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59章 走投无路!

楚城的夏天烈日炎炎。

沈梦兰一袭短裙,上身配着一件淡黄色的职业小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成熟而高贵。

最近一段时间她心情很好,有了情郎的滋润,她浑身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万海集团上上下下都能感觉到董事长的变化,以前冷傲、冷漠的董事长不见了,现在的沈董热情、和蔼、大方,更加具有女人气质,也更加具有领导风范。

在沈梦兰的办公室,她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人儿。

这个以前在自己面前花言巧语,牛皮吹得震天响的侯公子,今天气质太挫了。

六月这么热的天,他却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猥琐,这还是那个自诩风流,自诩气质高人一筹的公子哥儿吗?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有几个钱了就得瑟,稍微遇到挫折立马就原形毕露,搞成了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

如果沈梦兰不是这几天心情好,肠子顺,她才没功夫搭理这小子呢!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去招惹陈京,那不摆明就是寿星公上吊,嫌自己命长吗?

不过看到侯林这么个挫样,沈梦兰还是挺高兴的,招惹陈京就应该这下场,要不然怎么能显示他沈梦兰看男人的眼光?

侯林此时并不知道沈梦兰心中所想,他如果知道的话,估计该找块豆腐撞死去。

今天他来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希望侯氏集团在危难的时候。沈梦兰能够略施援手。

甚至他提出只要沈梦兰答应出资,他和侯冠中可以转让侯氏集团一定的股份给沈梦兰。

现在对他和侯冠中来说,就是现金流遭遇了危机,只要有现金流,他们就有信心度过这次难关。

对侯林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艰难的。

因为走投无路,找一个女人要钱支援,这会让男人很没面子。

更何况他此前在沈梦兰面前吹了很多牛,说自己侯氏集团资产上百亿,投资遍及整个中原地区。现在被楚城收了四个亿过去。公司竟然就玩不转了,这不摆明就说自己此前一直都在吹牛吗?

可是现在侯林除了这样外,还有什么对策?

来之前,侯冠中一通破口大骂。老羞成怒的他要和楚城市政府打官司。要和雷鸣风彻底的撕破脸。

侯林当时就阻拦了侯冠中的行为。

现在侯氏兄弟已经把荆江得罪狠了。和陈京交恶已经成了事实。

如果现在再和雷鸣风交恶,以后他们在楚江还有什么立锥之地?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侯林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此前不听侯冠中的,把事情做那么绝,现在荆江搞朗州开发,对侯氏集团不又算是新的机会吗?

可惜,这天下没有后悔药吃,和陈京交恶的后果,是现在面临侯氏集团创立以来最大的难局。

沈梦兰面带微笑,不紧不慢的喝着咖啡,背仰躺在椅子上,动作很优雅。

她淡淡的道:“侯林,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的主业是机械工业,我怎么可能去投资房地产?我万海集团的目标是要打造国内一流的重工企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数万职工日夜奋斗。

在这个时候,作为董事长,我怎么可能转变公司经营策略,转而投资其他的项目?”

她顿了顿,道:“侯林,你自己经营过企业,你也知道企业经营不容易,我们需要的现金流很大。这个时候正式我们对外扩张的时候,我自己还欠着银行几十个亿的债务,我还有钱支援你们?

所以啊,这件事情抱歉了,我爱莫能助!”

侯林愣了愣,有些失望,但是旋即他又道:“沈总,我们不需要你太多的支援,只需要几千万就行了。我们可以给你高额的回报,你的资产这么多,你私人借我们都行!”

“格格!”沈梦兰忽然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天下最可笑的笑话一般,良久,她笑容收敛道:

“候总,不是我信不过你,但是问题是你怎么搞成这样了?你们玉山的项目不是进展顺利吗?上次你还说银行马上要审批几十个亿给你们呢,怎么现在几千万都没有了?”

侯林脸一红,尴尬的笑笑,道:“就是玉山的项目出了问题,楚城太不负责任了。土地根本就不是他们所有,他们就给卖了,你说他这不是逼着我们上绝路吗?”

沈梦兰一本正经的道:“玉山没了,你们可以转战朗州啊,荆江朗州项目好像已经启动了!”

侯林愣了愣,终于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道:“沈总,这些事儿就不提了吧!您究竟帮不帮,就一句话!”

