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8章 边硕林的嚣张!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边硕林的嚣张!

苗丹芳的事情,陈京斟酌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这件事给了边硕林去处理。

边硕林刚刚调省督查室,目前是督查室副处级督察员兼任一科科长,这小子在组织部干监处锻炼了那么多年,有了一点水准。

不过干监处毕竟是他老子的地盘。

边硕林的脾气和秉性在干监处根本就不敢发挥,边琦盯他盯得极其严实,他的个性在组织部一点都发挥不出来。

早在去年的时候,边硕林就找到陈京,说在组织部发挥不了自己的才华,他要到荆江去跟陈京干,哪怕是干个科长他都愿意。

去年时机不成熟,今年陈京调到了省委,他终于逮住了机会。

陈京也好说话,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陈京大手一挥就把他调到了督查室。

省委督查室的权利比之省委组织部干监处一点不弱,工作还颇有相似性,边硕林进入状态很快。

陈京给边硕林布置任务也很简单,就告诉他岭南的苗丹芳在楚江貌似是惹了什么事情,让他调查清楚,千万不能够搞出冤假错案来。

要不然人家是公众人物,而且来自外省电视台,惹出了乱子,麻烦真就了不得。

……

再说苗丹芳。

她因为被限制出城,可是岭南电视台那边的工作她根本就放不了。

于是经纪人就出面找相关部门闹了起来。

这一闹不要紧,人家反倒说她妨碍公务,硬是让西城公安局给了她一个拘留。

可怜她平常金枝玉叶,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一下进入了拘留所,天天被关在铁栅栏房子里面,她哪里受得了?

一时她悲从心起,自杀的心都有了。

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就搞不懂自己当年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非得要跑到楚江录什么节目。

她心中想引起那个人注意,想着也许有机会能够在楚江见到心中的那个人,可是都大半年了,她又何曾见到过人家?

真是当相思一场,反倒是被楚江娱乐圈的潜规则搞得疲于应付,这一次竟然还进了拘留所,如果自己再不识抬举。人家扬言要搞得自己身败名裂。

苗丹芳自己一介女流,又怎么能够斗得过人家的强权?

所以现在她压力非常大,离崩溃只差一线。

“咚,咚!”禁闭房的门忽然被打开。

几名警察冲了进来,苗丹芳一愣,下意识站起身来。

门口进来一年轻小伙子。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人,苗丹芳愣愣的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年轻小伙子盯着苗丹芳,脸上露出微笑:“您就是苗丹芳小姐?”

苗丹芳下意识点点头道:“我……我……是!”

年轻男子点点头,扭头看向身边的西城公安局马副局长,道:“人我要带走,至于你刚才说的那套狗屁手续,老子管不到那么多。搞些什么名堂?谁让你们抓人你们就抓人?你们当警察的什么时候成了广电局的狗腿子了?”

马副局长年龄四十岁左右。一听这话,脸色非常难看,他身旁一个年轻的警员一本正经的道:“边科长,这不符合规矩吧!这位苗小姐涉嫌逃税,被限制出城,而且她还干扰公务,我们对其实施拘留,我们符合相关程序!”

年轻男子乐了。指指身后的人,然后指指摄像头的位置:“你……站那边去,站好了!”

他身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应声就站了过去,堪堪挡住摄像头。

边硕林冷冷一笑,反身甩手就给刚才说话的警员一个嘴巴子,“啪!”一巴掌。打得对方身形滴溜溜只转。

场面瞬间大乱,几名警察围拢过来,而刚才挡摄像头的男子却错开了脚步,边硕林伸出手来道:“打吧。打吧,最好把我打一顿,然后再抓起来,给老子也安个妨碍公务罪,你们有种的把我也摁在你们西城公安局。你大爷的,跟你们讲道理,你们耍流氓,跟你们耍流氓,你们跟我讲法律。

我告诉你们,我还真就是学法律的,但老子今天硬就跟你们耍流氓了,又怎么的了?”

几名警察个个义愤填膺,在公安局的地盘上打警察,嚣张得也太过了吧!平常都是他们欺负别人,今天被人惹上门来打耳光,这些骄兵悍将,他们哪里忍受得了?

可就在他们要动的时候,马副局长断喝道:“都给我住手!”

