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5章 趾高气扬!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趾高气扬!

楚城玉山。

玉山到楚城市的快速干线已经基本竣工。

雷鸣风率领一大帮市领导视察快速干线工地,在工地现场,他看着整个工程数万工人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他心情大好。

他扭头对身边的众人道:“各位,楚城市快速干线的建设,我认为是楚城从二线城市,大踏步往一线城市迈进的重要标志。快速干线的建成,将使咱们楚城有极大的扩容空间。

现在中央提出搞城镇化,我们楚城通过这一条快速干线,就可以把整个城市的城镇化脚步推进一大步,这是我们今年市委市政府最大的成绩。”

雷鸣风**飞扬,很是感叹。

他扭头看向不远处苍郁的玉山,心情更是大好。

玉山开发的项目,雷鸣风现在正在报批中央立项,玉山项目得到了省委和省政府多数领导的支持。

这将是一个大大拉动楚城经济的大项目,而玉山之下,不远处的走马圃,那一块地方将会建成整个楚江最大的货运码头。

把整个玉山项目和货运码头串在一起的就是这一条快速干线。

如果一切顺利,在年底之前,楚城将会把整个大架构确定,困扰楚城发展的资金问题,将会得到大大的缓解。

在接下来通过三五年发展,楚城的最大货运码头建成,楚城中原物流中心的地位会变得稳固。

那样一来,整个楚城的投资环境和投资价值都将成几何级数增长。楚城势必会在中原崛起的大框架下,拥有了大展才华的舞台。

雷鸣风这一次巡视新快速干线。带的人马不少。

不仅有官员,还有一众企业家。

侯氏企业集团的侯氏兄弟就在视察的团队中。

侯氏企业集团和楚城市政府现在是深度合作,楚城完善了整个玉山外围的基础工程。

现在只要侯氏集团投资,立刻就可以在玉山竖起成片别墅和户外休闲中心,现在看来,楚城市政府的工作做得很到位,提前近三个月时间就完成了整个外围工程。

雷鸣风把侯冠中叫过去,不无得意的道:“侯总啊。我们楚城效率如何?我们承诺给投资人的,就绝对为高质量的完成。这条快速干线的建城,对你们在玉山大展宏图,可谓是解决了后顾之忧了。

以后玉山的开发,主要就看你的戏了,我预祝你开发搞成功!”

侯冠中哈哈大笑,道:“书记。我们的成功其实就是楚城的成功,下一步你们把码头建成了,整个楚城的城市价值将会抬升一倍。楚城要进入高速发展期了!”

雷鸣风环顾左右,道:“候总说得对啊,今天我们来的企业家朋友不少。我相信你们看了我们楚城的新变化,对楚城的未来发展会有更坚定的信心。

我今天可以明确的告诉诸位。此时投资楚城是最黄金的机会。

你们可以用最小的投资,博取最大的利益,否则过了这个村儿,就没有这家店了!”

他伫立良久,摆摆手道:“我们都上车吧。沿着快速干线直奔玉山。中午就到玉山吃饭,我请大家泡温泉。尽享玉山的自然风光之美!”

雷鸣风坐在车后座,稍微放下一点车窗,呼吸着外面富有泥土气息和山花香味的空气,心情大好。

他身边秘书长敬国庆欲言又止。

雷鸣风扭头过来道:“国庆,什么事儿吞吞吐吐的?有事儿直接说嘛!”

敬国庆讪讪的笑笑,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份材料递给雷鸣风道:“书记,这是刚刚收到的消息!”

雷鸣风微微蹙眉,接过材料一目十行的扫了一遍,怔怔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哈哈大笑,道:“你这东西是真的是假的,他陈京得了失心疯吗?在这个时候高调启动朗州项目,公开向全社会招标?谁脑袋锈透了,去朗山那个鬼地方投资去?”

敬国庆认真的道:“书记,消息千真万确。而且今天的荆江新闻肯定会播报这条新闻。我刚才联络了几家楚城的媒体,他们都对这个消息予以证实了。”

“真的?”雷鸣风佯惊道:“真的是事实!陈京这个人,最是不知天高地厚。要我说,这家伙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他这是不甘心失败呢!我楚城搞玉山开发影响了他郎州开发。

他就偏偏要把朗州开发也搞起来,至少在气势上不输于我们嘛!

