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1章 大力训斥!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大力训斥!

楚江的春天很美。

江花似火,江水如蓝,风和日丽的天气在楚江边上喝茶,的确是难得的休闲享受。

江边茶楼,宋元秋陪同陈京一起喝茶,这一次楚城班子重新调整,市常委可能有大面积的动作,宋元秋资历熬得差不多了,很是蠢蠢欲动。

宋元秋和王凤飞是老关系,但是在目前省委一众大佬中,却并没有过分亲密的人。

这一次他是主动找到了陈京,希望能和陈京把关系再拉近一些,同时也为自己在政治上重新找一找路子。

雷鸣风离开楚城以后,姜晓燕顺利的接过了担子。

相比雷鸣风霸道蛮横的风格,姜晓燕要柔和很多,女『性』天生就有亲和力,而姜晓燕恰恰就是以亲和力著称的干部,口碑一直很好,工作能力也很强,楚城在他的领导下,上上下下的风气也在悄然的转变。

陈京和宋元秋聊到了楚城的政局,也很赞赏晓燕书记的胸怀和能力。

陈京亲手冲的茶很香,宋元秋喝得津津有味,他不住的用眼睛打量自己面前的年轻人,心中是无限的感慨。

陈京在楚江就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

宋元秋和陈京认识其实挺早,当时他就知道陈京将来会前途无量,但是陈京的成长速度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以前两人级别差不多,宋元秋是省城的区县一把手,资历还老一些。

可是现在怎么比得了人家?人家陈京已经是省委常委了。而他宋元秋连市委常委都还没进去,差了可以说是十万八千里。

不仅是如此,宋元秋对陈京的做事风格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荆江的发展就不用说了,陈京在荆江执政两年多时间,荆江的变化可以说是天翻地覆,不服都不行,陈京拿出来的是实打实的政绩,整个楚江省仅此一人,他不是标杆,谁能当标杆?

陈京在担任秘书长以后。最近处理的几件事情。也着实让宋元秋吃惊的同时,又佩服陈京的气魄和胆量。

德高的事情处理很果断,很犀利,没有留任何的后患。虽然看上去有点痛。但是很彻底。颇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风范。

而更让宋元秋吃惊的是陈京这一次突然将苗头对准了广电局的赵安。

宋元秋作为一个老楚城人,他自然对赵安很熟悉。

赵安风评不好,一直就存在各种作风问题。如果不是他和吕军年的关系太深,估计早就出问题了。

而这一次,陈京却敢直捣黄龙,矛头直指赵安,动作迅速,行动雷霆万钧,宋元秋收到消息的时候,省委督查室已经搜罗到了大量的证据了。

宋元秋迅速作出指示,约束西城区自己的一帮老下属,他这边的工作还没忙完,纪委调查赵安的风声就出来了。

宋元秋暗地里闷了一下,陈京从动手到纪委行动,前前后后就只有一周时间。

这么快的速度,目标是一个很引人注目的实权副厅级官员,其背后还有大靠山,这一份果断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宋元秋也不由得感叹,难怪陈京这些年爬得这么快,单单是他行事的风格就可以感受得出来,这个人的气度和气魄,是个干大事的人。

政治上永远都存在一个悖论。

有些人为官奉行不树敌,谨慎圆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这样的人有大作为者。

可是有些干部却丝毫不在意树敌,而且甚至还提出要敢于树敌,这一些人树敌众多,却总能安然无恙,最后走上高位,收获威望和地位。

很显然,陈京就是后一类的官员。

兵无常形,水无常势,为官之道深似海,也没有固定的套路和规律可以遵循。

各人有各人的道行,各人有个人的手段,所谓猪往前面拱,鸡往后面刨,哪里又有一个规范的行为准则?

