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8章 开始内讧了!

楚江省政府。

徐自清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自己用手轻柔着太阳穴的位置,情绪有些低落。

雷鸣风那边传过来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了,他虽然竭尽全力的去中原军区沟通,但是最后都无功而返。

中原军区首长认为,黄海船厂入驻楚江,将从根本上改变楚江的军事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属于部队的资产绝对没有可能转让地方。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当年大裁军的时候,楚江军区编制大量的被裁撤,位于玉山的兵工设施全部拆除。

但是现在,因为国防的需要,楚江又需要肩负起为国防海军提供秘密研发基地和实验基地的新任务,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托原玉山是军事基地的优势,利用玉山搞船厂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是最好的选择。

中原军区的首长明确告诉徐自清,关于玉山的项目已经报军委批准了,玉山转地方已经没有可能。

徐自清现在只能说服雷鸣风放弃这个计划,接受这个现实。

就在刚才,雷鸣风在这里发了一通大脾气。

想想也是,为了玉山项目,楚城从去年就开始谋划,规划了直通玉山的城市快速干线,规划了走马圃码头项目,玉山外围也进行了大面积拆迁,为此楚城可以说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现在这样一来,这些所有的基础建设工程都发挥不了作用了,他雷鸣风忙活了半天。全都给他人做嫁衣裳。

荆江的朗州项目高调启动,朗州那边已经打通了和快速干线连接的高速,从朗州到楚城正中心,现在仅仅只有半小时车程。

无疑,能够有如此便利的条件,这都得益于楚城城市快速干线的建城。

徐自清能体会雷鸣风此时的心情,雷鸣风和陈京之间的关系,一直就搞得很僵。

雷鸣风处处都是高人一等的派头,没把荆江放在眼里,没把陈京放在眼里。

现在被陈京反攻倒算。玩了这么一手。可以想象,不用多久他就可能会成为全楚江的笑柄。

但是雷鸣风再不爽,再委屈,徐自清也不能容忍他在省政府冲自己发火。

所以。徐自清刚才狠狠的训斥了雷鸣风一通。

作为一省之长。徐自清有自己的威严。雷鸣风最近真有些被宠坏了,竟然敢在自己的办公室,冲自己大呼小叫。他还不够这个资格。

骂跑雷鸣风,徐自清心里并没有好受一些。

用雷鸣风牵制陈京,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策略。

从雷鸣风的诸多表现来看,好像这个计划进展很成功。

但是现在看来,荆江今年搞的成绩远远超过了楚城。首先内燃机厂和二汽重卡合作,算是找到了新的发展契机,然后荆江船厂成功出售。

现在朗州开发又高调启动,玉山项目被打压了,朗州开发必火。

综合这些种种,荆江的发展似乎已经变得不可抵挡了。

而这一次,陈京也用玉山的项目,狠狠的压了雷鸣风一头,这个反攻倒算实在是太漂亮了。

雷鸣风不得不咽下这个苦果。

……

玉山开发搁浅的新闻传播得很快。

只用一天的时间,整个楚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玉山一直是军方所有,从来就没有转到地方,而楚城市委和市政府却没有把握到这个内情,竟然大张旗鼓的启动所谓的玉山项目。

为了这个项目的土地出售,甚至还闹出了大新闻,最终,玉山的千亩土地被卖了出去,现在项目搁浅,一大摊子事儿等着楚城去收拾,外界甚至议论,楚城市政府可能会因此信誉扫地。

连续两三天时间,楚城市委和市政府密集召开会议商讨对策,整个楚城的政治气氛,变得极其凝重。

无疑,楚城正遭受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于此同时,获知消息的侯氏兄弟也早就没有了先前的气焰,侯冠中给市政府电话都打烂了,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办法。

侯氏兄弟这几年在楚北搞房地产,积攒下来的资本算不上有多么丰厚。

撑死也就几个亿而已。

这一次为了玉山项目,两人现金就拿出了四个亿,两人的计划是拿到了地以后,在将土地抵押到银行贷款十几亿出来搞开发。

那样一来,整个公司的流动资金必然就活了。

可是现在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四个多亿扔出去,成了肉包子打狗,地的事儿反而黄了,这怎么能让他们不心急如焚。

在侯氏兄弟集团总部,两兄弟惶惶不可终日。

侯林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了,他道:“哥,这事我看我们得换思路。这个项目看来百分之一百做不了了,现在我们不能再逼楚城方面给我们土地。

我们应该想办法把资金要回来,手上有钱,我们先稳住局面,找项目的事儿将来不有的是机会吗?”

