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6章 跟你没完!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跟你没完!

秋若寒纤手捏着勺柄,轻轻的搅动着咖啡,有些无精打采。

美式咖啡的香味浓郁醇厚,天气有些闷热,能够找这么一个僻静的地方,静静的喝一杯咖啡,很不容易。

沈梦兰就坐在秋若寒的对面,她一直眯着眼睛看着对方,良久,她道:“秋主任,你别这么心事重重的了!你们不是收购了荆江船厂了吗?这对你们来说不是大好事吗?这说明你此行楚江,大有收获嘛!”

秋若寒微微蹙眉,抿了抿嘴唇,道:“你懂什么?我们这一次是被坑了。花了十几亿买一个破厂,嘿……”

秋若寒摇摇头,道:“不说这事了,说到这件事我心里就烦躁!一切都因为陈京,这个人太阴险狡诈,这一次黄海船厂就是被他彻彻底底的算计了一把!”

沈梦兰目光闪动,心中却暗暗好笑。

陈京狡诈,诡计多端,这还用秋若寒说?

当初沈梦兰遇到困境,正是因为得益于陈京的指点,才扭转局面,要不然,她和她的万海集团,现在还不知是什么局面呢!

一想到这些,沈梦兰不由得去琢磨秋若寒和陈京之间的关系。

她之前一直以为秋若寒和陈京关系非同一般,可能有超友谊的关系。但是经过了和秋若寒长时间接触,她又觉得不像是那么回事。

秋若寒对陈京那是真的痛恨。

而陈京对秋若寒也绝对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荆江船厂的收购谈判。双方可以说是拉开了架势,针尖对麦芒。

沈梦兰在此期间和秋若寒见了三次面,每一次见面,秋若寒情绪都非常低落,很显然,荆江给予她的压力非常大,一度让她几乎就要崩溃!

沈梦兰对陈京这个人还是基本有些了解的。

虽然她每次被陈京骂得厉害,但是陈京实际上还是帮了沈梦兰不少忙,他这个人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如果秋若寒和陈京有超友谊的关系,陈京会把秋若寒逼到这一步?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

“沈总。今天参观了你在荆江的新厂区。很不错!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经营了这么大的产业了,让人羡慕啊!”秋若寒幽幽的道,语气之中饱含落寞。她顿了顿。又道:

“不过。沈总,我还是要提醒你。荆江陈京这个人你要小心,这个人人品最差。行为做事,完全是不择手段。你现在有投资,他对你可以许一大堆承诺。

将来一旦荆江发展到了一定程度,说不定他就会拿你开刀……”

沈梦兰微微一笑,道:“秋主任,我就不明白了。陈书记为什么要对我开刀?我老老实实的做生意,遵纪守法,绝对不做违规违纪的勾当。他又怎么拿我开刀呢?

我的企业在荆江发展得越快,这对荆江的经济发展也是大大有利的,他没有理由和我过不去啊!你说是不是?”

秋若寒听得一呆,不过旋即她便道:“沈总,你别说得太武断。反正你听我的没错,凡事都留个心眼。我早不知道你要投资荆江,否则我肯定会阻拦你。

楚江这么大的地方,你哪里投资不好,偏偏投到荆江来了?”

沈梦兰吃吃一笑,道:“秋主任,刚才咱说了不聊这个话题,不知不觉,怎么又聊上了?”

“蹬,蹬!”

楼梯口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沈梦兰微微皱眉。

秘书maggie一溜小跑的跑了过来。

“什么事情?这么急急匆匆的?”沈梦兰道。

maggie瞅了一眼秋若寒,凑到沈梦兰身边道:“沈总,陈书记来了!”

沈梦兰一惊,站起身来道:“啥?什么时候来的?在哪里?”

maggie脸色变了变,道:“他们刚才在工地找你,我……我带他一行人过这里来了!”

沈梦兰抿了抿嘴唇,拎着小坤包站起身来。

而就在这时,陈京的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

在楼梯下面,沈梦兰隐隐还看到其他的陪同人员,但是好似都没敢上来。

陈京慢慢走近沈梦兰,眼睛瞟了秋若寒一眼,微微皱皱眉头,沈梦兰忙道:“陈书记,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陈京指了指椅子,示意沈梦兰坐下。

他自己也随意坐下,道:“沈总,我记得跟你说过,靠近走马圃的那一块地,暂时不要开发。当时我们有协议,你是怎么搞的?我今天过来怎么看到混凝土柱子都立起来了?

