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6章 方路平的谈话!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方路平的谈话!

方路平今天来八宝山,原来是因为北方雪灾,他明天要到亲临灾区慰问调研。

春节远行,这从侧面反映了方路平现在工作忙碌的现状。

再过一年,中央领导班子换届,据目前外媒的猜测,方路平是极有可能会更进一步的。

首先,年龄上方路平具备一定的优势,在现任政治|局委员中,他算是相当年轻的。

另外,方路平在副总|理任上,口碑很不错,他主持搞的农村改革和医疗卫生改革,这几年成效卓著,另外,方路平的勤政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全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他这几年基本走了一个遍,其工作务实的作风,和做事坚决、果敢的性格,让他在执行中央政策方面,表现非常突出。

当然,客观的说,方路平身为方老的儿子,在政坛根基很深,底蕴很足。

尤其是在面对利益群体阻挠的时候,在关键时刻,他展现出了很强的魄力,尤其是在西部几个省市的改革方面,他更是力排众议,坚决要求当地党委和政府按照中央既定部署办,不能打丝毫折扣。

这在无形中,为他的执政加了很多分。

方路平的先天优势,在目前的岗位上可以说是得到了全面的展露。共和国的老干部,前几任离退休的中央领导,基本他都熟悉。在关键政策执行上面,因为人员关系广。他很容易协调各方面的关系。

而面对利益集团的时候,他也很容易理顺各方面的关系,寻求到合适的支持,现在他在这个位置就有这样的表现,如果更进一步,入常以后,他的表现可能更让人期待。

方路平前景广阔,这势必也让整个西北系现在的实力也大大的增强。

徐自清这一次从楚江省长直接调任国家能源局一把手,这恰恰就体现了现在西北系势头的强劲。

方路平下车,抱着佳佳。和陈京一家人闲聊了一会儿。

佳佳不愿受拘束。挣扎着要下来,方路平将孩子放下,小丫头便又嚷嚷着要跟妈妈打雪仗。

方路平满含微笑,指了指前面。道:“我们到前面走走吧!时间还早。迟几分钟上山没关系!”

此时。外面寒风凛冽,雪花又开始飞舞。

方路平的警卫人员紧随左右,其中一人拿过一条围巾送过来。

方路平摆摆手道:“你们不用跟这么紧。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他扭头看向陈京,道:“陈京啊,在楚江工作几年,清瘦了不少啊!听说还搞出了一身病,你这劲头很让人欣慰!”

陈京道:“三叔,结石是常见病,三十多岁得结石病的大有人在,这和工作劳累没什么关系。外面有些传言,过于夸张了……”

方路平嘿嘿一笑,道:“你的心性还不错,没有忘乎所以!对了,我听说你这一休息就是一个月,你对自己未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没有?还想继续干你的荆江市委书记?”

陈京道:“荆江刚刚出一点成绩,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多,如果我个人意愿,我还是希望能够把这一届干满!”

“个人意愿?个人意愿能够凌驾于组织意图之上?实话跟你讲,我们现在在华东地区大有机会。你是在沿海渡过金的干部,在岭南工作那些年,你口碑很好。

这个时候,作为你个人的发展来说,我觉得去苏北省是最好的选择。

先从省里的副职干起,一步一个脚印的适应学习,认真扎实的干几年,华北未来的发展离不开你们这一代的年轻干部!”

陈京愕然无语,怔怔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听方路平的意思,是想安排自己去苏北省工作,自己干什么职位?

老实说,这个想法在陈京的心中从来没有过,他想都没那么想过,现在方路平突然提到这一点,他有些措手不及。

方路平扭头看着陈京,良久,道:“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你的个人意见很关键。工作的事情,个人长远发展的问题,你要慎重考虑,关键是要理性考虑。

这不是讲哥儿们义气,讲个人私交的事情,你呀,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陈京目光闪烁,他隐隐能明白方路平的话。

看来方路平对自己在楚江的工作内心还是有疙瘩的,尤其是自己没和徐自清处理好关系,让徐自清被迫从楚江离开,这应该说是打了西北系的脸,让方路平也觉得尴尬。

但是陈京仔细想想,这件事情能怪自己吗?

