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5章 何去何从?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何去何从? ?@/百(23 07)

今年年底,对共和国来说,注定了是个人事大调整年。

纵观今年全国的发展和改革,主要特点依旧是地域之间的发展不平衡,固定资产投资居高不下,社会贫富分化差距日益增大,房地产泡沫开始显现。

除此之外,实体经济领域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虚拟经济,金融产业过度发展,泡沫严重,社会的投机心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整个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概括来说,全国经济沿海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经济结构调整的步子缓慢,继续深化改革的动力不足。

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迟缓,各省市在发展本地区经济方面缺乏正确合理的规划,导致整个社会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在这样的时候,中央领导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年底各省市领导回京述职,中央已经明确了要全国人事大调整,提出要优化各省市班子,破格提拔一批优秀的年轻干部到新的岗位上,而要果断免去一批所谓的问题干部。

媒体对年底的大调整表现出了极高的关注,首先,中原地区省市主要领导大调整,第一炮就从楚江省开始。

中央任命原楚北省常务副省长秋自忠担任楚江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吕军年的代省长职务被免去,调任吕军年担任楚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中央任命,雷鸣风同志担任楚江省委常委,副省长。

中央任命孙千石同志担任楚江省委副书记。

中组部的三份任免通知几乎在同一天发布。而整个中原地区各省班子大调整,就以此徐徐拉开了帷幕。

陈京人在京城,也能够想象这一番人事大调整,在楚江省将引起多大的波澜。

楚江省一直是被外界认为派系复杂的地方,从这一次班子调整的节奏来看,中央肯定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调整很有针对『性』。

秋自忠这几年在楚北表现非常亮眼,显然让他空降楚江,这也许正是中央某种意志的体现。

而副书记孙千石,以前就是楚江省的干部。后来去鲁东担任组织部长。这一次中央再一次安排他回楚江,无疑也是考虑到他对楚江的熟悉,希望他的到来能够给楚江一些新的变化。

至于雷鸣风的调职,不能算是提拔。应该算是让雷鸣风摆脱一种尴尬。

雷鸣风担任楚城市委书记。去年无疑是失败的一年。不说威信扫地,至少也是灰头灰脸。

在这个时候,给他调整岗位。当然是让他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他毕竟还年轻,本身也具备相当的能力,上面对其的发展看来也不无关心。

楚江班子密集调整。

陈京根本就没料到,自己远在京城,却躺着中枪。

不知谁最先传出消息,称荆江市市委书记陈京将升任省委常委,而且将接替雷鸣风担任楚城市市委书记。

为了证实这个传言的准确,有人甚至搬出了省委对泛楚城区经济发展的所谓的规划方案。

在今年下半年,省委伍书记提出要以省城为核心建立合作经济圈,提升整个楚城及周边城市的核心竞争力。

而在此之后,省政研室,省委和省『政府』等多个智囊团都围绕着伍书记的这个指示,开始制定详细的发展规划。

现在整体发展规划已经出炉,很有可能在今年的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上,这个规划将会正式出台,这预示着,楚城需要更强,更有能力的领导来担任一把手。

而目前整个楚江省,符合这个条件的也唯有陈京。

陈京在京城接到楚江方面的关于这个传言的电话,他大吃一惊,第一反应就是矢口否认。

开什么玩笑?荆江的发展刚刚有眉目,荆江的困难刚刚趟过去,自己又接替担任楚城市市委书记,这不显得很荒诞滑稽吗?

不过,陈京显然低估了传言的渗透力。

在他接到电话几天的时间内,陈京将升任楚江省省委常委,担任楚城市市委书记的消息竟然在京城的上层社会的圈子里开始传开了。

更让陈京哭笑不得的是,他开始接到来自各方面的祝贺电话。

其中,方连杰都糊里糊涂的把电话打了过来,惹得陈京一番猛训斥他听风就是雨。

很显然,大家关注的焦点是陈京晋升部级,刚刚过本命年的陈京,赫然晋升副部级,这将开创共和国年轻干部晋升的一个先河。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宣扬,陈京晋升副部的年龄,比郝名当年还要年轻五个月。

而陈京这一次提拔以后,他也将成为全国最年轻的部级官员。

面对这些议论和分析,陈京不胜其扰。

甚至连春节他都过得不安生。

他一方面,对这个传言嗤之以鼻,但是另一方面,他仔细分析,又觉得这个传言并不一定是空『穴』来风。

因为在此之前,伍大鸣和他有过一番长谈。

在那次谈话中,伍大鸣态度很明确,那就是明确告诉陈京,陈京的工作岗位要调整。

现在伍大鸣在先前又提出了打造泛楚城经济圈的宏观计划,陈京担任过荆江市委书记,对荆楚局势非常的熟悉,他群众基础好,干部基础也好。

任用陈京担任楚城市委书记,岂不是最合适的人选?

