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5章 重回荆江!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重回荆江!

从市委大院出来,唐招招脑子里昏昏沉沉,有些犯迷糊。

最近这段时间他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好,尤其是上次常委扩大会议上,市委殷书记公开批评自己在工作中原则性差,没有把好国企关,惹了很多乱子,捅了很多篓子,让市委工作现在很被动。

殷林直言不讳的表示,唐招招需要承担主要责任!

当时他就预料到事情恐怕不妙,现在德高的事情闹得越来越厉害,政协会上闹了一次,人大会上紧接着又闹了一次。

这么一闹,全省都知道了,引起了省委的重视,接下来必然是要严肃处理,追究责任。

唐招招深感自己可能在劫难逃,为了所谓的德高复兴,他可能得把自己的政治前途都得搭上去。

可是很意外,今天殷林单独找他谈话,整个人态度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在谈及问题的时候,殷林开门见山的道:“老唐,在工作上你压力不要太大,咱们是集体决策,出了问题也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遇到了困难,需要的是大家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现在咱们搞国企改制改革,断了某些人的财路,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他们要搞反击,要找我们的茬子,这都是正常的。

这不能够说明我们的工作做错了,尤其不能说明你的工作犯了错误,这不客观也不公平嘛!”

唐招招被殷林的这个表态给弄得有些发懵,不知道今天书记怎么突然改变了一贯的谈话态度。

两人聊了很久。最后唐招招明白,原来是省委陈秘书长正在主导严查德高的系列问题,殷林现在心中正害怕呢!

唐招招并不傻,他很快就明白,陈京查这件事,无形中算是给了自己支持。

要不然,德高内部处理此事,十有八九就会处理所谓的“责任人”,然后把事情大事化小,全部抹平。

现在陈京动真格的查。德高这几年国企问题。人事问题,就是几个“责任人”的问题吗?

唐招招也明白了殷林的用心,殷林想必也知道自己和陈京的关系了,要不然。他也没有可能屈尊降贵。跟自己苦口婆心的谈什么团结共度难关这一套冠冕堂皇的话。

说句心里话。唐招招觉得内心惭愧得很。

自己都干到副市长了,做事依旧无法独挡一面,出了问题还得要陈京给自己擦屁股。什么时候自己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

荆江,作为联系荆江工作的省委常委,陈京今天到荆江视察荆江船厂征地最后的界址定址工作。

今天现场的人很多,除了荆江市委和市政府相关领导外,军分区的领导,船厂的领导,都到了现场。

当陈京将荆江船厂新的界址地标完完整整的在地图上标示出来之后,现场掌声雷动,所有人都起身鼓掌。

而这一次界址的最终确定,也标志着荆江船厂的所有工作告了一个大段落,以后荆江方面再也无须在土地、财政等等方面给予船厂相应支持了。

而船厂也从此会步入正轨,真正的开始建设和运营,黄海船厂对荆江船厂实施收购以后,整个资源整合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中午,荆江市政府组织宴会。

陈京这一桌,荆江新市委书记徐兵,副市长柳新林,军分区副司令员秋若寒,船厂的总经理黄栗然等等领导在座,气氛搞得非常活跃。

陈京重回荆江,荆江的同僚们很高兴,人人都是用了十二分心来做接待。

陈京和徐兵碰了杯,道:“老徐,今天是个喜日子,船厂的工作今年是个转折点。以后船厂的工作你们算是告一段落了,我觉得下一步工作重心是不是可以考虑到码头上来了?”

徐兵规规矩矩的把酒一饮而尽,道:“书记,您这个指示太及时了,咱们也就是这么想的。码头建设已经纳入了今年的计划,我们正在搞招标,这个工作还是新林在抓呢!”

柳新林早喝得脸红脖子粗了,他扯着嗓门道:“书记,我表个态,码头建设我们一定认真搞,争取在三年之内全部竣工。您当年给我们是定了目标的,现在我们目标不变,但是达到目标的时间我们还要再紧一紧!”

喝酒聊天气氛热烈,荆江陈京的一众老下属,都趁此机会跑到陈京面前表决心,下军令状,忙得不乐乎。

荆江的干部倒没觉得什么,军分区还有船厂的一帮人就显得有些边缘化了。

秋若寒从一开始,心里就觉得不舒坦。

荆江市政府搞的这个这个宴会究竟是干啥的?不是为了庆祝今天船厂界址最终确定吗?

