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4章 胜利宣言?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胜利宣言? !(四(23 07)

楚江省委,今天省委召开荆楚协同发展协调会,会议气氛颇显得古怪。

在会议开始之前,陈京给会议带来一个好消息。

荆江的朗州开发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欧朗集团以十八亿元的价格购买了朗州玉山段七千多亩土地,在接下来三五年时间,欧朗集团会再投资五十亿元用于朗州开发。

朗州开发项目将定位成房地产、旅游休闲、娱乐等方面,朗州开发的目标是将朗州打造成为荆楚两市美丽的后花园。

马上全省半年工作总结会议就要召开,这一次荆江方面上报的gdp的增长速度是15%,招商引资额度超过一百亿元,单单上半年,荆江解决就业人口就达到了八万多。

陈京在提交这份报告给省委的时候,豪气万丈的表态,从明年开始,荆江将彻底解决就业问题。

不仅如此,荆江将成为一个劳动力输入的大市,未来三年之内,荆江将完全进入发展的快车道,荆江的复兴战略,有望在五年内实现预定的目标。

通过陈京提交的数据,全省经济发展增速,招商引资总额度,荆江已经从后面的位置跃居第一位。目前荆江的财政收入也大幅提高,位于了全省第三位,也冲进了三甲。

不仅是省委领导,省里各厅局的一把手都不由得感叹,今年楚江省发展的主旋律就是荆江发展,今年是名副其实的荆江年。

相比陈京的春风得意。雷鸣风今天要低调很多。

现在全省人民都取笑他,说他胸怀大局,为荆楚协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雷鸣风认真做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努力建设楚城快速干线。

现在快速干线建设完全竣工了,玉山的项目却黄了,反倒间接推动了荆江朗州项目的开启,他这样的做法不是高风亮节,以荆楚协同发展的大局为重吗?

还有,今年楚城加大招商引资的规模。从全国各地请了大批企业家到楚城实地考察。

有意思的是。很多企业最终没有选择在楚城投资,反倒是对荆江投资的热情很高。

荆江现在新的工业园区已经完全竣工,招商引资的规模成几何式增长,在招商引资方面。荆江方面有非常清晰的战略。

荆江招商引资主要集中在电子生产加工行业。机械尤其是内燃机周边产业。造船周边产业,以及对外贸易商业贸易周边产业。

荆江的发展战略是发展完整产业链经济,利用『政府』政策、资源等多方面优势。打造强势产业,让企业抱团发展,互补发展,无疑这样的清晰定位,让荆江在招商方面远远盖过了楚城。

在这方面雷鸣风再一次体现了他的“高风亮节”。

甚至现在楚城人还为他编了顺口溜:“志大才疏雷鸣风,吹牛说话一阵风,楚城吹风到荆江,荆江发展一阵风……”

还有:“高风亮节雷鸣风,楚城建设不动松,机会拱手让荆江,荆江发展向前冲。”

无疑,最近这段时间对雷鸣风来说是备受煎熬。

荆江发展和楚城发展对比感太强烈了,在这个时候再谈荆楚协同发展,他还有多少底气?

相比雷鸣风来说,楚江省省长徐自清最近也非常郁闷。

来自于省内的批评,来自于西北系内部的批评,让他备感烦恼。

尤其是在西北系内部,他和陈京的矛盾现在人尽皆知,而他对楚江的掌握却是一天不如一天。

甚至有西北系元老开始公开质疑徐自清的工作能力。

楚江对雷鸣风来说是多好的条件?西北系在楚江经营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是在中原几个省中,西北系在楚江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而且陈京又从中央空降楚江,这理应是西北系继续扎根发展的一个绝好的时机。

可是偏偏徐自清就把握不到这个时机,反倒和陈京交恶,陈京现在把荆江搞得风生水起,尴尬的却成了西北系,这不得不说,这是徐自清工作巨大的失败。

当然,这中间也有些人对陈京提出了批评。

可是陈京和徐自清能一样吗?姑且不提陈京是方家的女婿这一条,单单陈京所倚仗的力量就不是徐自清可以比的。

陈京现在脑袋上的光环有多少?