徐自清如果不是自己走偏路子,他贵为一省之长,陈京有能力和他掰腕子?

但是这个问题,陈京此时此刻怎么解释都是多余的,因为方路平也不是傻子,他肯定能够想象到里面的种种情况。

只是到目前为止,徐自清已然是西北一系的中坚力量了,陈京却依旧游离在外围。

陈京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西北系的官员,他和西北系官员之间的互动和接触更是少,反倒是沙明德、米潜、伍大鸣这式微的中原帮,陈京和他们走得很近。

这在方路平看来,陈京肯定是在走偏方向。

当然,陈京和苗强、胡俊中这一脉的岭南系关系也不错。还有和王凤飞这一脉的京津系,也好像有关联。

还有,陈京和莫正也有交集,莫正是真正海派的头号悍将。

在方路平看来,陈京现在无疑是走到了事业的关键节点,在这个时候,明确不了自己的方向,树立不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将来提拔的时候必然会遇到瓶颈。

哪一个部级领导干部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治理念的?

所谓志同道合,共和国政坛的派系之争之所以由来已久,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政治理念方面的差异,客观上造就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人的地方就有分歧,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人的地方也就有派系,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陈京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方路平对自己可能是真关心,但是陈京对西北系的各种理念,并不完全支持。

比如徐自清在楚江搞的那一套,陈京就很不以为然。

再说了,陈京当年从沙明德开始,到后来的米潜,一直到现在的伍大鸣,这些关系都处理得相当好。

不夸张的说,陈京能够有今天,没有这几位领导的慧眼识人,破格提拔,他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而现在,陈京和他们的政治理念也是高度契合,在这样的情况下,岂有只是私交那么简单?

再说了,人生一世,不讲点哥们义气,不讲点私交,一味的只讲理性,一味的只追求所谓的利益最大化,这又岂是有血有肉的男子汉?

陈京承认自己是个感性的人,感性也没有什么不好。

陈京有没有野心?当然有野心,谁不希望自己能够位高权重,能够领导更广阔的地域,为老百姓做更多的事实?

可是陈京绝对不挖空心思投机钻营,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人。

他就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出来的大学生而已,这些年能够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这已经是创造了奇迹。

以后自己的发展之路,能够更上一层楼更好,万一上不去,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遗憾。

对陈京来说,最重要的是工作要有原始的动力,要有志同道合的同志,还要有成就感。

轻浮虚荣,不是陈京的性格,陈京骨子里面就是一个作风务实的人。

方路平和陈京在寒风中聊了十多分钟,最后乘车上山,陈京一家人向他挥手作别,他伫立良久,心思颇为复杂。

今天聊得很愉快,既是和长辈谈工作,谈生活,也是跟领导汇报思想,接受领导的耳提面命。

但是陈京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似乎在和西北系渐行渐远。

这中间没有对错之分,说到缘由,只能归结于陈京地位的变化。

陈京以前只是处干,副厅干部,到荆江市委书记也只是正厅干部。以他的年龄走到这一步很了不起了。

但是在全国的政治版图上,陈京级别太低,终究进入不了整个共和国政治的中心舞台。

所以那个时候,陈京和西北系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并不能很露骨的显现出来。

而现在,情况在悄然发生着改变,陈京能够感觉到,自己在正厅的位置上可能待不了太久, 而一旦提拔为副部级,则真正就进入了共和国政坛的中心圈子。

地位到了那一步,方路平说得很对,都必须要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和理念。

陈京还能游离在西北系的圈子周围吗?

陈京想想就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而政治的微妙和残酷也就在这里。

作为西北系的女婿,以后陈京无法想象自己和西北系之间产生摩擦之后,在共和国政坛会有多大的影响。

在那样的情况下,陈京是否还能坚持走自己的路,是否还能坚持自己的理念和原则?

陈京暗暗告诉自己,这一切可能还太早了,他现在真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

【这几天更新不给你,对不起兄弟。南方突然降温,从零上十几度骤然到零下三四度,说句实在话,南华真的措手不及。

所以,很自然就重感冒了,头重脚轻,码字极其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