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0章 荆江年!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荆江年! ?@/十(23 07)

光阴荏苒,夏去秋来,转眼现在已经到冬季了。

一年的时光,眼看着就要结束了。

楚江省省长徐自清离开楚江之后,目前楚江省代省长是吕军年,吕军年同时也是省委副书记,副省长,身上的职务比较多,管的事儿也比较宽,楚江省政治的脉络,再一次变得不是那么清晰了。

现在省委|书记伍大鸣,普遍都认为他已经实现了对局面的掌控。

但是楚江全省的发展,里面牵扯到太深的积弊,牵扯到很复杂的关系,伍大鸣掌控局面是一方面,真正要有所作为,还需要组建一套强有力的班子。

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楚江省现在的局面是派系林立,各有各的小山头,各有各的算盘。

大家的力气使不到一处,整个班子无法形成合力,下面的各厅局办头头脑脑各有各的想法,下面各市和自治州,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伍大鸣纵然个人能力再强,可是他也不可能凭个人的力量来管理楚江这么大一个省。

所以,在下半年楚江政坛的博弈中,有分析人士认为,伍大鸣现在寻求的应该是班子的整肃,整个楚江省委和省『政府』班子,可能会在他的推动下,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有比较大的改变。

而这样的说法,似乎得到了很多方面的印证。

比如下半年中央几个副总|理轮流到楚江调研,中|组部的领导、中|纪委的领导都纷纷到楚江视察调研。如此多的领导频繁到楚江调研,很显然,中央也在『摸』楚江的情况。

而下半年,楚江最大的亮点无疑是荆江市。

荆江市内燃机厂产业化生产线装机成功,第一次批量生产出了国内最先进的直列六缸的大功率柴油机,荆柴的品牌辐『射』全国,在全国科技界和工程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荆江内燃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倪永胜,甚至被央视提名为今年的年度经济人物的候选人。

而在此之前,他更是高调当选成为了全国人大代表,荣获五一劳动奖章。一夜之间他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国企老总。摇身变成了红得发紫的商界领袖级人物。

除了内燃机厂传捷报以外,黄海船厂大规模进驻荆江,新建全新的船坞码头和生产车间,投资数十亿元打造内陆第一船厂的步伐迅速。成为荆江的新亮点。

还有。荆江朗州开发项目进展顺利。朗州县已经成了一片开发的沃土,由欧朗集团领头,后续全省各大企业都瞄准了朗州。先后到朗州投资。截止12月15日,朗州今年完成的招商引资额度竟然超过了80亿人民币。

还有,走马圃码头建设项目由国家发改委立项,预计投资四十亿元,走马圃码头建城将成为内陆第一货运码头,货物吞吐能力将达到1亿吨,甚至要超过双庆市的嘉陵江码头。

预计,码头三年之内建城,码头建城之后,将会成为全省的水运总枢纽,整个码头将提供数百个泊位,集装箱吞吐量达到160万标箱、汽车滚装达到140万辆,船舶运力达到500万载重吨,这将极大的带动整个荆江经济的发展。

除此之外,荆江的电子工业园区下半年招商规模超过十亿元,超过二十家国内外电子厂商在荆江投资建厂,预计将提供就业机会达十到十五万个,根据人力资源和劳动力保障局统计的数据,今年年底,荆江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将完全缓解。

荆江人民尤其是城市居民,找工作将会变成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而到明年下半年,荆江可能需要大规模从外地引进劳动力,届时荆江的全面复新计划将进入高速车道。

荆江捷报频传,而在年底省统计局统计的数据中,荆江全年总gdp,gdp增幅,总财政收入,人均生活水平等等多项数据进入全省三甲。

这一年,楚江是荆江年已经毋庸置疑,而陈京个人的声望和威望,也因此达到了顶峰。

荆江人提到陈京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以前一直被楚城人视为乡下人的荆江人,现在他们到哪里都很骄傲的『操』一口荆江口音,有时候聊天别人问他们家住哪里,他们就冷不丁的蹦出一句:“你问俺是哪里人?荆江陈书记,你认得吧!俺就是那里人!”

他们言语中流『露』出的尽是自信和骄傲。

而以前荆江国企的职工们,现在也重新挺起了腰杆。

有人娶儿媳『妇』,嫁女,人家问他们的家庭情况,那绝对是骄傲的说:“在内燃机厂工作,或者是说在船厂工作,国家级龙头企业,荆江的!”

