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4章 终于妥协了!

陈京虽然人在岭南,其实他是心系两边。

在莞城的视察工作,主要是由刘德才带队,但是每天刘德才和肖涵都必须向他汇报一天视察的情况。

而陈京自己则坐镇酒店,保持和荆江密切的联系。

荆江的谈判进展很慢,这都是在预料之中的。

因为陈京的要求太高,他提出黄海船厂要收购荆江船厂,需十五亿现金,而且要承担荆江船厂所有的债务和全部工人的就业。

在谈判桌上,柳新林把这个条件提出来,惹得黄海船厂方面激烈的反应,差点就要打道回府。

在这个时候,市长徐兵出面宴请谈判组全体人员,安抚他们的情绪,表示黄海船厂和荆江船厂都是共和国船舶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国内的船舶企业面临很多外来的挑战,竞争空前的激烈。

所以,黄海船厂和荆江船厂能不能谈成收购,那都需要看双方的努力,黄海有黄海的思路,荆江有荆江的理由。

徐兵表示,即使没谈成收购也没关系,因为这不会影响以后两家大型国企可能的其他合作。

无疑,荆江的一切行动,都在陈京的遥控指挥之下。

就连具体谈判的情形,每一次双方谈完十分钟之内,陈京就能够获悉详情。

依托现代发达的网络技术,陈京会适时的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和谈判组以及荆江的主要领导一起来研究谈判策略的具体调整方案。

所以。陈京从住进下榻酒店以后,基本上就是深居简出,除了偶尔会接待以前莞城的老同事和同僚以为,他基本是消失在众人视线的……

……

春夏之交,荆江的天有些阴沉。

雨还没有下下来,但是雷电和风,却开始肆掠,让人觉得很沉闷,压抑。

秋若寒脸色发白,坐在沙发上下牙齿使劲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现在的荆江和楚江。谈判桌上对方寸土不让,从谈判桌上下来,想搞公关,想私下里和领导交流。却又找不到关键人物。

荆江船厂的项目。谁能够担得起责任?

省政府汪副省长只有领导责任。荆江市这边徐兵也好,还是柳新林也好,都不像是做主的人。

秋若寒一行人。这几天私下里都拜访过这些领导,但是收效甚微,对方似乎私下里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但是谈判桌上却依旧一毛不拔。

黄海船厂方面,起初很难接受荆江提出的条件。

因为本来可以免费得到的一家船厂,这才过几个月,就要花十几个亿来收购,这换做谁来,其内心都平衡不了。

秋若寒此时终于明白,陈京又在耍花招了。

他自己故意不留在荆江,他早就料到谈判肯定会很艰难。

每每遇到困难,柳新林和徐兵之间就会出来搞搞公关,请大家吃吃饭,联络联络感情。

可是一谈到实质性问题,他们都不是做主的人,口口声声都说荆江船厂的价值评估,这都是市委请了专家严格评估过的。而市委对出售荆江船厂,也事先讨论的价格底线。

常委会讨论的结果,任何个人都不能够推翻,所以谈价格,无论是跟柳新林还是徐兵,那都不管用。

秋若寒就提出要见陈京,可是陈京率领七十多人的代表团去了岭南了,秋若寒怎么见得到?

就这样,谈判拉锯了三四天,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黄海船厂党委班子指示谈判组,可以考虑让步。

秋若寒接到这个消息,心中就有一种难言的挫败感。

黄海领导班子认为可以让步,这不等于就是向荆江缴械投降吗?

而对秋若寒来说,关于船厂收购的项目,一直都是她主导的。

在几个月前,她完全有机会免费得到荆江船厂,可是最后她自己高调的选择了放弃。现在回过头来,当黄海船厂重新提出收购荆江船厂的时候,这一下就要多花十几个亿。

等于是他秋若寒的失误,让黄海船厂多花了十几亿的冤枉钱,这对心高气傲的她来说,又岂能接受?

这种挫败感让她觉得很难受,觉得很委屈。

而这一切事情,之所以搞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秋若寒认为这都是陈京一手在策划。

陈京太奸诈,太狡猾了,荆江船厂的事情,他步步为营,各种谋算环环相扣,到现在终于诡计得逞了。

“秋主任……”谈判组秘书邱章慢慢的凑近秋若寒的身后,轻声道。

秋若寒扭头看向他,苦笑摇头道:“这一次谈判,荆江是吃定我们了。这样的谈判实在是无趣,内陆船厂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没有内陆船厂,黄海船厂永远接不到特殊的订单。

我们的底牌已经被人家掌握了,还谈什么谈?”