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为官之难,恰恰就是难在此处。

和宋元秋喝茶聊天,陈京内心并没有外面表现得那般平静。

宋元秋是个有能力的干部,在组织部的干部资料中,他的风评和口碑都是很好的。

不过现在厅一级干部,僧多粥少,位置就那么多,竞争又很激烈。

就以楚城来论,副厅以上干部就有接近六十人,这么庞大的干部队伍,四套班子全部消化都很困难。

而市委常委毕竟就只需要十几个人,几个人一个位置的去争,可以想象其中竞争的激烈。

再说了,宋元秋有个不利的因素,就是他靠山太单薄了,以前和陈副省长倒是走得有些近,可是陈副省长早退下来了,能够帮他说话的人就不多了。

陈京看中宋元秋,也是看中此人的办事能力和独挡一面的素质。

伍大鸣现在在人事上面颇有诉求,虽然很多意图还没有彻底的表『露』,但是作为秘书长,陈京现在不得不做准备了。

而王凤飞也专门有电话过来,在电话中他多次提到宋元秋,说这些年宋元秋算个没埋没的人才,他是个能干事,会干事的人,值得组织给机会。

王凤飞能打这个电话是很不容易的,他是个爱惜羽『毛』的人,如果不是真看好宋元秋,他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老宋啊,最近我们督查室在西城区有一些动作。西城是你的老地盘,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在暗中帮了不少忙吧?”陈京眉头一挑,看向宋元秋。

宋元秋搓了搓手,打了一个哈哈道:“秘书长,您这话说得。省委督查室是省委的督查机关,我们下面的人能帮上什么忙?电话我是打了几个,我就担心西城有一帮愣头青,不识得厉害,惹了『乱』子没法收拾,最后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基层的有些同志政治敏感『性』还是很差的,我放心不下啊!”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老宋,你太谦虚了,客观的说你算是帮了忙,这一次是我犯了错误。找了一个愣头青去办案,给我捅了天大的篓子,我现在都在头疼如何收场呢!”

陈京苦笑摇摇头,而就在这时候,边硕林一脸严肃的从外面走进来,他凑近陈京身边,低着头道:“秘书长……”

陈京缓缓的放下茶杯,眼睛瞟向边硕林,心里实在是火气压抑不住,站起身来用手指着边硕林喝道:“我说你小子一个督察员而已,就给我惹了这么大的『乱』子,如果我再给你一个正处级副主任当当,你是不是可以把天给我捅漏?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记不记得你的职责是什么?是谁给你权利把督查室的卷宗直接送纪委的?你……”

边硕林被陈京训的面红耳赤,他用眼睛瞟向一旁的宋元秋,怔怔半天道:“秘书……长,我……我……您当初教导我们,作为督查干部要有一身正气,要敢于担责任,敢于办大案要案,我……”

“扯淡!”陈京怒不可遏,几乎就要暴跳如雷:“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不敢担责任,不敢办大案没有正气?你边硕林现在长本事了啊,成了正义的化身了,我告诉你边硕林,你再这么脑子一根筋,不按纪律办事,我立刻就可以让你滚回组织部去!

你还跟我扯犊子起来,我说你……”

边硕林一看陈京气得过头了,他连忙凑过来道:“秘书长,您别气了,是我错了,是我蛮干了。您想怎么处理我就处理我,我绝无怨言,我也愿意写检查,甚至愿意接受降职处分,只要您别生气……”

他鬼精灵似的看了一眼宋元秋,道:“宋市长,您帮忙劝劝秘书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违反了督查室的纪律,愿意接受一切处分!”

宋元秋在一旁十分尴尬,可边硕林这么说,他自然也只能在一旁说好话,陈京的气渐渐的消了一些,他扭头看向边硕林,怒声道:“你先跟我滚蛋,暂停一切工作,等待组织处理!”

边硕林慌忙不迭的点头,哪里还敢丝毫逗留,屁颠屁颠的就往外跑。

望着边硕林消失的身影,陈京苦笑摇头对宋元秋道:“这小子你认识吧,边部长的公子,一个混世魔王。到西城警察局打人的就是他,我看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儿!这样的公子哥儿驾驭不住啊!”

陈京苦恼并不是矫情。

他本来是想让边硕林把案子查清楚,不管有多少问题,陈京的目的是解决苗丹芳的麻烦。

至于赵安这个人,小人物一个,早几天解决,晚几天解决不伤大雅。

可是边硕林这小子,搜罗到了材料,有了把握干脆一股脑的往纪委捅,纪委蒋平也是的,看到是督查室的材料,就以为是省委的方向,都没跟自己通气,就对赵安一查到底,来了个搂草打兔子。

活儿是干得漂亮,可是这一次把吕军年真是得罪狠了,在目前的情况下,省委内部的局势都不明朗,莫名其妙的给自己树这么一大强敌,陈京能不气恼,能不头疼?

政治上的事情,有时候过犹不及,该引而不发的就不要全部都把底牌亮出去,像这样公开撕破脸,公开树敌,陈京真是想把边硕林给灭的心思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