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3章 和吕军年的交锋!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和吕军年的交锋!

省纪委对外公布,省广电局副局长赵安同志因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外界解读,赵安主要涉及经济问题和个人作风问题。

与此同时,楚江省地市干部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整。

这一次干部调整受关注的点很多,归纳整个调整的特点,可以总结为八个字:“以稳为主,稳中有变!”

其中荆江市市委常委、副市长柳新林调任庸州市担任市委常委、副书记,颇有人关注。

另外,楚城方面,楚城老资历的副市长宋元秋在竞争激烈的楚城政府班子中杀出重围,成功担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职务,一跃成为楚城政坛的实权派,也是颇受人关注的。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一次调整,在体制内来说,影响是很深远的。

因为有心人从这一次地市班子的调整中,看到了省里权利架构新的变化。

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省委秘书长陈京手上的权柄之重,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

省委秘书长在楚江政坛的传统中,一直都是一个不显山露水的位置,上一任秘书长冯博毓就一直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在十几个常委中,其排名最低,也最没有话语权,平常为人也相当的低调,不见有多少惹人注意的作为。

可是陈京接替冯博毓以后,明显展现出了不同于冯博毓的风格。

省内大小事务,陈京积极参与,省委政策的上传下达,陈京把握得很牢。

另外,涉及到大政方略的很多工作,比如宣传工作,党群工作等等,陈京的作用非常明显。

他担任秘书长以后处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德高事件,处理这件事让楚城政坛对他这个新秘书长留下了极深的印象,陈京行为做事雷厉风行,敢作敢为的风格通过这件事体现得淋漓尽致。

紧接着广电局赵安的倒台,和陈京有直接的关系,省委督查室对广电系统突击督查,搜罗出赵安大量的涉嫌违规违纪的问题,然后迅速送纪委处理。

行动很迅速,事情做得非常干净,很快整个广电系统因为赵安案件就形成了一股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一大批官员因此倒台掉了乌纱帽。

陈京将手伸向广电系统,被有人心解读为他是在掠夺吕军年留下来的政治资源。

吕军年到人大走马上任,踌躇满志,上任伊始就搞了很多新举措,出台了很多新办法。

但陈京却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向全省人民表明,楚江政坛吕军年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了,陈京敢直接把赵安拿下,也许下一次,他就有勇气和吕军年直接面对面的对话。

在楚江见识过陈京强悍执政风格的人,对这一点似乎没有多少怀疑。

而且,有人从陈京的这一个举动中,也嗅出了更深层的意思,陈京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在向楚江政坛的几个新贵展示肌肉,展示楚江省伍书记的绝对权威。

要知道这一次省长是中央空降的,省委副书记孙千石虽然是楚江的老人,但是他也出去在外面打拼了一些年,孙千石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出现在楚江,他也是彻头彻尾的新贵。

通过这些解读,很多人也渐渐理解了伍大鸣力推陈京担任秘书长的良苦用心。

在伍大鸣时代,陈京这个秘书长的权柄不能以常理度之,“陈阎王”的威风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会成为楚江政坛的主流。

也许,在后伍大鸣时代,陈京还会继续留在楚江,说不定还会开启属于他自己的统治时代。

这样的说法有些玄,但是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因为这一次地市班子调整,宋元秋的异军突击,据说在调整之前,他多次密会陈京,陈京甚至还安排过宋元秋和伍大鸣的单独见面。

另外,荆江副市长柳新林崛起,成为庸州的三把手,这似乎更能说明问题。

荆江系的干部,单家强已经成为了德高市政府一把手了。

现在柳新林又高调进入庸州担任三把手,他们都被认为是陈京真正的嫡系。

陈京能够有能量不断的让荆江系的干部在楚江不断的崛起,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在省委的权利架构中,陈京陈秘书长绝对是特殊的存在。

