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7章 飞机上的美女!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飞机上的美女!

粤州至楚城的班机。

头等舱,秋若寒穿着一件紫色长裙,戴着一副咖啡色墨镜,外面烈日炎炎,她却神色冰冷,让周围的人都敬而远之。

这次履新荆江,秋若寒从京城先回岭南军区,然后在岭南办好手续直飞荆江,整个流程只花三天时间就完成了。

本来她一直还想,要不要去临港郝名那边住几天。

但是终究她没有去。

郝名工作太忙,整天都忙他的国家大事,哪里有时间陪她?

再说了,郝名身体一直有点问题,两人在一起,郝名总是会莫名的烦躁,搞得秋若寒心情也会很不好,所以,这次她想想还是没去。

但是,她心里还是有根刺。

秋若寒现在觉得自己工作上不顺心,感情和个人生活上也不咋地,还有,人家同龄女人都有了孩子,唯独她肚子迟迟鼓不起来。

这作为金枝玉叶的她来说,接二连三的挫折,让她心境极差。

她坐在飞机上,翘着二郎腿,眉头拧成一团。

她旁边也坐着一个女的,年纪也有了三十上下,可人家笑靥如花,青春活力得很。

看那架势似乎是个小名人,即使是在头等舱,都有年轻的小帅哥、小妹妹拿着本子和笔要签名呢!

秋若寒心中冷笑,心想都是什么玩意儿啊,她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太庸俗,太畸形了。

尤其是现在年轻人的教育坏了。还是小屁孩,就天天追星。

也不了解人家明星是些什么玩意儿,过着怎样糜烂的生活,就一门心思的瞎崇拜,社会上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明星背后的推手公司为了经济利益,也是毫不负责任的搞美化宣传。

最后往往纸包不住火,有些所谓的明星搞得太过了,不雅照啊,吸毒啊。逛夜店啊。甚至是出卖肉体等等还是得曝光,不知伤害多少追星小孩的幼小心灵。

除了这个女的她看得不舒服以外,另外一边坐着两个男的,鬼鬼祟祟的。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两男的秋若寒似乎有点印象。似乎是楚江人。就是具体名字想不起来了!

秋若寒缓缓的闭上眼睛,想静静的休息一会儿。

却听见身边又有聒噪声。

旁边其中一个男的一脸笑容凑过来,低声对身边的美女道:“您好。请问你是……是丹芳小姐?”

“你是……”

男的哈哈一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侯林,楚江侯氏集团侯林。您这是去楚江工作?”

“对,我今年跟楚江电视台合作了一档节目,我去录制节目!”

“那太好了,丹芳小姐是知名主持人,您录的节目层次一定很高。前几天楚江电视台几个领导还跟我提过今年节目要大调整,还问过我意见呢!行吧,我们相逢就是有缘,您的节目我会去捧场的……”

美女似乎有些尴尬,脸发红,怔怔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秋若寒瞟了身边的女孩一眼,对其观感略好了一些。

看样子这女人是个节目主持人,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些下三滥明星,只是这男的太恶心了。

一看这模样就是涎着脸搭讪的厚脸皮男人,死皮赖脸,牛皮吹得震天响,这种男人就是人渣级的。

一念及此,秋若寒摘掉眼镜,扫了对方一眼,冷声道:“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儿能下飞机以后再聊吗?公共空间说话,影响人家休息……”

侯林脸色一变,就要发飙,可他一眼看到秋若寒,呆了一下,旋即便连连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

他缓缓的退了回去,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正襟危坐,不敢再说话。

秋若寒他认识,在楚北的时候就认识,对于这个女人莫测高深的背景,早就在楚北传成了一个谜。

侯林知道凭自己的斤两,这样的女人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而且现在他还麻烦缠身,为了侯氏集团的事情,他这几天倒处跑关系,找熟人解决。

不仅他们兄弟在行动,他家的老头子也在行动,经过了这次事件,他和侯冠中两人都低调多了,自我膨胀的内心,也得到了压制,现在绝对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

秋若寒“惊”走骚扰者,一旁的女人瞅了她一眼,低声道:“谢谢你!”

秋若寒淡淡笑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愣了愣,道:“我叫苗丹芳,岭南电视台的,这次去楚江录节目!”

