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0章 慌了手脚?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慌了手脚?

邵永强对德高的事情是颇有看法的。

德高走的路子是庸州走不了的,但是现在北方几个市中,德高的标杆作用越来越明显,这一点让邵永强有些力不从心。

凭什么德高能成为标杆,庸州就成不了标杆?

难不成就因为德高的殷林学荆江,庸州没按这个路子走,庸州就比不上德高?

再说了,庸州不也有自己的特色产业吗?省里为什么不在政策上面多倾斜庸州,帮助庸州把旅游业搞得越来越红火,庸州完全是有能力成为北方几市发展最好的地方的。

所以邵永强内心不怎么平衡,上次德高出了事情,在邵永强看来就是殷林操之过急,过于机械的学习荆江,搞得民怨沸腾,社会大乱。

这么一件严重的事情,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就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而且这件事情处理以后,德高的发展不仅没受到影响,反而省里的政策倾斜越来越明显了。

省发改委今天立项的项目中,德高一个市占了百分之三十。

而且德高还明确提出了打造楚江北部物流中心的口号,楚江北部第一城的口号叫得也越来越响亮,省里对德高这样的态度,是引起警惕的态度吗?

邵永强这次过来找吕军年,一方面还是为德高的事情抒发心中的不满,另一方面就是要为庸州的发展谋求新的支持。

吕军年对他的来意了若指掌,但两人谈及某些问题的时候,吕军年却显示出自己的无奈。

德高的事情是省委秘书长陈京一手掌握的。

他的动作很快,看是雷厉风行,力度很大,但是对事情的定性方面,明显是避重就轻。

他根本就没把德高发生的问题定性成为德高发展方向性的错误,只是把这个问题定性为德高部门干部操之过急,犯了错误,另外在国企问题和干部任用问题上面,暴露出监管不严,制度不合理等等毛病。

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也很明确的规避了所谓改革方向的问题,德高的改革和发展永远没错,错在德高的干部觉悟和具体事情处理方面的麻痹大意,事情要严肃处理,但是必须要把德高发生的相关事情定性搞清楚。

陈京是这方面的老手,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根本让人没有插手的余地,等他把事情处理干净了,那些企图用德高事件来兴风作浪,来阻挠改革的既得利益群体失去了攻击的靶子。

而且陈京也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对德高事情严肃处理,另一方面也是借助纪检、监察、工商等系统,对那些既得利益群体的违规违法进行严厉打击,光在德高就抓了十几个涉嫌经济问题的干部以及个人,极大的震慑了反对派的力量。

陈京把事情处理到了这一步,省里还能掀起多少风浪来?

他在这中间既施展了“苦肉计”,狠狠的给了伍大鸣的嫡系殷林以极大的教训,又在暗中下套子,使绊子,对付那些暗中兴风作浪的人,这一表一内的两手动作,杀伤力太大了。

所以吕军年没有可能对邵永强对德高的问题做过多的解释,有些事情发生了,能解释得清楚,能解释得明白?

至于第二个问题,庸州的发展问题,吕军年可以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

但是庸州的旅游经济之路,不是单单投资能解决的,依旧涉及到体制机制,招商引资,邵永强必须搞清楚方向在哪里。

对这一点,吕军年给予他的叮嘱很多,不过由于时间太短,有些事情他顾不上了。

广电局赵副局长叫赵安,和吕军年的交往是极其密切的。

赵安的母亲姓吕,刚好和吕军年是同辈,所以赵安很早对吕军年就是以舅舅相称。

两人当初认识的时候,吕军年还只是一个副厅级干部,这么多年走过来,吕军年现在已然是省正部级高官了,而赵安也成了实权在握的广电系统的大佬。

赵安好女人,这一点和吕军年颇有共同之处。

两人过从甚密,在女人这一块,也是存在有交集的。

赵安哭哭啼啼的将电话打到了吕军年的办公室,吕军年第一反应就是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哪里还有心思跟邵永强谈什么发展大计?他的一颗心早就飞到广电局的麻烦上去了。

草草的打发掉邵永强,吕军年立刻约谈广电局的周局长。

吕军年主管党群宣传工作这么多年,在宣传部担任一把手就有五六年,后来升任的副书记,党群宣传工作这一块还是他在主导。

在楚江宣传这一条线他根基很深,威望很高。

当初连三楚晨报的胡悦这样的所谓个性派记者都为他摇旗呐喊,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这一次,赵安出事,等于是广电这一条线捅了天大的篓子,吕军年岂能等闲视之?

