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4章 敢不敢和陈京叫板?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敢不敢和陈京叫板?

玉山温泉别墅。

伍大鸣饱受皮肤病的困扰,春夏之交,他基本都在温泉别墅办公。

早上的早点很丰盛,有牛奶、鸡蛋、小米粥还有三明治。

伍大鸣吃了一点,秘书肇易从外面急匆匆的进来,道:“书记,德高殷书记来电话了!”

伍大鸣皱眉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几天我不接来自德高的电话,你咋咋呼呼的,想干啥?”

肇易额头上沁出汗珠,张张嘴没敢出声。

他转身欲出去,可是一咬牙站定又道:“书记,殷林书记打电话,说省委督查室在德高查他们查得很厉害,他们压力很大,如果这样下去,德高很可能会乱……”

伍大鸣“啪”一声,把牛奶杯放在桌上,道:“关于德高的举报满天飞,省委能够无动于衷?再不弄清情况,狠狠的查一查,乱的不止是德高,很可能是整个楚江!

再说了,这个事儿我不知情,是秘书长办的,他跟我打电话干什么?让我下令停止对德高的调查?”

肇易脸一红,立刻噤若寒蝉,耷拉着脑袋出去了。

他就觉得奇怪,一般书记有什么指示要求,基本都绕不过他,他从来就没听过书记说要查德高。

一夜之间,德高被查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肇易接到殷林的电话,就有些傻眼。

肇易和殷林关系极深。

殷林当年在省委干副秘书长的时候,是他发掘了肇易,给肇易机会。

如不然,肇易不可能这么年轻,现在就能当上省委|书记的秘书,长期以来,他们联系紧密。

省委有什么消息,肇易会第一时间通报给殷林,殷林自然是如鱼得水。

可是这一次……

肇易弄明白了。原来事情是陈京搞出来的,陈秘书长就是不一样,不愧是执掌过地方牛儿的人物,做事果决果断,魄力十足,说要查立刻雷厉风行动真格,这一次德高可能被动了……

德高。殷林办公室两步电话,一部红机电话,一部普通电话。

为守电话,他在办公室整整窝了一个小时。

最后肇易的电话终于来了,情况搞清楚了,这一次针对德高的大行动是陈京批示的。

陈京做事风格就是这样。绝对不搞花架子,绝对不搞徇私那一套,不动手的时候,他是弥勒佛,好好先生,动起手来,六亲不认。

殷林收到这个消息。久久不语,一个人闷头抽了三支烟。

他脑子里想了很多陈京冲德高动手的动机。

他想会不会是陈京担心德高走荆江模式取得成功之后,会淡化他在荆江开创的大好局面的个人英雄形象?

他又想,是不是陈京走马上任以后,自己在什么礼数上有缺,惹得陈京不高兴,这一次他借机打击报复?

他想的这些理由,琢磨来、琢磨去都觉得似是而非。一时他很是迷茫……

下面的告急电话一个接一个,省委督查室和省政府督查室联合行动。

他们互相独立又互相配合,这些人个个都是办案的老手,到了德高以后钻天入地搜罗德高这几年在国企和组织干部任职上面的各类问题,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再说了,事发突然,殷林事先连跟大家通气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督查组一来。相关干部一个个的被约谈,举报人被单独隔离了解情况,内应外合之下,殷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几年的事情正在被一点点的掀开。

市长苏华平进省城到省人大那边跑关系去了,这一次他带了重礼过去,本来针对这一次的所谓危机,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有了一个十分稳妥的解决方案。

可是谁能想到,真正的威胁竟然来自省委?来自省委秘书长陈京?

殷林想着想着,就觉得很愤怒。

他陈京不是从德高走出去的干部吗?德高培养了他,现在他翅膀硬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竟然最先就从德高开始着手,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他越想越气,一个人在办公室开始暴跳如雷。

“咚,咚!”

“进来!”

秘书长马耿推门进来,殷林盯着他道:“怎么样了?搞清了什么情况没有?”

马耿道:“市长已经把事儿办成了,正在往回赶,这事……”

殷林哼了哼,道:“苏华平是白跑了一趟,政协闹一次,人大闹一次,现在人大政协都不闹了,省委开始动整个查了。发展过程中,肯定会遇到一些问题,会走一些弯路,这样跟我们上笼子,我们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马耿凑到殷林近前,道:“书记,唐副市长近期好像进了一次省城,您说这……”

他压低声音道:“陈京当年在德高工作的时候,和唐副市长搭班子很长时间,交情匪浅啊!”

