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7章 人事再次变动!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人事再次变动!

春节过后,关于全国各省市班子调整的消息又开始盛传。

春节上班后第一天,楚江省班子又有了调整,楚江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汪鸣风调离到西北某省担任省委副书记。

而中央任命在京城财政部工作了十几年,后下方到晋西省担任副省长的陆冀言担任楚江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楚江省委班子再一次迎来了大的调整。

而在这个调整过后,很多人的视线又投向了中原。

而关于陈京的履新的传言,也终于掀起了一波新的**。

从年前陈京将担任省委常委,楚城市市委书记这一单一的传言,现在一下演变成了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陈京肯定担任楚城市市委书记。另外,陈京有可能离开楚江,到沿海地区干政府副职,陈京有丰富的沿海工作经验。

而这几年沿海产业转型升级恰恰又处在了关键的时候,这个时候中央急切需要像陈京这种敢干事,会干事的干部,据说中央的某位大佬看中了陈京,钦点陈京去沿海。

第三种可能,陈京又可能到楚北担任常务副省长。

这个传言的由来,据说是新任楚江省省长秋自忠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无意中透露出来的。

记者问他,对楚江了解多少?

秋自忠回答说楚江的干部很能干,比如荆江市委书记陈京同志。

好事的记者又问他,说荆江陈京书记现在正在病休,如果重新恢复工作,秋省长认为陈京最适合什么工作。

秋自忠笑言,说陈京其实最适合到楚北发展。

媒体一片哗然,然后把秋自忠这话解读成,陈京极有可能去楚北接替秋自忠的位置,毕竟楚北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的位子还迟迟没有落实。

对于这些传言,陈京已经显得很麻木了。

他也懒得去跟人家解释。反正他休假期限快到了,休假期一到,他立刻返回楚江,继续干他的荆江市委书记。

荆江前进路上的所有障碍基本都扫除了,陈京到任,他有绝对的信心把握在新的一年带领荆江经济继续起飞,荆江将不再是一种现象。而将成为中原地区一颗耀眼的明珠。

……

京城。

王府井私房菜馆。

温暖的包房之中,洋溢着浓浓的欢快的气氛。

吃饭的其实就两个人,一个是新上任的国家能源局一把手徐自清,另外一个就是急匆匆从西北回京,马上将赴楚江任职的陆冀言。

这一次针对陆冀言走马楚江,外界早就有了很多议论。

和徐自清一样。陆冀言也是西北系的中坚力量。

他比徐自清年轻五岁,而且有多年中央部委工作经历,上层关系很深厚。

而这几年他被派到西北系的老巢任职数年,在地方上如鱼得水,深受好评。

这一次西北系委派他到楚江,摆明是为了填补徐自清走后留下的空缺的,这说明中原的势力。西北系志在必得。

陆冀言和徐自清两人曾经是中央党校的同学,私交很好,长期有联系,这一次陆冀言走马上任之前宴请徐自清,目的不言自明,自然是想从徐自清这里,多探探楚江的深浅。

包房里面气氛很融洽,两人喝着茅台。畅谈这些年各自的工作,聊得很投机。

酒喝半酣,徐自清拍了拍陆冀言的肩膀,道:“冀言老弟,你在财政部的那些年沉淀很重要。在地方上任职,上层关系非常重要,你在这地方如鱼得水。楚江有了你,肯定会有极大的变化。

说句心里话,我对楚江的未来,现在越来越看好了!”

他轻叹一口气。摇头道:“咱们兄弟,不用藏着掖着,我从楚江离开的真正内情,你老弟恐怕也早就知道了。说句心里话,我很惭愧,也很不甘心。

你知道我听说你去楚江任职以后,我十分的高兴,我希望你能在楚江闯出一片天地,那片沃土,值得去付出!”

陆冀言点头道:“自清局长,我今天请你吃饭,不就是向您取经来了吗?我知道我能力没你强,人脉没你广,经验没你丰富,说句心里话,此行楚江,我感觉压力极大!”

徐自清淡淡的道:“冀言啊,你大可不必有这么大的压力,楚江不是龙潭虎穴,相反,楚江我们有很多同志。这些年我在楚江工作,别的不敢说,根底还是有一些的。

只要不是无根之萍,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陆冀言笑道:“徐局,经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受多了。反正明天我就去赴任了,再大的困难也要去趟,没有选择嘛!”

