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48章 陈京放狠话。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陈京放狠话。

荆江爆发群体事件的消息终究还是没压住。

第二天,就有楚江媒体爆出消息,称荆江三和区某工业区爆发了千人群体事件,群体事件的起因是农民工讨薪,然后又爆出楚城永固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卷款跑路,在荆江欠下巨额工程款,荆江接二连三,因此引发很多问题。

另有消息报道,荆江三和区群体事件中,楚江万海集团的高管受重伤,万海集团因此将蒙受巨大损失。

接着关于荆江投资环境恶劣的传闻开始甚嚣尘上,楚城媒体爆出的消息称,有荆江招商局内部人士反馈,在最近两个月,至少有五个招商项目因为荆江投资环境的恶劣搁浅。

而万海集团可能因为土地纠纷和遭遇不公平待遇等问题,会考虑从荆江撤资。

这样的消息曝出来,全省震动。

省政府相关部门对外界表示,荆江的三和群体事件,省委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关于荆江投资环境的问题,省政府相关部门也会密切和荆江市委和市政府认真沟通,敦促荆江方面努力改善。

楚江省政府的这个回应,无疑是让这种猜测变得更加可信,一时关于荆江的各种问题都开始集中爆发了出来。

荆江的社会治安问题,荆江的娱乐产业乱相,黄赌毒的问题,荆江官员内部腐败问题,涉及权钱交易等问题,陆续都有传言出来。

一时本来已经风平浪静的局势,又变得风起云涌,关于荆江班子政策的各种质疑,甚嚣尘上。

省人大政协、老干部群体座谈中就有人发声,称荆江太过关注经济指标,太过追究经济改革,而忽略了社会的整顿和整肃。

整个城市形象越来越糟糕,各种社会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倒越来越多。从而极有可能导致整个社会混乱,最后一切成绩都付诸东流。

甚至有个别人公开指责陈京,称陈京在荆江搞个人崇拜,太过于讲究局面掌控,太过于强调经济干部的作用。从而忽略了公检法、统一战线、纪检监督、党群宣传等方方面面的工作。

这样造成的局面是荆江正在走大跃进之路,头重脚轻,过于追求短期利益,从而极有可能会忽略整个荆江长远的健康的发展。

荆江市委。

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在一楼主会议室召开。会场上气氛非常沉闷。

很显然,今天与会的人员,对目前荆江忽然遭受到的各种质疑,每个人都措手不及。谁也没有料到,因为一起正在调查的群体事件,会忽然引起社会如此激烈的反响。

当然,沉闷肯定只是表面的,也许这样的局面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对这一点,陈京心中非常清楚。

外面的质疑有没有道理?

陈京客观的认为很有道理。

但是问题是陈京主政荆江,总得有个着力点,他必须把工作重心放在一个点上去做。不然什么都一盘散沙,他怎么操作?

让陈京窝火的是,他好不容易搞出一点起色来,刚刚把荆江局面稳定住,竟然冒出这样的这样的幺蛾子,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透过表面看内质,陈京非常清楚外界反应之所以如此激烈。根本就是路线之争。

楚江的发展究竟该怎么搞?楚江是不是要都走荆江的路子?那些既得利益群体会不会心甘情愿的把利益释放出来?

这一系列的问题,现在都必须面对。

陈京刚来楚江的时候,他主政荆江,外面有炒作称伍大鸣书记要把荆江作为全省发展的标杆。

但那毕竟只是传言,大部分人都还不怎么相信这个事儿呢!

陈京虽然名气很大,背景很深厚,但是他年纪轻轻,单枪匹马的杀入环境如此复杂的荆江。他能够镇住荆江的局面?

很显然这其中存在一个天大的问号。

可是最近一年来,陈京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他是有能力镇住的荆江的。不仅有能力镇住荆江,而且有能力解决荆江最让人棘手的国企问题。

现在荆江发展的障碍眼见就要全部被扫除了。

一旦荆江走上发展的快车道,哪怕是给陈京一年的时间,荆江都有可能彻底的改变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当然坐不住了,在这个时候他们再不行动,岂不是束手就擒?

所以,在陈京看来,这次事件,一方面是既得利益群体对破坏规则者的反击。另一方面也是楚江有人希望荆江搞不起来,全省十个市,大家都在你追我赶,谁愿意谁冒头?