殷林愣了愣,仿佛被马蜂蛰了一下似的,倏然退了一步。

他厉声道:“你……你……你怎么不早说?你……”

殷林一气之下,抡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摔在了地上,“嘿!”了一声,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殷林以老谋深算著称,最擅于的就是判断形势,依据形势因势利导,最后巧妙的解决问题,克服困难。

这一次德高出了事儿,闹了几次,他并不是很急。

因为他手上有牌呢!

大不了闹得凶的时候,来个弃车保帅,处理一批人,肃清一批人,德高还是德高,德高该走什么路,还得走什么路。

他殷林还是不会辜负伍书记的期望,把德高最终带出来。

他有这个牌,就可以和那些所谓的既得利益群体谈判,就可以和那些所谓志不同道不合的出幺蛾子的家伙来软硬兼施。

再说了,省人大吕军年自己也不是不熟悉,一起打交道那么多年。

吕军年嗜好什么,爱好什么,想得到什么他了若指掌。

殷林只要把上层路线一一疏通,德高的问题还不是迎刃而解?

至于平民愤,理顺内部矛盾,相关几个责任领导查处一下,然后再多做说服教育,最多再给点补偿什么的,事儿就会天衣无缝……

“这个唐招招,藏得挺深啊!嘿嘿,嘿嘿……”

殷林不住的冷笑,很有点自嘲的味儿。

他就没想唐招招是陈京的人,殷林盘算着要把人家的人当替罪羊,借机把事情了结,上演弃车保帅的好戏,这不是不长眼睛吗?

可怜他想了一上午陈京的动机,想来想去,问题赫然出在这里。

殷林觉得自己打了一辈子雁,出这样的丑还是第一次,真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怎么办?”马耿冷不丁的问道。

殷林目光闪烁,盯着马耿道:“你说呢?”

马耿神色变得很阴沉,眼神中凶光闪烁,道:“我觉得陈京欺人太甚,胆大妄为,他干这么大的事儿,竟然敢瞒着书记,我估摸这事省委有些领导也不定对他没看法。

现在事已至此,我们没有回头路,干脆……”

马耿嘴角露出一丝狠厉的笑容……

殷林皱皱眉头,脸色阴晴不定,马耿见他迟迟难以下定决心,便道:“要不等市长回来,这事……”

殷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摆摆手,道:“不用等他了,你去叫唐市长来我办公室吧!你考虑问题太简单了,也太幼稚了,陈京……”

殷林提到陈京的名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马耿的意见,甚合他意,他殷林本就不是善男信女。

再说了,殷林在楚江干了一辈子,在省委机关待了很多年,各方人脉关系极其深厚。

但是他毕竟不是马耿,他脑子里认真反复斟酌思考,他觉得胜算太低了,或者说根本没有胜算。

现在的陈京,楚江的声名之盛,几乎就只是仅此于伍大鸣了。

声名不算什么,关键是陈京在楚江履新以来干的那一些血淋淋的事情,他在荆江干的哪一件事情,不是让人大跌眼镜的?

在陈京的对手名单上,一个个的大名随便拣出一个都不是殷林能比的。

再说了,现在人家身居省委秘书长的要职,占据了天时地利,殷林实在是鼓不起勇气跟他掰腕子!

政治就是如此的残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要么就被碾压,要么就得屈服。

哪怕有时候要丢尽颜面,那也得委曲求全。

陈京!

殷林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心中就觉得有块巨石压着,难受得很。

殷林此时才感觉到,整个楚江都说自己是伍大鸣的人,可自己和陈京比起来,分量太轻了,自己想耍花招,玩点小聪明,还真不够这个资格。

陈京敢动,那就是吃定了自己和苏华平。

殷林十分确信,如果自己和苏华平还不悬崖勒马,继续还想一条路走到黑,面对的可能就是陈京真正的、可能出乎自己意料的重手,陈京的狠辣和无情,过去无数人已经验证过了……

“去吧,去吧!顺便给老苏打电话,让他不用回来了,下午安排车,我也进省城!我和他在省城汇合吧!”殷林摆摆手,显得有气无力。

他脑子里浮现出的却是一张极其年轻,看上去文质彬彬,笑起来还像个孩子的年轻人的形象,此人就是陈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