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8章 侯氏兄弟的未来?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侯氏兄弟的未来? ?@/八(23 07)

欧朗酒店,陈京今天宴请妹妹陈灿一家三口吃饭。

陈灿和史建小两口现在生意做得大,从楚江把生意做到了沿海,现在公司总部设在了苏北省,今年他们的企业还顺利进入了苏北省高科技龙头企业,获得了省里特殊科技经费的奖励。

很难想象,小两口有今天的成绩,最早进入是从组装电脑起家的。

现在陈灿的公司,核心产品还是电脑,不过融入了更多科技的成分,他们搞的品牌和苏北大学合作,品牌名字叫“思联”,品牌定位为家用笔记本,目前来说,在国内pc电脑市场上还是颇具竞争力的。

而这其中,自然不乏有陈京的指点。

陈京很早就看好电脑的市场,那个时候组装电脑,兼容机成风的时候,陈京就预测到,将来电脑肯定要走向品牌化。

那个时候,陈京就要求陈灿果断出手,开始搞品牌电脑,小两口果断的听从了陈京的意见,到现在“思联”已经成为了国内知名的品牌。

陈灿和史建这一次到楚江,目的也很明确。

他们准备把“思联”的生产重心向内地转移,无疑,身为楚江人,楚江这个地方就成了不二人选。

除了陈灿一家三口以外,肖涵今天也来了,另外还有肖涵的妹妹,肖柔。

上次陈京让肖涵找个法律顾问,肖涵举贤不避亲,向陈京推荐了肖柔。

陈京也没跟肖柔见面。直接把肖柔的联系方式给了陈灿,后来这事还真成了,今天肖涵兄妹过来赴宴,也有一部分感谢的意思。

“书记,咖啡我已经帮您换成了铁观音了!欧朗这边的铁观音太差了,我专程让小金从我家里拿了一点过来,是您最喜欢的清香型,您尝尝,看是否满意?”肖涵轻轻的道,规规矩矩的把茶杯放在了陈京面前。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点点头道:“这茶不错。就是冲泡的火候略显不足,有些可惜了!”

肖涵一笑,道:“那是当然,几个年轻小丫头片子冲的。小服务员。能领悟多少茶道?当然比不上书记您的手艺!”

他瞟了一眼陈京旁边的陈灿。又道:“陈总我可是第一次见,陈书记可常常在同事面前提起您,说他有个妹妹挺能干。我们都很羡慕呢!”

陈灿淡淡的笑笑,道:“肖秘书长太客气了,您不是也有个能干的妹妹吗?”

肖柔在一旁笑笑,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老实说,这样的场合肖柔略微有些不适应。

一方面,桌上坐的是老板,另一方面,陈京这个人让她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她刚才一直就观察自己的哥哥,在他的印象中,肖涵伺候陈京简直就是无微不至,哪怕是一杯茶,那都郑重其事,好像是天大的事儿一般。

这样的情况,肖涵甚至和汪鸣风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难得肖涵做得如此自然,似乎早就成了一种习惯了。

肖柔了解哥哥的个『性』,她能感觉得出来,哥哥对这个陈书记有一种超越常规的尊敬,甚至是有些崇拜!

她就有些奇怪,陈京的年纪最多也就三十多岁,他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魅力,就能让哥哥对他如此俯首帖耳?

当然,这一切心思她都藏得很深,面上不敢有丝毫表『露』。

因为是家宴的缘故,饭桌上的气氛很轻松。

陈灿的儿子早早嚷嚷得很凶,吵着要看电视。

陈京也宠溺他,把电视打开放着,屋子里就显得很嘈杂。

陈灿就责怪陈京道:“哥,你可别宠坏了孩子,你看看现在小孩都看什么东西?看什么娱乐百分百,都是一些成人的娱乐游戏,这东西看多了能有好处吗?”

陈京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道:“早早,你怎么看这个啊!不喜欢动画片吗?”

小家伙摇摇头,用手指了指电视里面的主持人,道:“舅舅,我喜欢那个漂亮的阿姨,我想让她给我们当老师!”

小家伙这一句,镇住了屋子里所有人。

大家齐齐看向电视,肖柔微微蹙眉道:“咦,这不是经视台的节目吗?这个主持人……好像是岭南电视台……”

陈京瞟了一眼电视,心中也一震,电视里面还真是熟人啊,主持人是岭南电视台的当家女主持苗丹芳。

他不由得笑了笑,道:“你这个家伙,人小鬼大啊!这个阿姨年龄可跟舅舅差不多大,你喜欢她?”