秋若寒微微蹙眉,自言自语的道:“苗丹芳……这个名字有点熟,是不是做那个……新闻一线节目的?就是你们岭南卫视的新闻一线……”

苗丹芳愕然,点头道:“对,对,那个节目是我做的!”

秋若寒神色缓和了一些,道:“我看过你的节目,做得很不错!”

她沉吟了一下,道:“那苗小姐,你这次去楚江,也是做类似节目吗?”。

苗丹芳愣了一下,怔怔半晌没说话。

这次去楚江,她哪里是去做什么新闻节目,是楚江经视邀请她做一档娱乐节目。

这一类节目苗丹芳本来不想做,一来电视台级别比较低,属于省内电视台。另外娱乐节目她也不擅长,她长期在沿海工作,深知娱乐圈里的水很深,在这中间做节目,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有些事情是她不愿意面对的。

再说了,给的报酬也不高,而且每周都要飞来飞去,特劳累。

但是终究,她还是接下了这档节目,说到其中的原因,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她心中总有一个淡淡的影子,那是一个人一直存在于她心中的人,这个人在楚江工作。

她也因此对楚江有一分别样的亲切,再说了,经纪人也在背后怂恿,她也就糊里糊涂的把这档节目接下来了。

秋若寒却没弄明白苗丹芳的心思,她一看苗丹芳不说话了,以为自己猜中了。

她略微沉吟了一下,道:“苗小姐,如果你还是做类似节目,我可以给你提供素材。楚江有个荆江市,那个地方社会治安,不法现象,官商勾结现象特别严重。

我有一个朋友投资荆江几个亿,却根本就得不到当地政府的正常保护,不法分子极其嚣张,纠集了上百人围攻她的厂房。

不仅打乱了厂房设备,而且还伤了人。

这个事儿可以大力报道,尤其是要揭露他们官商勾结打压民企,从中敛财的各种恶行,我相信这样的节目播出去,一定会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的!”

苗丹芳怔怔说不出话来,良久她惊道:“您……您说哪儿,荆江?”

她脑子里瞬间转过无数念头,荆江不就是陈京的书记吗?

她的一颗心,没来由就怦怦的跳,她沉吟良久,道:“这位小姐,您的消息不准确吧。荆江的市委陈书记口碑很好,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现象?”

这下轮到秋若寒愣住了,她上下打量苗丹芳,道:“苗小姐,你认识陈京书记?你是听别人瞎吹的吧!”

苗丹芳内心暗暗皱眉,本来她对秋若寒印象不错,但是一听这话,她就不高兴了,她有些激动的道:

“我当然认识陈京书记,他在我们岭南工作了很多年,是咱们岭南明星书记。你不知道他在莞城担任书记的时候,口碑非常好,我们实地做了很多采访,老百姓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而且他从莞城离职的时候,有自发群众上万人送行,我还现场跟拍过当时的场景!”

她咽了一口唾沫,继续道:“还有,陈书记很年轻,对人特和气。现在岭南很多地方的廉政风气,都是当年他提出来的,我们岭南现在还有人念他的好呢!”

秋若寒眯眼瞅着苗丹芳,就觉得有一口气堵在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本来秋若寒心情就够不好的了,在飞机上竟然碰到一个花瓶女,在她耳边大唱陈京的赞歌。

陈京有那么好吗?当年他在岭南最高也就担任过市委副书记而已,一个副书记离职,会有万名群众相送?

这完完全全就是炒作,就是吹的,就是风气不正。

秋若寒心中越想越气,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她瞬间就失去了和苗丹芳聊天的心思,一个人赌气似的扭过头去,眼睛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舒缓心情。

可是苗丹芳却还不依不饶了,她凑过来道:“这位小姐,我看您一定是误会荆江了,或者是对荆江存有什么报复心思。这样的心思大可不必,您可以……”

秋若寒心情烦躁到了极点,没等苗丹芳说完,她便道:“好了,好了!不提了,我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苗丹芳连连点头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您安安静静休息,我不打扰您!”

说完这话,她正襟危坐,回头冲空姐招招手,指了指杯子道:“换一杯美式咖啡,谢谢!”

喝着热气腾腾的美式咖啡,她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旁边女人的一脸不爽,她内心别提多高兴。

一看那女的就是一个怨女,什么德行,想把自己当枪使对付陈京?真是太荒谬滑稽了。

一想到陈京,苗丹芳抿了抿嘴唇,不由得对楚江之行有多了一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