我说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开玩笑啊?那么宽的地方你不施工,你偏偏那一块小地方你先动手了,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沈梦兰被陈京劈头盖脸的质问,搞得头有些懵,她调整了一下情绪,道:“那……那个,陈书记,当初那块地不施工,不是考虑朗州开发吗?现在朗州那边已经没有开发项目了,我考虑到那里地理位置优越,我就……我就安排先从那边施工了!”

陈京脸色一黑,道:“扯淡!谁告诉你说那块地暂缓开发是考虑到朗州开发了?你这不是自作聪明吗?而且我安排柳副市长给了你补偿协议,你难道没看到吗?

你呀,自作聪明!这样吧,马上停工,回头我再让柳副市长过来跟你谈补偿的事情,这块地政府要重新征收!”

沈梦兰愣了愣,怔怔说不出话来,她犹豫了良久道:“书记,可是我们的工程都已经承包出去了,现在停工建筑公司那边合同怎么办?另外,混凝土工程都已经竣工了,这损失……”

陈京摆摆手道:“先停工,一切等停工后咱们再商量。你现在晚停工一天,损失就更多,你明白吗?”

沈梦兰抿抿嘴唇,一语不发了,关于这块土地开发的问题,她事先安排和三和区相关领导沟通过。

当时董光云跟他拍了胸脯表示没问题,称市委市政府那边如果追问,他董光云可以负全部责任。

现在她工程开工了,规划都做完了,陈京跑过来让停工,她哪里能愿意?

可是陈京发话,她又不敢公开顶撞,一时便僵在那里了!

沈梦兰沉默,秋若寒却忽然道:“沈总,我建议你对自身企业权利被侵犯的行为,要坚决维权。你的土地是通过政府购买的,合理合法,而且所有的工程手续,都一应俱全。

你现在工程规划完成了,谁让你停工就停工,那不是开玩笑吗?

所以我认为,你的工程坚决不能停工,不仅不能停工,为了让厂房尽快投入使用,你还要加快工作进度。

你放心,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某些人搞一言堂就能把你怎么样的,你怕什么?”

陈京听得一愣,不由得深深的看了秋若寒一眼。

而一旁的沈梦兰更是惊得非同小可,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怔怔说不出话来。

陈京盯着秋若寒,乐了,道:“嘿,我还真不知道秋上校怎么和沈总走得这么近了?不过我有些好奇,你是不是能够代表万海的态度?”

秋若寒脸一寒,道:“我当然能代表?我和梦兰是多年好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她受欺负。你们荆江就是欺人太甚,别人拿着大量资金过来投资,你们不仅不为投资人提供便利。

反倒因为自身政策的变化和不稳定让投资人遭受巨大损失,这样的投资环境,也难怪荆江这么多年发展,还是个穷地方!”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有些哭笑不得。

他盯着秋若寒看了很久,道:“我拜托你秋上校,你要替人强出头,也得弄清情况,掌握足够的讯息才行。你知道那块地是怎么回事吗?你可以问问沈总,如果因为这块地的事情,我们走上法庭,她是否有一分的希望胜诉!

你要跟我谈法制,那好啊!我还可以直接起诉万海集团搞非法建筑,你信不信我这个起诉,只要上法庭,我准胜诉!”

秋若寒脸一黑,道:“你……”

陈京看向沈梦兰,道:“沈总,你是不是该跟秋上校解释一下那块地的情况?”

沈梦兰在一旁早就目瞪口呆了,那块地是沈梦兰在三和购地以后,三和区为了支持万海集团,额外划的一块免费土地。

目前这块土地的具体手续还没下来,虽然三和区领导都已经签了字,但是国土那边证书没下来,真要打官司,沈梦兰哪里可能赢得了?

她一看情况不对,忙道:“书记,陈书记,您放心,我马上安排停工。”她有看向秋若寒道:“秋……秋姐,这个事是我们不占理,我们停工!马上停工!”

秋若寒呆呆说不出话来,脸“唰”一下变得通红。

终于,她实在是忍受不了待在这里窘迫的状况,她猛然站起身来,拎着手提袋,伸出手指头指着陈京道:“陈京,你不会永远都这么嚣张的!你给我记住,我秋若寒跟你没完!”

她冷哼一声,拎着手提袋一溜小跑,悻悻的离开。

沈梦兰尴尬莫名,她道:“陈……陈书记,我……秋……”

陈京脸色也不好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什么人不好结交,偏偏跟这么一个没脑子的官二代混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