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5章 荆江报捷!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荆江报捷!

荆江市委对外发布消息。

荆江造船厂和黄海造船厂达成深度合作协议。

黄海造船厂将以十二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荆江船厂全部资产,同时,黄海船厂需承担荆江船厂原有的八亿多元的债务,另外荆江船厂的所有职工(包括离退休职工)的安置工作,也将由黄海船厂全部承担。

这个消息一公布,楚江反响激烈。

几乎第一时间,省内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一条新闻。

而省电视台、省日报,三楚晨报等多家报纸的记者纷纷奔赴荆江实地采访,了解整个合作的详情,希望能挖出更多合作的具体信息。

荆江市委在今年年初制定了着力解决国企问题,尤其是重要国企问题的目标,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现在荆江内燃机厂和荆江造船厂两家超大型国企问题都已经顺利的解决了。

尤其是荆江船厂问题的解决,为荆江财政还增收了十几个亿人民币,这无疑证明了荆江班子今年工作了不起的成绩。

于此同时,荆江市委还宣布,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荆江将会扩大招商引资规模。

来自岭南的企业家考察团会在近期到荆江调研,荆江借助沿海劳动密集型产业内迁的机会,可能会引进一大批民企、外企入驻荆江,荆江就业的问题会因此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接二连三的利好消息,让荆江成为了全省的焦点。在全省经济形势很不乐观的大背景下,荆江接二连三传出好消息,自然会引发众多的关注。

楚江省委。

省委常委会的最后一条议程就是商议对荆江成功出售船厂的奖励问题,这个议题由常务副省长汪鸣风提出来的。

汪鸣风发言道:“通过这一次荆江成功运作船厂和黄海船厂的合作事件,说句实在话,我感触很深。荆江班子第一是团结,上下一心,众志成城,为了这一次谈判,他们工作做得非常细。而且各自分工明晰。解决问题干净利落,我认为这给我们全省市一级的班子树立了一个模范!

同志们啊,荆江船厂的解决,最终会是这样一个圆满结果。实在是事先大家都预料不到的。

这说明了荆江的同志们很有自信。也很有谋略。策略,在谈判的过程中很果断,敢于坚持原则。以前我们老是说荆江船厂是个包袱。过度的强调了船厂的缺点,忽略了船厂本身的优势。

而这一次荆江班子对船厂的优劣认识就很客观,事实证明,荆江船厂并不是一文不值,相反,荆江船厂价值连城。

通过这一次交易,荆江财政收入可以多十几个亿,这为荆江下一步的发展,可以说是夯实了一个好的基础……”

汪鸣风侃侃而谈,向常委会介绍了整个谈判的全过程,尤其是一些细节的介绍,他不厌其烦。

无疑,这一次荆江能够成功完成船厂的出售工作,他作为这个项目省里的联系人,也感觉挺有面子的。

荆江船厂项目以前省『政府』柳军政副省长联系过,但是柳省长和荆江市委存在比较严重的分歧,最终导致徐自清省长不得不调整联系人。

在外人看来,汪鸣风算是临危受命接受了这个烫手山芋。

现在,荆江船厂成功出售,而且以惊人的价格成交,汪鸣风在其中没有功劳?

汪鸣风讲话完毕,常委会的气氛便变得有些古怪。

首先,省长徐自清的神『色』颇耐人寻味。

荆江船厂能够这么快的时间内就和黄海船厂达成合作协议,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而更出乎他意料的是,荆江通过这一次漂亮的出售,甩掉了天大的包袱的同时,还增加了十几亿的财政收入。

整个荆江的局面,势必会因为这一役而发生深刻的变化,可以想见,凭陈京的个人能力,接下来肯定会加大招商引资的规模,大力发展第三产业,荆江要走上发展的快车道了。

徐自清此时才感觉到,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压制住陈京。

不仅没有压制住,陈京现在卷土而来的气势越来越强,荆江迟早会成为全省的标杆。

徐自清没有发言,而楚城市市委书记雷鸣风却先开口道:“汪省长,关于荆江船厂的出售问题。我认为不存在什么奖励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一个船厂这么大的规模,卖十几亿很正常。

毕竟,荆江只是卖了一家厂而已,并没有实质『性』的,让人眼前一亮的成果。

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嘉奖他们?