沈梦兰淡淡的笑笑,道:“侯总,我刚刚收到消息,说你们侯氏集团存在严重问题,可能牵扯到永固建筑的问题。詹永固已经被香港方面抓获了,马上就会引渡回来。

你说在永固身上我吃了那么大的亏,永固背后又是你们侯氏集团,我怎么信任你们?”

“你说什么?詹永固被抓了?”侯林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额头上就还是冒汗了。

詹永固被抓,牵扯到的问题可就大了。

当初詹永固就是和侯氏兄弟合作,在楚城骗取建材然后将工程竣工,侯氏兄弟又把房子卖了,建材商找詹永固又找不到人,找侯氏兄弟又找不上。

他们就是合作玩这种游戏,最终才让侯氏集团的资金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

这一次詹永固转战楚城,本来又要搞这一套的。

可是楚北那边压力实在太大,没办法,他只能捐款逃跑,而侯氏兄弟因为他的逃跑,倒是获利了上亿元。

现在詹永固没逃掉,这再回来怎么说得清楚?

万一詹永固回来乱咬一通,他侯冠中和侯林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垂头丧气从沈梦兰公司出来,侯林别提多狼狈。

所谓墙倒众人推,这年头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侯氏兄弟集团现在面临这样的危机,谁来相救?

一时侯林越想情绪越低落,简直就是心如死灰。

“嘀!嘀!嘀!”

手机短信的声音。

侯林抽出手机,打开短信,短信内容很短,上面就聊聊几个字:“得罪陈京,你活该!”

再一看信息来源,上面清晰显示:“边硕林!”

他立刻想到边硕林曾经劝过自己,让自己不要有了几个钱就忘乎所以,得瑟也要看看人,在陈京面前得瑟,侯林够格吗?

侯林当时很受触动,他对陈京也是内心胆怯的。

可是坏就坏在心高气傲的侯冠中身上,侯冠中一直对陈京不服气。

以前他不服气也就罢了,可现在陈京是市委书记了,伍大鸣下面的第一红人,侯冠中要挑战他的权威,出现这样的结果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侯林心中明白,都怪这几年走得太顺了,在楚北仗着有老头子撑腰,侯氏兄弟四面出击,大肆敛财,手上了有了钱,有了关系,自我膨胀得太厉害了。

现在还能回头吗?

……

玉山。

玉山温泉别墅贵宾温泉池。

小浴室里面就两个人,陈京和伍大鸣。

无疑,这两人是外界认为目前楚江最亲密的政治伙伴,也是最相互信任的一对上下级。

但是实际上,陈京到楚江以后鲜少和伍大鸣见面。

一方面两人工作都忙,陈京需要处理荆江的一大摊子事儿,而伍大鸣则要处理楚江的事情。

相比陈京来说,伍大鸣这个省委书记当得更加艰难。

楚江的局面就不用说了,一盘散沙,派系林立。

更重要的是伍大鸣的资历相对较浅,中央用伍大鸣担任楚江省书记是个大胆的举动,伍大鸣面对这份工作,也的确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履新以来,楚江全省八十多个县,他几乎全都走了一遍。

伍大鸣执政的特点就是务实,特别重视基层,也特别重视基础。

另外一点,伍大鸣执政的犀利的风格,随着他职位的攀升,也在悄然的改变。

楚江一个省是数千万人口,比得上人家国外好几个国家了。

这么广阔的地方,伍大鸣采用的策略很保守,他刻意的避免冒险的动作,一步步走得非常扎实。

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插曲,伍大鸣上任用人不顺就是重要的挫折,如果是一般人,接连遭遇几次失败,估计早就崩溃了。

也就只有他才有毅力一直坚持到现在,现在通过几年的夯实基础,楚江的局面也终于开始拨云见识,渐渐明朗了。

虽然,伍大鸣不能说是完全掌控的局面。

但是现在吕军年基本被他驯服,徐自清在和他的多次角力中处于下风,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远。

伍大鸣的施政理念在全省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贯彻,他的影响力和威信与日预增,尤其是今年以来,省委内部虽然依旧不稳定,纷争不断。

但是伍大鸣明显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全省的党群工作,宣传工作,干部的选拔任用,反腐倡廉等等一系列的工作,今年楚江都有比以往更加积极的行动。

经历了几年的沉淀,楚江的春天终于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