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1章 突然发病!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突然发病!

虽然是冬天,但是天鹅峰顶阳光和煦,并不让人感觉冷。

在这样的地方,坐在躺椅上,喝着咖啡,大家一起闲聊,畅谈军地发展,让陈京觉得很放松。

他躺在椅子上,一眼看过去,整个荆江他都可以看到。

荆江这一年的发展成绩有目共睹,陈京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收获了成绩,他内心的高兴和自豪,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此时此刻,他有些骄傲。

坐在这里看荆江,虽然是冬天,但是他看到的却是欣欣向荣,看到的却是春暖花开的美景。

他拿起手边的军用望远镜,将视线投向了荆江边上的那一片棚户区,以前那块地方陈京经常光顾,老夏一家就住在那边。

现在,那片棚户区已经全部拆迁了,拆迁刚刚完成。

市里启动了棚户区改造,陈京将那块地方定成了第一个试点,第一期改造将建设五千套居民楼,政府补贴一大部分,下岗职工自己补贴一部分,就可以住上楼房。

陈京昨天还去老夏家里拜访过,现在他们两口子都找到了工作,老头子有劳动能力在家里做竹制品,全家一月收入也有了五千多块,今年一年攒了两万块钱。

拿着两万块钱他们还借了一点,凑了两万八也搞到了一套安置房,明年年初就可以入住。

从此一家人就可以过上舒服一点的日子了,再也不用过那种厨房、厕所、住房在一起的糟糕生活。

老夏的女儿现在在学校成绩也很好,现在家里有了收入,他们一家子也有了信心,老夏憨厚的告诉陈京,说他们家祖坟冒烟了,一定可以出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

陈京至今还记得老夏黝黑的脸上,洋溢出的那种幸福和期待的笑容。

此时此刻的陈京,有一种难言的放松。这两年多年,心情从未像现在这般好过。

“陈书记,一个人呆呆发愣,看什么呢?”何寿军扭头笑道。

陈京微微笑了笑,正要开口说话,忽然觉得腰部的位置狠狠的抽了一下,他皱皱眉头。

他有肾结石,去年年底就诊断出来了。本来是要做手术的,却一直因为工作原因拖着没做。

今年一年,结石疼痛发作了两三次,每次消炎吃药。几天就缓解了,也就对付过去了。

今天莫非又发作了?

他用手按照腰部,使劲的揉了揉。

这不揉还不疼,轻轻一揉,腰部立刻传来了撕裂一般的疼痛。

他咬紧牙关,额头上的汗珠却还是涔涔而下,脸色瞬间变得全无血色,疼得眼泪都出了来。

何寿军瞅着不对劲,惊道:“陈书记。你怎么回事?怎么了?”

陈京强忍疼痛,指了指茶几上的手提包,道:“里面有……有……那个……止痛……”

他结结巴巴,说了一个半截话,忽然头一阵眩晕,眼睛一黑就晕了过去。

现场立刻大乱,何寿军一手把陈京扶住。大声道:“快,快,立刻安排车送陈书记去医院。那个……那个……秋副司令,立刻通知下去,医院沿途实行管制,送……送军区后勤医院。”

秋若寒也被突如其来的事件给吓懵了。

她不明白陈京刚才还活蹦乱跳,谈笑风生,怎么突然之间就晕倒了。而且脸色苍白,看这架势吓人的很。

车很快就来了,何寿军亲自把陈京背上车,他招手对秋若寒道:“秋副司令,你跟我上车,立刻联系省军区后勤医院。让他们调集最好的专家等着,然后让他们派车过来接,我们尽最大可能节省时间!”

秋若寒连连点头,坐上车。

而这时,陈京的秘书方刚早吓得六神无主了。

何寿军一把将他拽过来,道:“小方,立刻给你们秘书长打电话汇报,让他火速去省军区后勤医院,如实汇报!”