邱章讪讪一笑,道:“秋主任,刚刚收到消息,荆江市陈京书记今天下午两点半抵达楚城机场,陈书记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有谈判的对象了?不管怎么说,他们的条件十五亿还是太过分了,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跟他们再深入谈谈!”

秋若寒双眉一挑,道:“陈京要回来了吗?真希望他飞机给摔掉,永远也回来不了!故弄玄虚,搞阴谋诡计,处处算计我们,一切都是这个陈京搞的事儿。”

秋若寒面罩寒霜,语气极冷,良久,她叹一口气道:

“邱秘书,没得多少谈了。陈京这个时候回来,他一定是知道咱们公司高层已经绝对退让了。看到没有,人家的消息很灵通,说不定在黄海早就安插眼线了。

我们针鼻子大一点事儿都瞒不过他,还谈什么谈?

他这一次回来,我看是有恃无恐……”

“叮,叮!”

电话铃声响起,秋若寒皱皱眉头,瞅了一下来电,犹豫了很久,才按下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荆江副市长柳新林的声音:“秋主任,您在忙?”

秋若寒微微蹙眉,冷冷的道:“柳市长,有什么事情吗?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说!”

柳新林淡淡一笑,道:“是这样,我们陈书记今天下午就回来了,刚才我们已经联系过,他表示晚上想宴请黄海船厂的同志们,对黄海船厂的谈判组表示一下热烈的欢迎,您看……”

秋若寒一听陈京又来宴请这一套,她心里一股火“噌”一声就往上冒,道:“柳市长,今天晚上我有私人事情去楚城,宴会我就不参加了。我们其他的几位同事麻烦您联系一下吧!”

柳新林在电话那头愣愣说不出话来,等了很久,他道:

“秋主任,您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毕竟我们现在合作在即,这样一个时候,是值得我们庆贺的时候,您……”

秋若寒冷冷的一哼,道:“庆贺?我看是值得你们庆贺吧!我只能感到遗憾,再说了,一次宴会而已,我觉得我有决定自己是否参加宴会的自由,您说呢!”

秋若寒挂断电话,冲邱章道:“邱秘书,晚上陈京请大家吃饭。我就不留在荆江了,我马上去楚城!”

邱章愣了一下,道:“秋主任,这……这不好吧!陈京书记是荆江的一把手,他的宴请,我们从礼节来说,是不是应该考虑要参加!”

秋若寒摊摊手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你们是参加宴会,只有我不想参加。我心里不舒服,我们被人当成了冤大头,多花了十几亿的冤枉钱买人家一个经营不下去的破厂,现在他还假惺惺的搞什么宴请。

我看与其说是宴请,还不如说是羞辱!

行了,行了,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去楚城了,待会儿白主任那边你跟我说一声……”

秋若寒快步下楼,到停车厂找到自己的座驾,钻进去发动汽车,猛然踩一脚油门,汽车风驰电掣的向前冲去。

而此时在楚江机场,徐兵一行人在机场停机坪已经翘首以盼多时了。

两点二十分许,陈京所乘的班机准时降落,当飞机的扶梯放好,机舱打开。

陈京第一个从机舱里面走出来。

他满含微笑,望着停机坪上欢迎的人群,频频的点头挥手致意。

然后,他在刘德才和肖涵等人的陪同下走下扶梯,徐兵等人早就凑了过来。

陈京老远便伸出双手,和徐兵握手,和柳新林等人握手,陈京道:“很好,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很多。一个星期不到,对方就坚持不住了。我们荆江船厂终于迎来了全新的未来……”

柳新林甚为激动,他紧握着陈京的手道:“这一切都是书记您指挥得好,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都有些动摇了。如果不是您稳住,肯定不会有现在这么好的结果!”

陈京摆摆手道:“大家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这一次我们同心协力,干成了一件大事。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庆祝庆祝,和黄海的同志们一起庆祝。

今天这个日子很值得纪念,不仅对荆江船厂来说,对咱们整个荆江的发展,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陈京说完,长舒了一口气,天气并不好,甚至有些沉闷,但是陈京的心情却分外的舒畅,多日的压力,这一刻全部得到释放了……

【人在广东,水土不服,上吐下泻,难受到了极点。昨天整整在**躺了一整天。今天还是脑袋昏昏沉沉,四肢无力,难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