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8章 工作挑三拣四?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工作挑三拣四?

陈京原定大年正月初八返回楚江。

可是在正月初七下午,他却接到了来自中组部干部三局的电话,电话是三局副局长柳公民打过来的。

他要求陈京接到电话立刻到中组部干部三局,组织要在工作方面,向他了解一些情况。

干部三局是负责地方各省市自治区干部选拔调整工作的,在这个时候给陈京打电话意味着什么?

陈京很快就反应过来。

十有八九,自己在荆江待不住了,中组部干部三局,管的都是副部以上的干部,让陈京到三局接受组织谈话,其背后的意义已经相当明朗了……

陈京到中组部。

因为这次进京是休假,所以他没有带秘书,他自己停好车从停车场出来。

在停车场的出口处,他迎头就撞上了两个熟人——秋自忠,还有秋若寒。

他愣了半晌,秋自忠率先看到了他。

陈京忙迎过去道:“省长好,真没料到,我竟然在这里碰见了您!”

秋自忠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淡淡的道:“我也很意外,你今天这是……”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省长,我过来看望一位老领导。”

秋自忠点点头,道:“陈京,以后咱们同为楚江的干部了,以前的那些所谓的摩擦和不愉快,都可以划上句号了。老实说,你做事的那股子狠劲我颇为欣赏,希望以后在工作中。你能继续保持。

只要是对区域发展有利的事情,就要努力多做,我相信,如果咱们全省的干部都有你这种敬业精神,楚江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秋自忠话说得冠冕堂皇,陈京道:“省长,我期待在您的领导下继续努力工作!”

秋自忠摆摆手道:“你去忙吧!咱们回头楚江见!”

陈京和秋自忠错开一个身位,他瞟了一眼秋若寒,却发现秋若寒眼睛望向了另外一边,完全就是忽略了陈京的架势。

陈京本想跟她打个招呼。但是一看人家这般傲气。他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眼看着陈京进入中组部的大门,秋自忠轻轻的点点头道:“果然不出所料,陈京提拔了!三十七八岁的干部,就能跨进部级领导行业。很让人羡慕……”

秋若寒眼睛瞟了一眼陈京消失的方向。眼睛中闪过一丝阴翳。紧抿嘴唇,一语不发。

秋自忠看了一眼秋若寒,道:“你跟郝名闹矛盾的事儿我知道了。这个郝名不像话,完全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嘛!要好好的批评教育!”

秋若寒脸色变了变,哼了哼,道:“叔,我现在都不在乎他怎么说了。他在岭南工作不顺,气撒到我头上来了,索性这样更好,以后他过他的,我过我的,我们互不干涉!”

秋自忠微微皱眉,道:“若寒,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郝名说得并不是空穴来风?”

“啥?”秋若寒倏然一惊,用手指着陈京消失的方向,道:“你知道郝名说啥?他冷嘲热讽,说我在楚江日子过得逍遥,跟陈京打得火热。陈京得了芝麻绿豆的一点小病,我还替她彻夜守夜照顾。

你说他这是什么话?简直就是屁话,叔,你还真相信这些屁话?”

秋自忠愣了愣,呵呵一笑,连连摇头道:“我当然不信,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你的个性我不清楚?不过我看这个陈京还真的不错,很有竞争力,郝名心性方面比不上人家。

我记得小时候,你和方家的丫头常常被放在一起比较,你勤学努力,知书达理。方家丫头野孩子一个,逃学打架,野性难训。

现在倒好,她找了一个陈京做老公,跟好人学好人,她自己事业也上来了。你在工作上要加把劲,可不能输给方家的丫头哦!”

秋若寒脸上浮现一抹复杂的神色,缓缓点头,道:“叔,我会努力的。您不用为我担心,这一些小事,难不住我!女人终究还是需要拥有自己的事业的,我相信只要我脚踏实地,我能够闯出一片天地!”

秋自忠哈哈大笑,道:“好,你有这个志气就好!抛开包袱,埋头苦干,一定会取得亮眼的成绩!”

再说陈京径直到干部三局。

三局他没有熟人,给他打电话的柳副局长他也不认识。

柳副局长看上去感觉比较年轻,他问清陈京的身份,忽然就变得热情起来。

他请陈京到会客室,亲自给他斟了一杯茶,道:“陈京书记,说句心里话,看到你的简历,我很吃惊!如此年轻,却有如此丰富的经历,这在共和国干部中可不多见呢!”

