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3章 准备动手!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准备动手!

再说陈京。

他从省纪委出来,脸『色』一直就很阴沉。

他倒不是因为对冯仁才有意见,而是他对荆江内部的问题很愤怒。

顺风顺水,所有的问题都会被掩盖,一旦遭遇逆境,面临挑战,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司机老何一看书记脸『色』不对,抿着嘴就不敢吭声了。

车走出纪委大院,老何就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陈京是要返回荆江还是要回家。

他放缓车速,小心翼翼的道:“书记,柳市长进省城来了,您是不是……”

陈京嘿了一声,道:“你给秘书长去个电话,让他火速联系柳新林,让他……你随便找个地方吧,我进去坐着等他!”

紫罗兰咖啡厅。

柳新林来得很匆匆,一进包房的门,他就察觉到了陈京的脸『色』很不对。

他小心翼翼的凑到陈京身边,压低声音道:“书记,您这么急找我过来,是不是我们工作上又出纰漏了?”

陈京盯着柳新林,良久,他才指了指沙发道:“先坐吧!工作的纰漏倒是存在,但我认为最大的纰漏还是你个人问题上面。我问你,你跟骆红艳是怎么回事?”

柳新林一愣,脸『色』倏然变得通红,怔怔良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几次掀动嘴唇,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陈京轻轻的哼了哼,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道:“你什么女人不能招惹?竟然招惹自己的下属?而且对方也是领导干部。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拿你的政治前途开玩笑?

现在多好的机会?荆江多好的平台,正是你可以大展才华,大有可为的时候。

你却在这个时候捅出这样的事情,甚至还惊动了省纪委的调查,你自己回去仔细想想吧……”

柳新林面红耳赤,良久,他道:“书记,是我混蛋了!我当时也是一个没把持住才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我辜负了您的期望!”

陈京眼睛盯着他,柳新林却不敢和陈京对视。目光闪烁。

陈京道:“怎么了?躲躲闪闪干什么?不敢看着我吗?”

柳新林抬起头来。嘴唇抿得很紧,神『色』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陈京淡淡的道:“行了,这个事情我只是提醒你。以后你要多长点心眼。作为高级干部。理『性』控制不住情感。再谈所谓的前途,那就真显得多余了!”

他话锋一转道:“还有一个问题我找你确认一下,关于万海集团厂房招标的事情。你干预过?”

柳新林脸『色』一变,道:“书记,当时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楚城永固这边他们请万海方面的项目负责人吃个饭,我当时碍面子不过,也去饭局了。

但是我绝对没表『露』过什么倾向,也没干预过他们的具体招标流程!”

陈京猛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发冲冠的道:“那个场合用得着你表态吗?那是什么场合?那就是一个影响正常招标秩序的场合,你难道不懂那个场合的敏感吗?

我说你柳新林好大的胆子,堂堂的一市主管市长,竟然出现在那么敏感的场合,干起了拉皮条的生意。你知不知道这影响多恶劣?

而且现在你看到了,楚城永固干的什么工程?

工程干到一半,他们结款逃跑了,欠下一屁股的债,这些都是农民工的血汗钱。

如果万海集团把这件事情向纪检部门汇报,你想过后果吗?”

陈京几乎是跳脚大骂,整个人情绪激动到了极点。

柳新林太混蛋,太王八蛋了,陈京心里的火气实在是压制不住。

在荆江的干部中,能干事,会干事的本就不多,柳新林算一个人物。陈京对他也是充分的信任,委以大任给他。

但是陈京怎么也想不到,柳新林的问题竟然出现了他自己的身上,警惕『性』太低,频繁犯错误,对自己的身份太不敏感了!

一个柳新林不算什么,但是因为柳新林破坏了整个荆江的大好局面,这是陈京绝对容忍不了的。

陈京干过这么多工作,从基层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要说在哪个位置让他投入精力最多,那绝对是在荆江。

他很珍惜在意荆江现在拥有的一切,荆江在他心中就像自己孩子一般重要。

如果谁破坏荆江的发展,他很在意。

而这一次,问题出现在柳新林身上,他更是难以容忍。

一通劈头盖脸的大骂,柳新林从咖啡厅出来,可以说是仓皇逃窜。

他情绪极度低落,走到下面的停车场的时候,迎头就碰到了匆匆从荆江赶过来的肖涵。

他忙凑过去,肖涵道:“怎么了?柳市?是不是工作又有什么新的变化了?”