而这其中,尤其以楚城最为典型,陈京早就明白,他和雷鸣风之间,肯定会有一番非常激烈的博弈。

现在明显两边的力量联合起来在抹黑荆江,这让陈京嗅到了一丝危机。

今天的常委会,陈京并没有就目前外界的形势讨论,而是重点放在了三和群体事件上面。

陈京下令公安局严查此事,尤其是要严查楚城永固建筑工程公司的情况,必须把这个事情先灭火。

农民工该安抚的要安抚,该要补偿万海的损失,得要尽快补偿。

另外还要依托楚城永固工程公司的老总突然跑路,密切联系荆江招商的一些异常情况,陈京凭直觉,觉得这里面是一定有内容的。

不然天下之事不可能这么巧。

三和工地发生意外事故,马上就有情况这么多负面消息曝出来,一下就让将局面搞得风雨飘摇,没有预谋,没有事先精妙的安排,怎么可能?

陈京看大家情绪不高,他轻轻的哼了哼,道:

“同志们,我知道你们现在心中所想,但是有一点我今天在这里跟大家保证。那就是荆江的发展思路永远不会变,荆江面临的压力,我陈京也绝对扛得住!

楚江的人的特点就是这样,都有红眼病,咱们荆江这一年来取得了一些成绩。有人看到就开始眼红了,就想着要出幺蛾子了。

另外,荆江的发展模式中,最严峻,最核心的国企问题,我们找到了一条适合荆江的路子。但是我相信大家还记得船厂的群体事件,我们走出这条路子,让某些人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

有一帮人发惯了国难财。国企越亏损,他们的腰包就越充足。

国企亏得多,他们就赚得多,这其中存在一个十分严密而精确的利益链条。咱们在荆江破坏了这个利益链条。我们的作为让某些人紧张了,所谓兔死狐悲,我看现在完全就是这个情况。”

陈京微微顿了顿,声音猛然拔高道:“我今天召开市委常委会议,我传递我的第一点要求,那就是不要在意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也不要在意有人对咱们的工作指手画脚。

我们自己的工作该怎么做,就要坚持怎么做!

我们发展经济怎么了?发展经济就走偏路线了?关于路线之争,我们的党在三中|全会就已经确定了方向了。南巡首长当年的话言犹在耳,所以这个问题,就是打官司打到中央,我照样不怕!”

说到此处,他声音猛然变得冰冷,道:“在座的有些个别同志,估计听到我说这一席话心中会觉得意外。甚至会觉得不以为然。我陈京这个人,做事向来喜欢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在我个人问题上面,在大家同志关系方面,有人犯错误,有人出幺蛾子,我能理解,也能容忍。

但是谁要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为了所谓的派系之争,影响到荆江的大局,我丑化说在前面,我的性格想必你们都清楚。在某些关键时候,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陈京这几句话说得杀气凛然,在座的所有人。无不动容。

陈京到荆江这么长时间,他行为做事,不按章法出牌,铁腕果断,大家都见识过。

但是一直以来,陈京在常委会上面都是温和的,鲜少红脸,至于措辞如此严厉的话,他今天还是第一次说。

一时所有人面面相觑,而有的人已经色变。

陈京在岭南就有“陈阎王”的称谓,他这个阎王到了荆江以后,收敛了很多,但是随着他在荆江地位的巩固,威信的增强,他的凶名在荆江体制内却是越传越广。

而今天,陈京说出这么严厉的话,所有人都从他言辞中嗅到了极其严厉的杀机。

陈书记是急了,发火了,生气了,可能要挥泪斩马谡了。

会场一直沉默了三四分钟,整个会场寂静到了极点,几乎可以说是落针可闻。

陈京的眼神如电,在大家的脸上一遍又一遍的扫过。

最后,他端起茶来轻轻的抿了一口,站起身来,神色变得缓和,道:“好了,今天我们的会议就开到这里,一句话,外甥打灯笼,一切照旧!外面闹外面的,我们搞我们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图谋发展,这就是我们现在需要面对的工作!”

他最后扫视了众人一眼,慢慢的踱步出门。

所有人都目送他的背影远去,竟然没有一个人站起来,一直等他走出去老远,才有人敢稍稍的松一口气。

【今天更新晚了,抱歉!广州年会,昨天晚上向馅饼大神、鸿蒙树大神请教到深夜。接受大神的再教育和狠狠的批判,闹得我彻夜未眠……

批评很深刻,其实就两次官策“不爽”,两个字,折磨了我两年,苍天大地啊,南华要改变,要痛定思痛……

兄弟们,还是给点月票我吧,就当一个安慰吧,稍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