陈京谦虚的道:“柳局,您太客气了!我只是在基层待的时间略长一些而已,其实很多方面还是挺不足的。还需要在工作中不断的学习加强!”

柳公民压压手,道:“行了,咱们不来这些客套寒暄了。今天我见你目的想必你心里也有个底。这么跟你说吧,组织对你的使用问题,目前还在斟酌。

现在沿海缺干部,尤其是缺经验丰富,善于处理复杂问题的干部。你在沿海工作过一段时间,有工作经验,组织认为派您去沿海,是比较恰当的,你自己是什么意见?”

陈京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会儿,道:“柳局,其实要问我个人意见,我觉得我这几年在楚江工作比较辛苦,但是取得了一点成绩,这是我个人感到欣慰的地方。

但是目前的这点成绩还太小了,尤其我们荆江市的工作,去年下半年才开始明朗。

今年和明年,是我们市发展最关键的年份,我希望组织能够考虑到地区领导的延续性,这对地方发展是很有利的!”

柳公民微微皱眉,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

传闻不如见面,陈京果然是个十足的现实派。

他还是惦记着他荆江市委书记的位子呢?

这一点,柳公民对陈京还是高看一眼的。

地方上有些干部,削尖脑袋,一心就是往上爬,常常造成一种头重脚轻的局面。

要知道位置越高,压力越大,挑战越多。虽然有人说屁股决定脑袋,但是拔苗助长的干部,在关键位子上出不了成绩的事情常有。

柳公民干组织工作十几年,他不知看过多少这种情况。

有些人冲得太猛,后劲不足,最后反而欲速不达,在竞争激励的政治博弈中,败下阵来,前功尽弃。

陈京这样的现实派,貌似不看重提拔,其实却是想捞更多的资本,一旦夯实基础。组织再提拔这样的干部,很可能就一步到位,直接进省常委担任关键职务的都有。

这样的干部,心性绝佳,根基扎实,往往后劲非常足,最终可能会活跃在共和国政坛的上层很多年不衰……

“陈书记,你个人的意见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不愿意离开楚江?”柳公民道。

陈京心中一突,这个问题难回答。

到沿海工作,这个事儿方路平给陈京透露过,想来这背后是有西北系的影子。

陈京能够断然拒绝人家的好意?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不能这么说柳局,沿海的工作环境和条件很好,谁不愿意去?这是我还是不舍荆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都是人之常情……”

陈京轻叹了一声,道:“荆江有目前的成绩殊为不易,后续工作,我们挑战与机会并存。在这个时候突然大幅度调换岗位,我有些措手不及……”

柳公民掀动嘴唇,正要再说话,“咚,咚!”有人敲门。

柳公民看向门口,道:“进来!”

门忽然被推开,柳公民瞅向门口,下意识站起身来,陈京几乎同时起身。

门口站着的赫然是米潜,米部长!

“米部长!”陈京第一个出言打招呼。

柳公民则凑过去道:“米部长,您来怎么没打个招呼,我……”

米潜摆摆手,道:“是我来得仓促,打扰了你们的谈话。陈京,这一次组织会给你新的机会,今年中央通过了新的高级干部选拔规定。新规定强调要打破过去的条条框框,要打破传统的论资排辈,要适时合理的提拔一些优秀的年轻干部到重要岗位。

这一次我们在筛选干部的时候,你的呼声很高,希望你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陈京愕然不说话,柳公民也十分尴尬,他讪讪的道:“米部长,我正在和陈书记谈这个问题!”

米潜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们在谈这些问题。我过来只是跟你们局通报一件事,最近有人举报你们在搞干部谈话的时候,组织严肃性存在问题。有些干部在工作岗位上挑三拣四,挑肥拣瘦。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干部任职一切要服从组织安排,这是很严肃的组织纪律。

哪里有那么多挑三拣四,挑肥拣瘦的?这成何体统,以后你们搞干部谈话的时候要注意这一点,不能让这样的苗头抬头,你明白吗?”

柳公民连连点头,脸色涨红。

而陈京却听明白了米潜的潜台词,刚才柳公民不是征求自己的意见,让自己去沿海工作吗?

自己不愿意去,是不是也是挑三拣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