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69章 意外的提拔?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意外的提拔?

楚江最近风传两件事。

一件事是侯氏企业集团进驻楚江一年以后,经营出现困难,拟定全线从楚江撤资。

而侯氏企业的撤资行为,直接受影响的是楚城市。

很快就有消息爆出来,称楚城市收受了侯氏企业集团四亿元的土地款,却迟迟给不了侯氏企业土地,最后拖垮了侯氏集团。

很快,又有消息出来,说是楚城骗取了侯氏企业集团四亿人民币,导致侯氏集团全线瘫痪,资金链断裂,无以为继。

这个说法曝出来,楚城出现了严重的信任危机,关于楚城的投资环境的质疑,也开始在全社会蔓延。

无疑,最为着急的人是楚城市委书记雷鸣风。

雷鸣风第一个站出来辟谣,并第一时间表示四亿人民币早就已经付给了侯氏企业集团,楚城市党委『政府』和侯氏集团不存在任何矛盾,『政府』也不可能会骗取私营企业的钱。

可是,雷鸣风发言以后,侯氏集团方面反馈的信息表明,他们撤资楚城的计划并不改变。

虽然他们表示四亿元『政府』方面早就归还,但是他们依旧考虑从楚城撤资,集团经营远离楚江省。

侯氏兄弟显然是急了,为了要钱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

钱到手了,他们也不敢再在楚江久留,急着就想灰溜溜的重回楚北,可以说是惶惶如丧家之犬。

他们这次进入楚江,踌躇满志而来。最后却是铩羽而归,一笔生意都没做成,反倒是砸了不少钱进去,懂得其中内幕的人都知道。

侯氏兄弟失败始于他们对荆江陈京书记的交恶。

陈京书记手上掌握有侯氏兄弟问题的一系列证据,只要陈京愿意,他稍微动一下,就有可能让侯氏兄弟彻底在楚江完蛋。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岂敢还留在楚江?

而楚江风传的另外一件事,就是省委常委,楚江省省长徐自清将离开楚江到中央部委任职。

相比侯氏集团撤资的消息。徐自清去职的消息无疑更让人震惊。

尤其是在体制内。这个消息风传起来,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一次全省权利结构的调整,恐怕迅速就要到来了。

徐自清离开了楚江。谁来接替省长职务?

中央是从上面空降还是从内部提拔。

如果从内部提拔。吕军年是不是会多年媳『妇』熬成婆了?

或者是边琦有机会。抑或是一直扮演黑马角『色』的汪鸣风会迎来机会?

一时各种传言开始通过某些小渠道风传,楚江的政局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波动。

而唯一表现得比较平静的可能就是荆江市了。

陈京对这两个消息都有准备,而荆江的很多干部也对此有心理准备。

现在荆江班子很团结。大家同心协力就只盯一件事情,那就是荆江的经济发展。

陈京最近也有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黄海船厂进驻荆江船厂以后,陈京需要重新为黄海船厂规划扩张计划。这中间涉及到四五个区县之间的工作协调,另外涉及到十几个乡镇的搬迁工作。

凡属涉及到征地拆迁,工作都会很麻烦。

老百姓在一个地方土生土长数十年,甚至有的人祖祖辈辈都居住在那片土地上。

现在因为建设需要,『政府』要求他们拆迁,拆迁补偿一类的先不提,单单是做通这么多人的思想工作,让他们配合『政府』工作,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中间牵扯到大量的工作要做,需要强有力的基层干部团队。

而对这个工作,陈京交给谁都不放心,整个拆迁领导工作,他亲自抓在手中。

另外一件大事,就是金璐怀孕了。

得到这个消息,陈京惊呆了,而金璐却是喜极而涕。

朗州土地的合同已经签约了,而就在当天金璐在省第一人民医院证实了这个消息。

现在算起来,应该是有两个月孕期了,陈京亲自把金璐送上了去美国的班机,她将在美国待一年的时间产子,然后才会回来。

老实说,陈京的心思很复杂。

他和金璐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人都不再年轻了。

尤其是金璐,年龄比陈京还大一点,作为女『性』来说,她对孩子的渴望是男人难以想象的。

这一次终于怀上了,陈京却想金璐一个人一去就是一年,在异域他乡,虽然说周围有很多人照顾,但是终究没有亲人在身边,陈京觉得心中不太好受。

这一连几天,陈京都失眠,心中难以释怀……

……

大约是下午三点钟,陈京接到省委电话,省委召开紧急常委扩大会议。

陈京正在拆迁工地上视察,收到通知,他立刻安排老何开车,急匆匆直奔楚城而去。

到楚江省委大院,他隐隐就觉得气氛有些古怪。

他按照预先的通知,直奔省委二号会议室方向,在门口他一头就撞上了吕军年。

吕军年肥硕的大脸上尽是笑容,他笑眯眯的道:“陈京啊,来得还真快啊!这一路赶得够呛吧!”