柳新林尴尬的摇头,捏捏诺诺良久,道:“不是,那个……书记现在情绪不太好,那个……”

肖涵皱皱眉头,凑过头去压低声音道:“怎么?被书记骂了吗?”

柳新林尴尬的点头,道:“是呀,我自己犯了错误,嘿!”他缓缓摇头,情绪更显低落。

肖涵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往心里去,书记骂人是好事。你先去忙吧,我去看看情况……”

柳新林离开了,陈京的火气也渐渐的消了!

他忽然意识到,荆江内部的确还有很多深层次的问题没有解决好,没有解决到位。

也正因为此,荆江才有被别人攻击算计的空隙。

陈京规划的荆江发展计划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要实现荆江复兴,是一个艰苦的过程,需要长期作战。

现在的荆江虽然有了起『色』,形势转好。但是另一方面,荆江现在也像一个脆弱的孩子,还经不起风浪的折腾。

长路漫漫,放松不得,得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

一想到这里,陈京的脸『色』渐渐的愈来愈阴沉。

不管是侯氏兄弟也好,还是雷鸣风也好,陈京没想过去招惹他们。

但是现在,别人已经招惹到荆江头上来了,从汤奕阳那边传来的消息显示,最近针对荆江搞的那些幺蛾子,最终的矛头都指向雷鸣风和侯氏兄弟,还有一帮子他们纠集起来的乌合之众。

轻轻的哼了一声,陈京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

又是一整天的奔波,陈京回到家骨头都快散架了。

打开房门,陈京一下子怔住了。

房间从内到外,模样全变了。

房屋已经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在客厅以前那盆半死不活的藤缠树,现在一颗变两棵,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门口的拖鞋摆放得整整齐齐,那个有些老旧的鞋架已经被换掉了。

陈京微微蹙眉,深深的细了一口气,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清香,很好闻,让人有些『迷』醉。

『露』出一抹微笑,陈京摇摇头,换了一双拖鞋。

他将包往沙发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思绪又飞到了荆江的工作上面。

陈京现在制定了一个两步走的计划,一方面荆江高调宣布朗州开发项目,朗州开发项目对外公开招标,让金璐把朗州的土地先拿下来。

楚城玉山的项目,陈京随时可以掐断,掐断玉山的项目,朗州的项目就全面激活了。

荆江会因为这个项目财政增收数十亿。

有了这笔财政收入,陈京可以大力解决就业问题,走马圃码头的项目陈京可以立刻到国家发改委报批。

走马圃码头因为涉及到荆江船厂,以前的望天门码头将来必然要做军用,所以这个项目的审批,根本不存在多少难度。

不仅如此,荆江还可以因此获得国家一笔项目资金,走马圃码头陈京可以规划的规模是走马圃的三倍,走马圃码头建设,将成为全省最大的项目。

这么一来,不仅可以大大的解决就业问题,而且可以将荆江打造成为真正的南部交通总枢纽。

雷鸣风既然动手在前,陈京也不介意和他好好的角力一番。

玉山项目做不成,码头项目陈京不让他做,这两个关乎整个区域发展的项目楚城痛失,够雷鸣风喝一壶了。

另一方面,陈京准备在舆论上对最近的各种传言实施反制。

陈京已经搞清楚那所谓的五家撤资企业的背景,陈京可以随时对他们动手,查他们的公司资质和背景,只要揪住了他们违法违规的证据,陈京解决他们可以说轻而易举。

至于楚城永固建筑的问题,詹永固现在人躲在香港。

香港对很多人来说是避难的天堂,但是对陈京来说,他盯上的人如果躲在香港,那根本就不是问题。

陈京有能力把詹永固揪回内地,到时候不用荆江出面,楚北方面就会把詹永固的皮扒得干干净净。

侯氏兄弟不是挺能吗?这两个家伙一朝赚了两个钱,就语无伦次,满世界的嚣张跋扈。

陈京已经对他们够容忍的了,现在他们既然敢变本加厉,陈京也就没有手软的必要了!

陈京想好一切,他拿起电话翻着电话号码,最终号码定格在伍书记的名字上。

他犹豫良久,他手机重新放了下来。

有些事可能还是只做不说的好,不是陈京留心眼的问题,而且伍大鸣的位置太关键,陈京不想因为这个原因,让自己的计划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