“我就喜欢嘛!”早早嘴撅起来,倔强的道。

陈灿脸一红,瞪了小家伙一眼,道:“你这个小屁孩,人小鬼大,以后不准看这节目了!”

她说完,拿起遥控器就将电视关掉。

早早眼眶一红,“哇!”一声,就要哭。

陈灿雌威大发,怒道:“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再哭一下?你再哭我就让你尝一顿肉炒干笋,别以为你舅舅能护着你,惹恼了我,我连舅舅一块儿打!”

陈灿发火,小家伙就怯场了,他扭头眼巴巴的看着陈京。

陈京只是尴尬的笑,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摊摊手。

小家伙瘪瘪嘴,嘀咕道:“舅舅还当官呢,连我妈都怕!”

一屋子人听这话,都忍不住好笑。

肖涵尤其好笑,他认识陈京这么久,今天才看到陈京柔和的一面。

想想这样的场景如果是在荆江出现,不知会有多少人吓『尿』裤子,陈书记的威压,也仅仅只有在这个场合,才收敛得丝毫不着痕迹。

陈京摆摆手,对肖涵道:“老肖,你和你妹子可不要客气啊。今天就是家宴,随便点,我可不一一招呼你们吃菜了,你们吃不饱,那是你们自己傻啊!”

肖涵道:“不用,不用您招呼,我们肯定不傻!”

陈灿夹了一夹菜,忽然话锋一转道:“对了,哥,侯氏企业集团究竟是什么问题?侯林这几天可天天跟我打电话,说让我和老史帮帮他们兄弟,他说和你关系没处理好,现在搞得他们很被动!”

陈京微微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扭头看了陈灿一眼,道:“先管好你自己的事,你觉得你哥是这样的人,就因为和民企老总关系搞不好,就去打压人家?”

陈灿脸一红,道:“不……不是,哥,我……”

“这个事儿别说了!侯冠中和侯林是什么东西?你怎么跟他们会有来往?以后不要跟这两人来往,生意场上虽然要多交朋友,但是也要看人,不能什么下三滥朋友都交,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陈京怒声道。

陈灿红着脸,低低的应了一声,乖巧得像个孩子,哪里还有刚才的雌威?

一旁的肖柔心一颤,不由得看了陈京一眼。

侯氏企业集团的事情,最近在楚江被热议,关于侯氏企业集团和陈京的恩怨,现在楚江也基本上人尽皆知。

肖柔早就听过陈京人狠,陈京对待政敌绝对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刚才一瞬间,陈京流『露』出的狠辣,让她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她不由得想起当初汪鸣风的烦恼。

汪鸣风和陈京有一段时间交恶,汪鸣风每天烦恼得很,当时肖柔就奇怪了。

陈京不是一个市委书记而已吗?汪鸣风可是省委常委,副省长,官大一级压死人,汪鸣风有什么理由对陈京这么忌惮?

现在,她终于有点明白了,陈京能量可不是一般的大,侯氏兄弟人家也是背景深厚的人物。

他们家的老头子当年可担任过楚江省委常委,楚城市市委书记。

后来调任楚北以后,更是担任了省委副书记,楚北的第三号人物。

可是那又怎么样,这两兄弟到楚江和陈京作对,现在还不是被陈京整得下不了台?

外面已经有小道消息在传了,说侯氏兄弟这一次要大祸临头,很可能会被严格调查,如果存在问题可能还要进监狱。

而他们的老头子这次估计也要受到牵连,堂堂的侯家,很可能就因为得罪了陈京,最后被陈京灭得干干净净。

这一份能量,和这其中的博弈争斗,可不是肖柔这个小小的律师能够想象的。

一时,陈京在她的眼中便显得神秘可怕了,她似乎也有些明白,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对陈京如此俯首帖耳了。

肖涵从小『性』格有些偏软,从小就崇拜强势的人,陈京这样的个『性』,不就是肖涵崇拜的个『性』吗?

而此时的陈京并不知道刚才自己的怒气,会让一个小律师想那么多。

他心中的确有些恼火。

最近一段时间,通过各种渠道,各种关系在他面前提侯氏兄弟的,不下于十几人。

搞得好像侯氏兄弟真就是因为得罪了陈京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陈京试问自己有那么大的能量吗?如果侯氏兄弟行得正,坐得稳,陈京能把人家怎么样?

这些人在陈京面前提侯氏兄弟说情,就体现了严重的官本位主义思想。

现在陈京非常反感这种思想,楚江是时候要改革了,尤其是政治改革,法治社会嚷嚷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人会夸大官员的能量到这一步,真是让陈京无比的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