才会浮上心头。

正如高霞所说,苗丹芳忽然出现在莞城,的的确确是她想到了陈京,她就想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她的心中都能满足……

【今天南华可能吃错东西了,上吐下泻,极端痛苦,费了很大的精力才码出一章,感谢书友130128082622527万赏,感谢15678899057兄弟万赏,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