他首先是国内著名经济学家鲁教授的弟子,鲁教授桃李满天下,真要攀交情,中央各部委,倒处都是陈京的师兄。另外,陈京以前是沙明德的嫡系。沙明德所在的中原派系虽然势弱了。

但是伍大鸣,米潜这些人都是中坚,尤其是米潜,在上面的影响力还不小。

还有,陈京本就是八面玲珑的人,他在岭南工作几年和苗强的关系也不错,现在新提拔的胡俊中对陈京也赞口不绝,苗总就不用说了,已经是共和国最高领导层中的人了。

而胡俊中这些人则是名副其实的一方诸侯,无论是资历还是分量,都不是徐自清能够比的。

陈京人家东边不亮西边亮,没了西北系他根本无需在意。

所以西北系所谓的批评,能对他有什么影响?

实际上陈京和伍大鸣之间的私交牢不可破,他陈京就没想过自己会为西北一系打多少江山。

徐自清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策略上出现疏漏了,用雷鸣风去压制陈京,完完全全是个昏招。

雷鸣风压不了陈京,现在的楚江省,估计也没多少人能够压制住陈京。

既然这样,当初徐自清就低估了陈京的能力和能量。

现在倒好,因为徐自清激烈的反应,本来主动的局面,变得非常被动了。

伍大鸣多年媳『妇』熬成婆,在省内说话的分量越来越重,而以前一直和伍大鸣不怎么对付的吕军年,也硬生生的被徐自清『逼』着站了队。

政治永远不是孤注一掷的游戏,徐自清情感蒙蔽了理智,步子迈得太急了,走得太快了,有些偏离方向了。

今天的会议并没有想象的那般沉闷。

会议由伍大鸣亲自主持。

会议的第一个环节是谈问题,在这个环节他发火狠狠的批了雷鸣风和陈京,他给予的批评相当严厉。

直指两人对省委两市协同发展的宏观规划视而不见,暗中搞斗争,暗中搞各自的小九九。

两人同为省里的高级干部,没有高级干部的胸怀和气度,尽是互相拆塔,闹了很多笑话,徒惹人讥笑。

在狠批了两人之后,伍大鸣提出荆楚两市发展楚城为主的思想。并且提出要优先发展省城,要以省城为中心建立周边的经济圈。

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伍大鸣很坦率。

他表示楚江目前最大的城市就是楚城,楚城是个千年老城,拥有千年积累下来的资源优势和人文优势,理应要成为全省的一张名片。

所以,省委和省『政府』应该首先要有楚城发展的新战略和新政策,要合理规划新时期楚城的发展方向和策略。

而另一方面,荆江的发展也不能放松,荆江发展速度要尽快的和楚城持平。

将来为荆楚城市一体化,现在就要奠定坚实的基础。

徐自清一听伍大鸣这个强调,他内心就暗叹一声,完蛋了!

伍大鸣的风格他最清楚不过了,伍大鸣在这个场合大谈侧重省城发展,打造省城优势,这是什么意思?

这明显是『逼』迫雷鸣风改变态度。

雷鸣风和陈京之争,他一败涂地,成了全省人民的笑柄,几乎就是下不了台。

现在伍大鸣就提出侧重省城发展,以省城为中心发展经济体,这就是给雷鸣风一个安慰奖。

让他迅速转变心态,从和陈京对抗的死胡同中走出来。

换句话说伍大鸣现在就是在拉偏架,但是偏偏他这个偏架拉得巧妙,给雷鸣风希望同时也给他指明一条路子。

现在对雷鸣风来说他还剩下什么?他政治资源飞速的流逝,如果他再站不稳脚跟,他这个省委常委估计就混不下去了。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和伍大鸣角力的筹码了。

既然这样,雷鸣风现在就只剩两条路,一条路是继续一意孤行,然后等待被拿下,然后靠边站,找个安静地方去养老。

另外一条路就是迅速认清形势,跟着他伍大鸣的步子走,伍大鸣可以考虑放他一条生路。

雷鸣风是个什么人徐自清最是清楚。

这个人表面上坦率直接,给人一种很能干,很耿直的感觉。

其实骨子里面,这家伙就是欺软怕硬,就是个墙头草,最是没有气节的。

这一次陈京狠狠的教训了他,以后他估计难以鼓起勇气再挑战陈京了。

在这个时候,伍大鸣给他一个机会,他又岂能放过?

果然,不出徐自清所料,雷鸣风在伍大鸣讲话结束以后,开始大谈楚城未来的发展规划。在谈话过程中,他展开了深刻的批评与自我批评。

他第一次公开承认,在荆楚合作的问题上,首先是他没摆正位置,没能用正确的心态来对待。

从而导致了荆楚两市的资源没有形成优势互补,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浪费和误会,他要负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