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2章 美女探访!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美女探访! !(十(23 07)

秋若寒下车,看到沈梦兰的样子简直是惊呆了。

沈梦兰脸『色』苍白,一身长裙凌『乱』不堪,泪如泉涌,浑身发抖。

她愣了愣,跨步上前拽住沈梦兰的一只手,道:“怎么了?沈总,是不是遇到人欺负你了?谁?在什么地方,你带我去看看!”

沈梦兰怔怔看着秋若寒,不住的摇头。

秋若寒深吸一口气,双手按在她的肩头,道:“你平静一下,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梦兰愣愣半天,支支吾吾的道:“秋姐,您能不能帮一下忙,我……我想见一下陈京书记!”

“啥?”秋若寒被沈梦兰这句话雷得心惊肉跳,“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你……”

沈梦兰定了定神,道:“我想见见陈书记,陈……书记……怎么样了?”

秋若寒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狠劲的甩了甩脑袋。

今天她几乎就要疯了,整整一天,就因为陈京的一个小结石给耽误了。

下班临走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秋若寒本以为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没想到对方仓皇跑过来,赫然也跟那些人一样,也是来了解陈京情况的。

别人来了解陈京的情况,秋若寒都可以理解。

陈京是荆江的市委书记,在荆江有点威信。

他身体出问题了,荆江那边的人不是逮住了天赐的拍马屁的机会了吗?

这年头当官的,做企业的。还是普通老百姓,都是无利不起早。

陈京位高权重,自然有人捧,这都不奇怪。

而省里的领导关心也很正常,今年整个楚江也就荆江出彩,陈京作为荆江的书记,正在受热捧。

现在全楚江都在议论树立荆江为标杆市呢,明年全省各市、自治州都得到荆江取经,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作为荆江现象的核心人物。陈京的身体状况自然牵动很多领导的心。

可是沈梦兰这是干什么?

沈梦兰投资荆江几个亿。回头被荆江的人围攻,自己受伤,而且厂房还被砸了。

她完完全全的就被荆江人给坑了,就被陈京给坑了。秋若寒曾经一度还想着找关系帮沈梦兰出一口恶气呢!

现在倒好。陈京身体出一点问题。沈梦兰半夜三更都往医院跑,看她模样,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她脑子里是哪根筋儿搭错了吧?

沈梦兰盯着秋若寒的样子,见秋若寒半天没反应,她又道:

“求求您了,秋姐!我……我今天从香港紧急赶过来的,您……您就帮我安排一下吧。我……我知道您有办法的!”

秋若寒盯着沈梦兰,眼神越来越冷。

看沈梦兰的样子,在联系她异常的举动,秋若寒别说是过来人,就是傻子都有些明白这里面的猫腻了!

她难以置信,她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太疯狂了,这个世界的男人和女人都怎么了?

沈梦兰身为堂堂香港沈家的大小姐,家族财富可以敌国,这个女人脑子有『毛』病,竟然和陈京一个有『妇』之夫扯上了不明不白的关系?

秋若寒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她哼了哼,摊摊手道:

“行啊,我可以安排你去见陈京。但是你得告诉我,你和陈京是什么关系?你怎么搞成了这副『摸』样了,还专程从香港赶过来?”

沈梦兰愣了愣,脸“唰”一下变得通红,他支支吾吾的道:

“我……我们没什么关系,只是我……我很敬重陈京书记,他……他帮了我不少忙,我想……我想见见他,在这个时候!”

“没关系?”秋若寒冷冷一笑,嘴一咧道:“你看看你的样子,六神无主,魂儿都丢了,你还说没关系?”

沈梦兰呆呆的看着秋若寒,一颗心迅速的往下沉。

她毕竟不是等闲之辈,刚才她因一时激动,选择了找秋若寒帮忙。

现在被秋若寒这么一『逼』问,她迅速意识到情况不妙。

这半年以来,她和秋若寒的来往很多,她深知秋若寒和陈京之间的矛盾。

而且她更知道秋若寒的老公现在在岭南,担任要职,据说级别比陈京还高。

秋若寒的内心,隐隐把陈京当成了她老公的政治对手了,政治斗争十分残酷,往往一点点疏忽,就可能万劫不复。

沈梦兰意识到,自己的莽撞行为,可能会给陈京带来很致命的麻烦。

一念及此,她忙摇头道:“没……没有,没有关系!秋姐,你可千万别『乱』想了。要不然人陈京书记知道了,我铁定死了!”

