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7章 这件事我知道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这件事我知道了!

省委党校。

伍大鸣今天的视察很深入,不仅视察了党校的教育教学情况,而且还单独的和党校的很多领导干部进行了谈话。

党校办公楼,一号休息室,党校校长栗林有些坐立不安,他笑呵呵的凑到陈京面前,恭恭敬敬的道:

“秘书长,书记今天在咱们这里留饭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陈京微微笑笑,道:“栗校长,这个事我也做不了主,得稍后征求书记的意见!”

栗林尴尬的笑了笑,道:“秘书长,您看我们今天的准备也不足,我事先也没料到书记会找咱们的同志们谈话。是不是我们有同志犯了什么错误,领导对我们工作有了看法了?”

陈京暗暗的皱了皱眉头,他心中一直正在琢磨这件事呢!

伍大鸣今天突然视察省委党校,其意图何在?另外,为什么他一定要自己陪同他视察?

还有,今天他如此密集的和党校的几位中高层干部谈话,交流得这么深入,目的何在?

陈京心中一直就在想这件事,他也不知道。

但是栗林问到了这件事,陈京能说自己不知道?

书记的意图,秘书长不知道,那只能说明秘书长的工作失职,秘书长无能!

陈京神『色』古井不波,淡淡的道:“栗校长,您没必要这么紧张!书记关心党校教育不是很正常吗?从去年开始,中央对干部教育就有了新规定。充分发挥党校教育资源,认真务实的培养干部的全面素质,这是新时期党校教育的新使命。

我们楚江省在这方面一直是做得不错的,但是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您说是不是?”

栗林连连点头称是,脸上陪着笑脸。

栗林是正厅级的领导干部,资格比陈京老多了,可是现在在陈京面前,他位置摆得很正,两人同样都是陪同书记视察。

陈秘书长人家气定神闲。不急不躁。相比起来,栗林就觉得城府浅了,有些着相了。

陈京用话来和栗林周旋,他心中却忽然一动。

党校教育对象是什么?不就是党内的优秀干部吗?

陈京猛然想到。从去年到今年。参加中央党校学习的各个梯队干部名单。几乎伍大鸣都过问过。

从县处级干部研修班,地市干部研修班一直到省部级干部研修班,伍大鸣对其都表现出高度的兴趣。这种兴趣背后是什么样的诉求?

很快,陈京就能够理解,伍大鸣现在关注的还是全省的干部布局。

书记掌握人事权,但是在楚江情况特殊,楚江派系复杂,人事结构复杂。

楚江省的干部架构,每一级考量的各种平衡因素很多,政治平衡的考量可能超过了政绩考量和个人能力考量,这也是一直楚江干部政绩观不行的原因。

伍大鸣是不是在想着要改变?

陈京这么一想,心中也有了一点底,他轻轻的拍了拍栗林的胳膊,动作显得很亲昵,道:“老栗啊,准备加担子吧!书记那边好像结束了,我过去看看!”

陈京站起身来出去,栗林却被陈京冷不丁的一句话整得发懵,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痴痴发愣。

伍大鸣视察党校第二天,省委引发《关于在全省加强干部再教育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要求,全省各级党政干部,必须把干部再教育工作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

要把干部参加再教育工作和干部的绩效考核,干部升职提拔等等要综合考虑起来。

其中最严厉的一条规定是,三年之内,没有参加过任何再教育学习的干部,一律不能提拔。

这条消息发布,新闻媒体给予了广泛的报道,社会反响激烈,体制内震动巨大。

而在这个报告发布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省委党校校长栗林被调整为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兼任省人事厅厅长,正式接管了省人事厅的权利。

而这一次人事变动,也是伍大鸣意图的直接体现。

伍大鸣也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向外界显示,他对楚江政治的掌控,将会导向新的局面。

……

晚上睡得有些沉,沈梦兰昨天兴奋得像一匹小野马,有些索取无度。

两人晚上一番盘肠大战,陈京消耗的弹『药』和精力有些太过了,早上醒来便觉得无精打采。

沈梦兰穿着一套红『色』蕾丝边的小内衣,八爪鱼似的缠在陈京的身上,竭力的秀着她依旧年轻妖娆的好身材,可谓是极尽挑逗之能事。

她本来是对男人极度反感,心理十分不正常的女人。

可是一旦尝过了男人的滋味,拥有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她却是食髓知味,对男女的欢爱显得十分的沉『迷』,而这种尽情的鱼水之乐,无疑也滋润了他干涸了几十年的一颗女人心。

