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3章 一朝掌权……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一朝掌权……

匆匆送走陈书记一行人,张乐体力有些透支。

一天担忧,上午还爬山,然后又一直陪同陈京视察朗州县一中。

几乎每走一步,他都战战兢兢,生怕一个地方疏忽了,惹得陈书记不高兴,后果都会很严重。

在此之前,县金书记跟他聊过,告诉他陈书记是楚江著名才子,骨子里面有很深厚的文人情结,对教育也非常的重视。

朗州这些年经济发展不行,朗州对外的名气,几乎就依靠朗州一中支撑着。

荆江人提到朗州,首先想到的就是朗州一中,而朗州一中的办学,张乐是居功至伟的。

张乐接待的领导很多,省教育厅,甚至是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他都接待过,但是从来没有一个领导让他如此紧张。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

陈京对朗州一中的办学很满意。

而且在和校党委班子谈话的时候,他明确表示,现在外面有很多人质疑朗州一中的办学模式和办学风格。

陈京认为,这种质疑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国家教育的游戏规则,是国家统一制定的。

现在的教育就是以应试教育为主的,既然大背景是应试教育,下面的人又凭什么质疑朗州一中的办学风格?

他要求朗州学校领导要正确的对待外面的批评,在提高学生学习成绩的同时,要综合考虑学生的全面发展。现在的学生体质弱。情商低,见识浅,这一些都是应试教育的弊端。

朗州一中要打造全国有名的中学,就不仅要打造教学成绩上的优秀的学校,而且还要培养学生全面发展,要让朗州一中的校友录上,多很多沉甸甸的名字。

而面对一些吹『毛』求疵的批评,校领导应该要顶住,陈京表示,现在社会红眼病很多。有些同志看不得别人好。

看见别人取得了成绩。心中就不舒服,就想通过各种手段对其进行攻击,就想抹黑别人,以达到自己内心的平衡。

对待这样的心态。朗州一中要坚持自己的发展模式不动摇。要以坚定的信念。把学校办得越来越好。

最后,陈京还参观了学生食堂,并且和学生们一起用晚餐。

陈书记的整个视察。非常的简洁高效,基本没有花架子,这让张乐很感叹。

难怪陈书记到荆江才一年多的时间,荆江的方方面面的工作就已经走上了正轨,的的确确,陈京是个有能力的干部。

张乐送走陈京,准备从学校返回家中。

可是他注定休息不了。

关于他工作调动的消息,已经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朗州社会各界传开了。

他出一中校门,准备回到老婆任教的小学,这一路上电话就没停过。

朗州教育界的人,公检法战线的,党群宣传干线的,下面乡镇的,还有企业家、朋友、家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

这些电话中不乏有之前相处不怎么好的领导,更有一些平常和他保持距离,背后『乱』嚼舌根子的下属。

他自己都不知道去市教育局担任什么岗位,别人却已经知道他将被任命为市教育局常务副局长,主管教育局日常工作。

县里的电话他接二连三不断,市里的电话很快就到了。

市教育局权利可想而知,全市的小学、中学、中专大学以及高职,都在市教育局的管辖之下。

市教育局常务副局长绝对是实权派,主管各项教育资源的分配,主管全市教育系统干部的提拔任免和调动,仅此几项,就可以看出张乐将要出任职位的权柄之盛。

更何况,外面竟然有传言,说张乐去教育局是市委陈书记亲自点将。

张乐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这些小道消息能传这么快。

稍有官场经验的人都知道,陈书记是什么身份的人?人家堂堂市委书记,主管一市的发展大计,一天有多少大事要处理?

别说是教育局一个副局长,教育局局长的任命恐怕他也不会亲自点将吧。

市里分管人事工作的有副书记,下面还有组织部、人事局,陈书记会指名道姓,指定某某去担任教育局常务副局长?

他张乐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可是明明是个很荒诞的传言,却硬是有人就相信。

而且张乐接到的电话中,其中不乏有体制内的要员,这些人竟然也信以为真。

他不由得感叹,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人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而陈京今天登山后,无意的一句话,极有可能因此改变张乐的整个政治生命。

幸福来得太快了一些,张乐现在有些无所适从,他从政二十年,从下面一直熬到副县长也算见过世面。

但是这一次履新带给他的冲击力,依旧是他之前做梦都无法想到的。

终于,他不堪『骚』扰,一咬牙把手机关机了。

世界终于清静了,可他回到家中,家里早就是一屋子人了。

县里的一帮同僚,县府办的负责人周刚,还有教育局的一二把手都在,他老婆正忙里忙外的招呼客人呢!

