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2章 陈京的怒火!

第一卷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陈京的怒火!

名人咖啡厅。

陈京将咖啡杯端起来,眯眼看着面前的唐招招。

估计是被陈京一通臭骂,唐招招来得匆忙,头发乱了都没来得及打理,皮鞋上也沾了灰,看上去风尘仆仆。

在电话中陈京脾气很臭,可是见了面,他却很轻松,反倒安慰唐招招道:“你别急,有什么话你慢慢说,天塌下来了,顶的人很多,你我个子都不是最高的,是不是啊?”

唐招招来省城之前,被陈京在电话中训懵了,这一路过来心里七上八下,忐忑得很。

陈京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典型的一把手作风硬朗的脾气,训人批人毫不留情面,他赶到省城,就做好的被骂的准备。

可现在陈京这么一副和蔼的面孔,他心中反而有些不适应。

同时他也不得不感叹,陈京这些年变化太大了,已然不是德高的区委书记了,人家现在是省部级领导,省里的大总管,其城府和心机,已经不是他能揣度的了。

所谓德高的问题,重点在国企改制和干部任用的问题方面。

德高是全省最早向荆江取经的一个市,荆江搞国企改制,德高以殷林为首的市委班子就以荆江为师搞改制。

为了顺利的推进国企改制进程,尽快的甩包袱,德高一方面在国有资产处理上采用分割处理的办法,走合并路线,私人收购路线等等方案。另外,在人员方面,殷林开了口子,提出所有行政编的管理干部,可以并轨到国家机关、事业单位,按照级别安置。

应该说,殷林和苏华平决策还是果断的,也很有想法。

可是在执行层面上,暴露的问题很多。

首先。国资问题就存在一批安置不下去的干部,这些人有一些干脆下海,然后利用银行的关系,把本属于国企的资产“购买”经营,其实自己一分钱都没掏,就是搞空手套白狼的游戏。

国企变私企中间,就存在一部分资产被严重低估的问题,后来私人经营过程中有存在和银行利润分配纠纷问题。有几个经营不善的企业。还存在法人代表跑路,银行血本无归,又重新找政府寻求补偿的问题。

这几个问题牵扯到的人就不少,搞得下面怨声载道。告状的人很多。

另外,在安置方面,一部分没积极下海的干部,利用国企改制前夕,眼看大厦将倾,他们便趁机大肆的把本属于国企的一些资源财产,拿出来搞公关,走关系,把钱花出去为自己的前程铺路。

反正省里市里都开了口子。国企行政领导是要安置的,加上他们又有金钱开路,有些安置就没有按照组织原则搞,有好多破格的情况出现。

这么一破格,原体制内的干部能没意见?

他们一闹,加之这些“破格”干部在工作上有常常捅篓子,矛盾激发起来。双方就大打出手,互揭老底。

去年省政协和省人大派工作组下去到各地方巡视民情,就有官员递条子直接递给了人大政协的重要领导,后来更是发展为直接写举报信,去年年底德高市政协会议闹了一次不愉快。

最近市人大会议,又闹了一次大矛盾,市委和市政府安排的有七八名干部的任命,人大这边竟然通不过。搞得任命下不下去,影响搞得很大,最后直接上升到德高改革的路子过“左”,对德高工作省里已经有了全盘否定的声音出来。

陈京当时了解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能掉以轻心。

但是他没有深层次的想这里面的东西。

今天伍大鸣突然一发火,他再一想这个问题。实在是惊出了一声冷汗。

伍大鸣说要出“大问题”,问题会有多大?

荆江发展起来了,荆江成为了全省的标杆市,现在全省各市都以荆江为榜样来搞发展,德高是其中的排头兵。

德高如果这一次被否定了,是不是意味着像德高这样的“左”的错误势头要被摁下去?接下来就成了国企的改制是不是要想新的办法,更合理的办法?最后可能又会回到先前的老路上,政府继续背包袱,谁都动不了的局面。

这中间肯定是有既得利益群体在其中发挥了作用的,不然声势搞不到这么浩大。

殷林和苏华平两人,一个是从省委机关下去的,一个是从省政府机关下去的,都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老同志,他们捂不住盖子的事情,是几个小跳蚤能够搞出来的?

