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0章 领女人回家!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领女人回家!

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帕萨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侯林呆若木鸡,他看着汽车消失的方向,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他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沈梦兰慢慢的靠近车门,很自然的拉开车门,他当时心中默念,不会真上去了吧!

让他松一口气的是,沈梦兰没有上车,而是倚着车门和车内的陈京交谈。

不过,他这口气还没完全松下来,沈梦兰却忽然一动,人消失在车门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车就发动,然后就走了!

侯林怎么也想不通,怎么陈京带走沈梦兰这么容易?

侯林最近在这个女人身上可是下足了功夫,为了讨好这个女人。

他硬是强忍着没去干以前拈花惹草的那些勾当了,身边的女人能清退的他一律清退了。

他的战略就是把全部心思都用在沈梦兰身上,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女人追到手。

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算见识到这个女人的傲气了。

人住在医院,医院的那一套设施人家全不用。

病房里面像重新搞了装修一样,连坐的凳子都是全新的红木精致而成的。

光煮咖啡的那一套设备,那么金贵,侯林想想都不容易整好。

沈梦兰的一切用度,无一不是顶尖的,奢华程度让他这个自诩为上流社会公子哥儿的人,都叹为观止!

这样一个人,陈京就淡淡一句话,她就屁颠屁颠的跟过去了?

陈京那是什么车?帕萨特!

侯林心中忽然生出怒意,怒从心中生,他甚至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刚才自始至终,陈京都没有跟他打招呼,不,陈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车中。

沈梦兰和陈京并排而坐。两人都很沉默。

沈梦兰用眼睛的余光瞟陈京,却发现陈京正仰躺在座椅上微闭双目,俨然是在小憩。

她心中不由得微微有气:“霸道男人就是这样的,说是跟自己谈事情,却又一声不吭,故弄玄虚,这是干啥啊?”

车稳稳的停在了小区门口,老何缓缓扭头。嘴唇掀动却没敢出声。

沈梦兰瘪瘪嘴,故意装作清嗓子,陈京缓缓睁开双眼,竖起身来看了看窗外。皱皱眉头道:“恩?怎么来家了?”

老何愣了愣,甚为尴尬,怔怔说不出话来。

刚才上车的时候老何问过他是不是直接去省纪委。

陈京当时说要回家拿点东西。

怎么现在……

“下车吧!”陈京自己拉开车门下去,扭头看了沈梦兰一眼,道:“你也下来吧!”

沈梦兰愣了愣,『迷』『迷』糊糊的下车。

她犹豫了一下,道:“陈书记,车不能进小区吗?”

陈京没有理她,回头冲老何摆摆手道:“你不是跟你丈母娘送东西吗?你先去吧。下午直接去省纪委接我就行!”

陈京说完话,迈步往前走,径直跑到一个路边摊,回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两个泡沫食盒,也不跟沈梦兰说话,径直就进小区。

沈梦兰抿了抿嘴唇。默默的跟了过去。

陈京家里有些凌『乱』,茶几上薄薄一层灰尘,显然他很久没回来了,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陈腐的味儿。

他进门麻利的打开窗户,到卫生间打水拿着抹布回来仔细的擦拭茶几和椅子,然后盯着沈梦兰。

沈梦兰还在门口,她低头『揉』着脚踝,眼睛和陈京对视。嘴唇使劲的抿了抿。

陈京神『色』似乎缓和了一些,指了指椅子道:“坐吧,换个拖鞋舒服一点!”

沈梦兰本来一肚子不爽,但是陈京一打破沉默,她心情不自然竟然就好了一些,默默的换上拖鞋。坐在了陈京的对面。

陈京打开食盒,里面一盒油炸土豆,还有好几串儿碎骨,另一个盒子里面全是臭豆腐。

沈梦兰皱皱眉头,下意识的将身子往后面靠了靠,陈京却似乎并没有看见她的不适。

他拿一双筷子掰开,开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他吃得很忘我,特别的香,一块土豆一块臭豆腐,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响,沈梦兰一直盯着他,心中渐渐的平静了很多。

在这一瞬间,她似乎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陈京内心最深处的东西。

荆江的市委书记不好当,陈京强势的外表之下,需要承受的是巨大的压力和无休止的付出。

堂堂的市委书记,看这架势似乎早饭都没吃,马上好像还有事要出去,竟然就到路边摊买这些垃圾食品充饥,沈梦兰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绝对难以想象。

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就是专心致志的时候,无论是专心致志,全心投入的工作的男人,还是专心致志,津津有味吃着食物的男人,那一瞬间,都像个孩子,不自然的就能激发女人的母『性』,惹她们怜惜。

沈梦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使劲的抿了抿嘴唇,眼神越来越柔和。

她环顾四周,脑子里忽然蹦出那一晚的画面,不就是在这个房子里面,自己和眼前的这个男人胡天胡地一整晚吗?