他眼睛盯着边硕林,道:“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边硕林冷冷一笑,道:“我刚才说的你没听清啊,我姓边,叫边硕林,人我今天要带走,不服气随时找我。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想法?要不要你们区书记给你打电话?”

“边……边硕林……边……”姓马的副局长脸色一变数变,边硕林的名字在省城多大的名气?他怎么不知道?

刚才边硕林过来说自己是省委督查室某某科长,他还觉得一个科长而已,苗丹芳这个女人背后可是有大人物下了指示要关的人,他还自恃自己身后的能量,觉得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边硕林现在一报名字,他心里就有些发麻了。

这尊菩萨,自己怎么惹得起?再说人家身后是省委督查室,别说省委督查室了,就是市委督查室,甚至是区委督查室,这帮家伙出了们个个都是豺狼,跟这样的人硬顶着干,就算是占理,最后也必然是灰头灰脸。

马林也是官场上滚成了精的人,心中这些念头转过,他嘿嘿一笑,道:“边科长,有话好说。人给你带走没问题,但是你必须签字!”

“签字?”边硕林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我不仅要签字,我还要你们给拘留证明呢!我实话跟你讲,带人只是一个开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要查得清清楚楚。

你最好跟你们领导汇报清楚,就直接告诉他们,人是我带走的,但是事情还没结束。

他们有招的,趁这几天尽快想出来,要不然等我把案子的全部卷宗给整出来了,到时候再想什么招,那就成了马后炮,黄花菜都凉了!”

就这样,边硕林极度嚣张跋扈,便把苗丹芳从公安局带了出来。

马林副局长还一路送他出门,看着边硕林的车远去,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敛,今天忍一口气,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给边硕林下的套多着呢!

马林混了这么多年,自保的手段还是不少的,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动手了,想半路退缩那只能是落个凄惨下场,与其如此,还不如先留一些把柄在手中,到时候硬是逼得没办法了,大不了大家撕破脸来个鱼死网破。

省委督查室也得讲规矩不是?总不能什么都还硬的吧!

就在马林脸色变幻,心中盘算的时候,身上的电话响了。

他一看来电,愣了一下,慌忙接电话,压低声音,恭恭敬敬的道:“宋书记,您……您怎么来电话了?您是不是到西城视察来了,我们一帮兄弟们可想您了……”

电话是西城区前书记宋元秋打过来的,马林和宋元秋的关系一直很近,宋元秋调市里以后,联系也一直没有中断。

“马林,关于那个女主持人的事儿,你是怎么搞的?你有几个脑袋,你知不知道这件事牵扯到了多少人?”宋元秋没理会马林的套近乎,开口就是声色俱厉!

马林呆立当场,怔怔说不出话来,良久,他道:“宋……宋书记,这事……我……我也是执行命令,我真……真不知道……”

“你现在知道了!你给我记住,这件事你是抓错了人,立刻准备一份检讨书,然后立刻组织相关人员去跟人家苗主持人赔礼道歉!事情越快做越好,否则我保不住你!”宋元秋冷厉的道。

“啊……”马林呆若木鸡,脑门上的汗珠蹭一下就冒出来了。

他心中无数念头在交织,但是最后都化为了果决果断,他定定神道:“宋书记,您放心,我立刻去办!最近下面的一帮犊子太骄纵了,不成体统,是该整顿整顿风气了!我会迅速登门拜访,负荆请罪,您放心吧,我绝不给您惹麻烦!”

宋元秋听马林这么说,他语气缓和了一些,道:“马林啊,吃一堑长一智,这个事情你要吸取教训。看不准,惹麻烦的事情要少做。这次算你转身转得快,没酿成大错误,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年龄还轻,还有进步空间,在工作上要谨慎再谨慎,我经常跟你说的,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你要好生听进去,别当耳边风!”

结束和宋元秋的通话,马林一个人站在公安局的大门口,半天没回过神来。

多年的官场生涯,让他意识到自己刚才险些犯了一个弥天大错。如果放在几年前的脾气,今天自己肯定就把边硕林那小子给扣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估计自己这辈子的仕途真就可以画句号了。

一件事能惊动宋书记,另宋书记如此紧张,这说明这件事所牵扯到的人和事,就远远不是马林这一级的人所能掌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