他爱咋地就咋地吧,我们是省城,在区域发展上面,我们占得了优势,取得了先机,难不成我们连人家闹点小情绪都不让吗?

那样也说不过去不是?我们要有大市的胸怀和气度,我个人也没必要跟一个宠坏的孩子一般见识不是?”

雷鸣风显得很豁达,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敬国庆本来还要想跟他汇报最近荆江的情况,针对近期荆江被抹黑的种种,荆江方面已经开始反制了。

几个在公共场合对出言抨击荆江投资环境问题的所谓企业家,目前有好几个人已经爆出了经营上的问题,他们的负面消息也渐渐的压制住了他们针对荆江的种种言论。

不仅如此,陈京在荆江搞了一个盛大的投资人见面会,全省很多企业都被邀请。

而一些被邀请的企业实地到荆江考察以后,也纷纷对各路媒体证实,关于荆江投资环境的种种传言是不真实的。

荆江党委和政府对投资人是热烈欢迎的,荆江人民是淳朴好客的,荆江的整体环境也是非常好的。

其中尤其是政治审批方面,荆江的审批流程全省最快,服务最好,这也是得益于荆江政府的多项改革,可以说通过这一系列的反制措施,荆江的整个城市形象也正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而敬国庆刚刚收到的消息还显示,万海集团已经针对荆江三和群体时间发表声名。

他们表示三和群体事件是一次偶然事件,是万海集团在招标过程中的失误导致了这次事件的发生。

目前万海集团已经将楚江永固建筑公司起诉,于此同时,万海集团表示正在和荆江市委和市政府相关领导积极协商解决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

目前农民工的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双方达成了基本共识,农民工们现在情绪稳定,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的群体事件。

短短的数天之内,荆江做了这么多工作,这种灭火的速度和高效,实在是让敬国庆作为旁观者都很震惊。

这也从侧面体现了陈京对荆江局面的掌控力。

如果对局面没有足够的掌控,陈京没有可能这么快就能够稳住阵脚而且还策划了这么一套非常有针对性,非常行之有效的反制手段。

现在,陈京又高调启动荆江朗州开发项目,这背后真就只是斗气那么简单?

汽车缓缓的减速,停下,敬国庆皱皱眉头看向窗外,道:“老史,怎么回事?堵住了吗?”

司机老史回头道:“秘书长,前面的车走不动了,好像有路障!”

“啥?路障?”敬国庆拉开车门,前面堵了四五辆车,在不远处,他果然看到有两辆车设置的红色警戒路障,敬国庆连忙快步上前。

而在此时,前面的车上的人早已经围拢了过去。

负责这次安全保障工作的是市公安局马涛副局长。

敬国庆走到面前的时候,马涛正一脸悻悻的往回走,敬国庆连忙凑过去道:“怎么回事?老马?”

马涛一看敬国庆上来了,他忙走过来摊摊手道:“秘书长,荆江军分区的,路被临时封闭了,说是搞军事演习!”

敬国庆脸色一青,道:“他们为什么封路?这是我们楚城的快速干线,他们要封路也得实现跟我们打招呼啊!走,我们上去说说!”

马涛摇头道:“秘书长,这一段已经是荆江朗州段了,离玉山只有三公里了!严格的说,现在这是荆江的工地!”

敬国庆微微皱眉,没继续和马涛说话,而是快步向前。

走到近处他才看清,敢情设置路障的是两辆军车,十几个士兵排成一线,前面是军用路障设施,几个兵都扛着八一杠的步枪,站得标杆笔直。

敬国庆神色缓和了一些,道:“同志,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军官出列向敬国庆敬礼道:“对不起,同志,我们是荆江军分区的。今天我们正在这一区域进行部队野战演戏,你们的车不能通过!”

敬国庆冷声道:“你们知不知道后面车上坐的是谁?你们搞演戏为什么不事先打招呼?难道你们想让省委领导就这样调转车头离开,放弃这一次重要的视察?”

他顿了顿,从口袋里拿出证件递给年轻军官,道:“这是我的证件,我们的目标地是玉山,你马上联系你们的上司,尽快给我们放行!”

军官接过敬国庆的证件,扫了一眼恭恭敬敬的递回去,然后敬礼道:“首长,您可能要稍等一会。我们部队的首长现在正在一线观摩演习,我们半个小时可能联系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