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3章 两路人马杀德高!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两路人马杀德高!

省委常委楼。

陈京以前觉得单建华给自己安排办公室,考虑周全,恰到好处。

但是住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办公室的位置,好像有些尴尬。

因为每天早上,陈京先到书记办公室确定一天领导日程,然后需要绕个大湾子,甚至要乘电梯下楼,才能到孙千石的办公室。

孙千石有专职的副秘书长,其工作日程一般不用陈京去操心。

但是陈京作为秘书长,他的职责是服务正副书记的。

陈京和书记的距离这么近,和副书记的距离又那么远?

是不是有点像书记和副书记之间的一颗不和谐的钉子?省委正副领导之间配合不默契,会不会跟陈京在中间使偏劲有关系?

省委机关门户深似海,倒处都是爱琢磨的人,陈京现在处于这种状态,难免就会被人家琢磨。

后来陈京想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每天早上上班,他都不坐电梯,走楼梯。

他先到副书记孙千石的办公室那边看看,如果孙千石在,他就进去打个招呼。

然后,他再回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开始一天的工作。

不过秘书唐正华在小食堂吃饭的时候,又听到秘书处的一帮秘书议论,说孙副书记有一次在办公室发了火,说自己天天上班还要被考勤查岗。

显然,这个所谓的考勤查岗,指的就是陈京的这个举动。

陈京认为自己不适合做秘书长的地方就在这里。

陈京骨子里面就不喜欢伺候人。尤其是领导干部太刁钻,太挑剔,陈京有时候就会很反感。

孙千石说自己被考勤查岗,陈京心中就觉得窝火,考勤查岗就查岗,又有什么好发牢骚的?

现在中央领导不是天天说要狠抓干部作风吗?从中央重要领导自身开始抓,陈京作为省委秘书长,每天早上在省委常委楼里面走一走,又算是什么大事儿?

再说了,陈京也想明白了。

当秘书长的人。你想两边都讨好。八面玲珑,方方面面都满意,那是不可能。

秘书长就是一个杂事缠身,各种矛盾集一身的工作。

该柔的时候要柔。该硬的时候。手就不能软。指望人家都说好话。那怎么可能?

这一天大早,陈京和往常一样进入常委楼,他刚到楼梯口。就看到两人说说笑笑,从拐角处一头就扎了过来。

陈京瞟了两人一眼,都是熟面孔。

一个是孙千石的秘书覃茂阳,一个是省人大办公厅的副主任、信访局长杨启云。

陈京干秘书长位子没多久,但是他刻苦训练,目前全省副厅以上干部的名字和样貌,基本都在他脑子里面了。

再说了,人大现在挺活跃,吕军年上任以后搞了很多新政,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楚江体制内参与工作的比重,是愈来愈重要,愈来愈多了。

陈京看见两人,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冲两人颔首。

两人同时一愣,覃茂阳非常尴尬,凑过来恭恭敬敬的道:“秘书长!”

杨启云也叫了一声:“秘书长好!”但态度明显没有覃茂阳那般毕恭毕敬,兴许是年龄的因素,陈京在他面前,似乎还并不具备绝对的威信!

很快上到二楼,陈京道:“茂阳,千石书记正在忙吧?”

覃茂阳恭敬的道:“秘书长,千石书记正在批阅组织部送过来的文件,您……”

陈京点点头,压压手道:“你先忙自己的吧,我去跟他汇报一个工作!”

孙千石和吕军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形象。

吕军年大腹便便,方面大耳,孙千石却干瘦干瘦,皮肤黝黑。

皮肤黑,一年四季又喜欢穿神色的衣服,整个人看上去就显得非常的老持沉重。

对他来说,唯一的亮点可能在发型上面。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他,他都是大背头,头发绝对梳得一丝不苟,染得乌黑油亮,然后再配上一副金丝边眼镜戴着,极具学者的风范。

看到陈京来了,孙千石脸上露出笑容,咧开嘴道:

“陈京啊,昨天你给我看的那个文件,很好啊!下面的市一级的同志们很有想法。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这是中央和省委一直都重视的工作。其实这么多年,我们楚江省一直有些忽略了。

有人为什么说咱们楚江乱?我看啊,就是因为咱们在基层组织建设,基层政策宣传等等方面,做得不好!”

他伸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陈京:“文件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我充分支持!”