所以伍大鸣所说的“大问题”,这个问题就真的是天大。

改革究竟动了谁的“奶酪”,现在正是针尖对麦芒的时候,省委班子刚调整,扑朔迷离看不清,保不准就搞出一个乱局来,那就会是更“大”的问题。

如果再往深处想一点。

德高的那一套搞法,当初肯定是请示过伍大鸣的,伍大鸣不给他们壮胆,殷林敢玩这么惊险的三板斧的杀伐决断?

殷林不是陈京。

陈京聪明的地方就是他执政荆江的时候,哪怕是全省所有人都说他和伍大鸣多么多么亲密,两人关系多么多么好。

陈京在决策上面就从来不跟伍大鸣打招呼,跟领导打招呼,企图领导为你保驾护航,有时候不是尊重领导,是害领导。

陈京在荆江搞了那么多事,期间有多少惊魂的场面?在剑拔弩张的时候,当时有人形容荆江的水都流不动,荆楚的空气都是凝固的。

可是哪怕在最困难的时候,全楚江人也只敢指责陈京做事鲁莽,武断粗暴,也没见哪个敢把矛头指向伍大鸣,当时陈京就考虑到了这中间的种种关窍,让人家没那个空子钻。

显然殷林现在不是这个情况,吕军年现在是人大主任。

这些年他在省委被伍大鸣一直压制住,到了人大,他伸张正义,主持公平的时候到了。

人到了这一步,升官发财没路子了,贪财敛财盯的人又多,最后几年当个清官、好官,落得一世英明,留一个好的结束,还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这个时机更好?

陈京想到这些可能,头就大得很,就越来越能理解伍大鸣说的问题究竟有多“大”。

唐招招在陈京面前,可不敢像殷林一样玩滑头。

他是一字不漏的把这几年德高的工作详详细细,原原本本的向陈京和盘托出,国企改革就是他分管主导的,其中的种种内情,还有谁比他更清楚?

陈京听着听着,脸就变黑了,咖啡杯往桌上一放,瞪着他道:

“你为什么不早汇报?我看你这几年真是翅膀硬了,了不起了,搞了这么大的事儿,屁都没见你吱一声,你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天大的事儿都能给变没了吗?”

唐招招脸瞬间涨红,心情却没有先前那般紧张了,陈京这一开骂,他心情反倒轻松一些。

他吐了一口气,道:“秘书长,情况就是这样的,反正这个事儿闹起来了,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这个责任我肯定逃不了!妈的,这几年我干得比牛累,最后也落不到好下场,有时候想想,心灰意冷啊……”

他顿了顿,有些沮丧的摇摇头,道:“秘书长,早知如此,我当成就该想方设法都去荆江,哪怕是在荆江干一个区长,也比现在强。都怪我脑子犯迷糊,怎么就……”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对唐招招从内心深处觉得有些失望。

都是副厅级干部了,一个市的副市长了,一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一点自我保护的意识都没有,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上这个位子的。

殷林这个老狐狸,也真算是老成精了。

陈京几次跟殷林打电话,这家伙胸脯拍得震天响,德高发展形势一片大好,有些许不和谐的声音不是很正常吗?

陈京也觉得很正常,但是所有人都觉得的正常的话,这是事儿还正常吗?

唐招招竟然到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有可能会成为一颗弃子,才急匆匆,屁颠屁颠的跑到陈京面前哭爹求娘,如果是以前的陈京,他就真要扇这家伙两耳光,然后再问他早都干什么去了?

“吃一堑,长一智,有什么大不了的?实话跟你讲,今天针对德高的事情,省委几个重要领导都有指示,这个事情现在我全权负责。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眼中揉不得沙子。

别指望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刚才说的这一些,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承认的一些错误,也会成为你以后想组织主动交代问题的一个积极表现!

这个事儿要查到底,省委督查室和政府督查室组成联合调查组严查!”陈京黑着脸道。

“啊……”唐招招倏然一惊,下意识的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

“秘书长,这……这……,咱们德高现在整体环境正在积极向前,这个时候如果……”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注意你的身份!你想跟我扣什么帽子?说我破坏德高发展大好局面吗?扯淡!举报信都送到书记的床头上去了,你还跟我扯发展大局,我说你们德高的班子,从上到下就从来没有一根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