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79章 该作别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该作别了!

陈京从中组部出来,心中有些忐忑。

米潜并没有说很多话,但是他说的关键一句话就是组织严肃『性』,干部任职不能由着『性』子来,挑三拣四。

陈京总觉得米部长这句话是很有针对『性』的。

他是不是在批评自己不愿去沿海,这就是挑三拣四,挑肥拣瘦?

如果真是这样,陈京估计,自己这一次真有可能要离开楚江了。

他微微皱眉,抬手看看表,觉得自己一刻都不能耽搁,必须立马回楚江。

在荆江工作他投入太多了,无论是精力还是感情,他都全情投入。他对荆江的感情,很难用一两句描述清楚。

荆江在他的心中地位,几乎就和女儿佳佳不分上下,他当这个地方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可怜天下父母心,在孩子身上付出再多,父母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而陈京为荆江,他付出再多,他也非常的愿意。

现在,他很清晰的感觉,自己要离开了。

说句实在话,他情绪有些低落,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回荆江多走走,多看看,那一片土地,对他来说,怎么都看不够……

陈京并不知道,他心中七上八下,而此时柳公民心中更是紧张得很。

他在和陈京的谈话中是耍了手腕的。

关于陈京的任用问题,意见多是不错。

但是安排陈京到沿海工作,绝对不是主流意见。

他故意把沿海工作这一点突出来说。其实是一种诱导,希望陈京能够选择到沿海,那样的话,对柳公民来说,他受人所托,也算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这么一次普通的谈话,最后竟然惊动了米部长。

米部长何许人也?堂堂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位高权重,一般正部级重量级干部的任用。他才会过问一下。

而陈京不过是拟定提拔副部的年轻干部而已。他竟然过问了,而且措辞严厉,这说明了什么?

柳公民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严重错误。

在政治上的严重错误。没有什么比站错队更可怕了。柳公民敏锐的嗅到了危险,他的内心岂能平静?

……

陈京复职,他的车到荆江市委的时候。受到了荆江社会各界热烈的欢迎。

荆江四套班子,包括军分区的领导班子几乎全部到齐。

另外,市直各局委办一把手,下面区县党政一把手,民主党派人士,离退休干部,工商联代表等等,整整有上百人的队伍迎接陈京复职。

整个市委大院黑压压的一大片,全是人。

市委大院,倒处都悬挂了横幅,“热烈欢迎陈京书记病愈归来!”等等标语,悬挂得十分醒目。

显然,这一次肖涵也是豁出去了,顶着挨批的风险,他也把排场搞了起来,而且搞得很足。

更出乎意料的是,在市委门口,竟然有自发过来的社会各界群众,规模也有几百人,这些人都高举欢迎横幅,人人喜气洋洋。

陈京轻轻的放下车窗,伸手出来向大家挥手致意,眼眶竟然开始湿润。

荆江人太给面子了,太给自己脸了,一个小结石病修养一个月,现在回来还如此隆重欢迎,这让陈京怎能不感动?

方刚在副驾驶座上也显得很兴奋,他指着一副横幅道:“还有小孩呢!”

陈京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估计和佳佳年龄相差不大。

她手上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水汪汪的眼睛望着陈京的汽车,最终兴奋的大喊大叫。

牌子上写着:“陈京叔叔好样的,荆江需要健康的您!”

陈京心猛然被触动了一下,他压手对老何道:“老何,停一下!”

老何扭头道:“书记,人太多了,我担心……”

陈京不高兴的皱皱眉头,老何无奈,只好将车停住。

方刚连忙绕过来帮陈京开门,陈京下车,人群反响更加激烈。

陈京拱手为礼,大声道:“谢谢,谢谢大家!真心感谢你们!”

他慢慢靠近举牌子的小丫头,弯腰下去轻声道:“小妹妹,你今年几岁了?”

“七岁!”小孩脆生生的道。

她旁边一对中年男女,显然是她的家长。

两人非常激动,那个女的道:“萌萌,给叔叔比划一下,叔叔问你多大呢!”

小孩扭头疑『惑』的看着母亲,她怔怔半响把手上的牌子递给妈妈道:“那你先帮我拿着!”