陈京拿过文件扫了一眼。

这个材料是荆江转过来的,荆江今年拟定搞一个基层党组织建设年,目的是夯实基层政权基层,肃清最贴近百姓生活的贪腐等等一系列问题。

这个文件本来是他们递给陈京请示的。

陈京却觉得他们这个做法很有想法,觉得可以在全省都把这个思路推一下。

他先跟伍大鸣汇报了这件事,伍大鸣让陈京把东西给孙千石看看,陈京昨天就把这材料递过来了。

“怎么了?有事?”孙千石眉头一挑,又道。

陈京摇摇头道:“没事了,您先忙,我回去去安排今天的工作!”

陈京转身要离开,孙千石却又开口道:“哦,对了!陈京,我听说德高出了一个什么纠纷,搞得举报信满天飞,殷林是怎么搞的?他在省委工作了那么多年,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了,怎么就……”

陈京扭头看向孙千石,孙千石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好像德高出事了,并不是坏事,是天大的喜事一般。

陈京此时无法准确揣摩孙千石的心态,但是他脑子里迅速蹦出了一个故事出来。

据说有一年楚江雪灾,衡水地区雪灾尤其严重。

孙千石在主持救灾工作会议的时候,冷不丁的崩出了一句:“瑞雪兆丰年!”

据说他这句话一出口,现场所有人当即就吓傻了,有个摄像记者摄像,手一打滑,摄像机都掉到了地上。

后来这事成了衡州政坛的一个大笑话,孙千石也得名“丰年书记”。

当时楚江是沙书记执政。

明德书记后来狠狠就这事批了孙千石,后来孙千石在楚江没得到提拔,和他“丰年书记”的头衔分不开。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德高的事情,昨天书记很生气,动了肝火!指示我要严查,一查到底。今天我就会派省委和省政府督查室下去联合调查!

现在外面不是说,省委办事雷声大、雨点小吗,我看得弄点动静出来了。

要不然下面各市都走偏路子,都不按中央和省委的政策办事,那样我们的乱子就大了!”

陈京顿了顿,道:“千石书记,您提到这个问题,您这边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指示?”

孙千石愕然,愣了几秒钟,摇头道:“没,没有,你搞得很好,很有魄力!该硬的时候就是要硬,绝对不能手软,尤其不能徇私!出问题,就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没,官官相护,这样的地方是没有希望的!”

陈京从孙千石办公室出来,一路心情就不好。

孙千石这个老狐狸,今天是**裸的在嘲笑自己,在敲打自己呢!

德高是什么地方?

德高首先是最先学习荆江经验的一个市,被楚江人说成是第二个荆江,德高的问题,暴露出的是不是荆江模式的问题?

除此之外,全省人都知道伍大鸣是从德高市委书记位子上走上来的,对德高感情很深。

陈京也是地道从德高成长起来的干部。

德高现在一出问题,他孙千石就喜滋滋的,这不是幸灾乐祸是什么?

至于后面说的什么绝对不能徇私,还有什么官官相护,这敲打的痕迹也过于明显了……

脑子里一想这些,陈京就感觉自己和孙千石之间的梁子,似乎是越结越深了。

陈京一个人在办公室闷了半个多小时,他开始亲自给政府秘书长毛军建打电话。

然后党政两边督查室处以上干部一起到省委开会,在会上,陈京布置了任务,要求党政两条线齐出动,奔赴德高,严查德高国企改制系列问题和干部任用违规系列问题。

在会上,陈京自始至终都极其严肃,没有露出丝毫的笑容。

他给督查室的要求很明确,那就是一切以事实为基础,不能出现任何徇私,任何讲人情,讲关系企图掩盖事实真相的情况。

陈京以他固有的杀伐决断之气,让在座所有人都意识到,秘书长下令动的是真格,可不是让大家去走过场去的。

一时党政督查室,闻风而动,中午午饭吃过,两支精干的队伍就杀气腾腾,直奔德高而去。

毛军建和陈京亲自为他们送行,毛军建不无担心的道:“陈秘书长,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急了一点,这一次……”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哼,道:“殷林和苏华平都打了一辈子雁了,就因为屁大一点事,搞得全省人尽皆知。再不给他们一点狠的,他们还以为自己真是土皇帝了,省委拿他们没办法了?

再说了,经不起查的干部,迟早就是祸害,早点处理,组织的损失还会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