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5章 省里的微妙转变!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省里的微妙转变!

荆江造船厂已经正式移交给黄海方面。

而荆江造船厂的一批干部,荆江方面也逐一的做了安置。

荆江现在缺经济干部,尤其是懂经营的经济干部,陈京指示一定要将这批荆江船厂出来的干部用好,放到合适的岗位上,让他们继续为荆江的发展贡献力量。

而荆江造船厂厂长郑远坤,陈京钦点他担任市人力资源和劳动保障局一把手。

在任命下发之前,陈京单独找郑远坤谈过话。

郑远坤这么多年不一直就为下岗职工的生存问题奔波吗?以前他走的路子是和『政府』闹,利用媒体和运动向『政府』施压。

现在陈京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来担任人力资源和劳动保障局一把手,负责这个局的全面工作,陈京要求他不要被人骂,不要被下岗职工戳脊梁。

郑远坤和陈京之间的关系不打不相识,后来陈京让他担任荆江船厂的临时厂长,两人协同合作,也算是陈京搭台,让他唱了一出好戏。

现在楚江的官员中,他对陈京的信任度很高。

陈京给了他要求,他也当仁不让,表示一定把这个局管好,争取实现市委既定的就业目标。

这样郑远坤也成为了荆江局委办唯一一个民主党派出身的一把手。

省里对这件事很重视,边琦专门为这件事情给陈京通了电话,他明确表示,荆江的干部任用机制完全实现了全新的改革。这为国家民主协商制度开了一个好的案例。

而且郑远坤这个不稳定因素,陈京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将其降住,这也为楚江的稳定工作作出的巨大的贡献。

省里决定,要把这个例子在全省做宣传,要让全社会都充分认识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至此,荆江上半年的工作告了一个段落。

陈京召开常委会议对上半年工作进行总结,肯定了上半年工作卓越的成绩,同时也为下半年的工作做了一个大概的规划。

这次常委会,是陈京到荆江以来开得最轻松的一次常委会。

会议气氛很轻松,大家热情高涨。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为下半年的发展,大家踊跃发言,献计献策,出了很多金点子。

这样的气氛让陈京很是松一口气。

同时也让他意识到。现在的荆江已经不是以前的荆江了。

陈京还清楚的记得。他第一次来荆江。召开常委会的时候,会场死气沉沉的情形。

当时的荆江一盘散沙,百废待兴。班子内部矛盾重重,派系林立。

时光荏苒,转眼已经过去一年多了,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通过一年多的努力,荆江的工作也走上了正轨。

接下来,陈京就可以真正的提荆江复兴的概念了,现在荆江政治平稳,兵强马壮,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

……

陈京在荆江踌躇满志。

此时徐自清在楚江,却是度日如年。

楚城夏日的夜晚很闷热,蚊虫很多,徐自清却丝毫不顾及这些。

夜已深了,他依旧拿着芭蕉扇坐在院子里面,一个人躺在藤椅上静静的待着。

今天的天气很好,晚上的天空比较清爽,仰头看天,可以看到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但是此时的徐自清却没有心思欣赏这良辰美景,他的情绪很低落,烦恼很多,进退两难。

刚刚他和方路平通了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

电话的主要内容是他向方总汇报今年以来,楚江的方方面面的工作情况,在电话中他不无失落的向方路平说明了自己现在很尴尬的处境。

楚江未来的发展大有希望,可作为楚江省省长,徐自清却越来越边缘化,楚江的未来似乎和他渐行渐远了。

听了徐自清的汇报,方路平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几分钟没有说话。

最后,他淡淡的道:“自清,那就考虑换个环境吧!你的年纪还轻,还没到站,还有机会。早点换环境,主动一些,大不了从头再来,机会总是有的!”

对方路平的这个意见,徐自清选择了默认。

的确,按照政治的一般规律,徐自清在楚江的工作走到这一步,是该换环境了。

政治永远不是你死我活,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徐自清先前就已经犯错误了。

在处理和伍大鸣的关系上,他极其不理智,在很多方面走了极端。

最后算是作茧自缚,终于把自己置于了越来越尴尬的位置。

现在楚江的形势明朗化了,伍大鸣的位置完全稳固,在这个时候,徐自清还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

可是要离开楚江,对徐自清来说又谈何容易?