甚至传得更绝的是,现在内燃机厂门口的娱乐厂和小发廊,洗澡堂骤然之间变多了起来。

『操』皮肉生意的都知道现在内燃机厂火了,里面的人有钱,他们都在瞄准荆江市场呢!

……

玉山。

玉山工地热火朝天。

黄海船厂进驻荆江,玉山楚城段现在全部划为了军事区。

黄海船厂的研发中心,专家别墅,保卫部队驻地,全部都在玉山。

楚江省军区紧急调集了工程部队搞开发,具体开发工程施工,由荆江军分区全权负责执行。

今天陈京到玉山是受贺寿军的邀请,来看看玉山工地的建设情况。

上午参观了工地现场,中午在玉山别墅山庄吃完饭,下午陈京在军分区一众领导的陪同下登上了玉山山顶。

玉山山顶天鹅峰从荆江方向和楚城方向都可以登顶。

以这里为分界线,玉山楚城方向为军事区,而荆江方向为民用区。

现在两边都在搞开发,看上去异常的热『潮』,一派欣欣向荣。

军分区在山顶布置了一列躺椅,准备了桌子和咖啡,还有红酒。

一群领导就坐在山顶,畅谈聊天,气氛非常融洽。

何寿军和陈京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陈京作为军分区第一书记,在他的统筹协调之下,今年荆江军分区在全省军区中受到了多次表彰,什么军队建设先进单位,军地关系优秀单位等等。

荆江军分区的地位现在直『逼』楚城警备局,俨然成为了省军区排在最前面的军事单位。

何寿军坐在陈京的右侧,陈京的左侧坐着军分区副司令员秋若寒。

政委马群今天去大军区开会了,没来参加今天的活动。

秋若寒现在是军分区副司令员,兼荆江船厂保卫处处长,正团级编制,保卫处也有数百人,手上据说都是精兵强将,她也算是一方豪强了。

这段时间黄海船厂保卫任务比较繁重,船厂和地方协同尤其密切,秋若寒虽然没和陈京直接打多少交道,但是和荆江的干部打交道不少。

陈京和秋若寒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缓和,但是比之先前的剑拔弩张,好了很多,至少在这样的场合碰面,不会彼此尴尬。

何寿军端着一杯酒,用手指着荆江,道:“陈书记,每个月我都上这里一次,每一次看荆江都有所不同。荆江的发展太快了,也太好了,全省独占鳌头啊!”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这都是省委和省『政府』领导有方,我们荆江的干部同心协力,说句实在话,取得这点成绩不值得炫耀,但是很不容易,这几年我明显衰老了很多,都是在这个地方磨的!”

何寿军哈哈大笑,道:“你的情况我知道,干工作不要命。所以,今天我特意安排,咱们到山顶坐坐,吹吹寒风,舒缓一下压力,好在现在一切都上了正轨,我相信在接下来的三五年,荆江将会成为楚江最耀眼的一座城市!”

他侧眼看向秋若寒,忽然道:“秋副司令,你怎么看?”

秋若寒愣了愣,抿抿嘴唇没有说话。

她对陈京这个人没有好感,但是到荆江工作也快半年了,她不得不承认,陈京在荆江的确是干了很多实际工作,其人也很有几把刷子。

荆江党委『政府』班子给人的感觉非常的高效,这让秋若寒很吃惊。

这让她联想到,陈京在沿海的工作经历,看来陈京把沿海的『政府』办事风格带到了荆江,这都是一些绝活。

另外,在荆江官员和老百姓的心中,陈京的地位之高,让人难以想象。

这一次荆江船厂扩张,涉及十多个乡镇的拆迁,这是多难做的工作?

黄海船厂那边计划是三年之内完成拆迁,而且黄海船厂班子为了应对拆迁可能出现的意外,他们拟定了十几套应急方案。

可是最后,这些方案一套都没用上。

这个工作自始至终都是陈京亲自再抓,他几乎是挨家挨户的去做工作,去给大家搞宣传。

而他所到的地方,地方老百姓无一不服,秋若寒可是亲眼见到过那种数百人聚集在一起,目的就是一睹陈京风采的群众队伍。

如此高难度的拆迁工作,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为黄海船厂省了数千万的拆迁资金,这期间没有一户闹事的,没有一人告状的,更没有一起扯皮纠纷,一个地方『政府』能做到这一步,让人不佩服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