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7章 美女太受伤!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美女太受伤!

夜,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酝酿了好多天的一场暴雨,终于在今天晚上下了下来。

陈京躺在**,迷迷糊糊听到手机的铃声急遽的响着,陈京伸手摸到电话,按下接听键,眯着眼睛道:“谁啊?”

“书记……”电话那头传来肖涵的声音,语气有些急促:“三和出事了,朗州的农民工闹事,把万海集团新修的厂房给砸了!”

“啥?”陈京一骨碌从**爬起来,道:“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儿?”

肖涵道:“我也刚刚才收到三和方面的汇报,董光云亲自打电话过来的,事儿应该不小,我已经给市局打电话了,市局正在调动警力过去支援。外面雨下得很大,行动有些不便,目前进一步的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

陈京皱眉道:“造成了人员伤亡没有?你马上给汤奕阳打电话,告诉他一定要控制住局面,千万不能造成人员伤亡。要尽快的把事态控制住!”

肖涵严肃的道:“是,我马上打电话去安排,目前伤亡情况还不知道,我也已经给徐市长打电话了,他正在赶往现场!”

陈京“嘿!”了一声,猛然一拳砸在床头上。

“让老何马上过来接我,你马上去三和,我们在三和汇合!”陈京果断的道。

这么大的雨,忽然爆发群体事件,这让陈京嗅到了一丝严厉的味道。

荆江刚刚解决了一件大事,船厂问题的解决。全市人民很鼓舞。市委市政府上下也极度兴奋,一连庆祝了好几天,陈京隐隐就觉得现在风气有些不对,有些个别干部在翘尾巴。

全市上下普遍弥漫着一种骄傲自满的情绪。

陈京这几天正在酝酿怎么把这股情绪给压下去呢,没想到他的办法还没想到,三和就出了这样的事儿。

他只能感叹,自己在荆江执政之路的坎坷,就没有一帆风顺过。

每每有一点小突破,立马就会捅出意想不到的事儿来,而且有很多时候。麻烦还不小。

老何来得很快。和他一起来的有副秘书长岑林。

在车上,岑林跟陈京汇报了三和群体事件的最新掌握的情况。

这一次农民工闹事,起因是因为万海集团厂房承建单位楚江永固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而今天下午。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传来小道消息。说永固工程公司的老总詹永固卷款逃到了东南亚。

这个小道消息一传到荆江,立刻引起了农民工们的激烈反应。

他们下午五点左右开始在万海新厂区聚集,晚上七点左右。万海的现场工作人员和农民工们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场面迅速失控,农民工开始打砸新厂区。

三和区公安局迅速赶到,但未能控制住形势,只是保护了万海集团几个主要领导的撤退。

目前市局汤副局长带队已经到了现场,形势正在掌控中,目前还没发现有人员死亡,但是受伤的人有几十个,其中重伤有三个。

其中万海集团一名厂长被人用岩石击中后脑勺,伤势比较严重,已经送进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听岑林的汇报,陈京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劈头就道:“三和是怎么搞的?五点就有人聚集闹事,董光云是吃干饭的?不会早早的就部署人员到现场?”

岑林沉默不敢做声,陈京心中烦躁,对司机道:“老何,车速快点,我们立刻赶到现场!”

陈京赶到现场的时候,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

武警部队已经将现场完全封锁住了,汤奕阳亲自带人驱散了闹事人群,逮捕了一帮带头闹事的头目,现场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从现场目击来看,厂房损失不是太严重,但是厂房里面倒处都有焚烧的痕迹。

有四五辆小车被掀翻,场内场外倒处都是打砸的痕迹,雨水中还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儿,异常的刺鼻。

陈京的车挺稳,秘书长肖涵撑着一把打伞过来开车门,他压低声音道:“董光云他们已经在临时会议室等您了!”

“立刻过去!”陈京一步跨出车门,伸手挡开肖涵的雨伞,快步奔向厂房区。

在一间小会议室,市长徐兵,公安局副局长汤奕阳,三和区区委书记董光云,区长陈少爱以及三和区的一众干部已经严阵以待了。

陈京进门,“唰”“唰”所有人几乎同时站起身来,动作极其整齐划一,个个脸色极其严肃。

陈京双目如电,眼神从每个人脸上滑过,最后定格在董光云的身上:“董书记,怎么回事?”