徐自清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他端起一杯酒,自顾喝了下去,心情瞬间变得似乎有些低沉。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道:“冀言啊,你要注意配合好大鸣书记,大鸣书记在楚江经营这些年,树大根深,而且他的执政理念,也是如炉中之火,越烧越旺,现在应该到了出成绩的时候了……”

陆冀言一愣,没料到徐自清会这样评价伍大鸣。

他和伍大鸣可是曾经的政敌,两人在楚江闹得不可开交,最后中央二选一才把徐自清给调走。

在这个时候,徐自清能够给伍大鸣这么高的评价,实在是难能可贵!

陆冀言连连点头道:“我谨遵您的教诲,我会努力配合大鸣书记的!”

徐自清半晌不说话,过了很久,他冷不丁的来一句:“冀言,你认识陈京吗?”

陆冀言愕然愣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以前见过几面,没有多少沟通,那个时候我还在财政部工作……”

徐自清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他道:“这么跟你说吧,冀言,你在楚江关键的关键,是要注意陈京。怎么和陈京相处,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啊,你千万不要认为他人年轻,你就忽略他。

恰恰不是这样,你如果能和陈京处理好恰当的关系,你在楚江就一定能够大放异彩!”

陆冀言哑然无语,他夹了一夹菜,直愣愣的凝固在了半空中。

良久,他道:“徐局,您这话怎讲?我殊为不明白啊!”

徐自清摇摇头,道:“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反正你谨记我说的话没错。可笑京城很多人看不透楚江的局势,对楚江的事情一知半解的分析,其实就是瞎扯淡!

等你到了楚江,你渐渐就能明白,一个市委书记是可以当到陈京那种程度的。

我知道你最近在京城听到了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那些都是瞎扯淡……”

陆冀言微蹙眉头,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过了一会儿,他道:“徐局,不瞒您说,昨天我去拜访了方总,我们聊到了楚江的问题,我也有意提到了陈京。你猜方总怎么说?他说陈京留在中原屈才了,得去沿海才能充分发挥他的才华。

您说这话……”

“恩?”徐自清眉头一挑,他愣了一会儿,迅速摇头道:“不可能,陈京绝无可能去沿海。伍大鸣拼命都会把他留在楚江的,这一点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

对陈京的新任命,方总可能有些想法,可是这个想法我认为实现不了。

关键是个人意见太重要了,陈京是不会领方总的情的!”

陆冀言瞟了一眼徐自清,心中暗暗皱眉。

他心想徐自清是不是在楚江遭受的打击过大了,怎么听他这么一说,把楚江的人和事说得神乎其神的。

尤其是这个陈京,一个三十多岁的市委书记,经徐自清这一说,俨然成为了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好似整个楚江政坛,他比伍大鸣还要重要似的。

这怎么可能?

陈京就是孙悟空,他毕竟只是一个市委书记而已,拘于荆江一隅,放眼整个楚江省来说,他又算得了什么?

陆冀言听过传言,说徐自清和陈京在楚江关系处理极差,现在看来,这个传言属实得很,徐自清提起陈京,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了。

陆冀言一念及此,他端起酒杯道:“徐局,谢谢您指点,老弟我敬你一杯!”

徐自清摆摆手,道:“这杯酒我就不喝了,关于楚江的事情,今天咱们兄弟就言尽于此,一切你都好自为之吧!我知道,你稍后肯定约了秋自忠,你的时间也紧迫,我就不多打扰你了!”

陆冀言一愣,道:“徐局,你这是什么话?咱们兄弟喝酒,你怎么只这个量了?你还没尽兴啊!不行,坚决不能走,咱俩还得走几个才行!”

徐自清摆摆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以前咱们兄弟,可以千杯不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从楚江回来成了惊弓之鸟了,哪里还有当日的豪情?

你有豪情你自己继续,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徐自清脸一冷,拎着包夺门而出。

陆冀言大惊失色,连忙拎包追出来,外面哪里还有徐自清的影子?

他猛然一跺脚,知道自己的心思被徐自清看穿了,人家是生气了呢!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喃喃的道:“陈京?真有三头六臂不成?我还真想会一会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