那个画面她注定了永远也忘不了,经常独处的时候就会想起,但是这一刻,她猛然想起这个画面,她的脸不由得一红。

一颗心没来由的怦怦的跳,她连忙瞅了陈京一眼,还好,陈京依旧在埋头对付食物,并没有发现她神『色』异常。

陈京吃得很快,满满的两盒食物,风卷残云,转眼就只剩下一小半了。

沈梦兰微微的笑了笑,忽然又想起那天她看到陈京和欧念菁在一起到路边摊吃烧烤的情形。

她心下冒出一个疑问:“难不成这东西就那么好吃?都是地沟油弄的,满大街灰尘糅合在了食物里面,不嫌脏吗?”

这个念头一起,她心中忽然莫名的冲动,道:“陈……陈书记,我……我能吃一串吗?”她指了指烤肉串。

陈京倏然停止手中的动作抬头,良久他点头道:“可以啊,你吃啊。我以为你不会吃这种东西呢!”

沈梦兰心中轻轻的哼了一声,有些小不满,她伸出两根手指头,捏着竹签,拿起一串烤肉。

她『舔』了『舔』嘴唇,忽然,她双眼一闭,一口咬下去。

沈梦兰吃得很慢,一小口一直在嚼着,有些辛辣,充满了孜然的气息,味道还不错?

“怎么样?还好吃吗?”

沈梦兰一惊,慌忙点头道:“还好,还好!挺好吃的!”

陈京拿起一串烤肉,指着最后的一串道:“我们最后一人一串吧!我差不多了!”

一串肉陈京三秒钟就对付了,起身拿纸巾擦嘴。

沈梦兰忙加快速度,有了吃第一串的经验,第二串她也没犹豫,硬是吃了下去。

“纸巾!”陈京递给他纸巾,她伸手接过,两人的手触了一下,沈梦兰只觉得手一暖,心倏然一跳,脸“唰”一下,又红了。

擦完嘴,她强行镇定,双手抱在一起,心中竟然微微有点紧张。

陈京忙活着收拾,就像个家庭主男一样将一桌子狼藉收拾干净扔进垃圾桶。

沈梦兰酝酿了好久,打破沉默,道:“陈书记,您工作这么忙,平常可以找个阿姨帮您打扫卫生嘛!”

陈京轻轻的笑笑,道:“平常请了人,是我忘记安排了!”

他重新坐过来,又道:“沈总,这一次万海集团的遭遇,责任在我们,我向你表示遗憾吧!荆江的投资环境,的确还有很多不足,哪怕是我们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是依旧无法做到尽善尽美。

这一次你也看到了,全省矛头都指向了我们,嘿!”

陈京轻“嘿”一声,嘴唇咧了咧,像是在自嘲,又隐隐有些无奈,眉宇之间流『露』出的是无尽的疲惫。

沈梦兰一直盯着陈京,陈京的神情变化,她尽收眼底。

她脑子忽然有些短路,陈京刚才说的什么?向自己表示歉意?

沈梦兰的记忆中,这以前从未有过,她也从未看到过陈京在某时某刻,还会有这种无奈和疲惫的神态。

陈京定格在她头脑中的印象,永远都是强势,永远都是蛮横霸道,永远都是脾气超大,动辄就训人,一言不合,就会发怒的。

可是今天,她竟然向自己道歉吗?

“陈……陈书记,这……这没什么!我……我……”

沈梦兰一直说了两个我,却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三和事发的情形,她身处危险,四周都是狂暴的人群,她的高跟鞋被踩掉,脚踩在硬硬的地面上,那种无助和惊慌失措,真就是个噩梦。

那天晚上,她伤痕累累的躺在**,整个人是那么的麻木。

身边除了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竟然没有一个人……

她有父母兄弟,她却无法找这些人倾诉,因为母亲脆弱,她害怕伤了母亲的心。而父亲严厉,她害怕被责骂。

至于哥哥和姐姐,完全是形同陌路。

她那个时候,是多么的想又一个宽阔的肩膀能让他倚一倚,有个人能够静静坐在自己身边陪陪自己,哪怕只说一句安慰的话,对她都是慰藉。

可是真的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