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7章 天大的乌龙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天大的乌龙 第三更

军用东风勇士高大威猛,这一路碾压过来,如同一只巨大的怪兽,让周围众人纷纷侧目。

然而,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他们看清了这辆越野车中的人。

荆江市市委书记陈京端着在里面,他旁边是一名大校军官陪同,两人谈笑风生,指点江山,心情大好。

似乎是有意,车窗放下了一点点,这样的角度,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陈京的模样,看不见其全身像。

雷鸣风绝对是第一个看到陈京的,因为车在他面前忽然减速,然后车窗往下。

他清楚的看到陈京扭头看向自己,嘴角露出一抹让人难以捉摸的冷笑,笑容中毫不掩饰他的嘲讽,得意,还有挑衅!

雷鸣风一瞬间明白,今天自己的整个遭遇,都是别人有意安排的。

目的就是要扫他的面子,打他的脸,这绝对是**裸的挑衅行为,陈京在用这样的行为向他雷鸣风叫板!

雷鸣风气得浑身发抖,他身居高位,一向威风惯了,只有他向别人示威,却从未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而今天,他硬是被陈京用这样的方式狠狠的羞辱了一把,以他的性格,他岂能咽下这口气。

而与此同时,其他很多人也看到了陈京,其中侯氏兄弟脸色变化最大。

尤其是侯林,他怔怔的看着车中的陈京,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不是傻子,他和陈京很早就认识。陈京行为做事的风格,陈京的性格他都了解。

很显然,今天遇到这么多事,搞得雷鸣风灰头灰脸,颜面尽失,背后一定有陈京的影子。

陈京行为做事,最是老到,平常对待政敌的手段,可谓出神入化,基本都是兵不刃血。就把人和阴了。

而今天。陈京竟然这样大张旗鼓的在雷鸣风面前露脸,这是公然的挑衅,这完全不符合他一贯做事的风格。

陈京本可以不这么做的。

因为毕竟雷鸣风是省委常委,级别比他高。陈京有手段对付雷鸣风。暗地里发力。双方以后不管胜负如何,不至于公开撕破脸。

但是陈京今天硬就这样干了,他的行为有悖常理。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陈京和雷鸣风之间的矛盾。陈京没想过暗地里解决,他摆出的架势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是要连雷鸣风的退路都断掉呢!

侯林并不傻,这些种种关窍,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他脑子想到这些,内心深处就开始发寒。

他觉得自己和哥哥可能遇到麻烦了。

陈京号称不打无把握之仗,这一次他如此高调现身,这完全预示着他胜券在握了!

……

楚城市委,雷鸣风回来就暴跳如雷。

他雷鸣风纵横楚江政坛这么多年,从来没遭遇过这么大的羞辱,也没有人敢如此羞辱他。

可是今天,他在荆江的地面上和自己玉山的脚下,硬是被一个大校军官整得没脾气,而荆江的陈京,也公然在他面前示威,完全就是没把雷鸣风放在眼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雷鸣风回来就联系省军区。

可是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省军区侯司令员听了雷鸣风一番脾气,在电话那头半晌没做声。

良久,他道:“鸣风书记,您的叙述有误差吧!玉山一直都是我们军区所有的,当年玉山是军事禁区,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的部队在玉山演戏,这是很正常的军事行为,怎么你会认为这损害了楚城的利益呢?”

他顿了顿,道:“鸣风书记,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这样吧,你现在是否我空,你来军区,我把何寿军他们也叫过来,我们几个人面对面把这事澄清一下,你看怎样?”

雷鸣风心中一惊,道:“侯司令员,您这话我就真听不懂了。玉山早在十年前就在我们楚城的管辖之下了,我们有那么大的玉山镇在那边,怎么就是军事禁区了?

再说了,整个玉山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军事设施就全部拆除了,玉山别墅都转给地方了,现在怎么成了军区的领地了?”

侯建淡淡的道:“鸣风书记,你不要这么激动。是是非非总可以搞清楚的嘛!这样吧,你去国土厅问问,看看玉山究竟是什么情况不就得了吗?我也是尊照大军区命令对玉山进行了一些行动。

再说了,咱们两人争的东西都是没意义的,我们尊重事实吧!”