秋若寒疑『惑』的看着沈梦兰,眯眼道:“真没有吗?我看不像,你刚才的表情出卖了你……”

沈梦兰心一硬,道:“我……我只是……我只是有点喜欢陈书记,真……真的喜欢他!就这样!”

“啊?”秋若寒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似的,吓得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看着沈梦兰:“你……你……疯了?”

沈梦兰心中暗暗得意,面上却『露』出面红耳赤,十分尴尬的神『色』,很是无辜的盯着秋若寒,娇羞就写在她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秋若寒长叹一口气,用手指着沈梦兰,嘴唇掀动,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调整了很久,才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沈梦兰,道:“你……你无可救『药』!”

……

病房,陈京已然清醒了。

他穿着病号服,晚上睡不着觉,将病床靠背摇起来,拿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

在此之前,他一一给家里,给金璐、给唐玉等人通了电话,他没有料到,自己出这么丁点事情,竟然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金璐远在美国都收到了消息,回来的机票都订好了。

陈京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就是结石发作,猛疼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结石病就是这样,没发过就是好人一个,发做起来是真疼得要命。

在他的安抚下,金璐也终于安心了,但是方婉琦和父母却是坚持要过来。

方婉琦对陈京不无怨言,认为陈京工作太拼命了,自打陈京履新荆江以后,人瘦了十来斤,现在身体也搞垮了,早知到这样,当初她绝对不会让陈京到楚江来。

陈京告诉她,现在荆江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好过多了。

好一阵安抚,方婉琦情绪才平复。

“咚,咚!”

“进来吧!”陈京淡淡的道。

门推开,陈京放下书本,一下看到赫然是秋若寒,他微微错愕,而就在此时,沈梦兰俏生生的进门,目光流转,道:“陈……陈书记……”

陈京一看到沈梦兰,愣了一下,道:“你们……这半夜三更跑这里来干什么?”

沈梦兰抿了抿嘴唇,还没来得及说话,秋若寒冷冷的道:“谁半夜三更没事跑你这里来,是沈总要过来看望一下你!”

秋若寒摆摆手道:“你们聊吧,我回避!”

秋若寒说完,深深的看了沈梦兰一眼,转身出门,轻轻的把门带上了。

陈京挪动了一下身子,沈梦兰很自然的坐过来,怔怔的看着陈京:“你……你这是怎么了?”

陈京淡淡一笑,道:“一点小事,索『性』年底了,我可以忙里偷闲休息几天!倒是你们,都大惊小怪的,没有必要嘛!”

沈梦兰默然无语,手却敏锐的抓住了陈京的手掌,脉脉的看着陈京。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我可吃不消!”

沈梦兰瘪瘪嘴,道:“你太不让人省心了,你知不知道像你今天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劳累过度,剧烈疼痛,会加重心脏的负担。一旦心脏功能受到影响,后果可以说是不堪设想!”

陈京用另一只手『揉』『揉』太阳『穴』,道:“我知道,但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值得后怕的。身体是上天早就已经注定了的,生来怎样就怎样。能改变吗?”

他顿了顿,道:“行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都说过了,我一点事儿没有!”

沈梦兰将陈京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半晌不做声。

过了很久,她恋恋不舍的放手,站起身来道:“我走了,今天我有些鲁莽了,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我……我不该找秋若寒帮忙!”

“麻烦?”陈京淡然一笑,道:“我的麻烦还少吗?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怕咬了,有多少麻烦就让其尽快来吧!我还真不在乎……”

沈梦兰愣了愣,盯着陈京看了良久,瞬间脸上笑靥如花。

很显然,她刹那间心情就变得大好了,她冲陈京吐了吐舌头,道:“快点出来吧!等着你呢!”

说完,她像个调皮的孩子一般做了一个鬼脸,兴高采烈的出了门。

她和陈京的交往,本来就在暗处。

她从来没想过,陈京会为她承担不测的风险。

但是刚才陈京这一句话,就让她内心的纠结瞬间释怀,男人的担当就在一句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她这一路出来,走到大门口,脸上的笑容便渐渐的敛去。

他定了定神,才走出门去。

秋若寒站在外面,正眯眼看着她。

沈梦兰装作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弱弱的道:“秋姐,这么晚了,去我家吧!我让佣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