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2章 两面三刀!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两面三刀!

楚江省委,一号会议室常委会。

议程讨论到荆江问题,纪委书记冯仁才微微的皱眉。

他今天开会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一直就想着荆江的那事。

陈京这个人他早就知道,陈京不是一个好相与,脾气硬,个性强,很不好驾驭,这些他都听说过。

但是冯仁才从来没想过,陈京这个人如此难对付!

他不怕陈京跟他硬,也不怕陈京个性强,纪委毕竟是有特殊性的单位,在党内的地位特殊,只可能纪委和人家硬,没有可能下面敢跟纪委硬。

冯仁才还真想碰碰硬茬子,验验陈京的成色。

但他没想到,陈京脾气硬,个性强是不错,但是这个人做事却极其的老到老练。

今天冯仁才约谈陈京,对方表现明显是软硬兼施,软的少,硬的多。硬在软中,不露痕迹。

看他誓言旦旦的样子,表态果决果断,处处体现他对纪检工作的重视,对上级纪检部门的尊重和服从。

陈京的话冯仁才琢磨了一下午,硬就是挑不出毛病。而陈京在荆江的动作,更是让冯仁才想找茬子,就硬是找不到借口。

荆江配合省纪委工作表现得很积极,但是纪检组硬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捞不到了。

冯仁才现在就为难了,他想自己究竟是不是该把纪检组的人给全撤回来?

撤回来,省里很多人都盯着。冯仁才亲自部署,综合各种举报,对荆江搞的一次专项行动,却没有任何结果,这让人怎么看他冯仁才?

可是现在不撤,这么多号人一直待在荆江,究竟待多久才是个头?

如果时间待得久,能够搞出东西来,那都不怕了。

问题就是最后还是没有结果的话,那丢面子更是丢大了。还不如早撤呢!

冯仁才仔细斟酌了进退的利弊。实在是觉得进退两难,有点棘手。

“冯书记!”坐在冯仁才对面的雷鸣风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冯仁才恍然,思绪回到现实,环首四顾。却发现很多人都盯着自己。

他微微皱眉。端起茶杯不紧不慢的喝着。而这时雷鸣风又道:“冯书记,现在荆江班子内部的问题你是最清楚的,这一次你们的调查组专门针对荆江做了调查。您也发发言嘛!”

冯仁才轻轻的将茶杯放下,脸上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道:“我发言谈荆江的问题?我谈哪方面问题?”

他脸上笑容化开,心中却是很不舒服。

这次荆江的事情,就是因为和徐兵的一席谈话,让他心里很不服气。

在上次伍大鸣组织的书记会上,徐兵对纪委工作的谈话表现得很不满意。

冯仁材在楚江是富有盛名的老纪检,可是他领导纪委这两年多来,纪委查出了多少大案要案?尽只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做事情常常雷声大,雨点小。

整天在全省吹风称要狠抓纪检工作,可是实际上根本就是瞎扯淡。

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徐兵的调子拉得很高,他道:“我就不相信咱们楚江的干部就没有违规违纪的问题,我也不相信咱们楚江省就没有大老虎。往远了我就不说了,咱们的国企问题,官僚**问题,单单从省长热线就可以看出问题很严重。

现在楚江省最大的特色是什么?我认为是县一级有县一级的截访办,市一级有市一级的截访办,到了省一级,我们搞截访的人员规模三年之内提升了四五倍!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上访,要闹事?天天都是那些吃饱了没事干,整天就反党**的不法分子吗?”

冯仁才当时听到徐兵这话,脸上火辣辣的发烫。

他回来就召开内部会议,研究近期纪检工作的情况。

恰好,纪委收到了很多关于荆江方面的举报,有几份举报信冯仁才认真看过,觉得举报言之有物,很值得查一查。

于是,他亲自下令,部署了专门针对荆江的调查。

他能看得明白,徐兵没安好心,徐兵使激将法,还不过是想把自己当枪使?

不然,为什么他早不批评纪检,偏偏就在荆江多事之秋,关于荆江的举报满天飞的时候,他就开始批评纪检工作了?

但是冯仁才有冯仁才的想法。

徐兵批评纪检工作,冯仁才就针对荆江搞一个专门行动,这谁看不出背后真正用心是徐兵。

按照冯仁才的思维模式,省委班子中,个个都是厉害人物,徐兵的动作太明显,冯仁才心中敞亮,别人能看不出来?