现在在楚江,万海集团的董事长沈梦兰美艳气质,已经是相当的闻名了,她个人也显得更加的自信,应付各种场合和局面,也更加的自如。

比之当年她刚开始到楚江来时候的青涩,现在俨然成为了熟透的女人。

追求沈梦兰的男人,现在如过江之鲫,可是沈梦兰对前仆后继的追求者们,总会一一巧妙的推辞。

久而久之,沈梦兰所谓“神秘”男友的消息就开始在外界热传。

还有热传沈梦兰傍上了某位重量级官员的传闻,当然没有人会想到她和陈京之间的紧密关系,那些传言都是以讹传讹,不值一驳。

与这些传言相比更离谱的传言可能是关于她同『性』恋蕾丝边的传闻,这个传闻似乎更靠谱一些,因为沈梦兰在楚江的确是有好几位“闺蜜”,而这几位也都是颇有名气的女人。

“陈大秘,起床了!”沈梦兰拍了拍陈京有些发福的肚皮,俏皮的道。

沈梦兰对共和国官场体制不是很了解。

秘书长是个什么官她起初就搞不明白。

陈京被任命为省委秘书长以后,通知在省内新闻里播报出来,她第一时间表现得十分惊慌失措,竟然打电话“安慰”陈京,搞得陈京有些哭笑不得。

后来她终于打听明白,秘书长可不是秘书,好像是挺大的官,比一般的副省长官还大,她倒是真有些傻眼。

在高兴的同时,对陈京“陈大秘”的称呼倒是定型了。

陈京现在长期住在省城,陈京手上的权柄之盛,她也逐步的见识到了。

的的确确,和当年担任荆江市委书记不可同日而语。

早上的早餐简单而健康,沈梦兰准备了牛『奶』,水果是新鲜的圣女果,还有三明治。

两人对坐吃早点,沈梦兰忽然道:“陈大秘,有个事得让你帮一下忙!我一个朋友遇到了一点麻烦,人家女孩子在楚江闯『荡』,偏偏硬被电视台拉过去陪领导喝酒。

陪酒也就罢了,好惹出了事端,要搞潜规则,现在这事惹得有些大,你看……”

陈京微微蹙眉,道:“你都交的一些什么狐朋狗友?娱乐圈的事儿吗?”。

沈梦兰愣了愣,下意识的点点头。

陈京道:“你当我是干什么工作的?娱乐圈一个小戏子的事儿,我都能抽出精力去管?再说了,这类事情往往很复杂,你听人家说潜规则,真就是潜规则吗?

你能有什么证据说人家要搞潜规则?

我看八成是你那个什么朋友自身就有问题,真要是人家手上捏不住把柄,她一遵纪守法的公民,别人怎么去整她?”

沈梦兰愣了愣,木然无语,良久她道:“这……这……这我真不知道,我也是香港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跟我说的,具体情况我……我没掌握!”

陈京冷冷一笑,道:“我就说嘛,你有时候考虑问题就是这么简单,别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也不去仔细想想人家说的是不是一面之词!”

沈梦兰嘴一撅,道:“行了,咱们不说这话题了。我这不是傍着一个当大官的男人了吗?我想得瑟一下,那又怎么了?”

陈京愣了愣,竟然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起,他一看来电,微微错愕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有些急促:“陈书记吗?我……我是高霞,岭南的高霞,高明华的妹子……”

陈京淡淡的道:“我听出来了,这么一大早打电话有事?”

高霞微微沉『吟』了一下,道:“陈书记,是这样的,丹芳在楚江录节目,遇到了一点事,竟然被搞到警察局去了。楚江硬说她偷税,限制她立刻楚城,双方闹得不可开交……

丹芳这个人您是了解的,她是岭南电视台的人,怎么可能会到楚江去逃税漏税?楚江有人是要害她,是要整她,我和她在楚江都没有朋友,也就只认识您,您看……”

陈京眉头渐渐的拧起来了,过了很久,他道:“这事我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抬头看向沈梦兰道:“你说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叫苗丹芳?”

“啊……你怎么知道?是……是……”沈梦兰吃惊的道。

陈京点点头,将喝剩下的牛『奶』放下,道:“这件事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