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3章 书记亲临!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书记亲临! ?@/章(23 07)

再一次到省后勤医院,秋若寒的心情极其的复杂。

她今天精神不太好,缘于昨晚糟糕的休息。

昨天晚上她和沈梦兰聊天一直到很晚,她一直就试图想弄明白,为什么沈梦兰会恋上陈京?

在她看来,沈梦兰和陈京根本就不像一个世界的人。

沈梦兰出身于香港优越家庭,从小受极其良好的西方教育,后来从商一步步成长,一直都是活跃在上层社会的存在。

而陈京虽然现在位高权重,但是陈京从小出身于普通家庭,其生活环境和成长环境,根本就和沈梦兰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完全不同背景,工作和生活不存在交集的人,会擦出火花来?

不过,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还真擦出了火花。

沈梦兰直言不讳的告诉她,她很喜欢陈京,甚至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而且沈梦兰还直言,她最喜欢陈京的地方是陈京的责任感,正直,对工作的百分之百的投入,和对事业的超乎寻常的执着。

沈梦兰跟秋若寒说,在共和国从政其实有多大的意思?

工资低廉,风险极高,虽然手上有权利,但是随着法制社会的一步步推进,权利会渐渐的装进笼子里面运转。

目前共和国体制内的官员,一旦手上有了权利,谁不想趁机会捞几个,给自己老婆孩子创造好的条件?给自己也留一条后路?

甚至有很多高级官员,最终都下海去经商赚钱去了。

在任的官员。又有多少真正是全心全意投入为老百姓做实事的?

沈梦兰喜欢陈京的地方就在这一点,陈京对自己的事业是真正的热爱,而且用心。

尤其是他那种执着的精神,让人很感动。

秋若寒对沈梦兰的这一系列说法感到无语,她第一次觉得,看上去成熟干练的沈梦兰,骨子里面竟然还天真得让人觉得可笑,其浪漫主义的爱情观,更是让作为同时代的人的秋若寒感到不可思议。

面对秋若寒的理『性』,沈梦兰却笑秋若寒太古板。

用沈梦兰的话说。人生一辈子。短短几十年,一切都按照按部就班的路一直往前走,人生又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人生没有浪漫,没有轰轰烈烈。或者根本就不敢去追求轰轰烈烈敢爱敢恨的爱情。这样的人生只能是索然无味。

所以沈梦兰认为。她的思想和做法,和理『性』感『性』无关。

她就只是心中觉得喜欢,就大胆的去表『露』。失败和成功又何妨?

人生百年之后都归于黄土,人生得意须尽欢,哪里需要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把自己束缚住?

秋若寒倏然觉得,自己的所谓能言善辩,自己的所谓理『性』思维,在沈梦兰的这一番理论的驳斥下,她竟然无言以对。

沈梦兰的话一语中的,几乎是直击秋若寒的人生。

秋若寒从小到大,整个人生就走得四平八稳,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就似乎被规划好了。

小时候在部队大院里上学,中学是部队的学校,大学上军校然后顺利的入伍。

进入部队以后,被派往国外学习深造,然后一直就听从组织安排到现在。

不仅是学习和工作,甚至是婚姻都是这样安排好的。

大学毕业以后进入部队,家里介绍了郝名,两人见了几次面,彼此也谈不上有多少好感,然后在双方家长的撮合之下就结婚。

秋若寒从小万众瞩目,被同龄人羡慕嫉妒恨的人生,其实平淡如白水……

秋若寒不是没有感情,不是没有梦想,也不是没有年轻人的躁动和青春,只是生在她那样的家庭,一切都被家庭的种种束缚给羁绊住了。

哪怕是因为这一次调荆江工作这点事情,秋若寒仅仅闹了一点脾气,立刻就会引起家庭四面八方接憧而至的压力。

最后,她依旧不得不屈服,还是接受了到荆江军分区工作的事实。

秋若寒想想沈梦兰这番言论,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属于他自己的轨迹,又岂能以自己的思维去评价或者揣度别人的选择?

是夜,两人都各怀心思,均难以入眠。

而今天秋若寒再一次到省军区后勤医院,原因则是今天军分区领导班子集体探望陈京。

秋若寒心想,陈京早就活蹦『乱』跳了,还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去探望?

不过军区何司令员下了命令,她也不敢违背,只能是一大早就到了医院。

她到医院的时候,何寿军等人早就到了。

几人都在特护区外面转悠,并没有进去。

何寿军看到秋若寒,冲她招招手道:“秋副司令,过来吧!我们稍等等,陈书记日程排满了,我们来迟了!”

