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89章 牵扯到谁?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牵扯到谁?

苗丹芳被边硕林迷迷糊糊的带出公安局。

边硕林将她送至欧朗酒店,在酒店豪华的套房中,边硕林指了指沙发道:“苗小姐,你安全了,也自由了。不过为了把这件事彻底的处理干净,我还是建议你在楚城再留几天,你放心,你在这里很安全。

你的饮食起居,会有专人伺候!”

苗丹芳木然的点点头,道:“谢谢,谢谢你,边科长!”

边硕林咧嘴一笑,模样像个孩子一样:“刚才吓到了吧?没什么事儿的,公安的那帮家伙就是纸老虎,你跟他客客气气,他还以为你怕他。对他们就该以毒攻毒,你看那小子得瑟得不行,我上去扇他一个耳光,就规规矩矩了。

所以你不要怕,事情很快就能解决,你的情况我也摸清楚了,广电局的那个赵副局长得瑟不了几天了,这次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苗丹芳讪讪笑笑,有些尴尬,道:“边……边科长,您……您为什么帮我,我……”

边硕林愣了一下,道:“我奉命行事,我们老大的老大叫陈京,在你们岭南工作过,处理你这件事,是他亲自指派我的工作!”

“陈……陈书记?”苗丹芳脸色一变,神色瞬间变得复杂。

陈京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情的?是不是高霞姐给他打电话了?

一想到陈京,苗丹芳一颗本来很忐忑的心,渐渐的变得平静了。

她刚才还有些担心。这个事儿一旦抹不平,会对她的事业和声名带来致命的打击。

毕竟广电局的能量太大了,哪怕是一个省局,他们要动手针对一个艺人,简直太易若反掌,苗丹芳在楚江人生地不熟,而电视台又为广电局马首是瞻,帮他们提供苗丹芳所谓偷税的证据,苗丹芳怎么解释得清楚?

但是现在,她知道有陈京出面处理此事。她的心情瞬间就变得平静了。

陈京是何许人也?在她的眼中。陈京就是无所不能的那一类人,只要他出面原因帮助自己,自己还有什么难题解决不了?

这么一想,她的心情畅快了。甚至连先前的许多不快。现在也烟消云散了!

……

边硕林的动作很猛。他是先确定目标,他的目标就是要针对广电局那个挑事的赵副局长。

边硕林神通广大,楚城的那些小道消息。花边新闻什么的,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在陈京给他布置任务之前,他就在酒吧听一帮狐朋狗友侃大山的时候,说广电局赵某某不是个东西,喜欢玩女人,尤其喜欢玩女明星。

这些年被他搞上床的女明星不计其数,最近他貌似又瞄上了楚城电视台的某个美女主持人,据说开局不顺,对方闹了一点别扭,搞得他面子上很不好看。

这个姓赵的放出话来了,说要把这个女人搞臭,彻底搞得身败名裂。

而他用的伎俩无非是通过电视台搜罗证据,直指这位女主持人在楚江参加商演捞金,然后故意偷税漏税。

电视台是主持人的东家,东家倒戈一击,还扳不倒一个女人?

边硕林听了这事,因为事不关己,他也就发了几句牢骚,作罢了。

可是他根本就没料到,这个女主持人赫然是陈京在岭南的关系,陈京现在是省委秘书长,平常根本不可能直接给他布置任务。

可是这一次陈京却单独将他叫到办公室说这件事,边硕林鬼精一样的人,他能不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

他早就看这个姓赵的不爽了,这年头哪个男人不风流?哪个男人不好色?

可是风流也好,好色也好,那得讲究你情我愿,搞霸王硬上弓的那一套,不仅没有技术含量,也实在是让同样作为男人的边硕林唾弃。

再说了,这个姓赵的也真是瞎了眼,竟然招惹到了陈秘书长,那他还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边硕林摸清情况,直接跟电视台领导约谈,他的风格一如既往的硬朗,谈话过程毫不客气。