再说了,现在荆江船厂和黄海船厂合作,我们公然嘉奖荆江市委,是不是在嘲笑黄海方面是冤大头?这对我们合作有利吗?”

雷鸣风顿了顿,接着又道:“还有,现在我们重点是强调两市协同发展,在这一方面,我认为荆江方面可以更加主动一些。我们楚城的快速干线已经开始动工了,可是他们的拆迁工作还进展缓慢。

所以,从大局观方面,我不认为荆江班子有什么值得肯定的!”

雷鸣风的发言,语气非常生硬。

他和徐自清一样,对荆江船厂能卖这个价钱,他感到非常的吃惊。

他现在是一肚子的羡慕、嫉妒、恨没办法说出口。

荆江这个『乱』摊子,失业人口那么多,国企包袱那么沉重,社会发展那么落后,体制内的派系那么复杂。

在雷鸣风的眼中,他一向不怎么看得起荆江。

从他内心深处,对省委提出的所谓两市协同发展,是有很强的抵触情绪的。

在他想来,楚城和荆江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城市,两个不同级别的城市之间,怎么协同发展?

唯有可能的就是荆江协助楚江发展,当楚江发展到够发达,够现代化的时候,荆江可以利用地域优势,近水楼台先得月,捞到一些好处。

除此以外,任何协同发展模式,雷鸣风认为都是瞎扯淡。

可是,这一次荆江成功出售了荆江船厂之后,荆江的形势竟然由一团『乱』麻,渐渐的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朗了。

荆江最棘手的国企问题解决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而在最近荆江的几次大动作中,荆江政坛以前的各种派系的影子,竟然是越来越淡了。

这进一步体现了陈京笼络人心,掌控班子超强的能力。

另外,这一次陈京率七十人的代表团赴领导学习考察,据说效果相当好。

好像不仅是学到了发达地区发展的经验和教训,反倒是为下一步荆江的大力招商引资,大大的拓宽的渠道。

岭南是陈京工作过多年的地方,可以说是陈京的半个老巢。

陈京单枪匹马到荆江就搞出了这么多事,在岭南那边他运用自己的关系,为荆江拓宽招商渠道,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通过荆江的朝气蓬勃,雷鸣风再想到自己楚城。

楚城今年形势很不好,主要还是国企问题找不到妥善的解决渠道,另外省城的派系太复杂,省委领导之间的博弈一直没有停止过,这也影响了楚城政局的稳定。

不仅如此,为了楚城城市的定位,现在也是争吵不休。

楚城究竟定位成工业城市,还是娱乐城市抑或是发展贸易,商务,娱乐还是什么其他产业,目前内部争吵不休,雷鸣风自己也拿不出好的主义来。

今年楚城唯一搞的玉山项目,现在项目还没开始,楚城就深陷内幕交易的泥潭中。

为了解决所谓的内幕交易问题,最近雷鸣风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刚刚把舆论风波平息一点。

现在回过头来一看,人家荆江马上就轻轻松松收十几个亿的财政收入了。

这让他很有危机感,同时心中更是不服气。

可惜,他的不服气,在这个时候,显得很苍白。

就在他发言之后,组织部长边琦发言,直接反对他的意见。然后副书记吕军年更是发表了极其尖锐的发言。

吕军年发言矛头直指省内国企问题,他直言省内很多市对国企问题缺乏正确的解决办法,没有主动解决问题的意识和决心,前怕狼、后怕虎,这已经成为了省内的一大痼疾。

而现在荆江为解决国企问题树了一个标杆,尤其是荆江船厂的出售,体现了荆江班子解决复杂问题,为国企努力探索前途和出路所付出的努力。

这样的行为,理应成为全省各市、各单位学习的对象,省委应该要毫不犹豫的树标杆。

吕军年发言以后,常委会各领导纷纷响应,最后,省长徐自清也不得不发言表示。应该给予荆江市委、市『政府』通报嘉奖,要号召全省各市学习荆江的先进经验,为全省国企问题的解决,找到新的路子。

常委会散会以后,雷鸣风脸『色』铁青,悻悻的离开会场。

徐自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没说,只是叹了口气。

他心中很清楚,雷鸣风的火气今天是彻底的激发出来了,凭他的『性』格,势必会在接下来整出一些动作来。

荆楚两市协同发展?

徐自清认为也许伍大鸣是太乐观了,陈京和雷鸣风这两个人,能够捏到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