秋若寒微微错愕,道:“有这么忙吗?工作的时候忙得不可开交,现在进医院了,日程还这么紧?”

何寿军嘿嘿一笑,道:“秋副司令,这话不能『乱』说,陈京同志在荆江威望高,他身体不好,关心的人多这是正常的。咱们军分区的领导不也都来了吗?

是这样,昨天我和马政委研究了一下,这次我们探病也没搞花这一类的东西。

陈京同志最爱喝茶,我们就以军分区的名义送他一套紫砂茶具,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秋若寒道:“领导商议好了,我当然没有意见,茶具很好!”

就在几人闲聊的时候,特护区的门开了。

从里面出来的第一个人赫然是省委秘书长冯博毓,何寿军忙凑过去,秋若寒愣了愣,这跟了过去。

何寿军和冯博毓握手,冯博毓微笑道:“何司令员,你们来得可真早啊!”

何寿军道:“秘书长,说起来挺惭愧的,陈京书记是在我们军区视察的时候生病的,我们军区上下都感觉心情沉重,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他的身体!”

冯博毓摆摆手道:“话不能这么说,何司令。陈京主要还是自己平常不注意,工作太劳累,太拼了!”

何寿军讪讪笑笑,扭头道:“行吧,这个事儿也不好追究责任,真要我们把责任揽在身上,反倒让陈京书记为难。这样吧,我们都进去看看……”

冯博毓凑过来低声道:“何司令员,恐怕还要稍微等一下,伍书记还没出来呢!”

何寿军愣了一下,秋若寒则面『露』惊容。

省委伍书记今天亲自来探望陈京来了?而且还是这么一大清早?

秋若寒早就知道,外面也有很多传言,说伍大鸣书记和陈京关系匪浅,两人感情极深。

现在看来,果然传言不虚。

陈京一个小结石,竟然惊动了伍书记的大驾,这面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又在外面等了十几分钟,伍大鸣才慢慢踱步从门口出来,他气『色』很好,脸上笑容很盛。

伍书记到了,自然又免不了一番寒暄。

伍大鸣我这何寿军的手道:“何司令员,你们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很强,陈京从昏『迷』到医院就诊,一共只花了二十分钟,很让人吃惊啊!回头我得跟侯司令员打招呼,要给你们记功!”

何寿军道:“伍书记,您不怪罪我没照顾好陈书记我就算长舒一口气了,至于记功,那完全就是愧不敢当!”

他顿了顿,扭头看向秋若寒道:“不过,我们秋副司令员昨天负责安保工作,倒是吃了不少苦。昨天的人特别多,听闻陈书记突然昏『迷』的消息,整个医院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挤满了人。

全省各地的领导和群众都闻讯而来,场面很混『乱』!”

伍大鸣瞅了秋若寒一眼,勉励的点点头道:“听闻荆江军分区来了一位女将,没想到这么年轻,感谢你秋副司令,我代表我个人和我们楚江省委感谢你!”

秋若寒脸微微一红,道:“伍书记,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的分内工作,我应该做的!”

伍大鸣点点头,忽然挥挥手道:“你们进去吧,我不耽误时间了,待会儿肯定还有其他的人过来。陈京就是一个劳碌命,平常在工作岗位上,一天忙得不可开交,现在进医院了,肯定也闲不下来。”

他微微沉『吟』了一下,道:“不过秋副司令,你负责安全保卫,在这方面你还是要把把关。尽量不要放太多人进去,给陈京一点安静的空间吧!他这几年不容易,该休息休息了!”

秋若寒愣了愣,昨天她负责安保工作,那是临时安排。

因为昨天事发在军分区,当时情况紧急,何寿军给她下的临时命令。

昨天晚上,荆江方面已经接手了医院的全部工作,具体接待方面也是由荆江市委办一手接管了过去,跟她秋若寒还有什么关系?

何寿军反应很快,道:“书记,您放心,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具体的安排了。保证陈京同时休息好,是我们工作的重心!”

跟在何寿军几人后面,秋若寒一路进入陈京所在的病房。

她脑子里还觉得恍惚,从昨天到今天,她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陈京在楚江的地位的确是非同一般。

按照现在的势头,陈京用不了多久,必然会走到更高的领导岗位上去。

郝名比陈京大两岁,现在比陈京高一级,但是郝名在岭南有陈京这样的地位吗?

无疑,答案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