在边硕林的字典中,也没什么规矩不规矩,谈话的手段极其多样化,该恐吓的恐吓,该扣帽子的扣帽子,有时候硬是要耍流氓,他也在行得很。

几个回合下来,电视台一帮所谓的领导就招架不住了,纷纷的招认,反戈开始举报赵某某的问题。

边硕林也是光棍得很,立刻整理卷宗,一份直接交给陈京批示,另一份直接送往省纪委。

边硕林可不纯粹是愣头青,只知道玩流氓的那一套。

他在干监处干了那么多年,怎么整材料,怎么整理卷宗他轻车熟路得很。

他的材料内容充实,证据翔实,各种人的谈话记录准确专业,这样的材料送到省纪委,上面还有省委督查室的背书,可以想象引起的将是怎样的重视。

省纪委在接收到边硕林的材料之后,第二天就成立了专案组对赵某进行立案调查。

而在这个时候,边硕林又很巧妙的对方放一点点风出去,一点点小口风的透露,一到外面立刻就成了风起云涌。

关于广电局赵副局长被省纪委立案调查,此人涉及严重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的小道消息就开始在全省传播开来,电视媒体和广播媒体暂时还不敢报,但是平面媒体却没有顾忌,类似的报道很快就出现在省里多家报纸上面。

另外,网上也开始炒作开了,国内某知名门户网站甚至还打出了“当玩弄女星成为一种嗜好,记录楚江省广电局副局长赵某被纪委立案调查的前前后后。”如此醒目的标题。

这样的新闻报道出来,省广电局竟然没敢站出来辟谣,大批记者涌向广电局,广电局公关部门对他们表示:“不清楚,不知情!没有新闻可以发布!”

再被问及赵副局长是否还在正常上班的时候,公关部门负责人给的答复是:“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异常!”

很显然,官方给予这样不咸不淡的答复,罕见没有情绪激动,义正言辞的出来辟谣,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

省人大办公楼。

人大主任吕军年办公室。

今天庸州市市委书记邵永强急匆匆的进省城,他第一个拜访的对象就是吕军年。

吕军年多年的经营,最近一次市、自治区班子调整中,邵永强能够成功走到庸州一把手的位置上,这在某种意义上体现了他吕军年的成功。

虽然从常委序列中退了出来,但是人大一把手是正部级,而且权利不小,吕军年现在依旧还是踌躇满志。

吕军年最近心情属实说还不错,因为头顶上没有了伍大鸣的高压,现在他在人大这一块天地,他一家独大,大权独揽,这种感觉很让他享受,很不错。

唯一让他有些不省心的就是最近德高的那件事情,事态的走向和他想象的相差实在是有些过于远了。

这一次邵永强急进省城,也是跟这件事有关,庸州现在很被动。

“永强啊,改革还是要进行。但是并不是说只有所谓的荆江模式,就是改革。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我们的工作要因地制宜,我一贯反对跟风。德高就是因为跟风荆江,画虎不成反类犬,最近搞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很值得我们警醒!”吕军年淡淡的道,他用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威严十足。

邵永强紧锁眉头,脸上的忧色不减,道:“主任,现在对我们庸州来说,最大的问题倒不是国企的问题。现在是我们干部队伍建设出了问题,地方上乱相太多,风气很差。

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太冒进了,可能会引起激变,引起社会震动。

但是如果我们迟迟不解决,我看我们改革进度又跟不上,周围几个市发展迅速,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

吕军年皱皱眉头,显得有些不高兴,道:“你们有特色产业嘛,你们就应该坚持旅游产业,对不对?以旅游为特色产业不动摇,围绕着旅游做文章,这不是正确的思路吗?”

邵永强苦笑摇头,吕军年伸手抓桌上正在响的电话。

他只听一句,脸色倏变,道:“什么?谁要查你?为什么查你?”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到嘶哑的声音,隐隐还带了哭腔:“是省委督查室先查的,现在是纪委立案了,今天大批记者到了局里,局里上下折腾得不安宁。外面的媒体也在炒作,我……我怀疑是有人要整我……

不……不,我觉得可能是有人要整您,借整我来整您,他……他们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舅舅,舅舅,您可千万要想办法救我啊,我……我冤枉得很啊,我真冤枉……”

“胡说八道!”吕军年脸上浮现出一股青气,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冲着电话吼道:“你有点出息行不行?这么大的人了,遇到一点事就六神无主,慌慌张张,魂都像丢了一样,说话语无伦次,胡言乱语,真是混账!”

吕军年顿了顿,道:“被调查又怎么了?你要真行得正,别人能查出你的问题吗?怕就怕你自己做贼心虚,一查一个准,谁能救得了你?”

吕军年“啪!”一声挂断电话,神色已然变得相当的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