小女孩的萌态,立刻引发周围人群的哄笑。

陈京伸手将女孩抱起来,人群立刻还是起哄叫好。

就在现场,陈京发表了一个简单的感谢讲话,逗留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才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慢慢走近市委大院。

市委大院里面,以徐兵为首的众多欢迎人群早已经严阵以待了。

他们几乎同时围拢过来。

徐兵老远伸出手来和陈京握手,陈京道:“老徐,这段时间辛苦了,我撂了挑子,把担子都丢给了你,实在是过意不去!”

徐兵哈哈一笑,道:“您现在回来了就好,说句实在话,我真有些不堪重负。荆江的工作还得您掌舵,我诚惶诚恐啊!”

陈京另一只手搭在徐兵的手背上,道:“老徐,你要慢慢适应!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啊,荆江的局面,终究有一天会轮到你掌控的!”

徐兵愕然愣了一下,陈京却没有再跟他说什么,而是错开身位,和其他人打招呼。

今天人来得齐,陈京索『性』就在荆江市委一号会议室开了一个短会。

这个会议是非正式的年度工作计划会,陈京在会上提出了新的一年,荆江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新一年大家的工作任务。

陈京告诫所有的干部,荆江去年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是成绩还比较不明显。

陈京要求各级干部千万不要被一点小成功就冲昏头脑了,要时刻牢记,现在荆江发展是挑战和机遇并存。

大家头脑中时刻要紧绷一根弦,要时时刻刻保持头脑清醒,从而为荆江未来的发展,贡献更多的力量。

在会议结束以后,原本还安排有聚餐,但是陈京全部取消了这一些安排。

现在正是年后,马上要部署召开全市经济工作会议。

市委的笔杆子们已经进驻了市委小招,埋头开始准备经济工作会议的材料。

这个时候,也正是干部下去考察视察的黄金机会,一年的开年之际,工作走上正轨,找到正确的方向比什么都重要。

陈京要求各分管领导,要抓紧利用这段时间多调研,多找问题,多想对策,争取让全市经济工作会议取得圆满的成功……

晚上,陈京一个人在自己荆江的寓所慢慢的踱步。

今年的荆江和去年比已然是天壤之别了,去年年后荆江虽然有了一点起『色』,但是还是改不了暮气沉沉,死气沉沉的大环境。

而这一次,陈京看到的是生机勃勃,看到的是群情昂扬的良好情绪。

老百姓心中的希望开始升腾,体制内官员的精神面貌有了根本的改变,接下来只要磨合好,规划好,荆江何愁没有美好的未来?

陈京手上拿着铅笔,慢慢的走到东头的墙壁边上,他用铅笔轻轻的在一个个地方划着小圈圈。

这些被圈的地方有朗州、有三和,有船厂,有码头,有内燃机厂,有纺织厂等等地方。

每一个地方对陈京来说,都有着不寻常的意义。

陈京到荆江的工作,正是通过一个个的解决这些问题,从而逐步理清头绪,找到方向的。

陈京想趁这几年到这些地方再多看看,也许,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将来再想看看这些地方,现实条件恐怕就不允许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再华美的筵席,终究有散场的一刻。

陈京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荆江的日子不多了。

他必须考虑用最短的时间,一是走一走看一看荆江,另外他也需要把工作上的问题向后面的领导做好交接。

荆江的政策延续『性』非常重要,陈京已经把荆江发展的总体架构设计完成了。

下一步对荆江来说,需要的就是在这个架构上面添砖加瓦,一步步踏踏实实的往前走。

每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完成,荆江就会往前进一步,通过几年的发展,荆江不断的征服新的目标,就有望成为中原地区最璀璨的明珠。

陈京打开自己的书柜,把这几年所有的工作记录一一的翻出来。

他一个个仔细的认真回顾,他心中默念,脑子里却浮现出各种幻灯片似的景象。

荆江的人和事,在荆江工作的一切景象,各种场景走马灯似的在他脑子里一一的划过。

有些人的面孔,那么真实鲜活,而那些曾经让陈京讨厌的人和事,在此时此刻,竟然都显得如此的亲切了。

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陈京在荆江工作的这几年,工作中各种酸、甜、苦、辣的滋味,除了他自己之外,又有谁能够体会得到?

别了,一切终究都会成为过往。

但是对陈京来说,在荆江工作的这段履历,他一定会永远的铭记心中,永远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