一番手忙脚乱,何寿军下了一连串的命令,亲自驾车。

汽车像利剑一般直奔省城……

……

省城,军区后勤医院。

因为事发突然,一切都很仓促,荆江方面的人员还没到现场,医院陈京特护区的安全工作暂时何寿军指示让船厂保卫处负责,而秋若寒则亲自坐镇医院。

从进入后勤医院的那一刻开始,陈京突然生病,晕迷不醒,紧急送医院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四散传开。

秋若寒总算见识到了坐镇医院的棘手。

医院特护区在陈京入院一个小时之内,就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和车。

来自荆江的干部、群众、企业家老板,来自省城的社会各界人士,领导,医院的地面停车场和地下停车场都爆满,连路边上都停满了车。

秋若寒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临时只调集十几个人过来。

现场秩序根本控制不了,后来只有紧急请求楚城交警支队安排人过了指挥交通,维护秩序。

秋若寒坐镇在一间小休息室,这件休息室的门基本就关不上。

因为来来往往的人挡都挡不住,进来就问一个问题,陈书记是个什么情况。

医院方面安排了四五个医生和护士做接待,都不够,秋若寒这里依旧成了重灾区。

还有一些够级别的领导根本就是蛮横无理,他们就是要硬闯进急救室去了解情况,医院方面没办法阻挡,唯有让秋若寒唱黑脸。

秩序混乱,来的人出奇的多。

而省委领导,省政府、人大、政协的领导电话也是不断,省军区一二三号首长都来了电话。

省委|书记、省长等等所有的常委,基本都来了电话问情况。

医院的领导压力山大,无处可躲,他们的业务副院长柳夏教授只能躲进秋若寒的这间小房子里面,拿秋若寒当挡箭牌。

而秋若寒能做的事情,唯有一个个的给大家解释,告诉他们,陈京现在正在由专家组进行积极的治疗,目前是不可能见客的。

同样的说辞,秋若寒说了上百遍,说得可以说是唇干舌燥。

而更让秋若寒感到难应付的是,无孔不入的媒体很快都到了现场。

这些记者一个个皮得很,秋若寒只要稍微露面,立刻周围就被长枪短炮围住,让她几乎就无法脱身。

一直凌乱到两点多,急诊室的大门打开,人群才蜂拥围拢过去。

主治医生是楚江最著名的医学专家张教授,张教授对着面前的长枪短炮表示,陈京的问题不大,只是肾结石发作。

另外,陈京书记长期超负荷工作,身体很疲劳,结石发作之后,剧烈的疼痛,引起身体不支而昏迷,没有什么大碍。

目前医院方面已经对陈京的病情进行了全面的掌控,结石的问题会立刻动手术解决,身体需要静养几天,最多也就是一个星期到十天的样子,陈书记就可以完全康复。

有了权威医生的保证,现场的秩序才渐渐的恢复正常,很多情绪激动的人才开始变得平静。

秋若寒看到荆江市委秘书长肖涵紧握着张教授的手,眼泪都出来了,嘴巴里就只说两个字:“谢谢,谢谢!”

而其后,他整个人似乎才恢复正常的神智,开始组织劝说聚集在医院的人离开。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的样子,后勤医院才渐渐的恢复清净,前来了解情况的人才陆陆续续散去,至此,秋若寒也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一直躲在他身后的柳夏院长无疑更是如此。

他凑过来拍了拍胸脯,长吁一口气道:“秋上校啊。说句实在话,我们院接待诊治的领导不在少数。很多省一级领导都在我们这里治病,可是我当了这么多年的院长,今天这样的情况实在是第一次见。”

他凑近秋若寒,低声道:“刚才你知道吗?京城的电话都来了,荆江陈京书记的命之金贵,我总算见识到了!”

秋若寒皱皱眉头,淡淡的道:“没什么大病,只是有人大惊小怪而已,害得我们跟着受罪!”

柳夏愣了愣,脸色一变,抿嘴不敢说话了!

秋若寒千金小姐,京城贵胄,说话可以口无遮拦。

柳夏可没那本事,他可不敢胡乱说话。

陈京在楚江的风头之盛,让人不敢逼视,谁在这个事情上乱嚼舌根子,万一传出去,他身份这么敏感,后果不堪设想。

秋若寒实在是太累了,她吩咐保卫处几个人继续留守。

她自己则出医院准备回去休息了。

坐上车,她扭头瞅了医院方向一眼,神色颇为复杂。

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小结石病发作,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哪怕她对陈京没有多少好感。

她也不得不佩服,陈京这个人的确是有几分能量,至少在楚江这个地方,风头一时无两。

“叮,叮……”手机铃声急遽的响起。

秋若寒一看来电,愣了愣,轻轻一笑,将电话放在耳边:

“怎么了?沈总,半夜三更的来电话?”

“我……我……秋……秋姐,你……你在哪里?我有急事要找你!”电话那头传来沈梦兰急促的声音。

“什么事儿?我在军区后勤医院,你在哪里?”秋若寒疑惑的道。

“咚,咚!”

玻璃被人敲响,秋若寒一惊,蓦然抬头,沈梦兰堪堪竟然就站在自己的车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