陈京笑笑道:“也还行,我接到通知就动身了,还好没迟到!”他略微犹豫了一下,道:“吕书记,这么急开会,什么事情?”

吕军年轻叹了一口气,道:“还能是什么事情?徐省高升了,今天我们开个会,晚上聚个餐,欢送欢送!”

陈京心中一沉,心想怎么这么快?

陈京得到消息才一个多星期,徐自清这么快就离开楚江?

吕军年似乎看出了陈京的疑『惑』,他嘿嘿笑道:“徐省这次可是破格提拔啊,你道是什么位置?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一把手,实权部门啊,说句实在话,这样的要职,竞争很激烈。

咱们徐省这次能够脱颖而出,这也是咱们楚江的骄傲啊!”

陈京点点头,道:“的确是了不起,确实值得庆祝!”

陈京落后一步跟在吕军年后面进入会议室。

会议室的气氛很热烈,很多常委和地市一把手都到了。

省各厅局一把手大部分也都来了,陈京放眼望过去,发现到场的差不多涵盖了超过三分之二的省委委员。

陈京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徐自清。

徐自清今天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西装,系着一条蓝『色』的领导,头发梳得油光可鉴,鬓角的发白发质也染成了乌黑,看上去整个人就好像年轻了十岁一般。

他在人群中谈笑风生,红光满脸,丝毫不见前段时间的阴沉和落寞,顾盼之间,显得派头十足。

吕军年进门,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很多人都向他打招呼。

吕军年频频冲大家点头,而他的步子却径直走向了徐自清。

还隔老远,他便伸出手来道:“省长,真是一大喜啊,祝贺您!以后咱们该叫您局长了,以后我们楚江的发展,少不了要跟咱们能源局的领导打交道,到时候您可得照顾我们楚江一点啊!”

徐自清和吕军年双手紧握,道:“老吕,说这些话就见外了。我是地地道道的楚江干部,在楚江工作了多少年?十多年了吧!楚江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对楚江的感情之深,在坐的没人超过我!”

他拍了拍吕军年的肩膀道:“老吕啊,以后『政府』的担子可能就要你挑了。楚江『政府』的工作,就看你的了!”

吕军年愣了一下,摇头道:“压力很大啊,省长。中央让我暂时接替您走后的这个空缺,我担心做不好。不过好在一切都只是暂时的,我估计最后咱们省长还得从上面空降,也许那个时候,我肩上的重担才会轻松一些!”

徐自清淡淡的道:“老吕,别谦虚了,你是老资格,资历够,能力够,大家都看好你!”

陈京跟在吕军年后面,进来也颇为引人注目,陈京挨个和大家握手,而这时吕军年和徐自清也寒暄完毕。

陈京很淡定的走到徐自清的身边,道:“省长,祝贺您!”

陈京就说短短的五个字,没有一句多余的寒暄话,也没说什么您走了,楚江受到了损失什么的,更没说自己很意外一类的话。

他态度淡定,不卑不亢,而周围的人也纷纷侧目。

毕竟陈京和徐自清的尴尬关系,楚江上层官场人尽皆知。

徐自清这次离开楚江,很多人都认为徐自清是无法在楚江干下去了,才被迫离开。

有人甚至断言,徐自清的政治生命可能就要因此结束了。

可是政治这东西,太过难以捉『摸』,徐自清这次离开楚江,却出任了国家|能源局局长这样的要职,虽然能源局不是正部的架子,但是能源局长都是发改委副主任兼任,一把手一般都是正儿八经的正部级干部,而且是实权干部。

这样的位置是很让人侧目的位置,现在这一刻,谁还认为徐自清是主动离开楚江的?

徐自清脸上『露』出微笑,眼睛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道:“陈京,荆江的发展势头很不错。你到荆江一年多,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很让人吃惊!希望你继续保持,再接再厉,努力带领荆江班子全面实现荆江复兴的目标!”

陈京道:“一定不辜负领导期望!”他伸出手去和徐自清的手握在了一起,这一刻,两人的心情都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