广电局一把手周列兵来的很快,由于事情紧急,两人就在人大门口的楚阳茶楼碰面,周列兵一个人都没带,只身前来。

吕军年看到他,脸上就泛起了青气,道:“老周,是怎么回事?你说说?搞得是一些什么名堂?”

周列兵脑门上全是汗,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是措手不及,他人正在京城开会内,忽然接到纪委的通知,说广电局内部存在严重问题,让他立刻返回。

他从京城回来就听到了赵安的这档子事儿,魂差点没吓掉,吕军年就算是不联系他,他也要联系吕军年了。

他用手擦着汗,把自己回来所掌握的情况向吕军年做了详细的汇报,吕军年的脸色渐渐是越来越难看了……

周列兵坐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赵安和吕军年的关系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这一次有人要动赵安,会不会起苗头是指向吕军年而去的?

周列兵长期在省城工作,对省里高层的争斗并不陌生,这些年,省一级层面的斗争和博弈一直就没停止过。

吕军年从副书记调任人大主任,这中间就体现了博弈的因素。

吕军年在人大还会有多少作为,还能干多少事,目前还是个谜。

要知道上一任人大常委会主任唐建平当初也是从省委常委过来的,唐建平干人大主任这几年,很有作为,干了很多事情。

就连省委伍书记在很多事情上面也得要和唐建平协商着来,有唐主任在前面开了这个头,吕军年会不会把这一棒子接好?

从这几个月吕军年所表现出的架势来看,他是不输于唐建平的。

人大在大政方针上面表现得很活跃,人大各个组到下面的视察考察也非常的频繁,吕军年的新闻曝光率也不少,显得踌躇满志。

但是现在风云突变了,是福是祸?

“列兵,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吕军年缓缓的开头道,神情有些萎靡。

周列兵沉吟了一会儿,道:“吕主任,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够妥协,纪委的调查很多都是空穴来风,缺乏证据嘛!咱们广电部门,责任大,担子重,我们的干部工作性质有些特殊,工作环境面对的人群也和传统单位不一样。

不能够因为我们要处理一个有问题的演艺圈的人,就说咱们的领导干部涉嫌作风不正,这欲加之罪吗?”

周列兵凑近吕军年,压低声音道:“吕主任,我看这架势,明显是有人要抹黑广电系统。如果这个势头刹不住,我们会很被动。这么多年我们经营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不能够就这么被拆散打乱啊!”

吕军年深皱眉头,沉默不语,只是闷头喝茶。

他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显示出他内心矛盾激烈而尖锐。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道:“列兵,你知道这件事是谁主导的?省委督查室,省委督查室吃了豹子胆,我离开省委才几天,他们就敢抄我的后路?你不觉得这中间很耐人寻味吗?”

周列兵愣了愣,怔怔说不出话来。

对啊,这事是省委督查室最先捅出来的,省委督查室动作很迅猛,省电视台所有的主管领导都被约谈,而且谈话非常的严厉,从行动来看,就是要办铁案的架势。

其间他们的督察员更是各种非常规的手段用尽,分化拉拢,恐吓要挟,硬是让他们整出了要命的卷宗出来。

广电系统这些年积压的那些烂事,内面牵扯到的那些利益纠葛,能够经得起

纪委调查?

吕军年冷冷的笑了笑,眼神锐利的看着窗外,极其阴狠的道:“陈京,陈秘书长当家,果然继往开来,要大干一场啊。这像他的风格,也像他的手笔,这个人永远都是那么狠,永远都那么出乎人的意料。就是一只疯狗,伍大鸣的一只疯狗!”

吕军年说最后一句话,几乎就是咬牙切齿,周列兵吓得站起身来。

陈京,陈秘书长,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难不成向赵安动手,真是陈京一手推动的?

周列兵心里有些发麻,其实说到派系,周列兵更应该算是徐自清的那一系,毕竟他位子坐正,还是得益于徐自清的提携。

和徐自清相熟的人,又岂能不知道陈京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