……

赵安出问题了,赵安的问题点中了吕军年的腰眼,吕军年很不开心。

但是陈京作为秘书长,人大政协的联络工作他责无旁贷,四套班子的密切协同,秘书长居中联络,意义十分重大。

在赵安出问题没多久,陈京就找到了机会和吕军年会面。

会面的地点在东唐高尔夫球会所,吕军年和一群企业家朋友在那里打球。

陈京这一次见吕军年是带有使命的,地市班子调整,市一级人大要抓紧疏通,毕竟政府一系的官员,人大这一块的流程很关键。

要不然组织任命下去了,人大任命通不过,闹出笑话来,出洋相的是省委。

马上省直班子要调整,其中还涉及到一把手的调整,事先和人大沟通是惯例,本来陈京只需要和人大办公厅沟通,但是由于有赵安的事情,陈京必须要和吕军年见一次面。

虽然两人交恶不可挽回,但是政治上的事情,利益妥协是永恒,陈京有必要把有一些事情做说明,也算是打几张牌出去。

在东唐会所,陈京没有带秘书,轻车简从。

吕军年则排场十足,他穿着高尔夫球服,戴着墨镜,身边人头攒动,鼓掌喝彩的,溜须拍马的不在少数。

陈京微笑着站在场边,最先看到他的是人大办公厅主任肖克全,肖克全愣了愣,连忙凑近吕军年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

吕军年面无表情,依旧用手遮着额头,盯着远处的球的落点,似乎打得异常投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陈京的到来。

可是他没注意,很快其他的人都注意到了。

吕军年可以在陈京面前摆摆架子,其他的哪个人有这个胆量和资格?

一时本来人声鼎沸的球场一下温度就下降了,和吕军年打球的对手也分心了,干脆还有人凑到陈京这边来打招呼见礼。

吕军年还想做出一副无动于衷,冷处理的架势,周围也没人配合他了,他还能怎么做?

陈京脸上的笑容很盛,看上去很谦虚低调,他凑近吕军年身边,含笑道:“吕主任,您真是老当益壮,这个球有望抓小鸟啊!”

吕军年微微扭头,斜睨着陈京,良久淡淡的道:“陈秘书长大驾光临,也是来打球的?”

陈京笑容不减,道:“在您面前,我可不敢班门弄斧,打高尔夫我是个半吊子,平常也学得少,登不了大雅之堂!”

吕军年轻轻的哼了哼,道:“你有些谦虚了,都说你是楚江才子,还有什么你不会的?”

他把球杆递给身边的球童,拿过毛巾擦擦汗,道:“休息一会儿吧,打了两三洞了,几位老总也都累了!”

吕军年说要休息,别人自然很识趣,都知道休息是假,陈秘书长来了是真。

一行人簇拥着吕军年到场边,服务员过来给吕军年准备茶点和饮料,特意的在桌子旁边还放了一把椅子。

而其他的陪同人员像是约定好一般,都躲得远远的。

陈京当仁不让,走到吕军年的对面,将椅子拉开坐下去,服务员很贴心的给陈京送来了一杯宜红。

看到这杯红茶,吕军年眉头便皱了起来。

很显然,这是很人性化的服务,这么多人,唯有陈京的饮料是红茶,这说明什么?

从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说明陈京现在的位置,连会所的一个小服务员都知道他的身份和嗜好,一杯茶是小,但是内面的东西却很深,很耐人寻味。

陈京端起红茶,轻轻的喝了一口,道:“吕主任,我今天主要跟您汇报两个问题,一个是上次人大提的关于人大离退休干部疗养所的问题,省委已经批了,选址在玉山,规格和玉山别墅相同,具体的方案我今天带过来了,稍后请您过目。

另外,人大的经费预算问题,书记的意思还是要按照往年的标准再加一加,你们有个方案送了省委,书记和孙副书记都已经批示了,上午我已经送到了省长办公室,批

示应该很快能下来……”

吕军年似乎有些走神,陈京提到这两个问题,他眼睛盯着陈京,良久,点点头道:“很好,陈秘书长费心了!我代表人大的全体同仁谢谢你!”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主任,说谢就见外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应该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涉及到具体工作的问题,相关问题比较繁琐,我就不一一给您汇报了,回头我会跟老肖沟通。”

吕军年愣了一下,道:“就这两个问题?为这么两个问题你还亲自跑一趟?”

陈京笑容在脸上化开,道:“就这两个问题,书记对我们有要求,提出凡是人大、政协的问题,都是大事,都要认真对待。我不敢马虎啊,所以涉及到大问题,我都必须当面跟您汇报!”

吕军年双目如电,盯着陈京,良久,他忽然大笑,笑容之中尽是说不出的味儿……