张乐一进门,自然成了主角,大家纷纷上前祝贺。

周刚也是个怪话最多的人,在『政府』内部和张乐相处并不融洽。

周刚的小舅子在县六中任副校长,作风存在问题,和学校的好几个女老师搞在一起,风评很差,当时教育局的领导很头疼,却有不敢拿主意。

最后张乐决断,将这家伙给免职发配到初中任教去了。

对这事周刚记仇很厉害,在县『政府』内部的工作协调上面。他常常暗地里捅刀子,耍阴谋诡计,搞得张乐防不胜防。

可是今天,第一个站起来冲张乐祝贺的就是他,他道:“张县长,真是大喜了。我就知道您是大才,朗州留不住你,迟早你是要离开朗州一飞冲天的,现在果然如此吧!

今天金书记都出面留你留不住啊,谁让您是市委陈书记亲自点将的呢?”

他指了指桌上的洋酒和几条中华烟。道:“这是一点小意思。我来之前郑县长专门给我通了电话,他人在市里,今天不能回来,特意叮嘱我让我替他祝贺你。

而且给我布置了任务。那就是一定不能让你那么快去履新。

他回来以后。还要热热闹闹的搞个欢送会。欢送你上任,也算是代表咱们朗州人民的一片心意!”

张乐哈哈一笑,道:“老周。你太客气了,咱们是多年的同事,搞这么客气干什么?我是朗州的干部,今天我是,将来也不会变。说起来,我最多也就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我的心永远都在朗州!”

教育局长孙克站起身来道:“老领导,您这个表态让我们很受鼓舞啊。您是朗州教育的大功臣,您离开了朗州对咱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但是您这么一说,我们又觉得您还是在我身边工作,心里踏实多了!”

张乐道:“孙局啊,你少跟我脸上贴金了。朗州的教育可不是我张乐一个人能搞起来的,你老孙也功不可没。今天金书记还跟我谈,说要在教育界提拔一个副县长呢!

当时我就推荐你,你老孙还比我大一点,再不进步,过了年龄可就没机会了!

这一次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要好好把握,千万别错过了!”

孙克脸『色』一变,立刻受宠若惊的道:“谢谢老领导信任,如果能接替您的工作,我一定好好干,争取不堕你的威名!”

张乐压压手道:“都坐吧,家里有点窄,大家挤一挤!”

张乐坐下来,眼睛扫过客厅一屋子人,这些人员极其复杂。

有像周刚这种平常和自己不对付的,也有下面调皮捣蛋,不听招呼的,更有像孙克这样,自己长期培养起来的心腹干将。

不管怎样,朗州的这片江湖自己要说拜拜了。

他心中涌现出莫名的留恋之情,在这个地方他工作了二十年,一步步打拼走到现在的位置,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在朗州。

现在自己却要完成一个大飞跃,一步跨进市里。

这对自己是个不小的挑战,他暗暗告诫自己,朗州的这般人马可千万不能丢了,自己朗州的人脉多,熟人多,这是一个优势,利用这个优势,也许可以帮助自己尽快的到市里立足。

虽然今天对张乐来说,他获得了从天而降的机会,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

但是真正坐下来,他立刻就变得冷静了。

官场沉浮这么多年,他深知为官之道的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他的心中已经在谋划整个荆江这片大江湖了。

他老婆是小学教师,平常低调,也没多少主见。

平常家里来的客人不多,她基本能应付,可是今天客厅坐满了人,她就有些心慌。

她悄悄的凑近张乐的身边道:“老张,客人这么多,吃饭的事儿……”

张乐摆摆手道:“去外面吃吧,你去乡里人家订两桌,我们请客!”

周刚笑『吟』『吟』的站起身来道:“张县长,您这是什么话?晚餐我早就安排好了,在金富贵,一二三号包房全定了。今天我们大家是祝贺宴,『政府』办拿钱,郑县长都已经批了!”

张乐愣了愣,良久他点头道:“那行吧,我就却之不恭了!”

周刚这个人真是八面玲珑,『政府』接待工作都是他一手掌控的,吃顿饭还用县长批?亏他能把这事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让大家彼此都不觉得尴尬,是个人物啊,就是太势利了一些……

【兄弟们,三更完毕了!后面的追兵很急,我不发单章,避免影响大家看书。但是月票千万别忘记了,现在正是考验耐力的时候,放松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