董光云脸色极其难看,道:“书记,都是我们工作失误,没料到会发生如此严重的事情。幸亏汤局长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幸,目前还没有人员死亡,但是……”

陈京一拍桌子,盯着董光云道:“扯淡!我说你董光云这么多年书记白当了。下午五点就有人聚集,你为什么不立刻组织人控制现场?还有,你控制不住现场,为什么没及时向上汇报?

伤了数十人,而且有十多人重伤,数百人的群体事件,你知不知道就这一点,你董光云承担责任的话,就要滚蛋?”

董光云脸涨得通红,头缓缓的低了下去。

陈京扫视众人,道:“立刻安排善后工作,另外,要严密的封锁消息,绝对不能够把这次群体事件的消息传出去!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安抚农民工,对闹事的人要认真甄辨。

只有切实有故意闹事嫌疑的人,才可以逮捕拘留,对那一些被蒙蔽,被鼓动的人,尽量要通过说服教育的方式来安抚,绝对不能够动作太猛,不讲方法,引起激变!”

陈京在现场做出了一系列的紧急指示之后,他立刻在肖涵的陪同下连夜赶赴市第一人民医院。

在第一人民医院,目前送进来的有三十多个受伤病人。

其中有三人伤势很严重,已经送进了抢救室,医院院长沈耀庭是个五十多岁的胖高个。

他认真的给陈京汇报了目前伤员的救治情况,然后挺起胸膛道:“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集中我们最好的医疗资源来救治这些伤员。我们刚才已经联系了省医科大附一医院的两名外科教授。

他们十分钟之内就能赶到,有他们亲自为伤员动手术,把握更大一些!”

陈京点点头道:“你们安排得很妥当,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伤员救治工作做好!尤其是重伤员救治,绝对要用心再用心!”

他顿了顿,道:“行吧,你们马上去工作,我和肖秘书长去探望一下伤员!”

第一人民医院特护病房。

沈梦兰一手捂着脚,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痛苦得脸都扭曲成了一团。

“你轻点,轻点!哪有你这样毛手毛脚的?你当我的叫是麻花吗?爱怎么扭就怎么扭?”沈梦兰怒声冲医生嚷道。

她今天心情糟糕透了。

晚上她接到新厂有人闹事的消息,她就迅速赶了过去。

没想到她刚赶到厂区,失态就失控了。

她从车上冲出来,还待要去掌控局面,没想到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周围的人群便冲了上来。

如果不是周围有几个保安见机得快,她今天说不定就在新厂区那边被踩成了肉泥。

饶是如此,她今天也够狼狈的了,一身衣服在冲突中被撕裂,浑身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

因为穿着高跟鞋,脚也扭了,高跟鞋更是踪影俱无,她赤脚从现场逃出来,可怜她细皮嫩肉的,一双脚全给磨破了皮,疼得她眼泪哗啦哗啦的流。

最后,她自然被人架上了救护车,直接就送到了医院养伤。

“哎呀,哎呦!疼死……”

医生在用心的给她包扎,医生一动,她嘴中就开始叫,可是这一次,她只叫两声,眼睛余光忽然看到门口有人。

她立刻瞅了一眼,叫声立刻戛然而止!

陈京在肖涵等人的陪同下站在病房的门口,沈梦兰直愣愣的看着她,情不自禁,眼泪就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她一肚子委屈,在见到陈京的这一瞬间,她几乎就要全部爆发出来。

可是终究,她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捏捏诺诺的道:“陈……陈书记……肖……秘书长……”

陈京微微皱眉,没有说话,肖涵却道:“沈总,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真的很遗憾,也很出乎所有人预料。您放心,对于这件事我们一定会严密调查,对相关责任人,我们会严惩不贷!

同时,我们也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沈梦兰眼眶中泪水涟涟,一语不发,只是点点头。

肖涵看向陈京,陈京神色严肃,依旧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肖涵看向正在给沈梦兰包扎的医生,道:“你手脚稍微轻一些,沈总毕竟是女同志,你动作太大了,她怎么能承受得了?”

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听肖涵这么说,她立刻停止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道:“是,我……我注意!”

肖涵稍微压了压手,语气转柔和,冲沈梦兰道:“沈总,先好好养伤,事情一定会妥善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