侯冠中一听侯林说得有道理,尽管他不甘心,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钱拿到。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将电话打给楚城市政府,对方却回应称财政没钱。

近期政府投资过多,侯冠中交的土地预付金已经投入到快速干线的建设上去了,目前市政府和市财政没可能拿出四亿的现金返还给侯氏兄弟。

侯冠中一听这个反馈,肺都气炸了,他整个人理智尽失,冲着电话就破口大骂。

可是人家不听他骂,哐当一声电话就给他挂断了。

“耍流氓,彻头彻尾就是在耍流氓!”侯冠中喃喃自语的道。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情绪变得极其低落。

而就在这时,集团秘书敲门进来,还没等秘书说话,侯冠中从沙发上跳起来吼道:

“滚,滚,给我滚出去!”

小秘书脸色一变,吓得连忙往后躲,一份报纸就扔在了门口,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侯林倒冷静一些,他凑过去将报纸捡起来。

他翻了几下,看到了一则关于侯氏集团资金链断裂,可能涉嫌骗取银行贷款和建材工程资金的新闻,他脑袋“轰!”一声,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哥……哥……”

他脸色苍白凑到侯冠中身边,将报纸小心翼翼的递过去。

侯冠中眉头一皱,将报纸拿在手中,他一目十行的将新闻扫了一遍,神色变得木然。

良久,他恍然惊醒,看向侯林道:“侯林,我们账上还有多少钱?”

侯林结结巴巴的道:“我刚才问过财务了,账上只有几百万了!如果负面消息散布出去,供应商全部找我们要钱,我们真的就完蛋了!”

他顿了顿,道:“而且詹永固那边估计不可靠,他人还在香港,我担心……”

侯冠中挥手道:“马上联系詹永固,让他立刻去澳洲,立刻、马上,要不然我们都要完蛋!”

“钱!钱!”侯冠中额头上终于沁出了冷汗。

他能够想象得到,因为玉山项目搁浅,他的钱一旦回收不了,负面消息又铺天盖地而来,他将会面对怎么样的局面。

他目前在楚江就是一个空壳公司,可是用这个空壳他已经欠下了上亿元的债务。

他在楚北那边的资产也处理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有几个楼盘正在销售。

一旦他资金链断裂,楚北那边银行肯定会彻底冻结他的楼盘,他渴望用楚北的资金回笼来弥补现金流量不足的计划全都会打破。

而且,银行肯定会终止对侯氏集团的所有贷款项目,到时候供应商上门讨债,股东上门要退股,他和侯林就只剩下破产一条路了……

侯氏兄弟破产,必然牵连到老爷子侯杰。

老爷子如果因为这一系列问题,晚节不保,被中央处理了,他们以后哪里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经营企业,有时候就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个地方出问题,就可能引发多米诺效应,一发不可收拾。

而这一次侯氏企业出的问题还不小,四亿的资金砸进去一个多月了,一毛钱的受益都没有,巴掌大一块土地都没看到。

现在,土地是彻彻底底没希望了,资金反而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侯氏兄弟集团怎么能支撑得了?

就在侯冠中兄弟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电话忽然响起了。

侯冠中一看来电,忙抓起电话:“是雷书记吗?雷叔,我是冠中,您一定要把资金问题给我解决啊!一定要解决啊!要不然我就完蛋了,雷叔……”

侯冠中语无伦次,刚才的嚣张气焰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恭敬。

可是电话那头的雷鸣风却好似没听到一般,冷哼一声,道:

“侯冠中,我警告你,你给我收敛点,老实点。你要记住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在电话里面冲市政府领导骂脏话,我告诉你,如果我不是看你老子的面子,我分分钟就可以把你赶出楚城!”

侯冠中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半晌,他道:“雷叔,你不能这样啊。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如果土地出问题,我们必然要资金……”

“谁跟你说好了?你以为只你被动吗?我跟你讲,我现在很不开心,很恼火,你少拿你那点屁事来烦我……”雷鸣风冷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