雷鸣风挂断侯建的电话,一颗心遽然往下沉。

他忽然想到了某种情况,几乎一瞬间,他额头上就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慌忙叫秘书长敬国庆,两人风风火火就直奔省国土厅。

省国土厅厅长归新树和他碰了头,有些无奈的道:“雷书记,这个事情侯司令说得对,的的确确,玉山目前还是军方所有。九十年代初,军方将玉山转给了地方是不错。

但是玉山的土地问题一直没有转过来,至于玉山别墅,严格的说起来,现在还是省军区所有的。”

他轻叹一口气,道:“本来,这不是一个事儿,因为玉山转地方是既定事实,我们当时也对军区有补偿。我们给中原军区的领导也打了报告,希望把土地的归属问题重新定了一下。

为了这个事儿,我还亲自去中原军区总部跑了几趟,本来都要定下来了,但是最终……”

他摇摇头,道:“大意了,我们大意了……”

雷鸣风一听归新树这么说,他双眼几乎要喷火,道:“老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玉山开发项目搞不了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开发地段都已经规划了,还是你们国土厅出面规划的。

而且我们项目所有的审批材料都办下来了,我们的土地也通过招标方式卖给了企业。

你这个时候告诉我那块土地不归地方所有,归军方所有,你这是什么意思?”

归新树道:“雷书记,这事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找我的时候,我当时还以为玉山在省里挂着呢!要不然玉山真是楚城的土地,你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找我帮你办吗?”。

他轻轻的咳了咳,清清嗓子道:“至于你们项目的审批,这是徐省长开的口子,特意指示我特事特办。我当时给他提过,说土地的问题没有解决妥善,可是他没有听我的意见,还是让我给你们办!

现在土地出问题了,人家军区不转让地方了,我能怎么办?”

雷鸣风双手一摊,道:“他们这不是耍赖吗?这个侯建是什么意思?他在我们楚江这么多年,我们对他不起吗?值得他如此拆我们的台?”

归新树道:“你也不能说人家侯司令拆台,你也知道,黄海船厂马上要进驻荆江,船厂进驻,我们楚江的战略地位将会大大的提升。军区规模要扩大,到时候船厂方面要大量的土地,还要新修专家楼和秘密研究所。

玉山以前就是军事区,里面有很多现成的军事保密设施,他们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不愿意把玉山转给地方。

我昨天还跟中原军区的首长通过电话,大军区已经开会研究了这件事情,大军区党委定的事情,你说我一个省国土厅长能有办法改变现状?”

雷鸣风脑袋“轰!”的一声,瞬间变得混乱。

他脑子里立刻浮现陈京上午冲自己冷笑的那副样子,陈京毫不掩饰其笑容中的嘲讽、挑衅,当时雷鸣风还忍不住在内心冷笑呢!

现在想想,人家陈京恐怕早就把这一切关窍都掌握住了,原来如此!

陈京高调搞朗州开发,肯定也是因为知道玉山项目必然搁浅,他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儿?

雷鸣风心中很恼火,很不甘心。

他暗暗告诉自己,这个事儿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如果就这么算了,他雷鸣风岂不是成为了整个楚江的笑柄?他以后在楚江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他脑子里飞速的运转,想着各种解决问难的对策。

此时的他已经不怎么在意今天上午遭受到的那些所谓的羞辱了,他现在只想着玉山的那块地,他今年一直就在搞这个问题,为了玉山的项目,他已经做了很多铺垫工作了。

专门修了一条快速干线到玉山,玉山外围该移民的,该搞基础建设的,他全都搞了。

玉山的土地先前一千亩已经卖掉了,市政府钱都收了,又花掉了,这个时候玉山项目做不成,这简直不啻于要雷鸣风的命!

很快,他就想到了徐自清。

事情走到这一步,徐自清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当初玉山开发项目,徐自清是大力支持的,这也是徐自清的一大政绩之一。

玉山在做开发规划的时候,徐自清甚至还到玉山现场视察过,还接见过参与玉山项目规划的所有同志。

而为了尽快促成这个项目,徐自清批示了特事特办,下一步雷鸣风的计划是他和徐自清两人一起进京,把这个项目做成国家立项的项目,以此来争取更多的资金支持和银行贷款。

现在所有的障碍都扫除了,偏偏忽略了最基础的东西,这不是闹了天大一个乌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