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4章 回京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回京了!

伍大鸣探病,向陈京传达了两个意思。

一个意思是伍大鸣希望陈京好好休息一下,好好放松一下,省委研究,可以考虑给陈京一个月的假期用于放松。

在此期间,陈京可以回京城安心陪父母、陪妻儿好好的过一个放松愉快的春节,荆江的工作可以交给徐兵和单家强他们去做,从现在开始,陈京需要适应荆江没有他主政的日子。

伍大鸣传达给陈京的另外一层意思,他明确告诉陈京,楚江省委班子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会有一次大的调整。

届时,陈京的工作可能会被调整。

面对伍大鸣的这个意思,陈京吃了一惊。

伍大鸣却没有跟他说原委,只是轻轻的拍了拍的肩膀道:“陈京啊,荆江百废待兴,你通过两年的努力,杀出了一条血路,荆江的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迎来了春天。

可是放眼整个楚江省,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

在这个时候,也不算是我跟你加担子,只是形势所迫!”

伍大鸣说到此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说句实在话,你现在身体这个样子,我心里挺不舒服的。荆江的成绩是你拼出来的,这一点整个楚江都有目共睹。

你在荆江的成功,感动了很多人,也鼓舞了人多人,这其中甚至包括我!

说句心里话,现在我对楚江未来的信心更足了……”

他眼神瞬间变得犀利,大手一挥,道:“以我的年龄,走到现在的位置,我也心满意足了。再进步的心思我也没有了,只是在我的任上,没有把楚江经济搞好,我实在是感到惭愧。

现在我就一个心思,那就是楚江一定要在我的手上搞起来,搞得像荆江一样拥有希望!

共和国的将来在你们这一代年轻人身上,我们作为老人,也只能是尽最大的努力夯实基础,为你们将来做一些铺垫。

我希望在我仅剩不多的政治生涯中,能够完成这个目标。”

伍大鸣这一席话,让陈京很受触动。

陈京在荆江为什么如此拼命,如此投入的工作?

说到原因,还是因为自身的成长环境。

陈京自小就在楚江长大,从小就吃苦,成长在普通人的家庭。

可是现在,共和国发展几十年了,改革开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可是荆江人民的生活却依旧如此困难,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改革的红利,没有惠及到普通人,改革没有改变老百姓的生活,这是陈京难以面对的现状。

而伍大鸣的成长经历和陈京也基本相似,甚至故事更多。

伍大鸣就是农民的儿子,从小家庭困难,当年大学的时候,他文采飞扬,期间写了很多展露自己抱负的文章,当时他就预想过自己将来一旦身居高位,一定要为民谋福利的念头。

后来,伍大鸣担任了德高市委书记的时候,他还把这一些文章给陈京看过。

陈京相信伍大鸣说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他和陈京一样,骨子里面就是挺倔的人,他在楚江省委一把手的位子上待了三年多了,楚江却依旧做不起来,可以想象此时他内心的压力和郁闷。

陈京和伍大鸣足足谈了半个多小时,临走的时候,伍大鸣还不忘叮嘱,让陈京好好休息,安心休息……

……

京城,陈京和方婉琦等一行人在终于机场团聚。

陈京的女儿悦佳现在已经是幼儿班大班的孩子了,活跃得很,从机场出来,牵着爸爸的手,一路欢声笑语,惹得一家人都心情大好。

而为了给陈京接风洗尘。

陈京的岳父和岳母,两人在家里亲自忙活了一上午,准备了丰盛的餐饮。

在家里吃饭,和家人团聚,而且还可以接下来休息近一个月时间,这对陈京来说,是极其难得的放松。

荆江工作的这几年,他透支得太厉害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收获了成功。

陈京声震中原的消息,已经传到京城了,京城各方派系,对此都表示高度关注,因为,按照陈京现在的表现,可以预见,用不了多久,陈京必然会再一次获得进步的空前。

共和国四十岁左右的部级干部,将来极有可能会有陈京的一席之地。

而在刚刚结束的楚江省人大常务委员会上,陈京顺利增补为全国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而在中组部组织评选的全国优秀党员的评选中,陈京也顺利入围前十,成为了整个中原地区唯一一名厅局级的全国优秀党员。