他在楚江扎根了这么多年,楚江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对他来说都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徐自清真的舍不得这一块土地,和这一块土地上的人民。

可惜,政治是很残酷的。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徐自清曾经也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离开楚江的那一天,但是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处境离开……

这种深深的失落,让他内心实在是难以释怀。

他仔细回顾这几年的工作。

他觉得自己其实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错误的判断了陈京这个人。

伍大鸣在这一点上比他高多了,伍大鸣当初高调引入陈京,这就是一步绝妙的棋。

陈京年轻,级别相对省一级领导来说比较低,不太引人注目。

但是陈京背景扎实,工作经验丰富。工作能力强,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尤其让人叹为观止。

他主政荆江一年多时间,所用的各种阴谋也好,阳谋也好,都体现了极高的水准。

荆江一盘散沙,一群游兵散勇,在陈京的手中,硬是把他们整得嗷嗷叫。

纵观现在全省十个市、自治区,荆江班子被认为是最有力,最团结的班子。而陈京对原班人马几乎就没怎么动过。

这种驾驭能力。在徐自清看来,恐怕比之伍大鸣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正的强大是内部的强大,荆江的厉害就在于陈京把一套班子玩活儿了,捏拢了。所谓人心齐。泰山移。要不然,陈京有什么杀手锏,敢跟雷鸣风叫板?

低估一个人的能力。后果是致命的。

徐自清当初对陈京玩的哪一出丢卒保车的棋,太草率了,陈京不是卒子,他是车,甚至是帅,徐自清能够想到,将来的楚江省,必然会是陈京挥洒才华的舞台。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这一切都和徐自清无关了。

成王败寇,徐自清忽然发现,自己不过就是人家的一块垫脚石而已,这才多少年啊,当年的陈京不就是一个小处长,一个有些倔脾气的愣头青吗?

江山代有才人出,徐自清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真老了……

……

徐兵从省常委三号楼出来,行『色』匆匆。

他的神『色』比较凝重,吕军年书记的话至今还言犹在耳。

这一次他是比吕军年急招会省城的,但是他没有料到,吕军年的态度会忽然有微妙变化。

最近省里不是提出两市协同发展,以省城为中心打造经济圈吗?

省委的这个战略,现在已经逐级往下贯彻下去了,这几天市宣传部,市委和『政府』督查室,主要就是忙这个工作。

然而让徐兵没料到的是,吕军年对这个方略意见很大。

他和徐兵谈话中,这一点体现得很明显,他道:“什么叫以省城为中心发展经济圈?我看这个思路就不行嘛!现在荆江的发展成绩有目共睹,发展速度全省第一。

现在却突然提出要以省城为中心发展经济圈,这是不是在抹杀荆江的成绩?

再说了,荆江的发展刚刚有一点起『色』,这个时候把重心放到楚城,这是不是在打击荆江干部群众的积极『性』?”

他眼睛盯着徐兵道:“所以,徐兵,对这件事情你要有很清醒的认识。你时刻要记住你是荆江的市长,代表的是荆江的利益,在关键时候,你要给我顶住了,千万不要搞破坏荆江长远发展的事情。”

徐兵一听吕军年这话,当即就目瞪口呆了,不知道吕书记怎么突然会有这么一番言论。

省委制定战略的时候,召开的专门的会议,在会议上达成了一致意见,然后具体方针才下发的。

方针下发下来,刚刚开始传达,省委副书记就提出不同意见,在背地里紧急约谈自己,吕军年的意图何在?

而吕军年另外一句话,更是引发了徐兵无限的遐想。

吕军年道:“徐兵啊,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荆江形势好,你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看全省这么多市的『政府』一把手中,你的个人能力和政绩都是靠前的。

马上全省开始高速发展了,荆江的成功经验值得全省各市借鉴。

所以啊,我觉得你个人的问题,可以早点规划了。该独挡一面了嘛!对不对?”

徐兵心中一惊,道:“吕书记,现在荆江不能说是成功,只能说是刚有点起『色』。这个时候让我离开荆江,我觉得时机并不好。我还是希望能再多干几年!”

吕军年一听徐兵这话,佛然不悦,道:“你糊涂!你以为党内干部中就你懂得奉献,就你风格高?你给我装什么高风格?机会来了你还给我摆谱,有你后悔的时候的!”

【今天只有两更,小孩闹得厉害,一直哭,搞得我这个『奶』爸心力憔悴,后面难码出来了……还是求一下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