怎么搞成了陈京的个人宴会似的?

看看这敬酒的队伍,下面的那些桌上的人,走马灯似的一个个的过来,全都围着陈京转。

下面的局长、主任、区县书记什么的,个个都来表决心,个个都来拍拍胸脯搞一搞胸口碎大石,没有一点新意,一句话这个说过了,接下来的人又再说一遍,听得人耳朵都起茧子。

而陈京也是大尾巴狼装得厉害,每来一个人,也不见他杯酒必干,倒是装模做样的做指示,搞得煞有介事。

而那些被他指示的官员,一个个兴奋的样子,像喝了蜜糖一样,是什么了不起的指示?能让他们高兴成这样?

就在她一肚子不爽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副市长柳新林凑过来道:“秋副司令,您今天是军分区的代表,怎么也得表示一下,敬秘书长一杯吧?”

他指了指船厂的黄总:“刚刚黄总可都表示了,军分区如果落后了,咱们荆江部队建设工作是不是步子慢了?”

秋若寒眉头一皱,道:“柳市长,部队规矩严,刚刚禁酒令才下来,你就逼我违反纪律不成?”

柳新林一愣,盯着秋若寒心里就不舒服。

心想这个秋副司令,看上去就一小丫头片子,怎么就这么不懂规矩,不识时务呢!

陈京好不容易回荆江一次,荆江上下谁都高兴,她却蹦出一个“禁酒令”出来,这不是抬杠吗?

就在他还待说话的当口,陈京扭头瞅了他一眼,摆摆手道:“行了,新林,人家女同志,你逼人家喝什么酒?今天咱们几个老伙计喝几杯,活跃一下气氛就行了,适可而止,别搞得都醉醺醺的,影响工作!”

陈京一说话,柳新林立马止住了话头,变得乖觉了。

可是秋若寒一听陈京这话,肚子里火气就旺。

女人怎么了?听陈京这口气女人就喝不得酒?

秋若寒看了自己面前的一瓶五粮液,就有一股子冲动和陈京一人一瓶比一比,看谁最先扛不住。

但是终究,她还是鼓不起这个勇气来,刚才她才说禁酒令,现在再拿酒杯,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

酒喝半酣,陈京的秘书小唐悄悄的溜进来附耳在陈京耳边低语了几句。

陈京微微蹙眉,道:“让他们等着吧!哼,先前一个个的都稳坐钓鱼台,这个时候倒急了?”

小唐秘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退了出去。

徐兵凑过来道:“秘书长,什么事情啊?我猜一下,是不是德高的事情?”

陈京哈哈一笑,道:“你老徐鬼精灵,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啊!”

徐兵大笑道:“秘书长,当年我就说过,德高想跟咱们荆江学习,那首先得有一个虚心的态度。殷林不行,打着向我们学习的幌子,却根本就没有当弟子的心态。

这过年过节,都没见他上您家里拎一壶烧酒拜拜师,他能学到什么?皮毛都学不到!”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有句话叫什么?画虎不成反类犬,德高学我荆江模式就是这样,好的一点都没学到,问题倒是学了一大堆。国企改制是那么好搞的吗?

当初秘书长您领导咱们搞改制,这中间的艰辛和困苦,他殷林以为就那样走马观花的老远瞟一眼就能搞清楚,天真嘛!”

柳新林有些醉了,他红着脸道:“徐书记说得太对了,我深有感触。别的咱不说,就说荆江船厂的改制工作。这就是经典中的经典嘛!一个船厂给我带来十几亿的财政收入,他殷林能学到?

如果是他来运作这个改制项目,估计早就拱手白白送人家了。能有这样的成绩?”

柳新林侃侃而谈,眉飞色舞,一旁的秋若寒却听得脸色大变。

荆江船厂的事情,她最是耿耿于怀,就因为她的一念之差,最后让黄海船厂多花了十几个亿才得到船厂的股份。

今天柳新林在这样的场合,故事重提,当着她的面揭她的伤疤,她岂能忍受得了?

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站起身来道:“各位领导,你们吃好喝好,我已经吃饱了!先走一步!”

她扭头便走,脸色极其难看,现场所有人都傻了眼,柳新林更是呆若木鸡。

唯独陈京忍不住好笑,用手指了指柳新林道:“你呀,真是个大嘴巴,你当着秋副司令说荆江船厂的事儿,她能给你好脸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