成功带给陈京的是硕果累累的收获,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从个人声望上,陈京都达到了他从政十几年以来的第一个高峰。

三楚晨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有记者称在中原地区,无人不知道荆江模式,无人不认识荆江陈京书记。

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是也从某一个侧面说明,陈京现在俨然成为了中原地区的政治明星。

陈京回京的消息,迅速传开。

京城和陈京有关系的亲友,朋友等等各路人马,都开始行动,好在陈京刚刚动了手术,赴饭局无需喝酒,但饶是如此,这一天三顿天天都有人请客,天天都见客人,这让他不得不感叹,京城的人太好客了。

其实不止是京城的干部,像古林风、唐贽这些外地的干部,只要他们进京,基本都会跟陈京联系。

古林风现在终于从苏北那个泥潭中摆脱出来了,现在他担任发改委投资司司长,实权单位,很有能量。

而且去年一年,他的工作也饱受各方好评,在京城年轻一代的政治后辈中,表现非常亮眼。

但是他的成绩和陈京一比,明显有些黯然失色了。

即使是在西北系内部,陈京现在都空前的受重视,甚至方路平都在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和陈京见了面。

……

京城饭店,私房菜馆。

桌上的菜肴极其丰盛,今天是唐贽请客,一起吃饭的有陈京,古林风,还有财政部税务司的副司长廖耀阳。

另外一些干部都是唐贽率领的临港一干局委办一把手。

唐贽和古林风还有廖耀阳都是老关系,而和陈京之间的关系,都还是近几年才逐渐走近的。

但是今天,他对陈京是分外的热情。

在座的都喝酒,唯有陈京以茶代酒,即便如此,他都端起酒杯和陈京碰了几次。

他不无感叹的道:“陈京啊,说句实在话,以前我没去岭南工作,不知道岭南工作的困难。这一次我总算是亲身经历了,压力之大,难以想象。尤其是像临港这样的地方,压力尤其大。

全国人民都盯着特区发展,我们稍微出一点差错,都有可能导致全国性的轰动新闻,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啊!”

他话锋一转,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陈京,感谢你给我那么多建议,更感谢你在关键时候,给我工作极大的支持。要不然,这几年我工作会更苦,更困难!好在,现在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

陈京淡淡一笑,昨天他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说是在临港唐贽和郝名掐得很凶。

郝名是正职,占据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可是在彼此的博弈中,他却硬是被唐贽压了一头。

唐贽这些年的挫折,促使了他的成长,在临港他走的路子很扎实,他分管的城建工作,财政工作,文教工作,这几年都发展很快。而且就在不久前,临港成功申办了东亚运动会。

这个工作都是唐贽一直在主导的,现在东亚运动会筹备小组组长就是唐贽。

而相比唐贽来说,把发展经济的重担亲自抓在手中的郝名,这几年却十分尴尬。

临港经济的转型升级不彻底,临港打造金融中心,打造高新技术产业的政策和策略现在又被社会广泛质疑。

说到金融中心,北有黄海,南有香港,随着香港和大陆联系越来越紧密,临港的金融产业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郝名最近力推搞临港创业板,但是一个创业板酝酿了快两年了,却屡屡搁浅,这让很多对此给予期望的人大失所望。

另外,临港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受限于整个城市的定位,和整个人文和科技环境的限制,进展迟缓。

前年和去年,临港有多家重要高新技术企业的总部迁到了京城和黄海,这引起了全国的震动,甚至有报纸刊文打出了《临港,为会你哭泣》的文章,历数这些年随着国家全面发展,临港越来越没有竞争优势,越来越体现不出特区的优越性。

一旦临港不再具备这些政策上的先天优越,特区不特了,临港怎么和京城竞争?怎么和全球第一大城市黄海竞争?

这一些极其锋锐的问题被提出来,无疑是直指临港现在改革的难题。

而郝名慢一拍的反应,也让社会各界对他的能力产生广泛的质疑。

所以,不夸张的说,马上岭南全省班子重大调整,郝名很尴尬,唐贽却大有机会,这里面的局面可能会有微妙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