陈京心中想到这些,就十分的无奈。

相比外面的人热议和过度兴奋,陈京表现得很冷静,甚至有些无奈。

他是真不愿干楚城市委书记,荆江这几年,他太劳累了,好不容易把荆江的工作搞好,现在又给他扔一个『乱』摊子,自己岂不是成了救火队员了?

陈京为此专门给伍大鸣通了一次电话。

伍大鸣在电话中态度暧昧,道:“陈京,都跟你说了,让你好好休息,在此期间你没有工作。你已经是党的高级干部了,怎么连些许的传言都抵御不了?

再说了,即使让你担任楚城市市委书记,那也是组织对你的充分信任。

你以为楚城市委书记这个位子谁都能干得了?

楚城是咱们楚江的名片,楚城的建设关乎整个楚江的体面,让你担任楚城市委书记委屈你了?”

陈京一听伍大鸣这么说,他心中颇为不爽,便道:“书记,如果对这个任命征求我个人意见,我肯定不愿意。我对荆江的这份感情难以割舍,我宁愿继续在荆江工作。”

伍大鸣轻轻的哼了一声,道:“行了,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你跟我较什么真?你啊,真是越来越敏感了,外面那些乌七八糟的传言也能相信吗?完全就不可信嘛!”

结束和伍大鸣的通话,陈京心中更加『迷』糊了。

他思忖良久,还是无法从伍大鸣的言语中琢磨出有价值的信息,最后很无奈,他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

好在年关将近,今年全家大团圆,陈京很容易就将自己的全副精力投入到了春节尽情的喜庆和欢乐中……

除夕下午,陈京和方婉琦带着孩子悦佳一起登八宝山,祭奠方老将军。

除夕下午祭祖,并不是西北的传统,这是中原的传统。

按照方家这几年的传统,都是春节那天登八宝山为老将军扫墓,祭祖。

但是陈京最近实在是应酬太多,怕了人多的场合,他便邀方婉琦,带着孩子提早了一天过来。

此时京城正值隆冬,天空飘着雪花,陈京一家三口从山上转了一个来回,每个人脸上都冻得生疼。

悦佳小丫头却还调皮得很,一直捏雪球玩耍,手冻得通红通红,却还乐此不疲。

陈京回到山下,兴致忽然勃发,道:“佳佳,你这么喜欢玩雪,咱们打一场雪仗,你和妈妈一方,我一方,看谁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怎么样?”

方婉琦一听要打雪仗,脸『色』一变,瞪了陈京一眼,道:“你胡闹嘛!你刚刚动过手术,能这么疯吗?”

陈京摆臂做了一个舒展动作,道:“你把我看得太虚弱了吧,一个小小的结石手术而已,还能让我伤筋动骨不成?”

悦佳在一旁拍手道:“打雪仗喽,打雪仗,爸爸,我要和你一边,妈妈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小丫头鬼精灵,说话的当口,她已经将一团雪砸在了方婉琦的身上。

“小丫头片子!”方婉琦呵斥道,不甘落后,也俯身捏了一个雪球。

于是一家三口,就在山脚下来了一场『乱』战,尽是欢声笑语。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从路边缓缓驶过来,停在路边,司机连按了几下喇叭。

陈京三人一愣,方婉琦凑到陈京身边,蹙眉道:“谁啊?”

“是三外公!”陈悦佳忽然大声道。

她迈动步子,快速向汽车靠拢。

一声爽朗的笑声响起,奥迪车后门打开,一身长风衣的方路平从车上下来。

老远他就冲陈悦佳伸出双手,道:“还是咱们佳佳眼睛好使,一下就认出我来了,来,快让三外公抱抱,看看是不是又长大一些了?”

陈京和方婉琦在后面对望一眼,两人几乎同时加快脚步,往方路平的方向走过来。

方路平正抱着孩子,脸上笑容很盛,说不出的亲切和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