冯仁才不是不想在纪检工作上面有所作为。

可是省委纪检是在省委的领导之下,冯仁才的工作思路受到省委主要领导的干预最大,伍大鸣强调稳定,强调经济改革和政治整肃都要硬着陆,冯人才多次有大计划,大行动,但是都难以付诸实施。

他心中憋着气呢!

这一次机会正好,徐兵不是发飙了吗?

冯仁才就将计就计,专门针对荆江搞一次专项行动,他都想好了,在荆江搞动作,最好是能够证据确凿的办个大案。

那样一来,省委对待省内纪检工作的态度就要根本转变。

因为荆江不是省委准备树标杆的地方吗?现在荆江爆发了**,紧接着又接二连三爆发了这么多问题,而且纪检方面再出问题,荆江还是什么标杆?

荆江不是标杆,那冯仁才就可以趁机在省委继续宣扬自己的意志。

说一千,道一万,这一切争议都是因为政见不一引起的。

冯仁才有冯仁才的路数,伍大鸣有伍大鸣的考虑,至于徐兵和吕军年两人,他们可能也有他们的想法。

一个班子,政见上不能统一,势必就会造成内部博弈,严重甚至还会造成纷争不断。

冯仁才不是省主要领导,但是他脑子里却有一把手意识。

在他看来,楚江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在于宗派林立,派系众多,各自利益诉求不同。

利益没有共同点,没有平衡点,大家怎么一条心?

冯仁才觉得,就应该狠抓纪检,整肃全省风气,该抓的抓,该打的打,局面以至此,不破而后立怎么行?

伍大鸣就是缺乏魄力,就是没有干事的那股子气势,冯仁才对此很是耿耿于怀……

但是,冯仁才这次行动是行动了,却碰了一个灰头灰脸。

他心中很不舒服,省里几个主要领导,他势单力薄,处于弱势,那也就罢了。

陈京是个什么?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竟然也挑战他的权威,硬是逼他把吐出来的唾沫又舔回去,他已经很不高兴了。

而雷鸣风在这个时候说话,显然时机就有些不对了。

冯仁才笑容很浓。

心中却有一股莫名的怒火,他心想徐兵把自己当枪使也就罢了,你雷鸣风是什么资历?也在中间搞事儿?你当自己是谁?

他轻轻的咳了咳,道:“关于荆江的问题,我们的确是在调查。通过调查的结果来看,整体情况是好的。有个别领导干部存在一些小问题,我已经跟陈京书记沟通过了,交给他们班子内部处理就行了!”

他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通过这次调查,我们还是查到了很多不好的苗头。比如有个别市的主要领导干部,在工作上面不思正路,尽搞挖墙脚,给人家下绊子,私底下搞暗箱操作,等等问题。

荆江现在我认识是个教训啊,为什么现在我们这么多人都在批判荆江?

我认为我们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他脸上的笑容更甚,眯眼瞅着雷鸣风已经晴转阴的脸,他暗中冷哼了一声,继续道:

“我们不能让兄弟省笑话,我们要把荆江打造成标杆,这是省委早就有念头的。这个宣传工作也做得好,兄弟省的领导也都知道。现在遇到一点困难,遭遇一点麻烦,我们就打倒一切,这是极‘左’的思想在抬头。

我们堂堂楚江省委,一个标杆都打造不起来,别人怎么看我们?”

他说话声音越来越柔和,但是每一句话却越来越犀利,几乎就是让人振聋发聩。

“我这几天专门研究过荆江,我们对荆江的方方面面的工作考评太草率。有时候我们大唱赞歌,说荆江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了不起。而今天我们又好像是一边倒的在批评荆江,说荆江怎么怎么头重脚轻。

站在纪检干部的角度来看这事,我觉得很荒谬,很滑稽……

这体现了我们的内部的情绪很不稳定,我们还没有一个稳定的,目标一致的班子……”

“笑面虎”冯人才,平常就只是笑,常委会上他从来就没有当过主角。而今天,他显然是出了一把风头!

他的话说完,整个会场寂静一片,有人微闭双目沉思,有人神色尴尬,至于雷鸣风,则双耳通红,脸色极其阴沉,一双眼睛一直都在冯仁才身上瞟!

“笑面虎”冯仁才他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这种两面三刀,表面上是兄弟,背地里捅刀子,这一阴刀子,捅得雷鸣风简直就是颜面扫地,威严尽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